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最弱開局:我煉成了最強劍仙
最弱開局:我煉成了最強劍仙 連載中

最弱開局:我煉成了最強劍仙

來源:google 作者:@夢夜靜深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夢夜靜深 林戰 都市小說

一座劍山,坐落於華夏之巔,從此引起世界大變藍星就此掀起了一陣煉劍狂潮,全民煉劍的時代就此降臨林戰自心中就有一劍,但是卻抱憾練出最弱靈劍「我的劍雖然是最弱的,但是我的心卻有劍!」這一劍將不可阻擋就此他走上了一條以最弱靈劍成就最強劍仙的道路展開

《最弱開局:我煉成了最強劍仙》章節試讀:

隨着時間的推移,五個劍斗台都結束了大量戰鬥。

終於喊到了68號。

林戰深吸一口氣,腳尖一點,就已躍上戰台,同時看向了同樣上台的對手。

只見對方手持靈劍,剛走上台就開始笑了起來。

「哈哈哈,竟然是你,我可真是好運啊!」

對方看到林戰後笑的人仰馬翻。

林戰絲毫沒有生氣,只是眯着眼睛想要繼續看看對方還要說什麼,這取決於待會自己是下狠手,還是下狠手。

既然已經開始嘲諷,事情就不可能和平收場。

待會就打爆他好了。

林戰挑了挑眉,期待着對方繼續說下去。

「林戰,普通級靈劍的廢物,挺好挺好,作為我第一場劍斗的踏腳石非常的好!」

「待會我會一招秒掉你這個前天才,讓大家看看你是怎麼倒在我的腳下,而失敗後的你,成為年級的後五十名,就退出江南大學這個強者舞台吧!」

對方高傲的姿態,在台上不停展露,兩條手臂伸向兩邊,好似在擁抱勝利一樣。

林戰翻了白眼,往裁判老師那看了一下,向他擠了擠眉。

老師,戰鬥開始了吧?我可以砍死對手了吧?我現在上應該不違反規則吧?

一連串的三連吐槽,他已經忍不住不打死這個憨批了。

裁判老師看到他的表情,好像也知道了他的想法,從脖子上取下了口哨,快速的吹動了起來。

「嘀!」

林戰摩拳擦掌,聲音剛響起,身影就如鬼魅般消失,源林劍已拿在手上,只是剎那,就已走到半程,他施展了自家館主老爸傳授的身法。

「七星閃步。」

而對手此時也反應過來,剛把手臂放下,就撇到離自己越來越近的林戰,臉色瞬間一變,急忙抽出靈劍阻擋。

就這幾下功夫,林戰就已抵達對手身前,手中源林劍划出了一道弧線,直接停在了對手身後。

畫面靜止。

場下的學生還搞不清楚狀況,只是覺得這林戰的速度有些變態。

但現在靜止在原地是什麼情況?到底是斬中了還是沒斬中?

一時之間現場學生都是一臉疑惑。

林戰得手後,將自己的靈劍收入劍鞘之中,然後靜靜等待着裁判老師的判定結果。

幾秒鐘後。

舉劍阻擋的對手上衣爆碎,同時胸前被划出了一道深刻的劍痕,鮮血直流。

他捂着自己的胸口,有些驚恐的看着身後鬼魅般的林戰,剛剛囂張的姿態此刻早已煙消雲散。

「你怎麼可能這麼強?不可能……啊!!!!」

這位上一秒還在說話的對手,下一秒突然跪倒在地,不停哀嚎,眼睛裏都是恐懼的神色,同時身體微微顫抖,不停的往後挪動着身軀。

「你不要過來!不要殺我!!!」

這場景卻輪到林戰懵逼了,什麼情況?這對手直接被自己砍傻了?

我有這麼神奇的能力嗎?

!!!

林戰突然想起精良級以上的劍訣,或多或少有的會帶一些特殊的屬性。

自己修鍊的心劍訣,難道屬性是直接攻心的能力嗎?

他感覺自己猜到了真相。

……

這下,台下也炸鍋了。

「卧槽!牛掰!這速度這麼快,應該是身法吧?」

「身法兌換要3000貢獻點……我現在才40點,這還是把整個江南大學清掃一遍才獲得的……」

「這特么普通靈劍,竟然修鍊到了劍使三重境界?這怎麼修鍊的?」

「看來又是有好爹的存在啊!!」

「這對手怎麼直接瘋了?」

「林戰不會施展了什麼妖術吧?」

「嘶!有些恐怖啊!」

林戰在剛剛戰鬥中並未選擇藏拙,在一開始就運轉了心劍訣直接暴力秒殺了對方,要不是因為規定了不能重傷和殺人,他剛剛那一斬足夠削斷對方脖子。

直到五秒鐘後,那位對手才總算恢復過來,不過因為剛剛奇怪的狀態,此時臉色有些蒼白。

場邊裁判老師的眼神有些奇怪,不過還是吹笛。

林戰摧枯拉朽般獲得了勝利。

裁判老師詫異的看着林戰,就剛剛那展露的一手,就足以看出特別多的東西。

擁有身法,並且身法已經達到了小成境界,從那一閃而過的斬擊中,也能看出劍道境界不低,起碼也達到了半入門的境界。

與之前那位劍使三重的女學生相比毫不遜色。

最最重要的是,他還擁有的是普通品質的靈劍,修鍊速度竟然達到了和精良級學生同步的程度。

看來修鍊的劍訣也是非同凡響的品質,那可怕的讓人直接感受恐懼的能力,實屬是有些變態。

裁判老師一下子起了興趣,看着林戰的眼神都是熱切的。

這學生好像挺有意思的。

他在記錄儀上,寫下了好一段點評。

就這樣,這一場戰鬥結束。

醫護人員上場,直接將臉色蒼白的對手抬下,然後才重新開始下一場比賽。

林戰剛走下台,突然就聽到冷哼聲。

「哼,不過是一些嚇唬人的功法罷了,不管怎樣,再怎麼蹦躂,還是螻蟻。」

他向下看去,發現戰台正下方站着一位紅髮青年,此時正抱着雙手,同時雙手交叉之處豎著一把靈劍。

林戰表面上冷漠,但是心裏卻在懵逼。

這什麼事啊?打個戰鬥還有人嘲諷?是我顯得太菜了嗎?

這個人記住了!

到時候虐殺一遍再說。

林戰不滿的回到自己剛剛站的位置,這時,那些站立在一旁的同班同學態度卻發生了大轉變。

「戰哥,你竟然這麼猛!」

「是啊…戰哥,你竟然都學會身法了。」

此話一出,王有錢有些不滿的鑽了出來。

「哎哎哎!你們之前不還是各種嘲諷嗎?怎麼,林戰一出手,看見他這麼牛比,你們就開始跪舔了?」

「我告訴你們,沒門!哪涼快哪邊待着去!」王有錢開始趕人。

「我們和林戰說話,又沒和你說,關你什麼事嗎?」人群里其中一個同學憤憤不平的說道。

「就是!你憑什麼呀!」

王有錢聽聞直接瞪大了眼睛。「林戰是我兄弟,他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你說不關我的事情?」

只見他擼起袖子一副想要揍人的模樣,瞬間嚇的周圍同學底氣不足,直接開溜。

林戰見狀,有些失笑。

「好了,好了!看場上的戰鬥吧!」

「對了,你抽到多少號了?」他疑惑的問道。

王有錢將周圍人全部趕跑後,這才一臉舒適的說道:「250號。」

「……」

林戰一陣無言,250?好數字啊!兄弟,挺適合你的!

「等你打完,我們去強化一下靈劍吧?」林戰說道。

「好啊!不過……可能有些久!」

……

不遠處幾道身影站在人群外,眼神不時觀察着林戰他們,眼光中的殘忍之色浮現。

不過眼神中卻有着一絲凝重。

……

另一邊,同樣有一道怨毒如刀般的目光,同樣注視着這裡。

只見他一手緊緊握着拳頭,另一隻手卻緊握在靈劍上。

林戰依舊在與旁邊王有錢不停的聊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