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綜藝之另一個世界
綜藝之另一個世界 連載中

綜藝之另一個世界

來源:外網 作者:風花漸亂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都市言情 風花漸亂

展開

《綜藝之另一個世界》章節試讀:

當李君曼來了,齊秀才明白,為什麼自己說不認識李君曼時,王慶傑不信。 李君曼,參加過多個綜藝,再加上火辣的身材和敢說敢做的個性,十分受年輕人歡迎。 齊秀其實是知道她的,尤其是在看到她的身材後。 李君曼進入包間,發現了王慶傑和齊秀,她第一時間打招呼的目標是齊秀: 「你好,齊秀,我知道你,你策劃的奔跑吧我看過,很有趣。我有沒有機會,上你們節目啊?」 齊秀不太相信全國百分之一的收視率里,有李君曼的貢獻。齊秀猜,可能是剛才王慶傑的問詢,讓李君曼知道了自己,並在來的十多分鐘里,搜了自己的相關信息。 很會做人的女人: 「當然可以,歡迎。」齊秀自然不會拒絕。 李君曼雖然是很多年輕人的意淫目標,但並沒有什麼負面新聞,屬於奔跑吧可以邀請的嘉賓類型。 「正好,慶傑哥,你今天參與錄製了奔跑吧,有什麼經驗可以傳授給我這經過策劃首肯,能上奔跑吧小妹么?」 「不要太把自己當人。因為很多懲罰,人根本堅持不下來。」王慶傑毫不留情吐槽。 包間里的氣氛,在李君曼寥寥數句下,火熱了起來。 吃飯的時候,這個熱度,也一直保持着。 直到齊秀吃完飯。 「王哥,君曼姐,我還要回海城,現在時間不早,這便先走了。」 李君曼來的同時,身邊還帶着經紀人,顯然不是尋常客套,而是有正事要說。 齊秀因此主動讓出空間。 出了飯店,齊秀沒有回海城,現在的天太晚了,如果回海城,要坐飛機,手機要關閉或處于飛行模式,他很可能,接不到楚青可能會打來的電話。 齊秀出演奔跑吧,工資不少,一次錄製有一萬元,雖然稅要交掉將近三分之一,但剩下的錢,還是足夠讓齊秀,在北城逗留一晚。 就在吃飯的飯店不遠的賓館。 賓館名字叫北城一夜,這個名字讓齊秀想到了又一首歌,想到就唱,齊秀拿出手機開錄。 有一些歌,如果在想到的時候不記下來,等會兒忘了,之後就再也想不起了。 這種遺失的感覺,每經歷一次,都會讓齊秀神傷一次。 齊秀沒有將北京改成北城。不但因為改了,歌詞會變得很變扭,還因為,齊秀將這首歌記下來,只是單純的記下來,不是為了唱出來,給誰聽。 楚青的電話,果然來了,只是她開口第一句,就是質問: 「齊秀,你現在還在北城?奔跑吧不是錄製結束了么?」這質問的話里,裝滿了對齊秀的關注。 「不是怕錯過了你的電話么。看,要是你打電話過來,我卻因為在飛機上,你只能聽到『您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請稍候再撥』,該多失望啊。」齊秀是個內斂的人,很多事背地裡做了就做了,不需要宣傳。但面對楚青,他不介意表現出自己的深情,畢竟,兩人能夠交流的話題,因為不能見面,所以並不多。 「我今天本來沒想給你打電話,畢竟你今天錄節目,一定很累。」楚青聲音變得委屈巴巴的: 「但你非要上傳一首歌,one night in beijing,我留下許多情。別以為我不知道你這裡的beijing,代指的就是北城。你,耍流氓。」 「我,沒有,只是我現在住的賓館,叫北城一夜,我就隨便想了一首歌。」齊秀無奈的回應,他總不能解釋說,自己抄襲吧。 「你想了也不行。」不知道楚青將齊秀話里哪一句重點,帶着哭腔回應。 她,哭了。 「那,我現在,立刻,馬上,就回海城,回我們的家好不好?別哭了。你哭,我難受。」齊秀不知所措。 「不,不用。晚上回來路上不安全。但你不能在外面亂來,你不能不要我。」楚青抽泣着,回應。 齊秀哪還能真在北城獃著。 他掛斷電話,立馬出門,去北城機場,買了最快一班飛海城的機票。 飛機速度快,而且費用可以找奔跑吧節目組報銷。 北城到海城的飛機場次不少,但晚上卻不多。而齊秀買票的時候,前一架飛機剛剛起飛。 因此,齊秀需要在機場等一個小時。 等待的時間,並不無聊,齊秀打開手機看電視劇,同時將後面兩集電視劇緩存,為了在飛機上可以開飛行模式繼續看。 候機室,隨着飛機將要起飛,來的人漸漸多了,齊秀旁邊,坐了一個人,他看齊秀看的電視劇,有點詫異: 「哥們,你怎麼在看每年都要復播好幾次的《天狼》啊?」 「挺好看的啊。」齊秀取掉一個耳塞,笑着向這個人解釋了。 這不是別人第一次問齊秀這種問題,在齊秀將這個世界的好電視劇和好電影都看完之前,問這種問題的人,之後應該也不會少。 「好看是好看,但看多了不覺得膩么?」 齊秀沒有回答。 上飛機,齊秀繼續看電視劇,他的旁邊,換成了另一個人,一個精神抖擻的老年人。 老年人看齊秀在看天狼,笑着問: 「小哥兒,看天狼啊?」 「嗯。」齊秀看向老人,他能聽出,老人對這部劇的別樣情懷。 「我記得這裡,這一集,姚西郞將迎來蛻變,但內容我已經有些記不清了,能給我一個耳塞,讓我也看看么?」老人問。 齊秀沒辦法不同意。 雖然事後,齊秀有點後悔。 看到姚西郞經歷痛苦,齊秀感同身受,然後旁邊響起了爽朗的笑聲。 這一情節過後,老人很有禮貌的道歉: 「小哥兒,抱歉,想起了一些趣事。」 齊秀能計較么: 「沒事。」 齊秀只能這麼說,然後,在姚西郞奮鬥的事後,旁邊響起了爽朗的笑聲。 姚西郞終於要出山了,旁邊又響起了爽朗的笑聲。 但,齊秀某一刻看向老人時,卻突然發現,老人淚流滿面。 好吧,齊秀在心裏暗暗對自己說,現在自己就是一個沒有感情和需求的,只提供電視劇播放業務的機器。 飛機到了海城,眾人準備下機,離開。 老人從自己的口袋裡,拿出一疊紙片,他取出其中兩張,遞給齊秀: 「小哥兒,我很久沒這麼開心了,謝謝你,這裡有兩張電影票,就算謝禮吧。如果電影不想看,也沒關係,票扔了就行。」

《綜藝之另一個世界》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