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綜漫:從鬼滅開始劍聖
綜漫:從鬼滅開始劍聖 連載中

綜漫:從鬼滅開始劍聖

來源:google 作者:火龍果之魂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古川城 遊戲動漫 火龍果之魂

(黑暗風,殺伐果斷)東京都市宅男,失去工作心灰意能之時,接觸系統,成為繼國緣一的後人,燃起心中對劍法的渴望這一世他要邁向極境,在成為劍聖之旅上巔峰造極展開

《綜漫:從鬼滅開始劍聖》章節試讀:

另一邊黑死牟,所經之處,已有一處村莊徹底化為廢墟,地面滿目瘡痍,如果有人能從高處看到必然心生恐懼。

因為整個地面,也似乎被劍法切開一樣。站在廢墟上 ,黑死牟滿眼冷然。

「這麼久了,人類還是熱衷於喧囂。現在的人類已經忘記了誰是統治者了。」

說完武器頓時冒出血光,將這片火海也壓了下去。深深的向前方看了一眼。「很快就輪到你了,背叛無慘大人的傢伙。

————————————————————————————————————————-————————

劇烈的爆炸聲從京都郊外中傳來,佩狼不屑的喊到: "切,要不是無慘大人的命令,這些惹惱我的愚蠢人類,一個也別想逃走。 "

前方活下來的士兵,看着前去探路的人員一個都沒有回來,直接四散着跑開了。

「可惜啊,稀血品種的人類還是太難找了。

從黑暗中走出,佩狼踩在一個士兵頭上,嘴中還能看見血肉感慨道。,眼前竟是一個地獄般的景象。約莫十幾具士兵屍體被肢解,找不到完整的部分。從士兵臉上依然能感受到極度的驚恐與疼痛。

混入京都夜晚的古川城,正耐心的等待着。眼前擺放着日本的特色美食壽司,鹹魚燒,特色拉麵,儘管鮮味已經讓旁邊的傭人,一直眼睛不移的盯着。

原本只是在街頭逛逛,但還是被山田村手下喊了出來,唯一吃光的便是自己要求的一分熟的牛排。

眼前的藝妓正各種眼神拋射,柔美的舞段。這是「紫極樓的花魁,您滿意嗎」其實做為一個老色批古川城雖然披着這個人物卡沒有生理反應,但是精神上依舊很滿足。

古川城知道山田村的意思是對自己交好,鬼殺隊真正的頂級戰力,相比山田村也見過,但礙於命令柱並不會參與這些。古川城不同自然而然成為拉攏對象。但是古川城對這些並不感冒,這個世界唯一能讓古川城動心的只是系統的獎勵,這些附屬品看看就好。

遠處的爆炸再次響起,雖然作為普通人這幾個依舊歡聲笑語,來巴結。但是早已反應過來的古川城立刻追了出去,比起主動出擊,釣魚執法真是簡單。

等山田村的手下反應過來時,古川城已經跳出窗外,追尋着爆炸的方向。

「唉,勉為其難,嘗幾口吧。」佩狼俯下身子,正打算睜開嘴巴咬下的時候,一抹劍光從前方劃來。

漫天火焰在空中綻放,整個森林也似乎沸騰了起來。「日之呼吸五之型火車」鹵獲腔,戰禍陣狼發動血鬼術,佩狼化身為一個巨大的狼人舉起長刀,橫向擋着。身體被震退,竟然擋下了一擊。「沒一刀把你殺了么真可惜」。

狼皮上一股燒焦味傳來,狼爪似乎受着火焰傷害抬不起來了。

驚恐的臉色從臉上浮起,「你就是背叛無慘大人的叛徒,為什麼你能用呼吸法?」。恍惚間彷彿看到了一個紅色衣袍的武士,但立刻把影子悄悄的,向後移動。

知道他能力的古川城自然這個傢伙自知不敵,想要開溜。

「你可閃的過此一擊?」全集中呼吸,空氣快速湧入腹腔,呼出的空氣冒出高溫在空中發出聲響。

影狼,看向眼前這招倒立的姿態發出橫斬,冒着太陽般熾烈的烈焰,佩狼果斷的像壁虎一樣捨棄一部分身體,剩下的掙脫而出向空中躲去。被命中的那部分身體則徹底的燒成了粉末。

「靠,這也行。」

「不行了,生命就要在這裡結束了嗎」無奈恐懼從心中傳來,這是他變成鬼以來第一次感受到這般極致的恐懼。

看向那眼前那副越來越近的身軀,狼身也開始晃動起來,嘴中傳出悲鳴。

突然,佩狼感受到另一股氣息快速移動着,臉上的驚恐轉為喜色。「月之呼吸暗月宵之宮」,飛來的月刃快速撲向古川城面門。

通透世界,身體強行進入狀態,驟然間,世界猶如停止般,感受到身體狀態,強行調動身軀,然而月刃在額頭處擦破層皮。沒過多久,磨損處快速彌補了起來。看似平淡無奇的一次來回交鋒,卻是讓滿目瘡痍的地上多出了兩個大坑。

「黑死牟」,心理知道了來者是誰產生了濃濃的忌憚。無慘派來的追擊者這麼快就趕到了可真看的起我啊。

竟然是上弦一黑死牟大人,身為十二鬼月之間依然存在競爭關係,可以發動換位血戰,勝者還能吃掉對方血肉增強自己。然而下弦與上弦的差距,身為下弦二佩狼再清楚不過,何況還是上弦中千年來從未被戰勝過的黑死牟大人。

而黑死牟也在在惡鬼中猶如戰神般地位從未撼動過!

佩狼一半的狼身匍匐在地上,不敢有絲毫不敬。身軀也不受力的搖晃着。

一步倆步黑死牟走在了,佩狼身邊。佩狼搖晃的更厲害了,似乎比起死亡直面黑死牟才是真正的死亡。

然而黑死牟連搭理也沒有搭理,徑直的從佩狼身前走去。看向了前方的古川城。

而佩狼也起身,「太好了破損的身軀只要吃幾個人就能活下來」,心裏想着用盡最後的力氣消失在這片黑暗中。

「你這個傢伙為什麼還活着。」黑死牟從記憶中回想起眼前的傢伙,沒想到繼國平川這個傢伙居然擺脫了無慘的控制並且還能運用連他也無法使用的日之呼吸。

黑死牟明白人類武士與鬼的差距,鬼失誤可以靠着身體強大修復力彌補。而人類武士一旦被擊中要害,往往就面臨著死局。即使人類天賦再如何出眾,依舊無法擺脫本身的束縛,無論是覺醒斑紋為了活着成為鬼的自己,亦或是自己的兄長。

「當然是從地獄中回來找你復仇。」看似在說狠話,實際上古川城壓根就沒打算和他死磕,有着系統自己的成長期還長。從黑死牟出現的那一刻起,古川城就打算逃跑了。武士道精神?那不過是個幌子罷了。

全集中呼吸,身上氣勢再度攀升,假意與黑死牟對抗。

水之呼吸,水車。十字斬紋向前揮擊,從雙腿出爆發力量,上身也漸漸的水化。黑死牟看着眼前的變化,一愣。

往前跑了么?黑死牟也展開了追擊,從刀刃上,揮出月刃向前拍擊,所及之處,皆是樹木傾倒。

突然間,劍向眼前突然延伸,猛地一揮,一瞬間所有障礙物都被清掃。鳥鳴,蟲叫全部消失。這一瞬間這個區域彷彿已經從世界脫離,不再有任何氣息。然而黑死牟在前方,全連古川城影子都看不到。「怎麼可能?」

暗處的古川城早已跑遠,從斬擊出水的瞬間利用煙塵,身體漸漸化為水,隨水拍擊用水化術帶離自己。這也是自己從一開始就打算殺死佩狼的原因,跑也跑不過我,打也打不過,他有的能力,我也可以模仿。

黑死牟冷靜下來,思考着。但是古川城卻知道忍術這東西在這個世界可以幾乎堪稱靈異事件一樣,處於他們的盲區,做夢也不知道自己是靠這種方式躲過的。

然後身體化為水,快速在區域中移動着。機會只有這一次,萬一對方冷靜下來靠氣息定位自己。總之古川城在這一剎那,也如佩狼用盡全身力氣。

遠處的佩狼還沒有發現危險的到臨,跑到城市的邊緣,燈光下影子如影般,潛入人的家中。由於耗費了大量體力,身體彌補補充能量必不可少。佩狼心中升起一股劫後餘生的快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