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總裁的新婚罪妻
總裁的新婚罪妻 連載中

總裁的新婚罪妻

來源:google 作者:諾一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穿越重生 陸小楓 陸憐兒

【爽文+寵文,1v1!】嘩啦——一盆涼水潑了出去,直直澆到昏迷不醒的女人身上楚涵見着女人頭髮都已濕透,心裏一顫,膽怯的問:「少爺,還澆嗎?」「澆,人只要不醒,就繼續澆」男人說的平和,可語氣里卻透着一股冰冷這冰冷,使得楚涵渾身一顫,根本不敢遲疑,又潑了一盆冷水過去「八點接親,九點到酒店,十點從後門離開,趁着賓客最多,場面最亂的時候逃走真是好計謀,我竟想不到,自己的新娘心思如此縝密」「哲哥哥,人家才沒有,你一定是搞錯了」陸憐兒睜大雙眼無辜的看着夜思哲翻臉不認人,是她前世做的事,既然已經重生,就不可能再犯傻,她又不是弱智展開

《總裁的新婚罪妻》章節試讀:

嘩啦——

一盆涼水潑了出去,直直澆到昏迷不醒的女人身上。

楚涵見着女人頭髮都已濕透,心裏一顫,膽怯的問:「少爺,還澆嗎?」

夜思哲坐在不遠處的沙發上,手裡握着一部女士手機,每翻一下,臉色就陰沉一分。

「澆,人只要不醒,就繼續澆。」男人說的平和,可語氣里卻透着一股冰冷。

這冰冷,使得楚涵渾身一顫,根本不敢遲疑,又潑了一盆冷水過去。

直到第三盆……

昏迷的女人,突然咳嗽一聲,纖長的睫毛輕微顫動了幾下才睜開,眸子里凝着的全是寒意,絲毫沒有剛醒來時應有的迷離。

「這裡是……」陸憐兒不動聲色,暗暗的環顧着四周,當她見到沙發上的男人,瞳孔倏地縮緊。

萬分震驚的問:「哲哥哥,你怎麼在這?」

「很驚訝么?」夜思哲目光一轉,落在女人身上,淡淡的問:「這裡是我們的婚禮,我不在這兒,應該在哪?」

婚禮?

我們的?

陸憐兒心裏的疑問一個接着一個,她不是早就跟方進偉逃婚了嗎?還有自己應該已經被程瑩瑩害死,一刀斃命才對。

怎麼會在這裡?

陸憐兒下意識的看向自己的胸口,那裡完好無損,並沒有任何傷口,腦子裡瞬間想到一種可能,莫非她……

下一秒,夜思哲的一句話,證實了她的想法:「八點接親,九點到酒店,十點從後門離開,趁着賓客最多,場面最亂的時候逃走。

真是好計謀,我竟想不到,自己的新娘心思如此縝密。」

這個是……她的逃婚計劃。

陸憐兒眼裡的驚訝慢慢沉澱,取而代之的是欣喜。

是的,她重生了!

之前還有所懷疑,聽了這話,已經能十分肯定。

夜思哲被她嘴角的笑意刺激到,咬牙切齒的問:「陸憐兒,當初你陸家落魄,求我出手幫助的是你,要以身相許的也是你,現在危機解除,你就翻臉不認人了是嗎?」

「哲哥哥,人家才沒有,你一定是搞錯了。」陸憐兒睜大雙眼無辜的看着夜思哲。

翻臉不認人,是她前世做的事,既然已經重生,就不可能再犯傻,她又不是弱智。

「哦?」

夜思哲聽到陸憐兒的話,臉色立刻好轉,周身的冷意也緩和許多。

而這些變化,他並未察覺,只冷聲問道:「難不成這計劃也是假的?」

呃……

陸憐兒看着屏幕上的聊天記錄,神情一僵,這計劃當然是真的,而且是成功了的,可是……

可是她前世已經逃走了,為什麼重生後會被抓回來?莫非是自己的重生讓一些事情發生了改變?

既然已經改變,那必定要依着自己心意改。

下定決心後的陸憐兒,再開口似完全變了一個人,「哲哥哥,那都是小楓他們瞎說的,我們婚禮正常舉行,好不好?」

夜思哲還沒做出回答,眼前突然閃過一道黑影,等再反應過來時,大腿已經被人抱住。

「陸憐兒,你這是幹嘛?」夜思哲掙扎了兩下,見掙脫不了,又厲聲道:「你鬆手!」

「不嘛!」陸憐兒搖頭,抱的更緊了一些,「我才不要鬆手。」

「陸憐兒,不許耍賴。」夜思哲的語氣比剛才還要再肅然幾分,聽上去有種不怒自威的氣勢。

然而陸憐兒不但不懼怕,反而嘟起嘴巴,孩子氣的回道:「我就要耍賴,你不答應我,我就一直抱着。」

夜思哲被她的模樣逗笑,緊抿的薄唇悄無聲息的揚起,露出一個淺淡的笑容來,柔聲問:「答應你什麼?」

哐當——

此話一出,房間里響起一道鐵盆落地的聲音。

一旁的楚涵嘴巴微張,呆愣的看着自家的主子。

天啊!他剛剛聽到了什麼?

一貫冷酷無情的夜總裁,想不到也能有溫和柔順的嗓音,這也太難以置信了。

陸憐兒並沒有理會那聲音,而是又認認真真的說了一遍:「我們正常舉行婚禮好不好?」

夜思哲:「好!」

倆人的話幾乎是同一時間出口。

「嗯?」陸憐兒難以置信的抬頭,看着男人。

夜思哲唇邊的弧度更深,淡笑着問:「陸憐兒,為什麼突然改變注意?」

因為……

陸憐兒眸光微閃,眼前閃過的是自己臨死前的畫面。

那時,她人已經躺在血泊中,冰冷的匕首直直刺進她的心臟,令她痛苦不堪。

「唔……」

她能清楚的感覺到自己生命的流逝,胸口的冰冷正在蔓延。

就在這時,她耳邊突然一陣巨響,「陸憐兒,我來了,你睜開眼。」

陸憐兒眉頭一皺,費力的努了努嘴,「夜思哲,你好吵,我……我好睏。」

緊接着又是一聲低吼:「陸憐兒,你睜開眼,我命令你不許睡。」

陸憐兒強撐着睜開眼,她聽得出這個男人話里痛苦,還有對自己的在乎,可是她真的一點力氣都沒有了。

「夜思哲,我後悔了……」

「喂,陸憐兒一個原因至於想那麼久嗎?」

夜思哲低沉清冷的聲音讓陸憐兒回神,眼前男人的臉,與記憶中的重合。

是因為什麼嗎?

因為,你是唯一個肯奔向我的人,還有那痛心疾首的叫囂,此刻都歷歷在目。

旋即,陸憐兒一改之前的陰鬱,咧開嘴給了夜思哲一個大大的微笑,「我突然覺得哲哥哥,你好帥呀!」

夜思哲意識到自己被調戲,臉驀地一紅,不過下一瞬神色就恢復正常,清了清嗓子,正色問道:「我說,你還不打算放開我嗎?」

陸憐兒:「……」

這次窘迫的人,換成了她自己。

她剛鬆開手,房間的門就被人打開一條縫,與此同時,還傳進來一道小心翼翼的聲音:「姐,姐夫已經把車準備好了,就在後門門口,你換好衣服了嗎?」

這聲音……

話落的瞬間,陸憐兒就聽出,那是她的親弟弟陸小楓的聲音。

前世他是負責給自己把風,也多虧了他的探路,自己才能離開的順順噹噹。

可那是前世,如今……

陸憐兒敏銳的察覺到周圍空氣的冷凝,再去看夜思哲,就發現他的面上已經覆上一層冰霜,眼底也蘊着一股凌厲。

「哲哥哥,你聽我解釋……」

沒等她把話說完,門口的陸小楓再次急切的開口,「姐,你動作快點,不然大魔王就要來了,這事真不能再拖啦!」

一道冰冷的嗓音問:「什麼事?」

「當然是你和姐夫私奔的事。」陸小楓說著轉身,第一眼就看見黑着臉的夜思哲,整個人瞬間呆住,立在門口的腿再也無法移動半分。

再開口,陸小楓的嗓音裡帶着明顯的顫音,整個身子也在瑟瑟發抖,「思、思哲哥,你、你怎麼……」

夜思哲不怒反笑,眼睛緊盯着驚駭懼怕的陸小楓,問:「大魔頭是誰?」

「大……大……大……是……」陸小楓磕絆了半天,也沒說出一句話,心裏的恐懼更甚,急忙向一旁的人求救,「姐……」

而此刻的陸憐兒恨不得自己再死一次。

《總裁的新婚罪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