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紫帝嘯天
紫帝嘯天 連載中

紫帝嘯天

來源:google 作者:冬寒雪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尹冬寒 山獸

一段路途,必定會有很多人相遇一段風景,必會有不同風雲出現一人成長,必會有劈荊斬棘波瀾一個故事,紹示了一個人的成長這風雲莫測的旅程里,且看一路嗜血行天路、、展開

《紫帝嘯天》章節試讀:

第一場雪,在十月初剛來就悠悠而落。

每年的十月初,都會有一場或大或小的雪,預示着秋去冬來。

再有把個月就是又一年的冬獵季節。而現在也正是捕魚的好季節。河水裡較深的地方準備過冬的魚也聚在一起,天氣一天一天的變冷,水下的魚會大量的進食,以長足了體重準備過冬,也不會東遊西跑的,一網撒下去都會有不菲的收穫。

當然,網眼是比較大的那種,也就是斤八左右或是以上的,小的不會捕撈。也有小魚,那種是長不大的種類,一般是初夏季捕撈,現在的季節很難找到,這時的魚是冬寒家鄉這邊獨有的寒帶魚種,肉質緊湊細膩,純野生很鮮美,價錢也是不菲的,冬寒只吃過一兩種還是不大的那種。

好像叫細鱗魚,和滑子魚。燒湯清燉﹑紅燒那就是個沒得說。

冬寒家的人都不是獵民,第一次捕魚的鄰人會給要好的親朋好友嘗嘗鮮,家鄰四舍的關係還是很淳樸的,何況爺爺也是個醫者,誰家沒有頭痛腦熱的,小來小去,就不算什麼錢財了,但人情常在,小村不大,那家有大事小情的,大家都會伸手援助,村情傳統還是很純善的。

這時節也算是忙季了,主要是獵民捕魚忙。而一般人家就忙着儲藏過冬的蔬菜了,多的還要賣出去,也能換來一筆收入。

冬寒的穴竅又有了突破,體內的氣流也壯實了許多。

第四個穴竅與下丹對應在後腰處,可說是很關鍵突破,手感是涼的,但身體里卻是暖流陣陣流淌。

冬寒現在也不太怕冷了,好像身體里有火爐在燒。四肢的靈敏度也是提高了幾倍,眼睛視物也超前清晰、深遠了。

腰力也超強的增強不少,冬寒估計十四五的青年,應該不費事就能摔翻了。

而〈三字真言〉也有了點苗頭,在修鍊口訣的同時,默念真言其效果是疊加的,進步很快。而所謂的能竊視人體微光,冬寒也明白了。

無論人還是生物、花草、樹木其體表都會發出各不相同的微光,由其在夜間,就像動物在黑暗夜裡用夜燈看,會有亮光一樣。

雙訣並用冬寒的眼前視覺更加的真切細微,也能看的更遠,鞭法也能隨身舞動,雖威力不強,終歸是能連貫了,也不會老是拿自己的身體做把子了,還是那根麻繩,爺爺的材料已經湊齊了,就等匠師忙過這段,就幫冬寒打造,冬寒也根據自己的情況稍微的改良了一下。

早上體能﹑煉體,晚上靜心修鍊心法,時間還是不緩不急﹑一早一晚的過。冰封的河面上能看到下面水流的遊動,厚的地方有半尺厚,第一場雪沒有存下多少,土地的表層也凍得干硬無比。

與夏季相比,林間通透了許多,樹上掛着零散的幾片枯葉,南歸的大雁和過冬的候鳥早在雪前飛走,沒有綠葉的遮擋,一窩窩的鳥巢在樹上和河邊枯草處顯現了出來。

公學的學室里也升起了火爐,有專業的爐工在先生開講前升火,加足廢木料。上午就不用在管,女孩子也穿上各式精緻的反毛皮裝,都是比較輕巧的,畢竟還不是三九天。都像小公主一樣。

而先生所講的學科進度也快了不少,就快冬獵了,也就要休假了,還要複習一下,就要終考臨試,來檢驗大家所學的成果,明年要開新的科目,時間對大家來說還是比較緊的。

和往常一樣,先生離開後夥伴們都聚在一起東扯西嘮的胡吹亂侃。

正所謂;少年不知愁滋味,這時有別的學室的小兄弟過來,那個叫小彬子的因家裡比較富,是鎮上做小買賣的,沒事給大家弄點小零嘴打打牙祭,也因為身體比較瘦小大家把他當弟弟待。

看臉色不太好看,大家就問咋回事,他說在昨天回去時,在路上碰到幾個小痞子要他弄點錢花花,說今天下午來拿。

嗯!這不是打臉嗎?正愁閑得慌呢?

問明白了幾個人的高矮胖瘦,知道剛好是我們前批退公學的和幾個地方上的比我們大不了多少小混混。大家開始計劃,着手準備人手,他們是不會進來的,而是在外面堵,我們分成三批,一批七八個分開走,一個人陪着小彬子,大家相距不遠,幾個穿肥大衣服的拿幾根燒火的廢材,方的﹑圓的﹑有一尺半長短掖在衣服了,告訴小彬子要錢沒有,要動你,你就往回跑,剩下就是我們的事了。

一切就緒,大家情緒高漲,少年那是怕事的年代。

下午,按計劃小彬子和一個兄弟在中間走,前三五丈遠有七八個稍壯實在前邊先過去,裝着與小彬子不熟的樣子,後面也隔着三五丈遠,分左右兩邊走,公學外,路兩邊是將近六尺高的圍牆,堵住前後就能把人圍堵住。

冬寒在右邊的一夥里,衣服里拿着一根圓的燒火棍不長,手上帶着軟皮手套,裝書的挎袋有別的夥伴背着,渾身打理緊靠,不顯山不顯水的走在人群里。

前行不到半里,在一個岔路口處有東倒西歪靠在牆邊的有一群人,穿着各有不相同,一個個囂張跋扈,離老遠就瞄着小彬子了,大概八九個,身高比我們都是稍高一些,有的在鎮上常能看到閑逛,大概十幾歲的樣子,都屬好吃懶做的一幫沒事在公學外轉,弄點膽小的學員零花錢,這次是碰到我們身上了。

和計劃的差不多,小彬子還沒到跟前就有個瘦高個擺手叫他過去,前邊的七八個已經走進岔路里,這時走的很慢,後面的兩幫也慢慢的跟上去,那幫人沒注意到這是個圈套,根本沒注意我們的存在,只見小彬走上前去剛說幾句話,那瘦子就台起手要掄他耳光,他反應也快,見他抬手,轉身就向後跑,前面的夥伴不知誰喊了一聲,「兄弟們幹了。」

呼啦一下,二十來號人一起圍上去,兩三個弄一個,上面燒火棍下面一頓小片腳,一頓亂燉,只聽道〝噗、噗﹑哎呀。〞的叫罵聲,還有威脅聲,不一會地上蜷縮着五六個雙手抱着頭,還有幾個靈敏的連跑帶摔跑出老遠,地上的人被這頓爆踢都不敢動了。

大家看着跑的那幾個用燒火棍指着喊,「你媽**的,記得我們這幫人,誰都敢欺負,一個也別碰,碰一個就碰一幫。」

也許是太突然給弄蒙圈了,光顧跑了,那些人也不理這幫人。

其實他們要比我們高些的,單對單我們還真不定行,可惜小屁孩一個個虎超的,沒輕沒重,亂棍還能打死虎呢!誰不怕?

第二天,大家以為他們會來堵門,也叫兄弟中有哥哥和朋友在外面廝混的人來震場子。好像是離着老遠小痞子們望見就沒過來,公學他們是打死也不敢進的。還有高一級的人,不管熟不熟只要進來肯定是一致的踹出去的。要不然先生也不讓啊!誰他媽不護犢子啊,我修理打板行,你們碰就不行了。

前後幾天,事過轟然。

也許知道大家也是有後台幫手的,這事也就不聲不響的過去。

可一小幫的聲勢卻有了,為此小彬子和幾個比較條件好的還弄了一頓不錯的小聚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