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諸天有缺
諸天有缺 連載中

諸天有缺

來源:google 作者:小樓摘星辰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小樓摘星辰 江少天

一片被遺忘萬年之久的大陸!當它開始蘇醒之後,消失了幾千年的武魂,開始重新出現!埋沒在歷史長河中的天驕體質,紛紛橫空出世!......人有缺,吾度之!地有缺,吾填之!天有缺,吾補之!——江少天展開

《諸天有缺》章節試讀:

半個時辰之後,江少天終於到了山下。

此時,太陽已經高高升起。

他調整了一下肩膀上蠻熊的位置,迎着朝陽,向村子走去。

江少天進入村子時,恰巧看到村子裏的孩子們剛晨練完,此時正扎堆圍在那裡聊天吹牛。

至於江少天為什麼沒有跟着一起晨練,呵呵,他覺得那個教頭,現在都不一定能奈何的了他。

況且趙伯教他的『蠻荒鍛體訣』,比那個教頭傳授的,好的不是一點半點。

那個教頭,人們稱他為馬教頭。

是在去年,村子花費了整整一年的積蓄,聘請來的。

據說這位馬教頭,之前在距這裡千里之遙的青雲武府修行,後來因未能在規定的年齡內突破,被遣回。

說白了,就是被淘汰下來的。

但即使這樣,以他聚靈三重的修為來教導村子裏的少年學武,還是足夠的。

若是習武有成,則送到武府。

若是資質一般,就留在村子裏打獵,守護村子。

「天哥回來了!」那群孩子中一個眼尖的看到了江少天,喊了一句。

「哇,江大哥今天竟然獵了一隻大棕熊回來,好厲害,什麼時候我也能像江大哥一樣!」

「就你??你這小身板,還不夠大棕熊一屁股坐的!」

……

這群少年明顯不知道,江少天獵殺的,可不是普通的棕熊,而是二級初期妖獸蠻熊。

一群少男少女說笑着,一窩蜂一樣圍了上來,有些膽子大的摸了摸蠻熊,膽子小的則躲在人群後面,不知是懼怕蠻熊,還是怕江少天。

常年狩獵的江少天,身上有一股微微的凶煞氣息。

「天哥,你又那麼早去打獵了呀?受傷了沒呀?」

說話的是一個穿着淡黃色布衣的少女,少女年齡不大,看着也就十三四歲,但因常年習武,已出落得亭亭玉立,英氣逼人。

只見她背着雙手,上身微微前傾,看着江少天,帶有一絲愛慕。

江少天忽略了那一絲愛慕。

女人,修鍊路上的絆腳石!

江少天笑道:「雪兒,我沒事,這棕熊雖然力氣大,但不夠靈活,我利用陷阱捕獵的它。」

他沒有說出實情,他覺得沒必要。

眾人聽着很輕鬆,但是也知道肯定萬分驚險,不然村子裏就不會有那麼多受傷的了。

「哼,這有什麼,等我打通了元脈,引入妖魄以後,這種小熊熊還不是手到擒來。」

說話的是一個體型壯碩的青年,名叫林虎,是龍尾村的村長,林富貴的兒子,他一直對村子裏的蘇雪兒愛慕有加。

現在看到自己喜歡的人愛慕的看着江少天,年少輕狂的他哪裡受得了,頓時一頓挖苦。

聽到這句話,江少天眼中一絲黯然一閃即逝,左手不由得緊了緊拳頭。

「你們接着休息,我先回去了,一會你們可以來拿一點獸肉回去。」說完,江少天扛着蠻熊向村子深處走去,背影看上去有一絲說不出的孤傲。

「林虎,你過分了,你明知道天哥到現在都沒有感應到元脈,你這是在揭人傷疤,我討厭你!!哼!!」

蘇雪兒板著臉,扭頭走了。

「快了,我的元脈這一兩天就能打通,到時候馬教頭會去青雲武府幫我引薦,到時我一定要教訓江少天一頓,讓雪兒對我刮目相看。」

趙雪兒那句『我討厭你』深深刺激了林虎,他雙拳緊握,滿臉鐵青,眼中滿是妒火。

江少天走進自己的小院後,將肩膀上的蠻熊扔到小院陰涼處。

他走向廚房,拿出一把短刃和一個大盆。

只見他走到蠻熊旁邊,熟練地在其柔軟的頸部划了幾刀,然後用大盆裝好流出的血液。

之後右手運刀,左手時不時拍打棕熊的身體,雙手動作快的只能看到一團殘影,猶如穿針引線,短短二十息後,他收刀而立。

只見一整塊完整的熊皮竟然已經平鋪在地面上,更驚人的是他拽住棕熊的脊椎骨,用力一扯。

棕熊的骨架竟然完整無損地扯了出來,這對力道拿捏的精準度,完全不像是一個少年。

「比之前進步了十息,看來鍛體訣突破到二重入門,各方面的增長還是很明顯的。」江少天對自己的進步很滿意。

江少天收拾一番,將蠻熊的肉切割好,打算晚點分給村民們。

一切收拾好之後,已是接近晌午了。

略微洗漱一番,江少天走向自己的小屋。

他來到自己床邊,從枕頭下拿出了兩樣東西。

一個碧玉盒子,一枚造型古樸的戒指。

江少天將碧玉盒子拿在手裡,輕輕打開。

一片紫光迸射而出,映照的江少天的臉龐倍顯妖異。

「難道真的要走這條路嗎……可是我不甘心啊!」

盒子里裝的是一個人形的果實,是脈靈果。

這是江少天的趙伯,兩年前離開之時交給他的。

看着這枚靈果,江少天不由得想起了趙伯離開時的場景。

……

「不錯,一個月的時間,進步很快。」那時剛晨練完的江少天,聽到這個聲音,興奮異常。

「趙伯?!您回來啦?」江少天驚喜的轉身看向小院里,果然看見一個青衫男子。

不過男子的臉色蒼白,一頭長髮凌亂的披散在肩上,氣息也很紊亂,衣服上還有血跡。

「趙伯,您受傷了?您最近怎麼總是出去這麼久啊?」年幼的他打記事起,從沒見趙伯這麼狼狽過,他趕緊衝過去扶着對方。

「進屋,我有話對你說。」趙伯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

「趙伯…」他沒多問,連忙跟上趙伯進了屋。

進屋後,趙伯打出一道道禁制,江少天知道接下來的談話可能會很重要,不然趙伯也不會這麼鄭重小心。

「天兒,你最近修行的怎麼樣?」

江少天沒想到趙伯會先問自己的修行,當下也不敢怠慢。

「我還是沒能感應到元脈……」江少天眼中有一絲失落。

「您教我的『蠻荒鍛體訣』我已經開始修鍊了,第一重已經步入小成。」

「恩,很好,比我預想的要好很多。」趙伯眼中滿是欣慰。

肉身修鍊中,小境界的劃分為:入門、小成、大成、圓滿。

江少天不到一個月,能修鍊到小成,不得不說,資質很好!

但僅僅十二歲的江少天,並沒有流露出絲毫驕傲之色,他有着遠超同齡人的成熟。

趙伯走到江少天身旁,看着眼前的這個少年,抬起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天兒,事發突然,最壞的情況還是來了,我們的敵人已經追來了,萬幸的是,敵人已被我甩開了,只不過接下來,我不能一直在你身邊指導你了,不然他們追來就麻煩了。」

「敵人??您說的敵人是??」江少天很是不解,他們幾乎和外界的人沒有交集,他本人更是沒有出過方圓百里開外。

「這個和你的身世有關,時機未到,知道太多反而對你不利。」

儘管江少天已經習慣了趙伯的這個借口,但是這次,他感覺到了情況的不一般。

說到這裡,趙伯似是陷入了沉思和懷念之中……

「等你足夠強大,有能力自保時,就算你不問,我也會告訴你的。」趙伯從沉思中回過神來,囑咐道。

「這個東西給你,你不是一直想要開闢元脈嗎?」

趙伯說著,掌間白光一閃,出現一個碧綠色的玉質盒子,他打開玉盒,裏面是一個深紫色的奇異果實。

這個果實形狀就像一個盤膝而坐的小人,一閃一閃的散發著紫色的光芒,像是在呼吸。

「這是?」

「這是脈靈果,是在一處名為幽冥澗的地方找到的,沒想到竟然還有這種奇葯,倒是聞所未聞。」

「它有一個逆天的功效,就是可以提升元脈的品級,假如沒有元脈,那麼就可以讓武者憑空塑造一條相對應等級的元脈,這種功效我也是從山洞中留下的信息得知的。」

「這個脈靈果是深紫色的,屬於六品靈藥,那麼就可以讓地級高階以下的元脈提升至地級高階,也可以讓沒有元脈的人塑造出一條地級高階的元脈。」

天劍大陸繁衍至今,人們對元脈的品級也有了一個完整的劃分,根據元脈可以煉化妖魄的等級,分為了三級九階,暗合三教九流之道。

從低到高依次為人、地、天,每一級又細分為下中上三階。

而對應的元脈顏色為紅色、紫色以及金色。

在人們完全打通元脈之後,就能知道自己的元脈是什麼品級的。

這脈靈果是六級靈藥,可以讓江少天塑造出一條地級高階元脈,可以煉化六級妖獸的妖魄。

說到這裡,趙伯停頓了一下,看了看江少天,果然看到江少天的眸子一亮,呼吸都有些急促。

趙伯的眼中,竟有一絲愧疚自責之意。

「不過天兒,有一點我必須要給你說明白。」

趙伯的神情,變得異常鄭重,「因為你完全用不到元脈這東西,所以你服用了這枚脈靈果後,對你以後的修行可能會產生衝突,而且,肉身修行真的至關重要。」

「所以具體要怎麼選,全看你自己斟酌了。」

說著,趙伯蓋上蓋子,遞給了江少天。

江少天一瞬間得到的信息量太大了,有點消化不過來。

這個果子竟然可以讓人憑空塑造出一條元脈,而且竟然是六品的靈藥。

要知道靈藥等級從低到高分為一至九品,再往上就是傳說中的級別了。

江少天接過盒子,「好的趙伯,我會好好考慮斟酌的。」

其實換作其他人的話,肯定會毫不猶豫地選擇吞服,畢竟地級高階的元脈,已經很高了。

但是江少天更信任他的趙伯,他不想在以後的修行中留有遺憾,沒到絕境,他斷不會貿然服用的。

「唉…天意弄人啊,要不是當下天道變了,少主一定是世間最驚才絕艷的那個天驕吧!」

「對了,還有一件事,」趙伯回過神來。

「沿着南邊的村口,一直向南上山,當見到一塊一人高的石頭時,向西行百步有一個山洞,裏面有一株龍血草。」

「只不過十二年前來的時候,我用陣法隔絕了它的氣息,並放了一些元石供其生長。」

「我估摸着它還有兩年左右就差不多成熟了,到時候你記得提前過去,等成熟了就煉化了吧,對你修鍊肉身有很大的好處。」

肉身修鍊的靈藥,很稀缺了。

「因為布置了幻陣,你現在還無法破除,進入洞口後,只要按照坤三、震一、坎六、離五、巽(音同『訓』)九、乾一方位走就可以了。」

「還有,這個儲物戒指你收好,裏面有我教你的『蠻荒鍛體訣』,以及一些修行界的常識和日用品,戒指已幫你認主,等你開闢了靈識,就可以打開了。」

趙伯將一枚造型古樸的戒指放到了桌上,然後起身道,「好了,我已經耽擱很長時間了,估計他們也快追來了。」

「天兒,等我將這個麻煩解決了,我再回來找你,希望下次再見時,你已經可以獨當一面了。」

江少天從茫然中驚醒,他沒想到趙伯竟然這麼著急,看來事情的嚴重性沒趙伯說的那麼輕鬆。

當下也不矯情,對着趙伯鞠了一躬,鄭重的說道:「趙伯,您保重,我會努力修鍊,一定不會讓您失望!」。

等江少天直起身來時,發現屋裡邊已經沒有趙伯的身影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