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助神為樂,我能看見神魔狀態
助神為樂,我能看見神魔狀態 連載中

助神為樂,我能看見神魔狀態

來源:google 作者:簡明扼要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林封 都市小說 金深

又名《狀態修仙,我能改變神道仙途》,《都市修仙,我帶着神仙下凡》林封,一個普通大學生意外踏入神道,覺醒了狀態系統,能看到這靈氣匱乏下神仙妖魔的狀態嫦娥【因月球靈氣匱乏,信仰力量不足,即將陷入沉睡】林封:下凡來把你打造成巨星,讓世人高呼你是我的神哮天犬【因常年得不到應有的工作,陷入工作犬抑鬱症】林封:來來來,凡間警犬老大非你莫屬,天上你是神犬,人間你是犬神七仙女:【林封快救我們,我們沒有信仰之力,已經快要神格散去,化作彩霞】林封若有所思:七仙女,騎個?那快去參加女團出道吧月老?現在離婚率這麼高,你在天上綁紅線有什麼用,還不如下凡來開婚慶公司還有孟婆,你的孟婆湯保質期都已經干到兩百年來,閑暇時間還不如來人間開酒吧對對對,就開在月老的婚慶公司旁邊......林封助神為樂的同時也得到了許多神仙饋贈,從此神道昌隆展開

《助神為樂,我能看見神魔狀態》章節試讀:

三個小時,整整三個小時的音樂節還沒結束,燈火通明全場高燃,事實證明鬼的體力確實比人的體力要好得多。

此時地府里陰司衙門處,一渾身白袍,頭頂白帽,舌頭奇長的鬼坐在辦公桌前看着眼前的資料,眉毛都要攪合在一起了。

面前兩個黑衣陰差頭都要埋在褲子裏面了

白無常抬頭再一次問左右陰差:「你們確定這個叫林封的陽壽未盡,魂魄自動脫離了肉體,而且現在時間過去五個個小時了,他的肉體還有生機。」

兩旁陰差連忙低頭作揖:「我等不敢欺瞞七爺,判官大人在生死簿上發現了林封這一異象,便馬上派我們前來。」

白無常沉思片刻,這魂魄入府,鬼怪押送的確是自己的分內之事,但這沒人指引便自己找到枉死城的鬼魂可以說是聞所未聞。

「你們先去找八爺,讓他去帶你們去找枉死城卞城王大人,向他調取這林封的魂魄,帶到轉魂殿。」

「是,大人。」

兩陰差作揖離去,白無常連忙朝着三生石的方向遁身而去。

這魂魄自尋鬼門關是正常現象,自己尋找到枉死城,這就非常不正常了。

枉死的魂魄一般都不甘死亡容易留在人間作祟,必須由陰差押送到枉死城通道。

這魂魄自找枉死城的事情可大可小,如果是有人蓄意為之,投石問路的話,那證明冥府結界已經出了紕漏,到時候枉死城的鬼通過通道逃往人間,那勢必會造成人鬼兩界發生動蕩。

地府已經一千年多年沒有發生異變了,上次還是因為一個死猴子。

鬼門關,忘川河畔遍地彼岸花,彷彿給河畔鋪上一片紅毯。

一碩石立於此,頭重腳輕,立而不倒,有兩道神紋將其分割為三段,化天地人三才之意,正是可觀人往生過去的三生神石。

白無常站在河畔將一套法決打入,三生石立馬神光大盛,石頭上透出一枚虛空之鏡,立馬把林封怎麼遇害,林封現在的肉身是什麼狀態,以及他到底是怎麼到枉死城的原因演變的一清二楚。

他甚至看到了許多他不該看到的,比如林封的命格五行土之氣大盛,靈覺極強,這種人應該從小就被各大隱世仙門爭相收為弟子,他的靈慧卻一直被隱藏。

而隱藏他命格至今的東西和帶領他到枉死城的物件都是同一個,就是那枚奇怪玉鑿。

這些事情勾引着他不得不往林封的靈魂前幾世過往查去。

……

枉死城內彼岸酒吧,舞池裡身材曼妙的女鬼跟隨着輕柔的音樂攀上帥哥的肩膀,跟隨着音樂身姿搖曳,當然也有今天剛剛死掉的鬼,鬼體還沒有修復,自己的上半身和下半身抱着搖曳。

林封的吧台處面前一位三十多歲,**的女人,正在調酒。

精緻的妝容,讓人忘不掉的烈焰紅唇,一身弔帶紅裙,配上酒紅色的**浪,這是一個從頭到腳,精緻到完美的女人。

見她手上一陣眼花繚亂的操作,瞬間把各種液體和和果汁添加在一起,身材跟隨着雪克杯顫動。

幾分鐘後,雪克完成,眉目含情的看着林封將酒液倒在杯子里,杯子裏面充斥着暗紅到黑色漸變的酒液。

「小弟弟,你點的黃泉之花。」女人趴在吧台,將身上重物有意無意的放在吧台上,擠壓出一個姣好的形狀。溫柔的聲音帶着几絲撩撥心弦。

林封花了十幾分鐘才接受了眼前這個美女是奈何橋上發例湯的孟婆,實在是和神話裏面的差距太大了,忍不住又看了看她頭上的說明書。

【孟婆】

【屬性:鬼】

【境界:鬼將(天賜神位)】

【狀態:一個可以讓你忘掉過去,也可以讓你忘記今晚的女人。黃泉工作兩千餘年,地府資格最深的元老之一,研發出保質期200年的孟婆湯適飲裝,由於閑暇時間過多,所以學會了調酒。】

「怎麼了小弟弟,姐姐頭上有什麼東西嗎。」孟婆眼睛一動不動的看着林封,疑惑道。

林封趕緊收回目光,對上了孟婆精緻的容顏,不由得馬上目光下移,又看到了兩枚姣好的形狀,頓時感覺有些口乾舌燥,轉身喝酒,面色緋紅。

「小弟弟,你該不會是個純陽鬼吧。」孟婆說完便捂着紅唇笑。

「咳咳咳……」林封聽到這句話,不由得酒液過急,嗆到了喉嚨。

此時,彼岸酒吧門口,集結了兩隊鬼衛,還來了一個鬼冥級別的隊長。

「劉一手,你確定今天來的林封就在裏面。」

劉一手躬身道:「是的,今天枉死的靈魂,只有一個叫林封的,就是我帶的。」

「他身邊沒有陰差的陪同,你是怎麼敢將他帶入枉死城的,萬一枉死城發生動蕩,你擔待得起嗎!」隊長語氣嚴肅道。

劉一手看到眼前陣勢都是為了林封而來,知道自己犯了原則性錯誤,也不辯解,只是低頭告罪。

一個新來的鬼衛疑惑道:「隊長,怎麼不進去抓捕林封……」

語音未說完,就被隊長打了一個大逼兜。

「整個地府,誰不知道彼岸酒吧和奈何橋是孟婆大人的地盤,她的資歷比比幾位閻羅大人都老,你敢去他的地盤抓人,你想再死一次?」

這隊長已經等候多時,一邊是黑無常范大人要提人,一邊是到孟婆的地方抓人,他算是感受到了耗子入風箱——兩邊受氣的感覺。

看着那個新來的鬼衛越想越氣,怒聲道:「你現在去請八爺,請他來提人!」

剛剛那個鬼衛,瞬間面色難看,誰不知道地府里的八爺范無救對下屬眼睛裏容不下半點差錯,押送個新鬼都帶不來,還不被抽上幾記追魂爪。

「隊長此事因我而起,我去找林封。」

此時,劉一手為了彌補錯誤,自告奮勇進去拿人。

隊長馬上眼前一亮:「別說是我要提人,就說是范大人給卞城王寫了提人申請。」

……

酒吧內;林封和孟婆聊的頗為投機,後者經天緯地,鬼怪妖物彷彿無所不知,林封也時不時的講起現在凡間的趣事,引得孟婆笑得花枝亂顫。兩人杯酒之間,已經互稱姐弟,相見恨晚。

此時劉一手看着如此歡暢的兩人,面露難色,硬着頭皮上前。

「誒,老劉,你去哪兒了,剛剛都沒看到你。」

劉一手沒有理會林封的招呼,只是躬身在孟婆面前低聲道。

「孟婆大人,卑職來帶走林封,此事關乎枉死城,願大人批准。」

孟婆看着劉一手,臉上收斂了笑意。

「枉死城之事與我何干。今天只要林封不願意,誰也不能把他從我這兒帶走。」

劉一手又看向一臉懵逼的林封:「林封,你的陽壽未盡,身體還有半分生機,現在我們需要把你快點帶回陽間,晚一時,便多一分意外。」

林封看着劉一手一臉的錯愕。

我好不容易接受了自己死亡的事實,準備安安心心在枉死城生活下來,修鍊鬼道當個鬼差,順便找個女鬼朋友。

等我的朋友和家人壽終正寢後,在地府來個大團聚,結果你特么告訴我,我沒死,現在拉我去還陽。

你特么彷彿在逗我。

但此事不必思考,林封想不還陽也不可能。

林封準備離開的時候覺得孟婆這個新認識的姐姐非常不錯,便主動想送些東西給她。

奈何自己好像只會刻符文。

孟婆聽聞,便拿出一塊墨玉牌,林封刻完符文。孟婆也拿出一片翠綠葉子,算是回禮了,並說起有什麼困難可以通過葉子聯繫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