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卓聞佳周哲梵
卓聞佳周哲梵 連載中

卓聞佳周哲梵

來源:外網 作者:佚名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佚名 都市言情

卓聞佳周哲梵是由作者:佚名所著展開

《卓聞佳周哲梵》章節試讀:

接下來的十天,周哲梵都沒有找卓聞佳,兩人在工作上,也沒有任何的交集。

卓聞佳每天上班,下班,有時間就一直窩在家裡寫小說,跟讀者互動,最多,也就是被劉語菲叫出去叫個飯。

又到了周末。

她前兩天就約好了,周六去香安療養院看她的母親。

其實,她也曾有一個非常幸福美滿的家庭。

她的父親是名建築設計師,母親沈慕慈是位芭蕾舞演員。

她的父母非常恩愛,母親為了父親,生了她和弟弟,甚至是一度放棄了芭蕾舞事業。

弟弟比她小三歲。

從小,父親更疼愛她,母親更偏愛弟弟。

如果不是初一暑假的那場意外,如果她的爸爸和弟弟沒有死,又或者,當時死的人是她,那麼她的母親也不會一直恨她,更不會精神出現問題。

如今,九年過去了,可是她永遠忘不了,當事故發生時,爸爸和弟弟血肉模糊,慘死在她面前的樣子。

香安療養院的醫護人員,果然很盡職盡責。

到了療養院,看到沈慕慈坐在活動室里,完全正常地跟三個病友一起搓着麻將,而且人也胖了些,氣色也好了,卓聞佳瞬間就安心不少。

「沈阿姨,你女兒來看你了。」

聽到護士的叫聲,正開心地搓着麻將的沈慕慈回頭看去。

當看到站在門外的卓聞佳,她臉上的笑容,瞬間就沒了。

「你女兒呀,白白凈凈的,真文靜,長的真好看。」病友也跟着沈慕慈看了卓聞佳一眼,立刻就笑着誇讚道。

「媽。」卓聞佳走過去,對着另外幾位病人道,「叔叔阿姨們好。」

「你來幹什麼,我又沒叫你來。」沈慕慈一邊搓着麻將,一邊不耐煩地斜卓聞佳一眼道。

卓聞佳微微一笑,「我給你帶了些吃的和用的,你看看還缺什麼,我下次再帶過來。」

沈慕慈又斜她一眼,「交給護士吧,沒事你可以走了。」

「哎呀,老沈,你閨女對你這麼孝順,你怎麼對她這個態度呀!」一旁的病友看不下去了,開始指責沈慕慈。

「孝順?!」像是聽到了什麼天大的笑話般,沈慕慈停下手上的動作一聲冷笑,狠狠瞪向卓聞佳罵道,「要不是她這個掃把星,我現在用得着呆在這裡?」

「媽,你繼續玩吧,我先走了。」不想母親在病友面前難堪,說完,卓聞佳把東西交給一旁的護士,轉頭就走。

「你個死丫頭掃把星,下次別來看我了,我才不稀罕,你要是真孝順,就去死了,把你爸爸和你弟弟的命還給我。」

「沈阿姨,來,你跟着我一起,深呼吸,冷靜一點。」邊上的護士立刻圍上來。

「死丫頭,擺張臭臉,給誰看呀,下次我打死你。」

卓聞佳像逃一樣出了活動室,可是,沈慕慈罵罵咧咧的聲音卻仍舊緊隨其後。

直到出了住院樓,沈慕慈的聲音才徹底消失。

卓聞佳深吁口氣,抓住一個護士問了夏玥的辦公室之後,直接去找夏玥,想具體了解一下最近她母親的情況。

這裡的費用,實在是太高了,她不可能一直靠周哲梵。

如果她母親病情好轉,穩定下來的話,她可以把母親接回去,找個保姆照顧。

夏玥的辦公室,門是半掩着的。

卓聞佳走過去,正抬起手想要敲門,卻聽到辦公室內,「啪」的一聲輕響,有什麼東西掉到了地上。

下意識地,她抬頭看去,然後整個人霎時愣住。

裏面正摟在一起纏綿的兩個人察覺到什麼,都扭頭往門口看去。

在看到愣在門口的卓聞佳時,周哲梵好看的眉峰,霎時一擰。

對上男人投過來的目光,卓聞佳當即回過神來。

「對不起,打擾了。」

低頭丟下這六個字,卓聞佳立刻轉身,大步離開,那感覺,就像她是個小偷,忽然被抓了個現形。

再一次像逃一樣的從醫生辦公樓里出來,卓聞佳忍不住就自嘲地笑了。

不知不覺,紅了眼,胸口也像是塞了團棉花似地,堵的有些喘不氣來。

其實,周哲梵不過就是想睡睡她而已。

僅此而已!

十天來,她心心念念,一直以為,自己在周哲梵的心裏是特別的,一直等着他的「臨幸」。

但其實,她只不過是他眾多床伴里的一個而已。

沒有任何特別。

忽然就想起自己在小說里寫過的一句話。

本是不三不四的關係,求什麼一心一意。既是各取所需,何必為情所困。他若專一,怎會有你。他若多情,又何止你一個。

是呀,她和周哲梵,本就是各取所需,又何必為情所困。

她不應該動情,更不應該對周哲梵有所期待。

是她的錯。

深深地,卓聞佳吁了口氣,大步離開。

......

療養院在半山腰上,其實有接駁車往返山上山下,但卓聞佳想自己走下山。

走到半路,銀灰色的卡宴停在了她的身邊。

「上車。」車裡的男人推開副駕駛位的車門,聲音近乎命令。

卓聞佳看他一眼,沒有拒絕,乖乖上車。

等上了車,關上車門,她自己系好安全帶,爾後側頭,看着車窗外,一個字沒說。

「你母親怎麼樣,還好嗎?」卓聞佳不說話,周哲梵率先打破沉默。

卓聞佳扭頭,平靜黯淡地目光定定地看着他,好一會兒,牛頭不對馬嘴地道,「睡嗎?」

周哲梵擰眉,認真開着車,沒看她。

「今天沒興緻,送你回去。」也過了幾秒,他才回答。

「好。」

乖巧地,卓聞佳答應一聲,又扭頭,看向了車窗外,一個字也沒有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