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網遊動漫›主角是司郁陸景年的小說
主角是司郁陸景年的小說 連載中

主角是司郁陸景年的小說

來源:外網 作者:回家後,我被六個哥哥爭着寵 分類:網遊動漫

標籤: 回家後,我被六個哥哥爭着寵 網遊動漫

陸景年把小姑娘當小白兔嬌養在身邊好幾年,就為了等時機成熟叼回自己的狼窩裡。眼看着即將得手,小姑娘卻被她的家人找到了!原本只有男人寵着的小姑娘身邊一下多了許多人,哥哥、舅舅們對小姑娘更是寵上天。哥哥們為她上九天攬月,舅舅們為她下五洋捉鱉!旁人看得眼紅心熱:「不還是一個廢物?離了這些人,她還有什麼好得意的?」怎料,小姑娘一個一個馬甲接連曝光。天才神醫、商業大佬、金牌作曲、神秘莫測的黑客榜一……眾人被驚得直咽口水,不想還有個宛如神祗的男人為她保駕護航。只是這個男人開始懷疑,到底誰才是那個小白兔……展開

《主角是司郁陸景年的小說》章節試讀:

「你們到底有沒有聽我說話?這件事也不能算是我全責!」
見司郁和司錦基本走的不見聲影,女人猛然回神,衝著他們的背影大喊。
「別叫了,是不是你全責,看證據說話不就好了?」
司灤沉着臉,沒有對司郁的溫柔,「動誰不好想要動我妹妹?」
周圍人一陣唏噓,萬一這事是真的,光是賠償就已經成問題,沒錢賠,司灤不願放過她,除了坐牢還能做什麼?
「報警讓警察處理這件事,還有,今天的戲份拍完了吧?」
導演點點頭,「都拍完了,之後的時間您請自便。」
司灤在這個劇組只是配角,倒不是不想讓他當主角,而是人家不願意。
聞言,司灤把事情丟給助理,換了衣服追司郁去了。
彼時,司錦剛帶着司郁出去就被逮着了。
「乖乖,過來,到爸爸這邊來。」
司父站不遠處像是一個誘拐小紅帽的狼外婆一樣朝司郁招手,笑的有些…..嚇人。
可實際上只是因為緊張看起來有些不自然而已。
說完了還瞪了一眼旁邊的二兒子。
「你這是想把你妹妹帶到哪兒去?不知道你妹妹剛回家嗎?」
自己都沒看夠了,這幾個臭小子就來搶。
現在只是兩個兒子他就已經受不了,之前不讓他們知道是正確的選擇。
司錦雙手插兜,懶懶的看着自家父親,「帶她去吃飯。」
一句話瞬間打消了司父對他的殺心,不過戒心依舊存在。
「乖乖,你上車,爸爸馬上帶你去吃飯。」見司錦也想跟着上車,他呵斥,「你做什麼?」
「吃飯,不是現在去吃飯嗎?」
他的位置往司郁身邊挪了挪,「放心,旁邊還有位置,不過你不是要開車嗎?」
「你給我滾下來。」司父怒吼,「快點給我坐前邊去!」
少礙着他寶貝女兒。
「乖乖,你想吃什麼啊?」
見司錦乖乖去前邊,司父一改剛才的兇悍,溫聲細語的對司郁說話。
司郁:「…..隨便吧。」
「好。」他示意前邊的司錦,「去最近的餐廳,可別讓我家乖乖餓着,還有,這馬上都一點了,你現在才要帶着乖乖去吃飯?」
「四弟招惹了麻煩,耽誤了一會兒。」
司錦臉不紅氣不喘把責任全部推到司灤身上。
「這臭小子!」
正在路上的司灤忽然打了個噴嚏,他皺眉,揉了揉鼻子,「妹妹這麼快就想我了?得快點了。」
司郁勾唇,雖然一句話不說,但這種場面跟她想像中的家一樣。
即將到餐廳的時候,司父忽然接了個電話,臉色有些不好,「算了,回家吧,家裡來客人了。」
司錦讓人拐彎,回了家。
司郁正好奇是什麼人能讓自家父親都變臉的時候,到家了。
進入客廳,歐式大沙發上坐着一個風華絕代,矜貴無比的男人。
司郁愣了下,忍不住笑了。
剛好男人也看過來,毫無波瀾的鳳眸中噙着一抹獨一無二的寵溺。
「乖乖,這是陸先生,陸景年。」黎商起身介紹,「陸先生,這是我小女兒,司郁。」
「司小姐,你好,我是陸景年。」
司郁伸手握住他的手,「你好陸先生,我是司郁。」
在別人看不見的地方,司郁輕輕對她眨了眨眼睛,男人低頭,緩緩勾唇,不輕不重的捏了一下她的小手。
軟軟的像是沒有骨頭一樣,躺在他懷裡也是,像是貓兒一樣癱着。
幾個人完全沒發現兩人的小動作,但司父莫名的有種強烈的預感,想把女兒帶走。
「我們先進去吧,外邊很熱,可別讓我家乖乖熱到了。」
司郁也不拆穿他,自家父親當然還是寵着。
「陸先生,不知道你這次過來是?」
陸景年雖然跟他們有生意往來,但也不至於到家裡拜訪,這完全不符合他的身份。
陸景年是誰?
那可是手握Z國經濟命脈的大佬,年紀不大,卻能在一幫老狐狸中脫穎而出,成功坐上首富寶座,自家生意遍布全球各地。
除了他自己的生意外,還有本家生意也是他在管理。
如今卻屈尊到他們家來,事出反常必有妖。
「我有意在這裡開一家公司,京都畢竟是司家的地盤,也希望司伯父能讓個道。」
陸景年不緊不慢應對,來這裡之前他早就想好了對策。
司父:「…..!!」
陸景年叫他伯父?
這麼客氣?
「這…..這當然好說。」
人家這麼客氣,司父也不好意思在對人家冷臉。
而且,他覺得這小年輕挺好的。
陸景年頷首,眼神不時的看向看向自家小媳婦兒,卻見司錦拉着人不知道在說什麼悄悄話。
更重要的是,挨得那麼近?!
他輕咳,後者當即反應過來,看了他一眼,然後繼續。
陸景年:「……」
抽空敷衍他一下?
男人心裏堵着一口氣,卻也不能說什麼,只好一邊回答司父的問題,一邊還要趁人沒注意偷瞄自家媳婦兒。
一場暢談下來,司父覺得外界對陸景年的誤會太深了,什麼心狠手辣冷漠無情?
這不是挺好挺有禮貌的嗎?
「景年啊,你剛來這邊,暫時在酒店還是?」
一番暢談下來,司父對他的稱呼已經變成了景年,看人也是越看越喜歡。
「目前還在酒店,最近有打算去看房子,長住下來。」
「好啊,那以後我們還能經常來往。」司父一拍大腿,欣喜不已,「這樣,你這幾天就先住下來吧,我還有很多問題沒跟你說呢。」
「好,那就多有叨擾了。」
「哪裡哪裡?」
司父想的是能交陸景年這個朋友,而陸景年想的卻是能離自家媳婦兒近一些。
司郁聽到兩人的對話,抬頭看了眼兩人,隨後又被司錦的話吸引。
「妹妹,等會兒晚上你聽見什麼動靜可千萬別出來,知道嗎?」
「為什麼?」
司錦眸光微閃,「反正你別出來就好,你乖乖在上邊睡覺,不會有人去打攪你的。」
司灤肯定會趁着夜色回來搶妹妹,好不容易能跟妹妹培養感情的他哪裡能同意?
司郁點點頭,晚上她也不下來。
見狀,陸景年深邃的眸子中滑過一抹深思,繼續跟司父交談。

《主角是司郁陸景年的小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