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追愛的姻緣神
追愛的姻緣神 連載中

追愛的姻緣神

來源:google 作者:長安陶陶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柏宸聞 羽淺因

我是姻緣神,有一天我突然黑化了追了三萬年了,還沒能打動高冷神君的心最可氣的是,他還日日來我這兒閑聊,給我狂發好人卡不對,好神卡...展開

《追愛的姻緣神》章節試讀:

《 追愛的姻緣神》,大家可以在本站讀到這本主角為柏宸聞羽的精彩小說,小說劇情精彩豐富。
該書內容精彩豐富情節新穎:於是乎,我將柏宸神君大鬧姻緣府的事兒,繪聲繪色地傳揚了一番。
人人都知姻緣府的紅線被弄亂了。
有些仙君竟然想渾水摸魚,求到了此處,竟是想讓我將他們的線同廣寒宮的嫦娥仙子牽到一起。
眾仙蠢蠢欲動,就連天帝都派遣青龍使者問我情況如何了。
...於是乎,我將柏宸神君大鬧姻緣府的事兒,繪聲繪色地傳揚了一番。
人人都知姻緣府的紅線被弄亂了。
有些仙君竟然想渾水摸魚,求到了此處,竟是想讓我將他們的線同廣寒宮的嫦娥仙子牽到一起。
眾仙蠢蠢欲動,就連天帝都派遣青龍使者問我情況如何了。
我故作為難,沒想到那青龍使者趁勢就問:「若是神侶久生怨懟,可能解除姻緣?
」「你這是替自己問?
」我話音剛落,他一臉的諱莫如深,而後嗔責道:「天因神君,素日里瞧着你是個聰明人,這會兒怎就犯起了糊塗,小仙何來仙侶。
」「那就是說,天帝想和天后離……」話還沒落,他已經捂住了我的嘴巴。
我與他交換了一個瞭然的目光,他這才緩緩鬆開。
青龍使者回去奏秉了天帝,天帝勃然大怒,着令柏宸神君將姻緣府的紅線恢復如初,否則不得離開。
眾仙都以為天帝陛下這是為了六界姻緣有序而殫精竭慮、怒火攻心呢,只有我知道,他大概在發那股子無名火。
可惜了,天后娘娘馭夫有道,萬萬年來,也沒誰敢觸個霉頭的,讓我給他倆解除姻緣,那可真是把我放在油鍋煎了。
是以這等好福氣,只能留給天帝陛下了。
我只管悠閑坐在藤架上吃着葡萄,聽着小童讀話本子,看着神君牽紅線。
那被他一劍斬斷的紅線,如今要一根根親手續上,而我極其友善地提點着他。
「神君,小心着點兒,這是喬美人的紅線,他在凡間與女帝青梅竹馬,要恩愛一世的。
」我話音落,他眼神如刀。
「這一根是雲貴君的線,女帝親自將他搶入洞房,實在是天上地下都公認的絕色。
」「這一根是蕭貴君的線,女帝衝冠一怒為藍顏,為他征伐鄰國,史書上流傳千年。
」……我每說一句,他的臉色就黑一分,那修長的手指似乎也在輕顫。
小氣如我,不可得罪,此生勵志要奪下天界最多的筍,親自製成下酒菜,喂進神君的嘴裏。
眾仙聽聞柏宸神君因開罪了我,便受到了此等懲罰,此後見了我皆是滿口彩虹屁,吹得我身心舒暢。
我自是對他們熱情相邀,讓他們來體驗我姻緣府的新業務——給心上人牽紅線。
他們連連擺手,滿臉苦笑,然後抱頭鼠竄。
神君對這新業務着實不熟練,不就是女帝的幾千根紅線嘛,竟是讓他愁眉苦臉了半個月,最後也算是幸不辱命,把女帝的三千姻緣線理順了。
可是,中途神君暴躁了,胡亂搞了一通,整個天界都亂成了一鍋粥。
他把雷公電母的紅線拆了,把灶王灶母的紅線砍了,又把聞羽殿下和青鳥公主的紅線給燒了,然後把天帝天后的紅線捆成了死結……至此,我的姻緣府差點被人拆了,我的清閑日子也一去不復返了。
可柏宸神君是誰?
天界柱石也!
其他神仙敢怒不敢言,而天帝只會裝聾作啞,將鍋甩給我,讓我一人獨自善後,我忙了數日,這才將那些紅線歸於本位,可是聞羽殿下和青鳥公主的紅繩卻丟了個徹底……畢竟像神君這樣有着真實武力值的神仙,在天界委實不多了,天帝得靠他鎮場子,自然各種偏心袒護了。
而我等文職神仙,自是太平時候增資添色,要是打起來的時候,一個個只能逃之夭夭。
青龍使者這次更是連連搖頭,顯然對我很是失望,「天因神君,你怎就揣度不了帝心呢?
」得了吧,就天帝那點兒花花腸子,誰看不出來了。
可惜,怨偶終將白頭啊,帝後鎖死,三界楷模。
我滿臉訕笑地把人送走,還沒來得及歇一口氣,就聽說聞羽殿下殺上門了,和柏宸神君打了起來。
瞬時,我兩眼放光,端來小板凳兒,悠然一坐,欣賞美人打架。
那聞羽殿下是天帝與天后所生之子,真龍化身,俊美異常,常有仙娥排隊苦等,只為得見其俊美姿容。
兩人打得難捨難分,我在一旁為那聞羽殿下加油打氣。
「揍他臉,使勁兒呀。
」「聞羽殿下威武!
」……柏宸神君黑了臉,顯然是被刺激到了,開始蓄力反擊,可是那招式還沒發出,美人兒就已經掉進我懷裡。
「小因因,我傷到了。
」聞羽殿下捂着胸口,沖我眨了眨眼。
美人兒投懷送抱,天底下竟然還有這等好事。
憐香惜玉,本神君的優良品德。
「傷哪兒了,讓我看看?
」說完,我的爪子就向著他的腰腹摸去,果然有料。
我扶着聞羽坐下,留下那柏宸神君愣在半空,滿眼不解,似乎想說他還沒出手。
可是,美色當前,色令智昏,誰想關心發生了什麼呢?
聞羽靠在我的肩上,我的藤椅承載了兩個人的重量,實在是辛苦它了。
剛一坐下,他就開始了數落模式,「天因神君,因你姻緣府之過,壞了本殿的大好姻緣,你想怎麼彌補?
」剛才喚人家小甜甜,轉身叫人家牛夫人,說得就是他這種人吧。
「額……這是柏宸神君之過,您有什麼要求都可以向他提的。
」本着死道友不死貧道的精神,這鍋還得神君自己扛。
誰料那聞羽殿下眉眼一橫,眸子睨着我:「你想甩鍋?
」我連連擺手,「不不不。
」「那不就得了,本殿打算長住姻緣府了,直到選出新緣為止。
」我的臉皺成苦瓜,一尊大佛還沒送走,這又來一尊大佛,小廟很是煎熬。
「殿下,我這姻緣府,人口簡單,地處偏僻,靈氣短缺,物資稀薄,恐……」「恐怠慢了本殿嗎?
放心,本殿不難伺候!
」聞羽殿下大手一揮,豪氣干雲。
而我雙手奉上,眼神諂媚,笑道:「恐怕殿下得掏出些寶貝作為長住酬資。
」聞羽臉上的弧度瞬間僵住,柏宸不合時宜地發出了嗤笑聲。
為了維護天族皇子的顏面,他故作大方地說了句:「你想要什麼?
」「聽聞聞羽殿下的封地靈洲仙境盛長翠羽草,通體碧綠,自帶螢螢之光,小神想討些來,製成三千頂翠羽綠帽,將此珍貴之物,贈予柏宸神君,慰藉他數月辛勞。
」我緩緩而言,滿臉正色。
可是聞羽已經笑得直不起腰了,「本殿即刻命仙娥採摘,你要多少,本殿給多少,莫說制三千頂,便是三萬頂,本殿都允你。
」好孩子,很是上道。
柏宸臉色已然黑透,而我心情大好,在後山種了好大一片筍。

《追愛的姻緣神》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