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咒回】今天又是想退學的一天呢
【咒回】今天又是想退學的一天呢 連載中

【咒回】今天又是想退學的一天呢

來源:google 作者:千羽泠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五條悟 清源晴里 遊戲動漫

清源晴里,來自三次元的穿越者,作為一隻5T5廚,目標是進入高專、當上5T5的學生,只是她的身份是京都高專的學生,面前的老頭還要她在交流會上殺死主角該怎麼辦?!PS:1.是綜漫2.不是夏油粉,有DK悟,戀愛畢業後展開

《【咒回】今天又是想退學的一天呢》章節試讀:

東國,伊甸學園。

清源晴里一路幾乎僅憑本能的跟着五條悟,神情恍惚。

從恢復記憶以來,她就知道這是個綜漫的世界,但居然連這個世界都被毫無隔閡的完美融合進來了,就離譜!

直接把東西國的科技水平都往上拉了一個度!啊喂!

「那麼,你現在的媽媽和以前的媽媽,更喜歡哪個呢?」

「不回答的話,就得扣分。」

「果然,果然,你是更喜歡以前的媽媽咯?」

「不行啊,回答個問題就哭鼻子,這樣脆弱的孩子可在我們學校生存不下去!」

中年男人油膩又充滿惡意的聲音從會議室內傳出,飄進少女的耳朵里。

清源晴里皺眉,循着聲音,厭惡地推開了身邊緊閉的房門。

「等等,請不要隨意進入,這裡在進行入學面試……」領路的人想要攔住少女,但是卻被白髮男人制止。

會議室里沒有詛咒的氣息,五條悟不知道紅髮少女想要幹什麼,但是,他可愛乖巧的學生,總要有點任性的特權不是?

清源晴里掃過室內,裏面的情形和她記憶里已經有點模糊的一副畫面正對上。

令人厭惡的中年油膩男人,正在對粉色短髮的小女孩施以惡意的詢問,身邊之人無人阻攔,金髮男人和黑直長女人則是一臉忍耐。

「你們的面試就是這樣針對一個不過六歲的小女孩?」清源晴里的眉眼染上冷意,「如果你們的教學方針就是這樣的話,也怪不得會出現難以袚除的咒靈。」

五條悟的神情也冷淡下來,「你們這什麼阿貓阿狗都能當老師的嗎?」

領路人臉色難看,這個該死的關係戶,丟人都丟到其他國家面前去了!

「喂,你們是什麼人?沒看見我在面試嗎?」默多克·斯旺仍舊在發泄怒意地吼道,「信不信我讓你們家族的小孩,再也不能進入伊甸學園讀書!」

「你給我閉嘴!斯旺。」領路人怒喝。

默多克·斯旺更生氣了,「你算什麼?也敢對我命令!我的父親雖然已經卸任,但影響力卻不減當年。如果,你不想被炒魷魚的話,就給我馬上賠禮道歉!」

清源晴里摸了摸口袋,掏出一個外觀精美的打火機,略感心疼,「便宜這傢伙了。」

下一刻,打火機被扔出,速度快的連成一片殘影,攜帶着巨大的動能撞上默多克·斯旺的腦袋。

「嗷嗚!」

默多克·斯旺發出一聲慘烈的叫聲,捂着額頭跌倒在沙發上。

【好快!】

眼淚還在眼眶裡打轉的粉發小女孩,被從眼前一閃而過的打火機殘影驚醒,她連忙轉過頭,看向了站在門口的少女。

【是馬賽克!】

粉發小女孩一臉驚奇。

清源晴里來到阿妮婭身邊,彎腰摸了摸她的腦袋,「小妹妹要不要吃糖?」

清源晴里將五條悟下飛機時塞給她的糖,遞給阿妮婭。

阿妮婭接過糖,聲音軟軟地感謝,「謝謝,馬賽克大姐姐。」

「阿妮婭,要禮貌,小淑女不可以隨便給人取外號。」勞埃德·福傑默默握拳,微笑勸誡。

「是清源醬哦。」五條悟也上前來,插了一腳。

【清源醬是認識這個小女孩嗎?可是不對啊,資料里明明說,清源醬都沒有離開過日本。】

「不是馬賽克,要叫清源姐姐哦。」清源晴里揉着萌物瓜神。

【為什麼叫我馬賽克?是聽不見我的心聲嗎?阿妮婭。】

阿妮婭大驚失色。

阿妮婭弱小可憐又無助。

【超能力……超能力被發現了!阿妮婭要被爸爸媽媽拋棄了!】

阿妮婭微紅的眼眶再次充滿淚水,「阿……阿妮婭不要,阿妮婭不要被拋棄!父親、母親!」

「阿妮婭小姐,我們是一家人,不管遇上什麼都不會拋棄對方的。」約爾·福傑溫柔安撫,眼神卻不時撇過哀嚎的默多克·斯旺。

【讓阿妮婭小姐傷心的傢伙,殺掉就好了。】

「阿妮婭,我們是一家人。」勞埃德·福傑也安慰道。

【是被那個傢伙挑起了之前被領養拋棄的記憶嗎?】

清源晴里無奈,「相信姐姐,你的爸爸媽媽,無論如何都不會拋棄你的。」

【抱歉,抱歉,沒想到會嚇到你。不用擔心,你的超能力在場只有姐姐一個人知道,約爾小姐和勞埃德先生都不知道。】

「為什麼?」阿妮婭紅着眼眶,用帶着哭腔的奶音詢問。

「因為阿妮婭很可愛啊。」清源晴里捏了捏小女孩的臉蛋,微笑道。

【因為我從《間諜過家家》裏面看見的啊。】

阿妮婭鼓起臉,「阿妮婭……馬賽克!」

清源晴里這下子清楚了,原來涉及劇情的,她不僅表達不出來,就連心聲都不能被聽見啊。

「你們到底是什麼人?居然敢在伊甸學園鬧事!」緩過來的默多克·斯旺頂着一額頭大,發怒。

「斯旺老師,這兩位是校長請來處理事件的尊貴客人。」領路人着重點名尊貴兩字。

默多克·斯旺的氣焰一下子就焉了下,几絲懼意爬上臉龐。

【最近要處理的事件只有八號宿舍的學生失蹤案子,我記得那地方因為鬧鬼已經被封了一個月了。這兩個,就是校長重金請來的外援嗎?】

【聽說這些人都是神經病,我剛剛得罪他們,他們不會報復我吧?!】

阿妮婭石化。

「鬼?!」

「別害怕,這個世界上是沒有鬼的。」清源晴里小聲安慰。

【只有咒靈而已,而且還一個賽一個的丑。比如,長得像大號蠕蟲,全是眼睛四肢,還有醜陋的手掌……】

阿妮婭聽到清源晴里不受控制想下去的心聲,吐魂.JPG

站在一邊的五條悟好像發現了什麼,他好看的唇微微勾起。

【你能聽見心聲是不是呀?小孩。】

阿妮婭被嚇得渾身一震,瞬間坐直,「阿妮婭什麼也不知道!」

「噗哈哈。」五條悟絲毫沒有良心地笑了起來。

「父親,阿妮婭想要回家。」阿妮婭朝勞埃德·福傑投去求救的目光。

勞埃德·福傑心軟地嘆了口氣,準備帶着阿妮婭和約爾離開。

「喂,你們的面試還沒面完呢!」一口惡氣發泄不出來的默多克·斯旺喊住了,讓自己倒霉的一家三口。

【咒術師我招惹不起,還不能繼續找一個精神科醫生的麻煩嗎?!】

「父親,壞人!」阿妮婭生氣了。

「抱歉,如果貴校的老師就是這樣的話,我們不打算繼續入學了。」勞埃德·福傑冷淡又禮貌的告辭。

【完了,這次任務肯定要失敗了,多諾萬·德斯蒙肯定見不到了,資料也拿不到了,到時候東西國的和平……】

阿妮婭猛然想起入學的初衷,她拉住勞埃德·福傑的衣袖扯了扯,堅強道:「父親,我要繼續面試,入學伊甸學園!」

不能讓父親的任務失敗!她……阿妮婭喜歡現在的生活。

「阿妮婭不用再面試了。」清源晴里道,「我覺得阿妮婭剛剛的表現很不錯,完全可以入學。」

【袚除掉咒靈的時候和校長提一下就行了,相信他也不會不給稀有的特級咒術師面子。】

【不過,要是真不給的話,就把他丟進咒靈堆一天吧。】

「哇哦。⊙∀⊙!」阿妮婭驚呆又興奮,「好酷啊!」

勞埃德·福傑深深打量了清源晴里和五條悟一眼,彎腰感謝,「那就太多謝你們了。」

「謝謝你們。」約爾也茫然地和勞埃德·福傑一起彎腰道謝。

「不用這麼正式,只是舉手之勞而已。」清源晴里再次揉了揉萌物瓜神,「下次再見啦,阿妮婭。」

【我的手機號碼是XXXXXXXXXXX,阿妮婭可以和我聯繫呀。】

「了解!」阿妮婭朝着清源晴里定下約定。

熟悉的一家人離開後,清源晴里也沒什麼意願留在這裡,三人再次行走在前往校長辦公室的走廊上。

「清源醬認識那個可愛的小傢伙?」五條悟問道,「你從一下飛機就狀態很不對勁吶。」

清源晴里思考片刻,認真道:「在今天之前是某種單方面認識,至於具體內容,五條老師,我不能說。」

五條悟頓了頓,哼笑,「少年人有點小秘密沒什麼,只要不撒謊欺騙老師就行了。」

「我才不會呢。」清源晴里嘀咕。

五條悟唇角的弧度不自覺加大。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