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中元節:老祖還魂
中元節:老祖還魂 連載中

中元節:老祖還魂

來源:google 作者:向前蝸牛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向前蝸牛 蔣俊辰 都市小說

十年之苦一朝散,終得貴子盡歡喜中元節、鬼門關,老祖現身道緣由學廚藝、練武藝,走出國門天下知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低調!低調!九章後開始寫主角,前面不感興趣的書友可以跳過展開

《中元節:老祖還魂》章節試讀:

蔣東生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睡着的。

走到窗戶邊,看了看外面的火熱的太陽。

馬上要升到正**了。

轉頭看着妻子還在熟睡的臉龐,上前俯身親了一下紅潤的嘴唇。

「嗚,幹嘛呀?我還要睡呢~」

王翠玲擦了擦嘴角,轉頭繼續睡着。

「中午了已經,母親今天說過,她來給你送飯。我等下回去買點東西祭拜祖宗,晚上再來陪着你。」蔣東生溫柔的說著。

王翠玲睡眼朦朧:「知道了~」

蔣東生笑了笑了,給妻子蓋好毯子,轉身走出病房。

剛剛出了病房,就碰見妻子臨床的小夫妻,徐有糧和高美英。

高美英看見蔣東生腳步匆匆,就問道「東生哥,這是幹嘛去?有什麼要幫忙的讓有糧去就行,你好好陪着嫂子吧」

徐有糧拉着妻子的手道「對啊,東生哥。什麼事你吩咐。」

蔣東生打了聲招呼說道「沒有,沒有,我這就要回去了,今天家裡祭祖呢。等下我母親就來了,不用麻煩你們了。有糧啊,快帶着美英進去吧」

徐有糧拍了一下胸膛,說道「哎,那東生哥你去忙吧。嫂子那裡我也會看着點的。」

高美英也揮了揮手道「東生哥再會。」

徐有糧夫妻都是二十多的小年輕,和蔣東生是鄰居。

平時蔣東生夫妻對他們頗有照顧。

現在妻子快生了,高美英也是生了病需要住幾天院。一個病房就他們兩家人。

蔣東生岳父母跟院長認識,就單獨安排了一個病房。

後來蔣東生知曉了,徐有糧夫妻每天在樓下大廳打點滴,索性就讓他們搬過來,互相也好有個照應。

這年頭婦女生小孩,一般都是臨近產期才住上衛生院,農村條件差的甚至在家中產子。

蔣建良夫妻心疼兒媳,提前了一個月來衛生院,也方便做檢查什麼的。

這個孩子來的不易,可馬虎不得。

蔣東生騎上三八大杠出了衛生院,直奔供銷社。

買了五斤豬肉,兩瓶飛天茅台,一袋水果糖,一袋橘子,兩盒萬紫千紅雪花膏,三包雄獅煙,還有三個饅頭。

一共花了四十五塊錢。

蔣東生一邊騎着車,一邊拿着饅頭啃着。

突然一個急剎車。

蔣東生連忙用手拍打着胸口「呼~」

蔣東生長舒一口氣,感覺嘴巴還是乾的慌。

蔣東生習慣性的摸向了後腰,什麼都沒有。

最近晚上都在衛生院陪着妻子,水壺都不知道放在家裡還是醫院了。

蔣東生把目光看向了袋子中的飛天茅台。

輕輕的抿了一口。

一股辣味直衝腦門,後味十足,醇厚的很。

蔣東生咽下了一口酒「不愧是八塊錢一瓶的酒啊」

蔣東生索性停下來吃完饅頭再走。吃着饅頭就着酒。

「爸媽,我回來了」蔣東生推着三八大杠進了老宅的院子。

蔣母正在院里摘着菜,看見蔣東生回來了,起身說道

「東生回來了啊。你看你,家裡祭祖的東西都買好了,還買什麼啊,浪費那錢!翠玲在衛生院里還好嗎?現在誰在照顧啊?」

蔣東生停好車,拿着袋子走向了母親。

「媽,那我總不能空着手回來不是。」蔣東生和母親一起走進了廳堂。

看見父親正坐在太師椅上看着報紙,抽着旱煙。

走上前拿起旁邊桌上的茶缸就灌了幾口,用手揉了揉眉頭,這酒後勁挺大啊。

「你小子…」蔣父抬頭瞥了他一眼

蔣東生咧着嘴笑了笑「嘿嘿嘿。」

把袋子放在桌上,轉頭對着母親說道「老樣子啦,今天翠玲她媽來看她的。這雪花膏給您的。」

說完並把雪花膏拿出來,和裝肉的袋子一起交給了母親。

蔣母接過袋子,把雪花膏放入自己的懷裡,樂呵的走去了菜窖「曉得了,浪費那錢幹什麼~」

蔣東生坐下太師椅,對着蔣父說道「爸,東平他們那時候來啊,好長時間沒見了」

蔣父把報紙放在桌上,對着袋子看了一眼「你媽說的對,你小子就是浪費錢!錢是大風刮來的啊?那酒是飛天茅台吧,老子都很少喝啊」

蔣東生從懷裡掏出兩包煙,遞給蔣父「這不是回來祭祖嗎,順便帶點東西孝敬你們嘛」

蔣父把煙斗在鞋底上磕了磕,放在了一邊。

拿起煙拆開,遞到嘴裏。剛想掏出火柴來。

「次啦」

蔣東生伸手示意。

蔣父看了他一眼,低頭點燃香煙,對他說道

「不曉得,可能今天趕不回來了。不然中午就到了。」

蔣東生伸手也想點根煙,但還是把手伸進了裝糖的袋子「哦,深城回來是挺麻煩的」

蔣父吐着煙圈,說道「算算時間,翠玲快生了吧,你小子可得小心着點我孫子,晚上吃完飯趕緊回去吧」

蔣東平在前幾年結了婚,有了個女兒。

現在老頭子就想着抱孫子了。

過了一會兒一家三口進了廚房,做起了飯菜。忙的不亦樂乎。

蔣東生家有個習俗。

每年的中元節前一天,必須回家一家人吃個飯,祭拜一下老祖宗。

是那個當上御廚的孫子傳下來的。

保佑後人能通過祖傳手藝和秘方,也能當上御廚,光宗耀祖。

傳到蔣東生爺爺輩的時候,就因為小日子過的不錯的人的入侵,而破滅了。

那時候蔣建良天賦很好,但也才學得個大半手藝,秘方也才寥寥的六道。

父親還沒來的及把秘方本給他,就被抓走了。一直沒有回來。

蔣建良大半輩子,也才把手藝補全個七七八八。

但也讓蔣建良在這鄉鎮上很有名頭了。

晚上六點整。

大廳**擺放着一張八仙桌。

桌上九個小碗菜,上面也都用小碗蓋着。三條凳子。

老祖位是正對着門,兩邊是已故的父母親。

桌子和門口之間有一個火盆。蔣建良正在一疊一疊的燒着紙。

燒完,一家人去了院子里,輪流對着天空,拜了拜。心裏默念。

蔣東生祭拜時,香灰落在了他雙眼上。

疼了他好一會兒,還好眼睛沒事,能看得見。

禮畢,把香插在門口的專屬小孔上。進屋拿掉蓋着的小碗,拿來三個酒杯和筷子放好,倒上酒。

每隔一會兒倒一次。倒滿三次後,一家人才坐下來吃飯,聊天。

誰也沒發現,門外的香,燒起來的煙,能飄起老高了。

蔣東生晚上騎着車回到衛生院,路上他覺的今天晚上格外的冷,沒多想。

停好車,拿着袋子就走向了妻子的病房。

張曉芬聽見聲音,抬頭看了門口一眼,見自己的女婿回來了就說「東生來了啊。你說這大晚上的,回來幹什麼?這麼遠的路!有媽在這裡呢。」

「東生哥,你回來了啊。」

徐有糧坐在凳子上,靠着牆,手裡拿着報紙,對蔣東生打了聲招呼。

蔣東生點頭示意了一下,走到了妻子床邊,對着岳母說道

「媽,沒事。就是想着翠玲了。媽,你餓了嗎?我這拿了點吃食。」

張曉芬示意他小聲點。

孕婦嗜睡,王翠玲和生病的高美英都已經睡著了。

「我不餓,你留着自己吃吧。」

張曉芬站起身,放下手裡的正在書寫的本子,倒了杯水喝。

蔣東生從袋子里拿出幾個橘子給了徐有糧,對岳母說道「媽,你回去吧,明天還要工作呢。我陪着翠玲就好。」

張曉芬放下水杯道「那行,那我回了。你等會睡一覺吧。翠玲上過廁所沒多久。別太累着了。」

蔣東生把袋子放好,回應道「我曉得了,媽。」

張曉芬也沒客氣,收拾了一下,就準備走。

張曉芬今年剛好五十歲,是縣大院里的辦公室主任。

蔣東生不放心的道「媽,我送送你。有糧,稍微看着點你嫂子。」

徐有糧吃着橘子道「放心吧,東生哥。」

岳母拗不過他,只好同意。

雖然家離衛生院不遠,也就三條大街。

大晚上的縣城,雖然比鄉下亮堂。

可大晚上的一個女人在大街上走着,還是很不讓人放心的。

蔣東生騎着車把岳母送回了家,就往衛生院方向騎去。

蔣東生想着快點回到衛生院里,就抄了近道。

巷子口,只有一個牆上的路燈發出微亮的光芒。巷子里沒有路燈,只能憑藉著月光看路。

蔣東生看了一眼手錶,顧不及,直接騎着車進了去。

現在已經快十二點了,他着急妻子。

蔣東生模糊的看見巷子里有三個人影正背着他,向前走着。

左右兩人。一個手裡拿着棒子,一個拿着鐵鏈似的東西。都戴着高帽。

中間的人影右手手中像極了一本書。

蔣東生沒心情管這三個奇葩,大晚上的幹什麼。

沿着右側空隙騎行過去。

蔣東生從他們身邊過去,冷的渾身一哆嗦,立馬加快了速度。

蔣東生快到巷子口的時候,回頭望了一眼這三個奇葩。

看不清他們的模樣和衣着,只感覺中間的人,對他笑了笑。

蔣東生點頭回應,快速的離開。

蔣東生看着病房裡熟睡的三人。

輕手輕腳的走到妻子床邊,拿起臉盆和毛巾就出門洗漱了。

公用洗漱池。蔣東生赤着上身,用毛巾擦拭着。

一陣風吹過。

蔣東生渾身雞皮疙瘩立起,感覺有什麼東西看着自己。

他停止了手中的動作,僵硬的轉過頭看着眼前的三位。

蔣東生嚇暈了過去,身體直直的倒在了地上。

「判官大人,這就是你的後人嗎?」

《中元節:老祖還魂》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