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鍾先生心癢難耐
鍾先生心癢難耐 連載中

鍾先生心癢難耐

來源:google 作者:眉上煙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蘇眠 鍾南衾

鍾南衾之於蘇眠來說,不是蜜糖而是砒霜她想躲開他遠離他可有一天,還是被他逼至牆角,他俯身在她耳邊低喃,「那一晚,在酒店,是你撕爛了我的白襯衣」「......」「那是我的第一次,你得負責!」...展開

《鍾先生心癢難耐》章節試讀:

  她偏頭看過去,就看見余苗舉着酒杯對鍾南衾說,「我家眠眠對酒精過敏,這杯酒我替她喝了。」

  說完不等鍾南衾開口,她仰頭,一口乾了。

  這一刻,蘇眠簡直愛死余苗了。

  鍾南衾看了余苗一眼,隨即將眸光掃向一旁的蘇眠。

  蘇眠正好抬眸,兩人的目光恰好碰到一起。

  他雙眸漆黑如墨,狹長的眼眸微微眯起,看着她的眼神中透着一抹讓人捉摸不透的意味深長。

  心跳突然加速,蘇眠覺得臉頰微微發燙。

  她趕緊收回視線,待心跳平緩下來之後,這才偷偷鬆了口氣。

  只是,又覺得莫名懊惱。

  如果她沒記錯,加上這次,兩人不過是見了兩次面而已,他是她學生的家長,她是他孩子的老師。

  關係,僅此而已。

  可剛剛他那眼神又是什麼意思?

  搞得她心裏直發虛,就跟她做了什麼對不起他的事似的。

  ……

  那一晚,喝到最後,余苗醉了。

  余笙將余苗搬上車,對坐在駕駛座上一臉緊張的蘇眠說,「順路捎鍾老大一程,他家就在那附近。」

  蘇眠一聽急了,她剛拿駕照不久,今天是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開車。

  本來就緊張,如果鍾南衾再坐進來,那她直接就不用開了。

  只是,不等她拒絕的話說出口,副駕駛的車門被打開,男人已經坐了進來。

  剎那間,蘇眠覺得原本還算寬敞的空間,一下子就變得逼仄起來。

  …….

  深夜的北城大街,來往的車輛不是很多。

  一輛紅色的POLO以40邁的速度緩慢的行駛在寬闊的街道上,時不時有騎着單車的少年超過她,並回頭給她一個鄙視的眼神。

  但駕駛座上的蘇眠就跟沒看見似的,依舊保持着40邁的速度,穩速向前。

  直到一個路口,遇上了紅燈,車子停了下來。

  蘇眠鬆開一直緊握着方向盤的手,偷偷的擦了擦手心的汗,這才敢抬眸悄悄看向一旁坐着的男人。

  見他雙眸微閉,像在閉幕眼神,一顆緊張的心這才緩緩落下一點。

  收回視線,剛看向前面的紅綠燈,突然耳邊傳來男人低沉的嗓音。

  他問,「第一次開車?」

  蘇眠老實點頭,「嗯,剛拿駕照不久。」

  「還不錯。」

  蘇眠立馬抬眸看向他,對上他深邃的眼眸,見他眼神清明並不像是在開玩笑,就回了句,「謝謝。」

  之後兩人再無交談,直到快要到蘇眠住的地方。

  「直接開進去,我送你們上樓。」

  蘇眠下意識拒絕,「不用,我可以……」

  鍾南衾抬眸看她,眼神有些清冷,「你確定你一個人能把她扛回去?」

  「我……」

  「蘇老師,」鍾南衾直接打斷她即將開口的再次拒絕,語氣有些沉,「你似乎很害怕面對我?」

  蘇眠眼皮一跳,「呵呵,怎麼會……」

  鍾南衾淡淡的收回看着她的視線,清冷出聲,「沒有最好。」

  ……

  車子停進了車庫,鍾南衾背着余苗,蘇眠拎着包跟在後面一起進了電梯。

  電梯直達八樓,出了電梯,蘇眠趕緊走出去開門。

  門開了,她走在前面,鍾南衾背着余苗跟着她進了卧室。

  放下余苗,鍾南衾就出了房間。

  蘇眠在裏面余苗收拾好,出來的時候她以為鍾南衾已經走了。

  可一抬頭,就看到他正坐在沙發上,電視不知什麼時候打開了,他手裡拿着遙控器。

  聽到動靜他抬頭,兩人視線碰上。

  他眼眸深邃,此刻看着她的眼神漆黑而清明。

  她同樣看着他,因為緊張,眼神有些閃爍,卻透亮得讓人悅目。

  夜,已經很深。

  四周,一片寂靜。

  只有電視里傳來低低的聲音……

  空氣中靜靜流動着一種讓人不安的因子,蘇眠忍不住抿了抿唇角,正要開口說點什麼眼前這種讓人窒息的安靜的時候,就看見鍾南衾已經站了起來。

  「我走了。」他伸手拎過一旁的西裝外套,抬腳走向門口。

  蘇眠抬腳去送他,兩人一前一後走到玄關的位置,原本走在前面的男人突然轉身停了下來。

  蘇眠也趕緊停了下來,她抬眸看他,「怎麼了?」

  鍾南衾垂眸,看着那張透着點點緋紅的白皙的臉頰,薄唇微勾,「既然對酒精過敏,以後就不要再沾酒了。」

  說完,不等蘇眠反應過來,他轉身抬腳離開。

  門開了,再關上。

  蘇眠半天沒回過神來。

  他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她喝不喝酒和他有什麼關係?

  ……

  周六一大早,鍾一白被一泡尿憋醒。

  他閉着眼睛摸去了衛生間,解決了生理需求之後,又原路折回,正打算再接着睡,房門被敲響。

  他裝着沒聽見,一頭鑽進被子里。

  對方耐心十足,繼續敲了兩下之後,嗓音隨之而來。

  「給你半個小時之間,我在樓下等你。」

  鍾一白還想繼續裝死,但一想到對方的強大,立馬從被子里鑽了出來。

  坐在床上,他一邊用手抓着亂成雞窩似的小捲毛一邊苦着小臉怨聲載道,「連個懶覺都不讓人睡,這日子也是沒法過了。」

  語氣不爽,但動作卻不敢慢。

  跳下床就進了洗漱間,麻溜的洗好之後,穿好衣服就下了樓去。

  此刻,餐廳內,鍾南衾已經坐在餐桌前正在吃早餐。

  鍾一白慢悠悠的晃到廚房門口,對裏面正在忙的郭嬸打招呼,「郭奶奶早,我今天想吃蝦仁炒飯,外加一杯哈密瓜汁,謝謝哦。」

  郭嬸回頭看他一眼,笑着問,「蝦仁炒飯還沒吃膩?」

  鍾一白立馬甜甜的回她,「您做的炒飯超好吃,我吃一輩子都不膩。」

  一句話哄得郭嬸那叫一個心花怒放。

  哄完了郭嬸,鍾一白轉身走進了餐廳,然後在鍾南衾對面的位置上坐了下來。

  他抬起眼皮看了對面的男人一眼,忍不住問道,「爸爸,你這麼早叫我起床有事?」

  鍾南衾沒看他,「老太太昨晚打電話過來,讓你周末過去老宅一趟。」

  鍾一白聽了忍不住翻白眼,「你家老太太可真行,平時記不起我來,一到周末就想起我了,害得我連懶覺都睡不成。」

  聽他不敬的稱呼,鍾南衾忍不住擰了眉。

  抬眸看過去,稜角分明的臉上表情有些不悅,「她是你奶奶。」

  鍾一白立馬不甘示弱的懟了一句,「她還是您親媽呢,您不也叫她老太太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