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重生之資本教父
重生之資本教父 連載中

重生之資本教父

來源:google 作者:重生之資本教父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唐秀蓮 寧凡

回到1996年的寧凡,滿手都是王炸,彼時的華夏內外,時代的大幕才剛剛拉起,股市、地產、家電、數碼、汽車、互聯網、區塊鏈展開

《重生之資本教父》章節試讀:

「怎麼?嫌賺的錢少?」寧凡暗暗發笑,這小妮子還真是個財迷,「算了,你先帶我去**點,回頭再找個快捷酒店,房間要有電視可以看歐洲杯直播的。」

「好嘞。」小結巴楞了一下,沒想到寧凡突然變得這麼好說話,主動讓自己賺兩份傭金。

什麼時候北邊來的大陸仔出手這麼闊綽了?不是說那邊很窮嗎?她一邊奇怪地想着,一邊殷勤地走在前面帶路,時不時地還客串導遊解說一下。

威廉希爾的**點在尖沙咀就有好幾個,二十分鐘不到,寧凡一行人便走進了其中一家。

程志軍和侯衛國有些不明所以,不是說來香江做生意嗎?難道寧老弟說的生意就是買球?

寧凡卻忍住心頭的激動,先研究了一下當前的賠率,果然和記憶中一樣,小組賽展現黑馬姿態的捷科依舊不受待見,奪冠賠率1賠68,進決賽的賠率1賠42,進四強的賠率都有1賠18。

不過按照計劃,寧凡並不着急買捷科,而是先買了明天的兩場比賽,法藍西對荷嵐,英哥蘭對西班亞,如果下注英法獨贏,組合賠率接近6倍,主要是東道主英哥蘭這一年也不被看好。

但寧凡要買的是二串一比分,而且是詭異的兩場90分鐘內0:0!

這樣兩場全對的話賠率高達56倍!

當**點的經理看到寧凡拿出兩萬港幣豪賭兩場悶平時,整個人都不好了,看向寧凡的眼神跟看傻子似的。

如果這傢伙真蒙對了,**會有112萬港幣,哪怕扣掉18%的稅,到手也有九十多萬!

可問題是這種可能有多大?這可是四分之一決賽啊!而且是球風華麗的荷嵐與西班亞,怎麼可能連續出現兩場點球大戰?這小子在做白日夢吧?

「愚蠢的凡人。」

感受到異樣眼光的寧凡腹誹了一句,不以為意地收好**單走人。

「接下來我們去哪?」小結巴一臉期待地問道。

寧凡笑了笑:「接下來,就是見證奇蹟的時刻。」

「???」接不上梗的小結巴一臉迷茫,能不能好好說話?

「咳,你先帶我去另外幾個威廉希爾的**點,其餘國際**公司的**點也行。」考慮到明天之後,一次性下注的金額會比較大,寧凡決定採取分散式**的方案,免得過於扎眼。

他倒不擔心國際**公司黑他的**,畢竟人家操的是幾十億的盤子,信譽高於一切,不至於為了他這點錢砸招牌,但是那些**點的經理有沒有過硬的職業道德,那就不好說了。

於是下午小結巴屁顛屁顛地領着三人,將整個九龍的其餘五個****點轉了一遍,甚至還慫恿他們過港去港島,那邊**點更多。

後世香江要到03年才規範足彩市場,基本由**壟斷經營,在此之前,香江人買球的選擇還是挺多的。

跑得有點累的寧凡拒絕了小結巴的提議:「算了吧,有點晚了,明天再過港,今晚就住九龍這邊,凌晨還要看球。」

「也行。」小結巴大眼睛骨碌一轉,明天就明天,反正這筆嚮導費也逃不出本小姐的手掌心。

大約是怕耽誤了明天的『大生意』,小結巴還真沒有宰客,帶着寧凡三人住進了一家實惠的假日快捷酒店,房費不過二百港幣,她也就抽個三四十。

寧凡要了兩個標準間,程志軍兩人一間,他自己一間。

進門前,寧凡先把今天的嚮導費給了小結巴:「辛苦你了,郭小姐,明天上午你再過來吧,十點左右在酒店大堂等我。」

「好的。」小結巴美滋滋地接過錢。

寧凡正打算關門,她卻突然擠了進來:「哎,等一下。」

「不是,你幹嘛?」寧凡當時就震驚了,「別告訴我……你還兼職那啥?」

「呸!才沒有!」小結巴頓時像炸毛的小貓張牙舞爪,「我,我就是看你一個人住雙人標間太浪費了,能不能,能不能讓我……」

「嗯?」

小結巴的氣勢弱了下去,俏臉微紅道:「能不能讓我借宿一晚,你看,我現在回家要坐渡輪,還要轉公交,加上明天再過來的路費,都快六十港幣了,我賺點錢容易嘛我。」

「是挺不容易的,但說到底就是摳門唄。」寧凡簡直無語了,見過摳的沒見過這麼摳的,為了六十港幣居然願意跟個陌生男人擠一間房?

不能被白佔便宜啊!

寧凡想了想,故意使壞道:「我說你一個小美女,跟我這個血氣方剛的大男人睡一間房,你就不怕我突然獸性大發……」

小結巴訕笑:「那個,我覺得吧,你不像那種人,之前在大排檔你還不想搭理我來着。」

「哼哼,其實我真不是什麼好人,而且我晚上愛夢遊,到時候會幹出什麼我自己都不知道。」寧凡繼續嚇唬她。

小結巴眨了眨眼:「沒事,我們香江法律很完善的,除非你不想回大陸了,還有,我可是會自衛的。」

為了增強說服力,她還用力揮了揮小拳頭,擺出個勉強算是空手道的姿勢。

看她這幅蠢萌的樣子,寧凡算是服氣了,明明心裏怕的要死,還偏偏為了幾十塊港幣不惜置身險地,幸好遇到的是自己,倒不是說他寧凡有多君子,只是前世逢場作戲經歷的多了,對那些沒有感情基礎的純體力活動膩歪了而已。

況且為了自身『錢』途考慮,他也不會幹出什麼失去理智的事,兩世為人,這點自控能力還是有的。

「隨你吧。」寧凡搖了搖頭,徑直進了房間,小結巴糾結了一會,還是扭扭捏捏地進來了,又輕手輕腳地把門關上。

搞得像是在準備那啥一樣,寧凡翻了個白眼:「喏,你睡左邊那張床,我睡靠電視這張。」

說著,也不管她同不同意,自顧自地伸了個懶腰,走向浴室:「曬了一天太陽,我先沖個涼,我去……」

寧凡無語了,這浴室門怎麼是磨砂玻璃的?

尷尬地摸了摸鼻子,寧凡回頭兇巴巴道:「不準偷看!」

「嘁,誰要看你哦,自戀狂。」小結巴撇嘴,乾脆往床上一倒,拿被子蓋住頭。

寧凡這輩子首次這麼快洗完澡,整個過程不到三分鐘,總覺得哪哪都不自在!

出來之後,小結巴還有點奇怪:「咦,你怎麼這麼快?這就好了?」

寧凡嘴角微搐,不想理她,這話里槽點太多了,不知從何吐起。

「那個,寧先生,我也想洗澡,你能不能,能不能先出去一下,待會我給你開門……」小結巴支吾地央求道。

「不能!」寧凡冷笑,這小妮子還蹬鼻子上臉了,「憑什麼啊,你剛才也沒出去。」

「可我也沒看你呀。」小結巴都快帶上哭腔了。

「那我也保證不看你。」寧凡一本正經道。

小妮子啞然,糾結了好一會兒,還是紅着臉進了浴室。

咦,還真去?寧凡楞了,真是萬惡的資本主義啊,培養出來的小姑娘們也太開放了吧,這是在腐蝕哥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啊。

他突然想起了什麼,冷不丁問道:「我說郭小姐,你該不會是為了省錢,平常在家都不洗澡吧?」

「才不是!」小結巴砰的一聲用力關上門,羞惱地反駁道,「只是水電費太貴了,我洗得比較快而已!」

寧凡被她的蠢萌逗笑了,搖頭打開電視,再過一兩個小時,歐洲杯四分之一決賽就開始了。

不過他雖然對着屏幕,其實眼睛卻有點心不在焉地飄來飄去,因為那該死的玻璃門上朦朦朧朧地依然可以看到裏面的人影!

這畫面也太考驗人了吧?此時浴室里的郭蒹葭正在脫衣服,一對竹筍般挺翹的輪廓就這麼『彈』了出來,衝擊着寧凡的眼球!

這還不算完!

當郭蒹葭脫掉牛仔褲,彎下纖瘦的腰身去脫那最後一件遮擋時,整個妙曼的姿勢讓人浮想聯翩……

咕嚕,寧凡感覺喉頭有些發乾,是不是有點太高估自己的自控能力了?

說實話,他後悔了,只能看不能吃,心好累!

媽呀,自己打造的人設,含着淚也要裝下去。

為了轉移注意力,寧凡乾脆趴在地上做起了俯卧撐,一做就是五十個,忍忍,再忍忍就過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