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重生之拯救權臣計劃
重生之拯救權臣計劃 連載中

重生之拯救權臣計劃

來源:google 作者:琢樂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慕染 李昭

一個鐲子,串起了兩人的命運前世他位及人臣,卻在受封前夜莫名死於輝煌府邸之中十日後,在他墓前,眾人卻發現因和親而被封為敬遙公主從不離身的玉鐲眾人搜尋上月,卻未能找到敬遙公主的蹤跡殊不知她已然回到十年前,想要憑藉一己之力,扭轉他與她的命運展開

《重生之拯救權臣計劃》章節試讀:

慕染呆坐在地,她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突然如此的心慌,不知所措,甚至眼眶裡盈滿了淚水。

待到許久後心情平復下來,開始細想,既然她在此刻到了這個地方,那時間想必是來得及的。如爹爹所說李家滿門被滅,可獻朝這偌大的土地,李昭這戴罪之身,必定隱姓埋名,藏得極深,她該從何處找起。

慕染悶在房中幾日,都未能想出什麼找李昭的好法子,只得多出去走走,碰碰運氣,看是否有意外之喜。

李昭現如今沒了父母,想必生活也不會過得很好。接連打聽幾天,一無所獲。突然想起那天自己在街上遊盪之際被竊賊偷走了錢袋,或許去尋尋他們這些人,消息的源頭會多些。

慕染扮作一男子,在街上四處逛着,此行目的,就是找到這些小混混的聚集地,沒準兒李昭就在其中。她在街上隨手拉住了一個官差,往他手裡塞了一兩銀子問了一問:「官差大人可知平鄴城中無家之人都在何處?」

那官差見有銀錢入袋,自然也不兜着消息,盡數都告訴了她:「城北郊外的破廟附近,那裡有許多家破人亡,妻離子散的人,當然也不乏小偷混混惡霸。」那官差說著說著上下打量了她一下,「看小公子你衣着不凡,想必出身富貴人家,建議你換身衣服,不要到時候被人搶了錢財便不好了。」

慕染微微作揖表示感謝,又去換了身粗麻布衣裳,將自己的頭髮也弄得亂糟糟的,這才滿意的朝城北走去,心中隱隱有些期待,不知李昭會不會就在那處。

城北郊外的荒涼,是慕染萬萬沒有想到的。這裡與平鄴最富庶的街道不過半個時辰的路程,可是此處就像是平鄴城藏在華麗衣袍下的瘡痍,充斥着貧窮、混亂與暴力。

她從未見過這般的景象,滿目驚詫,趕忙從地上摸了一些灰抹在自己的衣服和臉上,將衣服在路旁的破房子上蹭了幾下,儘力讓自己看起來不是那麼突兀。

順着泥濘的小徑往深處走去,一雙雙眼睛齊齊望向她,眼神中所包含的說不清道不明的意味,讓慕染渾身不適。

「喂,臭小子,給我滾開!」

一股極大的力氣將慕染推開,狠狠摔倒在地。慕染扭頭一看,原是一些街頭的混子。這個推她的人似乎是這群人的頭子,長得高高壯壯的,一臉惡像。他們這群人一來就不由分說開始搶人身上本就不多的銀子、吃食,甚至是身上一件好點兒的衣服,都要被扒下來,納為己用。

慕染惶恐不安的蜷在一個角落,無力地看着這一場禍事,這究竟是個什麼吃人的世道。

待這群人如猛獸掠食般吃干抹盡後,慕染才小心地從角落裡爬出來,四處打聽是否有一個十七八歲的男子在這裡,這是她所唯一知道的信息了。

在她不斷見了十幾個這般年紀的男子後,均否定了他們可能是李昭的這個想法,李昭從小生於名門,縱使落魄,也決計不會變成這般模樣。無知、粗鄙、無禮、讓人難以忍受,許是看她細皮嫩肉,竟還有人往自己身上摸。慕染狠狠地拍開了那人的手,離開了這個是非之地。

殊不知,在她的身後,一雙豺狼般的眼睛正死死的盯着她,充滿了攻擊性,彷彿一旦靠近他慕染就會被撕碎。

感覺有一道灼灼的目光直盯着自己,慕染回過頭去,卻仍見滿目瘡痍。加快了腳步,離開了如此是非之地。

暮色漸近,鎩羽而歸,慕染換下衣服,不由得心慌起來,敲了敲通碧鐲,問道:「這天下之大,李昭究竟能在哪兒啊?每次我問你你都不說話,你究竟有什麼用啊?」

「你所及之處,便是他所在之地。」

通碧鐲居然又說話了,慕染突然又打起了精神,也顧不得其他,提起裙子就往那城郊跑去。依舊是上次那般熟悉的景象,不過此番她的打扮,卻不再是一個破爛乞丐,而是一個衣着光鮮的富家小姐。

現如今天已然盡黑,慕染提着心臟往裡進,這裡好多人都席地睡著了,她走到一個未睡看起來還算面善的老婆婆面前,向她打聽:「婆婆,您知道大概五年前到這裡的,十七八歲的男子有誰嗎?」

「今日已然有人來打聽過了,奇怪,你這姑娘來打聽一個男子作甚。大晚上的,大家都歇息了,你還是明日再來吧,好尋些。」

「來不及了,我求你幫幫我…」話未說完,慕染被一把抓住肩膀拎了起來,一個面相兇狠的男子突然看見此地有這般如花似玉的美人兒,酒過三巡,爛念頭湧上心頭,想要將其佔為己有。

慕染被突然發生的事嚇壞了,忙道:「你別動我,我爹可是當朝太保,休得放肆!」

「呵,當朝太保,我還是這皇帝老兒呢,你也別演了,不知是哪個樂坊的小娘子,讓我高興了,銀錢定然少不了你的。」說著就去扯她的髮釵,衣服,欲行不軌之事。

掙扎無果,她看見老婆婆已經蒙上被子了,根本不打算救她。眼淚成串地從她的面頰滑落,心生絕望之際,突然看到從旁邊走來一個身量高挑瘦弱的男子,慕染帶着哭腔求救:「求你,救救我,我求求你。」

那人卻頭也不回的走開,讓如同跌落深井的慕染髮現一個救命的藤,卻又迅速斷掉。

突然慕染耳旁划過一道勁風,眼前高壯的漢子重重摔倒在地。

慕染手中的通碧鐲不斷向外拉扯着她,她仍掛着淚珠的眼睛看向那個瘦弱卻挺拔如松的背影,突如其來鼻尖一酸,心想應當是他了。

慕染遠遠的跟着這個少年,不敢妄然上前,她實在是怕極了突然出現在他身邊的那頭豹子。可是眼見他們越走越快,被甩得越來越遠,她大聲的喊出了心中所念多日的名字:「李昭——」

這一聲喚,讓慕染恍若隔世,好像從前也曾如此喚過。 走在前面的男子也心頭一痛,然後慕染便瞧見他停住了,果然沒錯,就是。可是這人就一直頓在那裡,不往前走,也不回過身看她一眼,不知心中在想些什麼。

突然李昭飛快轉身走到她身邊,狠狠地掐住她的脖子,「你是誰?」

慕染被掐得喘不上氣,奮力想要撥開他的手,示意他放開自己。

李昭將慕染放開,用駭人眼神盯着她,眼珠子里還有血絲,十分滲人,慕染可以肯定,眼前人已經起了殺心。

慕染竭力擠出了一個和善的笑容,想要使他平靜下來:「你別急,我是來幫你的,我絕對沒有惡意。」

李昭的手下一秒又搭上了她的脖子,慕染嚇得連忙起誓:「我發誓,我絕無惡意。若我對你有任何不軌之心,那我就我就,我就永世不得輪迴、我我我,我哥下輩子轉世變牲畜……」

她發了一大堆毒誓,李昭這才收回了手,上下打量着眼前這個衣着狼狽的女子,最後的目光停留在了她的臉上,盯着看了半晌。

慕染任他看着,可是這人卻始終不說話。然後毫無預兆的像躲瘟疫一般帶着那頭豹子跑開,瞬間不見蹤跡。

這人長手長腳的,跑得跟飛的一樣,慕染踉蹌地追了幾步,卻與他的距離越來越遠。她站在李昭消失的拐角,四顧茫然,眼眶有些發紅,為什麼偏偏是她。

慕染眼睜睜看着李昭走遠了,她的心裏好像一下就空了,說不上來的難受。她敲了敲鐲子,想問兩句,可是這鐲子又不同她說話了。

「唉…」認命的往回走着,突然看見了許多自家的家丁在外面到處找自己,慕染趕緊理了理自己的頭髮衣裙,自己這大晚上跑來城郊,必然讓人起疑,李昭的存在,還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你給我站住。」這般威嚴的語調讓慕染本能的膝蓋一軟,就快要跪下了。

「今天又去哪兒去瘋了?現如今已是亥時,你一個未出閣的姑娘,竟然敢此時才回家,你膽子當真是大了!」

慕染撓了撓頭,想要將此事蓋過去:「沒去哪兒,我不過是去街上逛了逛。」

「你還騙人!」趙汐的手「砰」一下拍在餐桌上,慕染嚇得一激靈,乖乖跪下。

「你哥說今天看見你去城北郊外了,那個地方魚龍混雜,你一個小姑娘家家,去哪兒不得讓人把皮都給扒來吃了?」趙汐一棍子扇在慕染的背上,頓時火辣辣的疼,「你哥跑進去找你,遍尋不得,你可知我同你父親有多擔心嗎?」

慕染低頭,心中越發委屈,淚珠子大顆大顆地砸在地上。慕桓山一看,心疼不已,連忙勸慰夫人,然後將女兒送回房去了。

事畢,喚來了慕濯:「兒啊,那人你可有處理好。」

「爹爹,放心,那人敢動妹妹一根手指頭,我定然不會放過他,已經吩咐人去做了。」

「那便好,你母親不知,便不再同她說了,讓她徒增煩惱。你妹妹未言明今日之事,也莫要再追問。記住,今日之事就此結束,往後勿要再提。」

慕桓山將慕濯遣走後,從面前的桌子夾縫裡掏出一封信,藉著燭光,細細看着,生氣卻又無奈:「你個老東西,死了還要讓你兒子來禍害我們家,我這輩子當真是造孽了。」

《重生之拯救權臣計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