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之我是宋先生的白月光
重生之我是宋先生的白月光 連載中

重生之我是宋先生的白月光

來源:google 作者:檸檬樹下吃檸檬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何漫漫 宋睿 現代言情

【甜寵+雙潔+雙重生+娛樂圈成長文+雙向奔赴】【千嬌百媚大小姐X殘疾落魄貴公子】前世何漫漫撞破丈夫出軌現場後,死於車禍直到死後才知道最愛她的人是誰一朝醒來重新回到十二年前,人生讀檔重來看着那個愛了她一輩子,卻連她一句喜歡都不敢要的少年她發誓,她一定不會再重蹈覆轍這一次,她不僅要活出不一樣的人生,還要對他好一點,再好一點直到後來才知道,他竟也是重生而來??【男主有點腹黑+綠茶屬性】展開

《重生之我是宋先生的白月光》章節試讀:

宋睿彷彿意識到自己不該開口引起誤會,面上有一絲歉意,「需要我幫你解釋一下嗎?」

「不用。也沒什麼好解釋的。」

學生時代的邵勛脾氣特別差,為人也很霸道,真讓他們倆對上,宋睿肯定吃虧。

何漫漫按掉了電話,低垂着頭,身上的朝氣彷彿隨着那個被掛掉的電話,消失殆盡。

察覺到她情緒的變化,宋睿心裏湧上一股戾氣,但也就只是一瞬間的停頓。

他靜了一會兒,剋制道:「不對他解釋一下么?」

何漫漫胸口泛着一陣疼痛:「不了。」

宋睿斟酌着開口:「你們不是……」

「不是。」何漫漫搖頭。

她看着宋睿,腦中閃過他在靈前聲嘶力竭的嗚咽,猶如困獸一般。

記憶里那張成熟男人的面孔,彷彿和眼前這個青澀的少年融合在了一起。

何漫漫收起自己的情緒,輕聲解釋道:「不是的。」

你別擔心,也別難過。

這輩子我不會再稀里糊塗地死去了。

**** ****

課間。

連上完兩節物理,一下課何漫漫就被李黎拉去了小賣部。

「你平常不是嫌棄小賣部的東西不好吃,怎麼今天非拉我過去。」

兩人買完零食就在操場的跑道上閑逛了起來。

李黎捏了捏袖子,猶豫着對何漫漫說:「其實你要是真和邵勛置氣,還不如早點攤開了說明白呢。」

何漫漫咬着奶茶的吸管,歪着頭看她。

李黎躊躇了一會兒,斟酌着說:「你看哦,你們青梅竹馬這麼些年了,鬧鬧矛盾常有的,宋睿他對你來說就是個過客罷了,難不成你還能真的跟他發生什麼啊,再說了,他那個落魄少爺,哪裡斗得過邵勛啊。」

何漫漫看着她不說話。

李黎被看得有點心虛,想了想,還是強調了一遍:「我真不是跟你開玩笑,憑邵勛的家世和他的圈子,就算不在咱們學校,那他真要弄宋睿,也不過是一句話的事啊……」

何漫漫依舊不說話,靜靜打量着還十分青澀稚嫩的閨蜜。

她太了解她了。

剛剛這番勸誡的話,絕對不是出自她之口。

兩人從高中開始成為閨蜜十多年,別說現在的李黎,就是成年之後的李黎在她面前依舊藏不住事。

「邵勛讓你做了什麼?」

「你怎麼知道!」李黎一窒,腦內拚命想着自己到底哪裡露出馬腳了。

……啊行吧……她確實幹不來這種事,索性眼一閉:「邵勛讓我把你支走,他說要來會會宋睿。」

會會?

何漫漫臉一沉。

被好友的臉色嚇到,李黎越發心虛:「之前我弟弟把人打住院那事兒,我不是欠了邵勛一個人情嘛,而且宋睿的腿還那樣,邵勛肯定也不會太過分的……」

不會太過分?

這個年紀的邵勛是什麼脾氣,他能幹出什麼事來,她都清楚得很!

「他們在哪裡?」

這下李黎就更虛了:「我不知道啊……要不,我陪你去找找……」

「不用了,我自己去找他。」何漫漫深吸一口氣,把奶茶放到李黎懷裡,「我知道你欠他人情,我不怪你,但是騙我這件事,不許有第二次。」

李黎忙不迭點頭。

何漫漫轉身往教學樓的方向跑去。

但是學校太大,她一時間不知道從哪裡找起,一邊跑一邊給宋睿打電話,卻都沒有接通。

她的確沒想過現在就要和宋睿發生點什麼。

好不容易能夠重活一次,她想給自己多一點的時間慢慢走出來。

對宋睿的照拂,是不忍心,外加幾分對他的好奇。

但這絕不是邵勛找他麻煩的理由!

……

當宋睿被堵在了男廁時,他毫不意外自己會看到那張桀驁不馴的臉。

他看看周圍,幾張熟悉的面孔替邵勛擋住了出口。

這些人宋睿都認得,畢竟他們這些公子哥的圈子實在不大,有幾個甚至之前與宋家交好。

幾乎是立刻,宋睿就明白了邵勛的來意。

他沒有刻意挺直脊樑,也沒有開口,只是放鬆了身體,懶懶地斜靠在牆上,目光盯着邵勛,沉靜而冷漠,帶着一股冰冷的恨意。

邵勛壓抑着怒氣:「你知道我會找你。」

「我知道。」宋睿一笑,聲音依舊溫潤:「或者說,是我讓你來找我。」

「所以昨天晚上,你是故意的?」邵勛的血壓瞬間就飆升了,他揪住了宋睿的衣領,一字一句地警告:「在我還沒動手之前,我警告你離她遠一點。」

「你憑的什麼身份來警告我?」

「她會是我的女朋友,以後也會是我的妻子。你覺得我能容你這個一無所有的瘸子,在她面前蹦躂多久?」

宋睿對瘸子兩個字沒什麼反應,倒是低低笑了一聲,「妻子?」

然後,他抬眼直視邵勛,笑意卻不達眼底:「既然她這麼重要,你又為什麼要背叛她?」

背叛?

邵勛一愣,這是他第二次聽到這個詞。

「我曾經給過你機會,重來一次,你覺得我會任你再糟踐她一次嗎?」

邵勛簡直莫名其妙,他到底做了什麼,一個兩個都說他背叛漫漫!

他擰起眉峰剛想問,卻眼前一黑,一陣拳風迎面襲來。

疼痛也隨之而來。

誰也沒想到勢單力薄的宋睿,不僅沒有絲毫示弱,竟然還一言不合直接動手。

看着瘦弱,打起架來卻像是不要命一樣,他制住邵勛的力氣竟然大得可怕。

他雙眼死死地盯着邵勛,手上的拳頭毫不留情,身上迸發那股毫不掩飾的恨意和妒意,讓他清雋的面容看起來格外陰戾。

以宋睿現在的身體狀況肯定打不過邵勛,但是搶佔先機,依然可以將他打個措手不及。

邵勛反應過來後,立刻以拳頭回擊。

幾個男生見打了起來,紛紛上前,卻被邵勛抬手制止了。

邵勛咬着後槽牙,恨恨地低吼:「把出口堵住別讓人進來,這個人,我要親自教訓他。」

少年的矛盾激發,拳路沒有太多章法,但下手不知輕重,很快雙方身上都掛了彩。

邵勛自小算是練過幾年,自然不會一直被宋睿壓着打,沒一會兒他就佔了上風,他抬腳往宋睿的肚子上一踹,聲音冰冷:「我今天原本不想動手,可誰讓你腦子這麼不清楚。」

宋睿抿了抿唇,沒有回應他的話。

只見他剛剛還一副不要命的架勢,卻突然收了手,改為防禦的姿態,然後硬生生挨下了邵勛的每一拳。

一拳。

「我和漫漫最近吵架都是你搞的鬼吧?」

一拳。

「宋家的破產沒讓你清醒是嗎?身無分文還瘸了一條腿,誰給你的勇氣撬我的牆角?」

又一拳。

「好歹我們也算認識一場,我想給你留點臉,但是你敬酒不吃,就別怪我不客氣。」

宋睿垂着眸,沒有回應,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邵勛越打越來氣,幾乎是把和漫漫之間所有的不愉快,全算在了宋睿頭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