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之都市奇才
重生之都市奇才 連載中

重生之都市奇才

來源:google 作者:李天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李天 楚心月 現代言情

被新婚妻子雇兇殺死的李天意外重生到了同城的一個紈絝子弟身上這個嗜賭敗家、人見人厭、幾乎一無是處的紈絝子弟唯一讓人羨慕的就是,家裡有一個冷若冰霜、但貌美如花的老婆展開

《重生之都市奇才》章節試讀:

他們都萬萬沒想到李天會這麼做。
少許後,王東和白靈一起離開了派出所。
倆人一路沉默。
「對不起。」最終,白靈率先開口道。
「你喜歡楊宇什麼?」王東也開口道。
這會,他很平靜。
白靈沉默片刻,然後嘆了口氣才道:「我根本不喜歡他。我只是想騙他的錢。」
王東看着白靈。
白靈眼眸清澈。
她的確沒有喜歡過楊宇。
她做楊宇情婦的目的非常簡單粗暴,就是想騙楊宇的錢。
但讓她萬萬沒想到的是,她費盡心機好不容易騙到的錢,結果又被李天反騙回去了。
這時,王東突然咧嘴一笑:「回家吧。」
「嗯。」白靈點點頭。
但在王東的視線轉移後,白靈的眸中也是閃過一絲暗澤。
她的確不喜歡楊宇,但有句實話,她沒有跟丈夫說。
她現在對披着楊宇皮的李天很感興趣。
另外一邊。
處理完王東的事情,李天立刻馬不停蹄的趕到了公司。
俗話說,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
楊宇和白靈的醜事剛爆出來,公司里的人就都已經知道了。
當李天回到公司後,所有遇見的員工都略帶鄙視的看着他。
李天嘴角微扯。
雖然下定決心要把楊宇好的、壞的,都毫無怨言的繼承了,但還是忍不住想吐槽啊。
「楊宇啊楊宇,我李天這輩子就沒受過這種白眼。」
呼~
輕呼吸,李天情緒漸漸平靜下來。
他把公司僅剩的十幾個中層幹部全部叫到了會議室。
「人事部,從今天起開始招聘工廠的普工,我們要重啟臨江的那個工廠。」李天道。
此言一出,全場嘩然。
「董事長,那個工廠不是被您抵押給南風集團了嗎?」有人站起來道。
「我能拿回來,你們只管負責招聘。」李天淡淡道。
眾人面面相覷。
南風集團在江城商界也是一霸啊,其董事長做事強硬,之前的楊宇在南風董事長趙飛羽的強勢下,嚇的直接雙腿跪地了。
他到底哪裡來的底氣敢把臨江工廠從趙飛羽手裡要回來啊。
唐龍看了李天一眼。
雖然最近又傳出李天勾搭**差點被殺的醜事,但並沒有影響唐龍對李天的判斷。
在商業打滾這麼多年,唐龍能感覺到李天此刻的沉穩。
這孩子心裏有譜。
於是,唐龍問道:「董事長,重啟臨江工廠,做什麼?」
「夏季到了,重啟蚊蟲王的生產。」李天淡淡道。
眾人又是面面相覷。
蚊蟲王是光輝葯業集團曾經的明星產品,是一個噴劑。
噴在身上能夠防止蚊蟲叮咬。
被蚊蟲叮咬了,還有治療效果。
因為江城是一個靠山臨江的城市,特殊的地理環境造成這裡的蚊蟲特別厲害。
這也形成了對預防蚊蟲叮咬的巨大市場需求。
這時,有人站起來道:「董事長,蚊蟲王的生產原料現在都被天明葯業控制着,我們連原料都買不到,就算贖回工廠,也沒法生產啊?」
其他人都是點點頭。
表面上雖然沒人說什麼。
但內心都在想『這個紈絝董事長連現在的局勢都不了解,還是什麼都不懂,哪裡有什麼變化?』
李天看了那人一眼,語氣加重道:
「工廠的問題,原料的問題,都由我來解決,你們只需要準備復工的相關工作就行了。」
這突如其來的強勢伴隨着一股無形的氣場瀰漫整個會議室。
眾人都有些吃驚。
這楊宇也繼承公司三年了,一些老員工和他共處三年,從來沒有感受到今天這種壓迫感。
這時,負責財務的趙前進突然站起來道:「董事長,財務部會盡全力配合的。」
李天點點頭:「散會。」
說完,他就直接離開了。
李天的強勢,讓一些員工隱約看到了一些希望。
但大部分人還是不以為然。
「老曹,你怎麼看我們董事長今天開會的指示?」有人道。
「依我看,就兩個字:裝逼。」
「我也是這麼覺得的。光輝集團都快完蛋了,再掙扎有什麼用呢。再說了,董事長什麼德行,大家都心知肚明。我看,他就是不想給我們發遣散費。」
「那可不行。我熬到現在,不發遣散費的話,我真的會起訴的。」

另外一邊。
李天帶着秘書安娜,以及財務總監趙前進,來到了南風集團的辦公大樓前。
趙前進是主動要跟來的,因為他擔心李天被人打了。
而趙前進以前練習過一段時間武術,身手還可以,想着若是起了衝突,自己還能救一下李天。
南風集團是江城的私營金融公司,主要從事民間融資借貸業務,是江城極少數能拿到**的私營公司。
幹這一行的一般都有深厚的背景,而且都是狠人。
楊宇特別怕南風集團的董事長趙飛羽。
但李天不怕啊。
他手裡可是掌握着很多趙飛羽的黑料。
商場上的這些大佬,包括李天在內,哪個沒點黑料?
關鍵是,這些黑料有沒有被競爭對手抓到。
前世的時候,李天和趙飛羽算是盟友,倆人之間都知道彼此不少黑料。
這也是一種平衡,或者說是相互制衡。
但是,李天現在用的是楊宇的身份,李天從法律意義上講已經死亡了,人死了,不管什麼樣的黑料都沒意義了。
而趙飛羽還活着,他的黑料依然會對他造成約束。
當初,趙飛羽聽說李天被殺了,他也是長鬆了口氣。
因為,從此以後,再也沒人能拿自己的黑料威脅自己了。
但是…
趙飛羽看着對面坦然自若的李天,暴跳如雷。
「你說什麼?你再說一遍。」
李天喝了口茶,不急不緩道:「把我的工廠還給我。」
趙飛羽暴跳如雷,他一把抓住李天的衣領,冷聲道:「楊宇,我看你是想找死。」
李天並不為所動,他微微一笑,然後說出了一個人的名字:「韓嬌嬌。」
聽到這個名字,趙飛羽手指一顫:「你剛才說什麼?」
「韓嬌嬌。」李天又道。
「你什麼意思?」趙飛羽又道。
「你知道什麼意思,你這個畜生!」李天怒道。
「為什麼?為什麼你會知道韓嬌嬌的事?」趙飛羽情緒有些激動。
「你不要管我怎麼知道的。我只問你一句話,工廠還不還我?」李天淡淡道。
趙飛羽漸漸冷靜了下來,他看着李天。
「不對勁。這個楊宇不對勁。一個廢物,他憑什麼敢威脅我。這傢伙到底怎麼回事?」
但有一點,趙飛羽很肯定。
如果自己不把工廠還給他,恐怕自己的秘密就要被曝光了。
現在的楊宇,他絕對敢。
從眼神就能看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