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我拿的才不是白月光劇本
重生:我拿的才不是白月光劇本 連載中

重生:我拿的才不是白月光劇本

來源:google 作者:言似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彩 現代言情 鍾寓執

林彩想,她拿的才不是白月光劇本,這個名字就一點都不白月光林彩前世自不量力地愛上鍾寓執,這個人明明說過只會愛她一個人,深信不疑的她卻慘遭背叛,心灰意冷從樓上一躍而下本以為一切都該結束了,可是上天可憐她,她重生到被領養那一年了這一次,林彩拿着劇本歸來,決心遠離鍾寓執,開啟自己的人生可是戲劇性的,鍾寓執愛上她了,可是在那瘋狂地追求之下,林彩似乎又發現了更大的秘密……(重生、甜寵、白月光)陰鷙腹黑的商業大佬×小太陽、清冷范兒、白切黑的小可憐展開

《重生:我拿的才不是白月光劇本》章節試讀:

林彩在醒過來以後,隨手關掉自己的鬧鐘。

室友們都還在床上,林彩想了一下還是叫了她們一聲。

她現在的班級是高一一班。

班級位置處於第三樓,是採光最好的一個樓層。

樓層從最左邊開始,分別是重點班,A班。

一個樓層一共五個班級,兩個重點班,三個A班。

林彩走過A班,停在了一班門口。

教室里已經有不少學生了,有在看着自己自己帶的課外書的,也有在玩兒手機的。

林彩挑了一個前排的位置,單人座。

剛才走過A班,林彩瞟了一眼是雙人座。

其實雙人座的好處在於,有問題可以和同桌討論,單人座就沒這麼方便,但是雙人座也有一個壞處,就是容易處出感情。

林彩倒是不在意雙人還是單人座。

抬頭,發現時間停在三點。

班主任手裡拿着幾張紙,還有一個掉漆的紅色水杯。

重點班實行小班政策,一個班也就才三十人。

單人座看上去還很空曠,因為教室里書很少。

班主任掃了一眼教室,人大概到齊了。

「大家好,我是你們的班主任,我姓黃。」轉身在黑板上留下自己的姓名,黃海。

「能夠進入重點班,相信大家成績都是最頂尖的,但是如果你因此沾沾自喜,那麼你也會很快掉進其他班。」重點班的紀律就是鴉雀無聲。

或許也是老師的話語過於嚴肅,「當然,你們也不用壓力過大,畢竟底子在那兒。」

太過嚴肅的話題就不太容易激起大家的興趣,林彩在耳邊響起無數個哈欠後快忍不住了。

可是第一排的位置,更別提老師一直和自己眼神對視。

就在林彩張嘴的那一刻,門口響起一道聲音。

「抱歉老師,我遲到了。」

全班的人都往門外望去,到底是誰這麼大的膽子,開學第一天就遲到。

門口站着的那個人,身形高大,站在門口林彩就覺得他擋住了所有投向自己的陽光。

背光處不是很容易讓人看清他的容貌,只是知道他很高。

黃老師看了一眼,這不是那個大少爺嘛,於是趕緊讓人進來。

教室里只剩幾個位置,都在教室最角落、後排的地方,採光最差。

等他走進教室,眾人這才看清,來人留着清爽的短髮,蓬鬆而飄逸,碎發下是一雙狹長的雙眼,眼神里像是含着勾子,讓人不敢對視。

再往下,是挺立的鼻樑,一雙抿着的薄唇。

好一個俊朗的男子。

一班更偏向於理科班,在開學前他們就填過一個意向表,班上大多數都是傾向理科。

所以女生偏少。

林彩坐在第一排都能聽見女生們的歡呼,黃老師自然也聽見了,於是拍拍桌子讓大家安靜下來。

在遲到的人落座後,林彩也認出來了,這就是送自己奶茶的那位。

何等的緣分,讓他們短短時間相遇三次。

黃老師被突然打斷,突然不知道自己剛才講到哪裡了。

林彩看黃老師在講台上站了一分鐘,估摸着是忘記講到哪裡了。

於是視線居然很自然地看向林彩。

「您說等下午有迎新晚會。」

「哦哦,對,迎新晚會,七點在學校大禮堂開始。對了林彩,你是這一屆新生代表……」

黃老師話還沒說完,門口又傳來一道聲音,「對不起老師。」

林彩聽見老師講到自己的名字,正打算聽是幹嘛,聽到門口的聲音,竟是愣了一會兒。

這,不是林虹的聲音嗎?

林彩轉頭,門口的陽光已經有點消減了,以至於林彩一眼認出這就是林虹。

為什麼?林虹會出現在這裡?

明明前世她們根本沒有上高中,而且以林虹的成績根本上不了二中。

林虹在被領養之後就離開了福利院,與林彩也是很久沒見了。

黃老師看見來人, 哦,這就是那個小姐。

「進來吧。」

林虹點了下頭,從林彩身邊走過去。

黃老師站在講台上,又忘記自己講了什麼了。

視線在教室轉了一圈之後,回到林彩身上。

「您說我是新生代表。」

「哦哦,對,那個,林彩你需要準備一件白襯衫,迎新大會開始之前要上台發言。」

新生代表,發言?

現在是四點,離七點也就三個小時,老師,您是故意的嗎?林彩心裏有苦難言。

黃老師剛要開口,門口又傳來一道聲音。

「老師。」

這次是林彩的名牌室友了。

黃老師擺擺手,已經沒脾氣了。

三人坐在教室最後一排。

林彩滿腦子黑線,發言,發言,發言。

所以黃老師後面講什麼,林彩都沒聽見,只是偶然聽見一點什麼贊助人的。

老師卡在四點半結束了這個短暫的班會,同學們基本都離開了。

只剩幾個,這裏面還有林虹。

林虹走到林彩桌子旁邊,「彩彩。」

林彩腦子已經被發言充滿了,聽見名字,也只是視線往上移。

林彩不記得林虹說了什麼,只看見她的嘴巴一張一合,然後說了句,我先走了。

「哦。」

林彩從包里拿出自己的草稿紙,在旁邊奶茶店,那些畢業的學長學姐不要的。

草稿紙上簡短的寫了下自己對於以後的計劃,以前的學習計劃,準備怎麼運用到高中來。

直到桌子被人敲了一下,林彩的視線先是停留在手,修長。

林彩抬起頭,是那個奶茶男生。

「又見面了,我叫齊越生。」

「哦,你好,林彩。」林彩想了一下,覺得他的名字有些意思,「是明月高升的月升嗎?」

齊越生沒想到她會問自己名字是哪幾個字,輕笑了一聲,「是超越生命的越生。」

超越生命,這不是林彩對自己的人生格言嗎?真的就那麼巧嗎?

林彩也沒想到會那麼巧,於是抬頭對他笑了一下。

齊越生看到她在本子上寫的筆記,「演講加油。」

其實林彩沒什麼演講的經驗,自己重生以前也算是高材生,演講過不少,但是重生後就直接中考了,所以沒有演講過。

這一下子屬實是有點難度,林彩不想讓別人看見她泄氣的模樣。

於是點點頭。

教室里的人是全部走完了。

林彩想,新生代表,也算是一個不錯的開頭吧。

林彩寫完大概構思。

這才分出精力思考,為什麼這輩子林虹會來上學,是她自己要求的,還是鍾寓執要求她來的。

如果是鍾寓執要求的,為什麼不讓她去一中那種貴族性質的學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