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七零俏佳妻
重生七零俏佳妻 連載中

重生七零俏佳妻

來源:google 作者:飛豬豬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肖穎 袁博

重生回到退婚的那天,肖穎撒腿就往回跑身後的痞氣男子攔住她,冷笑:「怎麼又不退了?」肖穎豪放大聲:「因為我喜歡你!」向來臉皮比城牆厚的袁博破天荒紅了臉肖穎上輩子信錯了一眾攀高踩底的勢利眼,重生後將他們一個個啪啪啪猛打臉「老公,咱家山頭下有好多礦!」「好,我去挖」「老公,那支股票以後會瘋漲!」「好,我去買」耍混鬧事的***頭自結婚後,蠻勁都用在寵老婆和發家致富上,很快富甲一方記者採訪...展開

《重生七零俏佳妻》章節試讀:

夏天的傍晚長,落日餘暉照在老城區,到處仍熱氣熏人。
袁博在車站卸完貨後,踩着破舊的鳳凰牌斜桿單車,在坑坑窪窪的小巷裡穿梭到城西,終於來到肖家老宅前。
據說以前肖家是大戶人家,祖上曾做過京城大官,特意回老家建一座前三進,後三進的大宅子。
可惜後來土地被收了,大宅子也被收了,只剩這座小二進的院落。
儘管只有一座,能從這樣曾經輝煌的大宅院走出去的人,地位身份肯定不低。
袁博租的小房子離這邊不遠,時常經過這裡,所以一點兒也不陌生。
他用力扣了扣門上的老門環。
「來啦!」
一道清脆明亮的嗓音響起。
這嗓音他認得——正是肖穎。
片刻後,大門打開了,露出一張白皙嬌嫩的俏生生臉龐。
肖穎笑了,眼睛可愛彎彎:「博哥哥,你終於來了。
我等你好久了呢!」
袁博微愣,腦海不自覺掠過小時候在老爹的牽引下來到大宅院門口,老爹吆喝一聲後,大門很快緩慢打開,一個梳着兩條小辮子的小女孩迫不及待蹦出來,脆脆歡快喊:「牛伯伯!
博哥哥!」
女孩的身後站着溫文爾雅的肖叔叔,對他們父子兩人露出溫和微笑。
肖穎將門拉開,露出斑駁空蕩蕩的老舊院子。
袁博回神,眼裡難掩落寂,可惜十幾年過去了,物非人也非了。
他低低「嗯」一聲,踏步走進去。
肖穎熱情指着院子中的石凳道:「你先坐,我去給你倒杯水。」
「用不着。」
袁博張望來去,問:「哪兒地方要接水龍頭?
我晚些還有事,不能在這邊待太久。」
肖穎隱下眼裡的落寂,忙指着院子角落和廚房的方向。
「我想在廚房接兩個,在院子里也來一個。
以前城裡通水的時候,家裡也接了管道,順着院子一路進來,通向了廚房和廁所。
對了,水龍頭我已經買好了。」
袁博瞥了黃色的銅製水龍頭一眼,問:「就這些?」
語罷,他將身後的破布包拽前了,打開——兩條大扳手和幾條螺絲刀,還有一些水膠布。
肖穎看得眼花繚亂,微窘解釋:「我……我沒準備工具。」
袁博沒理她,迅速動手幹活。
他先將外頭的總閥門關上,隨後擰開水管,安接出一段高的水管,纏上一圈圈的膠布,然後接上水龍頭。
六月份小暑天氣,即便不幹活不動彈,身上仍忍不住流汗。
他乾的都是粗重的活,不到十分鐘已經汗流浹背,脖子額頭還有肌肉飽滿的胳膊,滿滿都是汗水。
肖穎找出兩個大碗,倒了水放涼。
袁博忙完院子的,又在廚房裝上了一個,只差水缸上的另一個。
肖穎苦笑解釋:「太久了,擰也擰不開,而且水龍頭都生銅銹了,用了對身體不好,所以只能換上。」
袁博張望四周,發現廚房打掃得乾乾淨淨,地上的石磚雖老舊,卻擦得很明亮。
灶台、柜子、鍋碗瓢盆收拾得有條不紊,處處皆是生活溫馨氣息。
他看着碩大的水缸問:「不能用,那你哪來的水喝?」
肖穎俏臉微紅,笑答:「我去鄰居劉叔家挑來的。」
袁博劍眉揚起,暗自驚訝不已。
她這副柔柔弱弱的樣子,竟能挑得動水?
肖穎卻絲毫不覺奇怪。
上輩子的她沒嫁人前,確實沒幹過任何粗重活。
後來陳冰沒了工作,整天喝酒買醉,家裡家外全靠她一個人苦苦撐着,上過磚窯搬磚,在工地扛過水泥,再臟再重的活兒都干過。
袁博悄悄瞥了一眼她單薄的肩膀,趕忙轉身擰開老舊水龍頭,不料水管多年沒用,早就費掉了,「咔!」
一聲,管頭斷裂開。
他微微蹙眉,解釋:「這一截水管不行了,得全部換掉。
我先將這一段暫時堵住,其他兩個現在能用了。」
肖穎為難往窗外張望,道:「這麼晚了,供銷社或五金店都關門了。」
「沒事。」
袁博道:「明日我幫你買,傍晚再來換上。」
肖穎開心笑了,點點頭:「那就拜託你了。」
他快步出去,很快擰開了總閥,讓她將水龍頭開到最大,清洗管道里多年淤積的泥水或青苔。
肖穎提來了大水桶,擰開——水嘩啦啦往下噴!
「哇!」
她歡喜笑眯了眼睛,高興喊:「水真大!」
正在撩衣角擦汗的袁博不經意瞥過俊臉,騰地愣住看呆了。
水花點點下,女子笑容燦爛,五官精緻,美得不可方物。
直到肖穎站起身,他才恍然回神,尷尬扭過身去,手尖無措拉了拉衣角。
「博哥哥,喝點兒水。」
肖穎端來一大碗水。
他接過,昂起脖子咕嚕喝下。
汗水滴答,上衣早就濕透了,包裹在衣服下的一塊塊肌肉呈現飽滿美好的形狀。
肖穎看得微窘,羞答答挪開視線。
不知是怎麼緣故,院子里的氣氛頓時變得微妙起來,空氣中隱約帶着一抹曖昧的氣息。
袁博將碗擱下,鐵臂撈起破布包,大跨步往外走,嘴上冷淡留下一句:「走了。」
「哎——等等!」
肖穎本想喊他留下晚飯,不料衝出門口,發現他已經跨上單車,身影漸漸消失在暗沉下來的夜幕里。
她只好作罷,不再喊他。
之前姑姑一家子對他的態度過分惡劣,什麼罵人的髒話都往他身上潑,而她當時被嚇壞了,愣愣站在後方袖手旁觀,鐵定狠狠傷了他的心。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她得慢慢來才行。
不管怎麼說,他能來幫她修水管裝水龍頭,已經是一個極好的開始。
思及此,樂觀的她恢復了笑意。
將大門關上,謹慎按上門栓。
院子里已經盛了滿滿一大桶的水,她忙關上水龍頭。
天已經黑了,得準備晚飯。
她抓了一把米,洗好擱在煤油爐上煮着。
老宅的廚房只有大灶台,還沒有蜂窩煤爐。
爸爸已經給她寄錢來了,明天也許就能拿到。
蜂窩煤便宜,她打算買一個在廚房外頭角落,三餐能幫忙煮食。
昨天她做了十幾個包子,送了四個去隔壁。
劉嬸高興收下了,並回送她一捆劉叔砍的柴火。
以前住這邊的時候,左鄰右舍感情非常深厚。
她搬回來的那天,好幾個鄰居抽空幫她打掃衛生,還送吃的喝的,很是熱情。
爸爸和媽媽擔心她一個人應付不來,可她這幾日用實際行動給他們吃下定心丸。
現在的她,已經不是以前那個柔弱的小姑娘。
悲苦生活千錘百鍊的那十幾年裡,她練就了一雙擅長幹活的巧手。
她洗乾淨大鍋,取出兩個小馬鈴薯,洗乾淨後切成絲,加一把小蔥,炒成香噴噴的馬鈴薯絲。
院子石桌上,很快擺上一碗白粥,一盤馬鈴薯絲。
夜晚清風徐徐,墨色天空繁星點點。
她慢慢吃着,享受這美好的恬靜時刻。

《重生七零俏佳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