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後作精美人撩爆偏執學神
重生後作精美人撩爆偏執學神 連載中

重生後作精美人撩爆偏執學神

來源:google 作者:挺細卡儂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葉舒 司南 現代言情

【重生+甜寵+作精美人+偏執學神+成長】前世,作精美人葉舒表白學神同桌司南被拒傲嬌千金選擇果斷放棄大學畢業旅行,遭遇意外死時,臉狠狠的砸在了岩石上,屍骨無存,面目全非化身亡靈的葉舒受到高中同桌的召喚,回到中學校園,聽到動魄驚心的一場表白...他說:梨梨,你不需要低頭,我天生適合愛你重生一次,葉舒決定早早地把司南撩撥到手,期限兩年?哦,不,只需要兩天~葉舒:司南,你弄疼我了司南:擦完葯,就好了葉舒:司南,你弄疼我了司南:親親就好了前期,表面上女追男實際上,男主自我攻略後期,洗衣羹湯是他,掙錢養家是他(男主前期窮,後面會暴富!)作者:生活這麼苦,我只需要甜!展開

《重生後作精美人撩爆偏執學神》章節試讀:

夏夜是少女飛揚的裙擺,是少年有力的臂膀,穩穩走出的每一步。

「司南,我們要去哪兒。」葉舒乖乖的躺在司南懷裡,雙手環抱着少年的脖頸,臉頰靠在男生溫熱的胸膛,一低頭就能聞見少年身上洗衣粉的清香。

「回家。」

葉舒從來不知道山頂上有人家,夜太黑看不清來時的路,直到司南把她放下,當她坐在椅子上,環顧四周時,有些不敢置信。

一層的平房,她現在就坐在堂屋,面前是一張四四方方的小木桌,擦得乾淨整潔;大門是小木門,連防盜鎖都沒有,只有一塊小小的木栓,堂屋左右兩邊有兩間房,裝修十分簡陋,除了必要的傢具,什麼也沒有。

葉舒正好奇的到處看,司南就從裡屋出來了,手裡拎着一個塑料袋,打開裏面是紅藥水和棉簽。

「把腳抬起來架在這裡。」司南坐在葉舒身側,靠近她受傷的膝蓋,手指拍了拍她腳邊的小木凳,讓她先放着。

「不要。」葉舒嬌嬌氣氣的說著,故意嘟着嘴,雙腳沿着司南的黑色褲腳磨蹭,一會兒腳趾着地,一會兒又扯着褲腳。

堂屋內熱氣升騰,細密的汗遍布全身,酥軟感從脊椎蔓延至全身,司南氣急了,明明她什麼都沒做,自己就快把持不住了。

她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如果這個屋子裏面的人不是他,是別的男人,她會有多危險!

「乖。」

「我又不是小孩,才不要你哄。把坐前面來。」

司南乖乖聽話,移了一下凳子,等待她的下一步動作,只見葉舒一氣呵成,直接把腿放在了他的大腿上,「這樣舒服。」

葉舒揚了揚下巴,像只驕傲的孔雀,有些惡作劇得逞的狡黠。

司南面無表情地抓住葉舒的腳丟了下去,葉舒撅了撅小嘴,又把腳放了上去。

他丟,她放;他再丟,她再放…

三個回合之後

「司南,你弄疼我了。」

再一次抓住腳踝的手頓了頓,鬆開手就看見了白皙肌膚上的紅痕,睫毛輕輕顫動,高大的身軀卻僵硬無比,視線緊緊盯着纖細的小腿,圓潤的腳踝。

「痛的不是腳踝,你盯着它幹嘛!看我!」

被拆穿心思的司南急忙移開視線,這一回連看哪兒都不知道了,突然想起本來是要給葉舒擦藥的,這麼一搞,正經事兒都快丟到九霄雲外去了。

他拿過鑷子將嵌在嫩肉里的石頭挑出來,再用紅藥水,開始輕輕擦拭傷口,最後貼上創口貼。

「家裡只有紅藥水,但是它的消毒效果不太好。」少年清冷低啞的嗓音回蕩在空曠的堂屋,邊說著邊抬眼看着她,「回家之後,你再重新處理一下,嗯?」

尾音上揚,自帶詢問與等待回答的期盼。

昏黃的燈光讓人看不清臉上的神色,只知道這個氛圍美好的,讓人不想打破。

還沒等葉舒回應,內屋響起了一陣咳嗽,打破了旖旎。

中年男性大力的咳嗽聲就像要把肺咳出來似的,司南幾乎都沒有什麼反應時間,直接起身,往屋內走,接着轉身說,「別進來。」

葉舒聽到咳嗽聲變成了乾嘔聲,司南喂對方喝了口水,才終於安靜,談話聲透過門縫隱隱約約地傳出來。

「是不是家裡來了同學?」

「嗯」

「好好招待人家,爸爸也沒法出門見人,別怠慢了。」

「嗯。」

「天天只知道嗯,悶葫蘆一樣,怎麼交的到朋友。」

「嗯。」

司劍遠說了半晌,司南永遠都保持着一樣的姿態,一樣的回答,本來就身體不好,看着更加胸悶,只好擺擺手,「算了,出去吧。替我問好。」

司南一聲不響的走出門,葉舒正偷聽的有趣。原來在外人面前是毒舌司南,在家人面前是啞巴司南,太有趣了。

她一瞬間又起了逗弄的心思,一臉壞笑。

司南回到堂屋,就見葉舒乖乖的坐在原地,沒有亂動,特別聽話。

方才在裡屋的胸悶心情,一下子疏解不少,生活壓得他喘不過氣,她才是良藥。

心情好了,語氣也跟着不一樣了,他開口道,「我父親不方便出來見你,讓我帶他向你問好。」

「嗯。」葉舒淡淡的開口。

司南期待葉舒說著體己話,按他對她的了解,葉舒應該會先關心父親的身體,再安慰他,最後表示自己願意同他一起承擔生活的壓力…

可是現在,她只回了一個字,是不是被家裡的窮困嚇到了?是不是後悔想逃離這個家?是不是後悔喜歡他?可是明明前幾天,她說,「我想你。」

葉舒近在咫尺,卻遠在千里。

果然,自己不該幻想,她不應該和他一起過這種苦日子的。再一次認清兩人差距的司南,轉晴的心情驟然轉暴雨,臉色愈發陰沉。

一切變化難逃,葉舒的雙眼。她以為司南在為父親的病情擔憂呢,也顧不上逗弄的心思了。

在傷口來不及反應前,起身安慰道,「沒關係,伯父身體怎麼樣?」

「還好。」從司南嘴裏根本打聽不到什麼。

雖說如此,但是葉舒還是想私下打聽打聽。

「那就好,這次見不到,下次來再見。希望下次來,伯父的身體能好起來。你也別太擔心了。伯父會長命百歲的。」

「謝謝。」

葉舒擦好葯,在司南家停留了一會兒。何思思就又來了,並且帶回了一個不怎麼好的消息。

她氣勢沖沖地從外頭跑進來,髮絲凌亂,面色潮紅,大口喘着粗氣說道,「南哥,村委會門口,你奶奶和王大海那群人吵起來了,差點要動手。你奶奶氣的暈倒了。」

何思思話還沒說完,司南就往外跑,連影子都追不上。

司南跑了,何思思追着就往外跑。身後的葉舒終於感受到膝蓋的疼痛,出於擔心,也一步一步挪着往外走。

村委會門口

「這不就是看着我們全家人都是老弱病殘,好欺負嗎?」司奶奶匍匐在地,聲嘶力竭的大哭,「農村人就這一畝三分地,你們怎麼能強買強賣啊,這天下有沒有公道王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