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重生後,我靠陰陽眼成了暴君寵妃
重生後,我靠陰陽眼成了暴君寵妃 連載中

重生後,我靠陰陽眼成了暴君寵妃

來源:google 作者:君子鳳兮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卿辭 古代言情 裴琰

【嬌軟小美人VS腹黑新帝】難產而死的卿辭本以為自己重生到了當朝丞相之女身上,這一世便能安穩富貴,卻沒曾想,自己靈魂的出逃,使整個皇朝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皇上從憨厚老實的小胖子變成了腹黑腿長美男,自己還變成了陰陽眼,天天聽宮裡的大鬼小鬼念叨,只有皇上來的時候,她才能得片刻的安靜,可為了討好皇上,抱緊這個大腿,她利用自己的美貌勾引他,他卻毫不動容,只是勾勾手,差點把自己的魂給勾沒了...展開

《重生後,我靠陰陽眼成了暴君寵妃》章節試讀:

熱氣飄飄的浴池內,男子靠在玉做成的浴池壁上,眯着眼看着口口聲聲說著無情愛之詞,心中倒是覺得新鮮。

這宮牆之中,很難有如此通透的心境。

處在這紅色的宮牆之間,有的人是為了權力地位,爭了一生,到頭來,一身的錢財,還不如換得一個可心的枕邊人;有的是為了那多情的帝王薄淺的愛,賭了一次又一次,最後只是徒徒惹了帝王厭煩,一輩子囚禁在那冷宮,終日與草木為伴。

卿辭這樣的,裴琰還是第一個見,也是第一次見。

要是能得到卿辭的心,那這深宮的生活,定會增添許多的樂趣。

裴琰這樣想着,心裏鬥志滿滿,可不知,他今後,竟會被這小小妃子潑了一盆又一盆的冷水。

皇上日理萬機,在鍾粹宮用完午膳就回了養心殿處理政務,走之前,還不忘和卿辭來個十八里相送。

「卿兒,朕今晚就不來你這了,今日是初一。」

說到這裡,卿辭就心知肚明了,歷朝歷代的君主每逢初一十五都要去皇后宮中休息,據說這個規定是某位太后定的,這是為了帝後和諧專門定的規矩,每個皇帝都遵守着,到了裴琰這一代自然也沒什麼例外的。

況且,這個皇后,國色天香,身段窈窕,除了古板了些,也沒什麼地方值得被皇上挑剔的。

卿辭不明白的是,皇帝為什麼會認為自己會久久地坐在庭院之中等着他的寵幸,不就一起洗了個湯池嗎?

夫妻之間不久應該親密無間嘛!

她是他的小妾,就更不用注意那些束縛人的破規矩了。

沒有裴琰騷擾的日子,卿辭吃飽了飯,就和丫鬟太監們玩起了小遊戲。

其實也就是解解悶的一個猜謎遊戲,一個人寫好紙牌,寫兩個較為日常的東西,然後把字條分給每個參與遊戲的人,一個人來主持遊戲,其他人根據字條對字條上的東西加以描述,要是覺得有疑問,則可在一輪介紹過後,投票淘汰可疑的人。

勝方可得到卿辭早早就備好的彩頭。

卿辭最開始準備的彩頭是自己平日里很少佩戴的金銀首飾,但考慮到那些畢竟是自己的貼身物品,要是被有心之人利用了,也不太好處理,最後,她就換成了碎銀子。

畢竟錢是通用的,即使是在這深宮之中,錢錢交易也是多得很。

關起宮門來玩了一局,卿辭便準備沐浴休息了。

這淑妃的待遇就是好,沐浴的花瓣都是各種各樣的,還能時時加着熱水,泡得卿辭渾身舒暢。

伸手一抓,卿辭感覺有點不太對勁,自己的頭髮是在浴桶之外的,那自己手心裏髮絲又是誰的?

一個頭破水而出,不出卿辭所料,來者就是一整天都沒見到的溫甜。

「下次能不能正常點,本宮的魂都要被你這廝給嚇破了。」

卿辭知道那個髮絲是溫甜故意變出來嚇唬自己的,但還是一臉嫌棄地看着飄在浴桶上方的溫甜。

溫甜被卿辭說教竟也不覺得奇怪,只是乖巧地飄離了浴桶,頓在了浴桶外頭,「卿辭,我想求你一件事。」

泡了這麼久的澡,水也沒再添了,卿辭從浴桶里出來,擦凈了身子,穿上了寢衣。

「快點說,本宮倦了。」

這才做了兩日的淑妃,卿辭就把這淑妃的架子學了個十足,彷彿她就是淑妃本妃。

溫甜又跟着飄到躺在軟塌上的卿辭身旁,諂媚道:「我相中了個十分俊俏的公子,你能不能幫我?」

這做了鬼,還能有伴侶的?

卿辭對溫甜所言之事詫異極了,「這才半日不見,甜甜不會已經對這個鬼公子以身相許了吧!」

面對卿辭對自己的調笑,溫甜竟也好脾氣地對她笑。

「那明日領來看看,本宮看了再決定要不要成全你們。」

要是個來騙色的鬼,卿辭事萬萬不會答應的。

「不會的,我就剩了個頭,哪裡有什麼色值得別人騙的呀!」

卿辭倒是忘了,溫甜可以聽見自己心中所想。

「不用明日了,他就在門外,我去叫他進來,你等我哦!」

天殺的,卿辭就想趁着裴琰不在,好好地安睡一番,可沒曾想,自己這個剛認不久的小姐妹,這麼熱情地往自己宮裡帶鬼,還選在這大晚上的,也不怕嚇掉她的魂。

「卿辭,你好,我是裴玉。」

一個熟悉的聲音傳向卿辭的耳邊,此刻,她有點不敢抬頭。

她害怕,自己一抬頭,會看見自己不想見到的人。

沒想到,卿辭躲着見他,他便腆着臉和卿辭四目相對了。

這些鬼是不是有什麼大毛病啊,不好好地度過忘川,投胎轉世去重新輪迴,硬要來她這秀恩愛,這是個什麼道理,卿辭不太懂。

難道是因為,異類相吸,她半人半鬼,成全了她成為鬼的友人?

這人哪裡是什麼俊俏公子,明明是前世的皇帝裴玉,身材短胖,相貌平庸,一嘴的口臭竟是死了也帶着,幸好,幸好裴玉不認識自己。

見了一面,卿辭催着這兩個幼稚的小鬼找個地方敘舊去,他們就蹲在了自己床邊,聲淚俱下地說著前世的遺憾和愛戀,整得卿辭是一宿沒睡。

第二天一早,青思進來為卿辭梳妝的時候,都被卿辭黑黑的眼底給嚇到了。

「娘娘,您這是怎麼了?」

看着自己的大丫頭被自己嚇得夠嗆,卿辭揮了揮手,示意自己沒事。

青思最善妝容裝扮,她看着自己主子狀態不好,便妙手一化,給卿辭化了一個濃妝遮掩卿辭的疲憊,省得待會去給皇后請安的時候,失了禮儀。

濃妝艷麗,卿辭本就膚白貌美,再加上這胭脂的點綴,更是錦上添花,整個人都嫵媚十足,卿辭覺得,今日的自己,就連腳趾頭也是美得沒了邊的。

裝扮好了,請安的時間也快到了,卿辭帶上自己出嫁時娘家帶的丫鬟容若,便出了鍾粹宮,匆匆往鳳儀宮走去。

她到鳳儀宮之時,主殿已經坐滿了人,只剩下自己的那一個位子空着,她一瞧沒人,也就坐上去了。

這時,不知從哪飄來一個鬼,笑着說:「淑妃,你坐錯位置了,那是貴妃的位置,你坐的,在貴妃後頭,賢妃旁邊。」

卿辭心想,原來是這樣,難怪自己坐下的時候,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

《重生後,我靠陰陽眼成了暴君寵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