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後,我被大佬寵上天
重生後,我被大佬寵上天 連載中

重生後,我被大佬寵上天

來源:google 作者:顧兮兮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上輩子,她眼瞎心盲,兒子被活生生燒死,自己也被關進精神病院,不得善終重活一世,她化身索命惡鬼,定要狗男女血債血償只是......那個她花五百萬給兒子」包養「的便宜爹地,不是一個一事無成,專吃軟飯的小白臉嗎?怎麼搖身一變成了億萬身家的帝國首富了?她放火,他添柴她虐渣,他撐腰她就這樣莫名其妙被大佬寵上了天!展開

《重生後,我被大佬寵上天》章節試讀:

第4章

厲景琛倒是很配合:「二十七。」

年紀不小,也不算大,剛好。

沐時歡點頭表示滿意,「你是做什麼的?」

還是第一次被人如此盤問,男人淡淡挑眉,饒有興味:「這是……查戶口?」

沐時歡晃了晃手裡的紅本本,「我們現在已經是夫妻了。當老婆的問一下老公的基本信息,應該不過分吧?」

現在不問清楚,萬一以後穿幫了怎麼辦?

厲景琛頓了一秒,「什麼小生意都做點。」

沐時歡皺眉。

什麼小生意都做點?那不就是三天打魚兩天晒網么?保不齊就是個無業游民呢。

「那你在海城有固定住所嗎?」

「沒有。」他名下的房產太多,出差頻繁,並不固定住在一處。

沐時歡眉頭又是一皺。

一個二十七歲的男人,沒有正當工作,甚至連一個住處都沒有。

這得廢柴成什麼樣子?

真是白瞎了這張臉。

「還有其他問題么?」

沐時歡搖搖頭,「暫時就這些吧。」

見她沒問題了,厲景琛這才將一份協議遞到了她的面前,「既然沒問題,那就簽個字吧。」

沐時歡定睛一看。

婚前協議?

粗略的翻了翻前幾頁,看到她需要五年支付五百萬酬勞之後,有點無語。

這傢伙是怕她反悔不給錢么?

似乎是被氣到了,她拿起筆,飛快的在最後一頁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因為沒有細看,所以她並不知道,這份婚前協議的後面十頁,全部都詳細了列上厲景琛轉給她的,包括房產、五千萬現金、保險以及兩家上市公司的所有股份。

厲景琛不缺錢,對自己的女人,更加不會吝嗇。

這時,不遠處,一輛黑色的勞斯萊斯緩緩的開了過來,停靠在了路邊。

厲景琛看了那車一眼,正要開口詢問用不用送她回家。

就瞧見小女人乾淨利落的從手提包裏面掏出了一張黑金卡,遞到了他面前:

「卡里有一百萬,是包你一年的酬勞。另外,我在幸福苑那邊有一套三室一廳,你以後就住那。如果有用的上你的地方,我會聯繫你的。」

說完這話,沐時歡就踩着高跟鞋轉身離開了。

厲景琛看着她搖曳身姿的背影逐漸遠去,嘴角突然勾起了一抹玩味的弧度。

路邊,剛從車上下來的特助餘光直接被眼前的一幕給驚呆了。

他一定是產生幻覺了。

否則,怎麼會看到一個年輕漂亮的小姑娘塞了一張卡給BOSS,還大放厥詞的說要包養他?

直到厲景琛上了車,餘光的嘴巴還保持着震驚過度的「O」形。

「把嘴閉上,然後把這個送到老宅。」

厲景琛右手一揚。

就聽到啪的一聲,似乎有什麼紅色的東西落在了副駕駛上。

餘光扭頭一看,是一本結婚證:「BOSS,這是……」

「老頭子不是想要孫媳婦么?我滿足他。」

咯噔!

餘光腳下一滑,差點沒直接從座位上摔下去。

他滿頭冷汗,聲音顫抖,「BOSS,您的意思是,您跟剛剛那位小姐……」

「從今天開始,她叫厲太太。」

就算老爺子那邊催婚催的緊,但就這樣倉促的和一個陌生女人領證,是不是太荒唐了?

餘光連忙開口勸說:「Boss,萬一她……萬一太太另有所圖,只怕——」

「你在教我做事?」男人語氣冰冷,已然動怒。

「屬下不敢。」餘光頓時冒出冷汗。

該死的!

他怎麼忘了,BOSS最討厭的就是別人對他的事指手畫腳了。

車子緩緩前行,厲景琛幽深冷淡的目光投向車外,目光幽深莫測。

不知道為什麼,明明才只見過一次而已。

可此刻,他的腦海里,卻總是會情不自禁的浮現出沐時歡的臉。

乍一看,女孩眼神清澈明亮,表情單純無辜。

可若細細打量,就會發現那不過是個假象。

笑容未達眼底,眸子里藏着深淵。

突然,厲景琛很想知道。

在那張虛假的面具之後,到底藏着什麼樣的秘密。

「派人把她的底細查清楚,看看她是不是有什麼仇家。」

「仇家?」

「血海深仇的那種。」

血海深仇?

餘光一愣。

剛才雖然隔了一些距離,但是他看的很清楚。

那個小姑娘很年輕,最多也就二十歲,應該還在讀大學吧?

能跟什麼人結下血海深仇呢?

雖然覺得很奇怪,但他還是立刻應聲,「是!」

***

一個小時之後。

沐時歡從的士上下來。

面前,是一棟中式的別墅,端莊大氣。

明明是母親的陪嫁,卻在她過世之後,被鳩佔鵲巢,成了她父親沐湛閆和別人的愛巢。

真是有夠諷刺的啊!

當初,外公看中這個女婿,對於他在人脈、資源、金錢這些資源上面的幫助從來不遺餘力,這才有了現在的沐氏集團。

後來,母親病逝。

在葬禮上,沐湛閆涕淚橫流,賭咒發誓這輩子只有母親一個女人。

誰知道,轉眼不到半年,他就帶着沈芙蓉登堂入室了。

最開始,她還真的以為沐時茵是沈芙蓉帶進來的拖油瓶。

後來才知道,沐時茵是沐湛閆跟沈芙蓉的親女兒。

她就大沐時茵半歲。

也就是說,在母親懷孕的時候,沐湛閆就已經出軌了。

想起上輩子的不堪,沐時歡情不自禁的攥緊了拳頭。

她做了幾次深呼吸,盡量不讓自己泄露太多的情緒,這才推開門走了進去。

客廳里,氣氛有些壓抑。

沐湛閆陰沉着臉,一語不發。

沈芙蓉母女坐在沙發對面,大氣不敢出的樣子。

可仔細一看,不難發現她們眼底隱藏着的幸災樂禍。

沈芙蓉是第一個看到沐時歡進來的,她連忙站起來,親昵的道:「歡歡,你終於回來了?」

沐湛閆一回頭,看到身上濕噠噠的沐時歡,沒有半句關心之言,直接拍案而起:「沐時歡,你還有臉回來?」

沈芙蓉連忙拉住他,「湛閆,孩子也累了一晚上了,你別吼她,好好說。」

一聽這話,沐湛閆的怒火非但沒有下去,反而更甚:「累了一晚上?我看她是風流快活了一晚上了吧?爬到別人床上去還被人家家長抓了個正着——沐家的臉被她丟盡了!」

「你別這麼說,歡歡還是個孩子……」

「孩子?都知道跟男人鬼混到徹夜不歸了,我可沒有這麼不要臉的孩子!」

「湛閆,歡歡就是年輕不懂事,任性了一點,哪有你說的那麼不堪。」

《重生後,我被大佬寵上天》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