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重生後我被賜婚了
重生後我被賜婚了 連載中

重生後我被賜婚了

來源:google 作者:裴淺酒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晏君知 裴淺酒

裴淺酒給晏同歸當了十年太子妃、十年皇后,可換來的卻是家破人亡、血濺宮牆的下場浴血重生後,她立誓絕不再委曲求全,要讓晏同歸血債血償晏同歸想要的人才,她搶;晏同歸要辦的差事,她砸!還有那些想欺辱她的,她統統當場還回去!偏偏還有個人看殯不怕殯大,上躥下跳地挑事:誰敢欺負孤的王妃,孤決不輕饒!展開

《重生後我被賜婚了》章節試讀:

江老太爺不肯坐車,非要騎馬去。
裴淺酒哭笑不得:「您悠着點啊。」
江老太爺道:「外公騎了一輩子馬了,還能出事不成?你坐回去吧。」
說著便一馬當先地走了,江府的下人緊隨其後。
裴淺酒趕緊吩咐車夫追上去。
這一路招搖過市的,別人想不關注都不行啊。
「這江老太爺真是老當益壯啊,瞧這騎馬的姿勢,真威風!」
「誒?他怎麼往裴家去了?」
「這話說的,那是他親家,肯定是走親戚啊。」
這話剛說完就被打臉了,只見江老太爺在巷口停下,對裴淺酒道:「你先回去。」
「是。」裴淺酒一瞬間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圍觀路人十分不解,怎麼江老太爺到了裴府巷口了,卻又不進去呢?
「嗐,這還不懂嗎?江家和裴家多少年前就鬧翻了。」
結果又打臉了,只見江老太爺策馬到裴府門前,下馬往裡走。
門房要攔:「請您少待,容小的進去通報。」
江老太爺真是老當益壯,一巴掌把他拍到一邊:「誰敢通報,老夫弄死他!都給老夫老實待着!」
眾人攝於老爺子的**,不敢動彈。倒也有那雞賊的,想趁他不注意偷溜過去,卻被老爺子一手抓住丟下了台階。
「誰再敢偷雞,老夫可就下狠手了。」江老太爺威脅道。
這下都老實了。
江老太爺估摸着時間,覺着差不多了才留下幾個人手看住裴府門房,然後帶人往裡走。
與此同時,裴淺酒回來後便下車去了主院。
老太君道:「喲,咱們齊王妃還回來吃飯啊?」
裴淺酒差點樂出聲,這哪還有半點大戶人家當家老太君的風範?整一鄉下潑皮老太太嘛。
不過也對,老國公帶着長子跟太祖打天下的時候,老太君就帶着次子在鄉下種地呢。
「祖母,孫兒還未出嫁,自是應當回家來的。」裴淺酒答道。
「你去了齊王府?」老太君又問道。
裴淺酒撲通一下跪下去:「孫兒萬不敢做如此有辱門風之事,孫兒若有錯,祖母責罰便是,這話切莫再說了。否則傳了出去,遭殃的又豈是孫兒一人?」
老太君臉色一沉,呵,又拿齊王來壓她?
很快,齊王就會厭棄你了,屆時看你還有什麼倚仗。
老太君陰森森地看了裴淺酒一眼:「起來吧,跪着做什麼?不知道的還以為老身苛責你。」
「苛責誰?」一道中氣十足的聲音傳來,江老太爺閃亮登場。
老太君猛然抬頭:「你怎麼會在這裡?怎麼無人通報?」
江老太爺道:「通報?呵,真讓通報了,老夫如何看到你這老虔婆苛待我乖孫的一幕?你好大的膽子!」
老太君氣了個倒仰:「我裴府的事,輪不到你江家來管!」
江老太爺銳利的眼神從裴家眾人身上掃過,對上老太君時,老太君心中一突,總感覺疏漏了什麼。
下一刻,江老太爺告訴了她答案:「我怎麼瞧着你們身上的首飾那麼眼熟啊?」
老太君:「……」
裴家二房:「……」
嘿!想起來了!
但也心虛了。
「什麼眼熟?首飾不都那些樣式么?你一個老頭子又沒研究,當然瞧着都一樣了。」老太君找補道。
江老太爺嚴詞打斷:「不!這些首飾我瞧着就是我女兒嫁妝里的,老虔婆,你竟敢盜用我女兒的嫁妝!」
「胡,胡說!」老太君色厲內荏,「老匹夫,你不要血口噴人!」
江老太爺才不吃她這套,直接掏出嫁妝單子:「呵,是與不是,一驗便知。」
「驗什麼驗?老匹夫,你不要在我裴家撒野!」老太君明顯慌了,指着裴淺酒道,「好啊,你個不孝之女,我道你這麼晚出去做甚,原來是找靠山來對付我是吧?我裴家竟然出了你這樣的忤逆東西,真是家門不幸啊!」
明着是罵裴淺酒,暗着卻是警告江老太爺別太過分,否則裴淺酒終究是裴氏女,任由她老婆子拿捏。
江老太爺怒道:「老虔婆,你不要指桑罵槐!裴家如此欺我江家,老夫絕不善罷甘休!走,你與我去御前分辯!」
老太君一聽要去御前,頓時方寸大亂:「這,這點小事也拿去煩皇上,你,你也不怕被治罪!」
馮氏也忙道:「親家老爺,咱都是一家人,您何必鬧得這麼大呢?這要傳出去於你我兩家面上也不好看啊。」
「長輩說話,哪裡有你開口的份?滾!」江老太爺呵斥道,又看向老太君,「老虔婆,心虛了吧?那這御狀老夫還非告不可了!老夫連朝服都備好了,就等着你呢!」
老太君一驚,這才注意到他穿的是朝服,明白他這是來真的了。
「老親家,有話好說,有話好說嘛。」老太君服軟了,「俗話說家醜不可外揚,咱們鬧得這麼難看,還鬧到御前,這讓外人怎麼看咱們兩家啊?」
「那就開庫房核驗。」江老太爺道。
老太君自是不肯的:「天都快暗了,要不老親家你先回去,明日再說?」
江老太爺上前一把揪住她的手腕:「走,跟我去御前分辯。」
「哎!哎!哎!」老太君驚叫不已,卻又無法掙脫,竟是被江老太爺一路拽去了前門。
「來人吶,還愣着幹什麼,快去幫老太君啊!」馮氏也失了分寸,大聲喊道。
可裴府的下人哪敢去碰江老太爺啊?
最後只能一路緊緊尾隨,直至門外。
圍觀的路人還沒散呢,江老太爺讓人看住了裴府的門房,他們就知道有好戲看!
果然,江老太爺拽着老太君出來了。
江老太爺對着路人們嚷嚷:「這個老虔婆,老不修!竟然貪墨我女兒的嫁妝,給她自己、給裴家二房肆意取用,卻苛責我的外孫女!真是狼心狗肺,天理不容!」
老太君都懵逼了,這麼喊出去,誰家臉上好看啊?
但是江老太爺有招啊,他先鬆開老太君,然後道:「裴家不許我老頭子核驗自己女兒的嫁妝,他們勢大我惹不起,我只好去宮中求皇上做主!」
我弱我有理在哪都是行得通的,江老太爺這麼一示弱,路人們立即就偏向他了。

《重生後我被賜婚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