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重生後七皇子捧我如珠如寶
重生後七皇子捧我如珠如寶 連載中

重生後七皇子捧我如珠如寶

來源:google 作者:小喵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楚願 步辰淵 穿越重生

她是手握重兵的大將軍嫡女,強大家世卻識人不清愛上渣男,傾盡全族之力助渣男登上皇位,被渣男和白眼狼妹妹背叛,自盡於城樓之上重活一世,她紅着眼睛撲進七皇子懷中,身邊所有人卻都認為他不是良配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他手握百萬大兵,風塵揚沙歸來時,離皇位只差一步,卻為了救她,甘心情願剜心而死這一世,她不要再重蹈覆轍,她要讓權勢所有背叛的人付出慘痛的代價,將他們推進地獄,助他成為九五之尊機關算盡,她以為她這樣的人不配再被愛,卻沒想到在他眼裡,她仍舊是最初單純的小姑娘繁華落盡,歷盡千帆,她此生只盼,便是展開

《重生後七皇子捧我如珠如寶》章節試讀:

  「今天是皇家狩獵,我們王爺剛追着一隻熊來到了這附近,就被突然出現的黑衣人圍攻了。」
  侍從陳晦出聲回答道。
  他可是很早之前就見過了這位楚姑娘,卻沒想到一別數年,她武功竟然這麼高強!
  「皇家圍獵怎麼會有刺客,該不會是有人刻意……」她知道一定是步弘唯安排的,但是又不能直接說出來,於是只得婉轉的出言提醒道。
  步辰淵看了眼她,「姑娘慎言。」
  步辰淵冷漠的吐出這句話,忍下自己心中莫名的情緒,將已經擦乾淨手指的手帕又拿了回來。
  楚願見他對自己的情緒,如此冷漠,識趣的閉上了嘴。
  可是綠蘿卻不樂意了,揚手指着陳晦。
  「喂,我們家小姐救了你們,你們這是什麼態度啊?」
  綠蘿上前一步,為自家小姐抱不平。
  楚願見狀,趕忙壓下綠蘿的手,「綠蘿,不許無禮。」
  「王爺……」陳晦輕輕叫了一聲,也頗為疑惑。
  自己王爺怎麼突然對人家姑娘這麼冷淡了?他明明記得前兩天,王爺還在書房,衝著眼前這姑娘的畫像發獃呢。
  就在這時,一道不懷好意的聲音突兀的響起。
  「七哥,你怎麼在這裡啊?」
  楚願瞳孔狠狠一震,這聲音……
  抬頭一看,果然是步弘唯,她雙拳緊握,理智瞬間被擊的粉碎!
  「小賊,拿命來!」
  「呀,小姐!」
  綠蘿驚呼一聲,只見小姐像被什麼刺激到了一樣,雙眼立刻變得通紅,飛起一腳就朝着男人狠狠踹了過去!
  「啊!你竟敢……你知道本王是誰嗎?」
  八皇子步弘唯摔在幾米遠的地方,他費力的爬起來怒吼道。
  卻見面前的姑娘絲毫未停,面帶凶色的朝他又奔了過來。
  「受死吧你!」
  步弘唯見眼前女子瘋了一樣,也顧不上儀態,撒腿就往獵場跑去,一邊跑,一邊還叫罵著。
  「大膽!你再不住手,信不信本王讓父皇抄你全家!」
  楚願被這句話刺激的更甚,反手一扭,就聽到咔吧一聲骨頭的脆響,接着傳來步弘唯凄厲的慘叫聲。
  當步弘唯終於逃到了露營的駐紮地時,不擅武功的他臉上已是青紫一片,胳膊也折了一個。
  「八皇子!」
  帳篷前的守衛大驚失色,趕緊過來把他扶起。
  卻見身後的姑娘剎時停下了腳步,一臉的震驚還帶着疑惑,她抬頭指着步弘唯的臉,「就他,他是八皇子?不是賊?」
  步弘唯氣的冷哼一聲,別過頭去,冷聲道,「本王告訴你,等着被抄家吧!哼。」
  她聞言再次握緊拳頭,步弘唯嚇得趕忙躲到侍衛身後。
  「阿願!」
  猛然聽到熟悉的聲音,楚願的鼻子一酸,眼淚就盈滿了眼眶。
  「阿爹!」
  她轉頭看向父親,父親身着一襲灰色長袍,仍是記憶中慈愛的模樣。
  她兩步並作一步來到父親跟前,楚侯抬手輕輕敲了一下她的額頭。
  「又胡鬧了是不是?」她緊緊握住父親的手,竭力控制住自己,才沒讓淚珠滑落。
  「這便是令女了吧,不愧為楚侯的女兒,果真鍾靈毓秀。」
  皇上此時也從帳篷里出來了,看着父女情深的模樣,出聲稱讚道。
  想到八皇子此刻還一身傷的在後面站着,楚願決定先發制人,她調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緒,轉頭就直愣愣的跪下。
  「求皇上恕罪!」
  皇上略微有些疑惑,「這是幹什麼,快起來!」說著沖身後的人一拂手,示意宮女過去把人扶起來。
  楚願則是挺直了背,輕輕掙脫了宮女的手。
  語氣不卑不亢的解釋道,「回皇上,臣女剛剛回來的路上,恰巧看到一群刺客正在圍攻一個人,於是上前幫忙。」
  「後來才知道原來被刺客圍攻的人竟然是崇王殿下,之後解決了刺客,臣女與崇王殿下正說著話,突然又過來一個人,臣女下意識的出手,卻不小心把弘王殿下當成了賊人,然後……然後就這樣了。」
  皇上看向步弘唯,微不可查的皺了皺眉。
  「求皇上開恩,臣女真的不是有意的!」
  楚願低着頭,脊背仍然端的筆直,外人看着倒真像是一副誠心悔過的樣子。
  但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確實是成心的,哼,成心的打他一頓出氣!要不是今日時機不對,她恨不得直接殺了他!
  被人攙扶着的八皇子步弘唯剛走到這邊,差點沒被她的話氣歪了鼻子!
  「什麼叫做你不是有意的?啊?」
  「本王明明那麼大聲的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她裝聽不到也就算了,竟然還敢顛倒黑白!
  「父皇!」
  步弘唯氣沖沖的指了指地下的人:「她分明是故意的!」
  她低頭裝着害怕的樣子小聲道:「求皇上恕罪,求弘王殿下恕罪!」
  楚侯看着跪在地上的寶貝女兒,雖然仍然沒弄明白是怎麼回事,不過以他對女兒的了解,女兒絕不可能無緣無故出手打人。
  於是他躬着身子,替女兒解釋道,「皇上,小女因為身體不好,自小便被養在山上,今天是第一次回來,不認得弘王殿下也是情有可原,再者言,小女是擔心崇王殿下的安危,這才出手,還請弘王殿下大人有大量,就別跟小女計較了。」
  他繼而轉身朝步弘唯行禮,「老夫在這兒替小女給弘王殿下賠罪了。」
  皇上看了眼老八,瞥了他一眼,眉間陰鬱又深幾分,但到底念着楚侯開國大將軍的身份,於是擺了擺手說道:「罷了罷了,楚將軍快快請起,朕不追究就是了。」
  「老八,還不滾進去上藥。」真是個沒用的東西,讓個女兒家打成這樣。
  步弘唯縱有萬般不情願,但看着皇上略帶警告的眼神,只得點了點頭,「是,父皇。」
  隨後忿忿的離開了。
  臨走之前,還憤恨的瞪了楚願一眼。
  但楚願根本不在意,反正人已經打了。
  楚侯俯身謝過之後,也帶着女兒離開,去了自己的帳篷。
  而皇上站在原地,臉上面無表情,讓人猜不透在想什麼。
  隨後他冷冷的喊了一聲,「李永泰!」
  老太監忙上前,躬着身子道,「老奴在。」
  「去好好查查楚願嘴裏說的黑衣人,查清楚他們和老八……有沒有關係。」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