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後的顧爺手撕綠茶追老婆
重生後的顧爺手撕綠茶追老婆 連載中

重生後的顧爺手撕綠茶追老婆

來源:google 作者:一大口奶蓋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唐糖 現代言情 顧律之

江市人人都知道唐糖追求顧律之而不得,大家都等着看唐糖的笑話,結果令人聞風喪膽的顧爺在訂婚宴上臨時換人,換的人竟然是唐糖!」顧律之,你是禽獸嗎?我還是個孩子「看着眼前的人,唐糖實在是崩潰,」孩子?你要給我生孩子?好啊好啊「追老婆要什麼臉皮,視臉皮為無物!自從顧爺開啟了寵妻模式,周圍人都表示沒眼看沒眼看,實在是辣眼睛,放過我們吧然而,在二人享受甜蜜的時候,一個黑影惡狠狠的盯着他們,」唐糖,你是我的......"展開

《重生後的顧爺手撕綠茶追老婆》章節試讀:

「不可能的,顧哥哥,你明明答應的是和我訂婚,為什麼突然變卦!」唐馨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看着顧律之。

「唐馨,我不和你訂婚的原因,我想你應該知道。」顧律之冰冷的語氣,殺意四起。

眼中浮現出上一世的情景。這個女人上一世聯合了自己曾經的好兄弟宋勛欺騙他,愚弄他,霸佔他的公司和財產。

在他死後欺負、侮辱唐糖,甚至最後殺了她。

他永遠也忘不了唐糖一個人絕望的躺在冰冷的地上,渾身是血的樣子。

他絕對不會輕易的放過她。

唐馨一臉心虛,轉念一想,他不可能知道的。

又強裝鎮定。

「顧哥哥,我不知道,我不知道這是為什麼,難道你不顧我們之間的恩情嗎?」

「恩情?」顧律之嘴角勾起,露出一絲嘲諷的笑。

「不知道唐馨小姐說的是什麼恩情?是救我的恩情?」顧律之的笑容像是一個照妖鏡。

問的唐馨不敢繼續回答,甚至不敢抬頭看他,生怕一抬頭就露了餡。

顧律之忍不住嗤笑一聲「唐馨,我顧律之給的恩情你接的住嗎?你敢要嗎?」

台下眾人議論的聲音越來越大。

「不是說唐家二小姐是顧爺的救命恩人嗎?這什麼意思?」

「這是顧爺不想認這份恩情?」

「怎麼可能?這事八成有貓膩吧!」

難道他知道了?不會的,他怎麼知道的?唐馨一直回想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

唐糖的心中也滿是疑惑,顧律之這話的意思就是知道當年救他的人不是唐馨了,那他怎麼知道的呢?唐馨不可能主動承認的!

顧律之將目光看向唐糖,看着她震驚的樣子偷笑。

可愛。

太可愛了。

唐馨咬牙,不能在這個時候被拆穿,不能丟這個臉。

「為什麼不敢!是我救了你,你答應和我訂婚,現在又說要和我姐姐訂婚,你這是什麼意思?」

隱藏起眼裡的仇恨和嫉妒,唐馨故作委屈的控訴着。

「唐馨,我最後再問你一句,當真是你救的我?」

「是我!就是我!你這樣懷疑是什麼意思,覺得我唐家會騙你?」唐馨嘴硬。

在顧律之眼裡,唐馨左不過是砧板上的魚。

垂死掙扎。

「好,那我就給你,給唐家,給大家一個交代。」顧律之凝視着唐馨。

「謝傑。」

「好的爺。」謝傑站在主持台旁邊大聲地回應着。

屏幕上立刻顯現出那天,唐馨和顧律之的「好兄弟」宋勛商議着如何把顧律之逼上山,再如何讓他跌落山崖,再讓唐馨就假裝救了他,上演一出救人,博得顧律之的同情和幫助。

兩人的一舉一動,每一句話都清晰的呈現在大屏幕上。

「啊?怎麼會這樣,原來是唐馨是給顧爺下套啊!」

「看樣子偷雞不成蝕把米,這個女人可真厲害。」

「那最後不還是唐馨救了顧爺嗎?總之結果是救下來了啊!這又抵賴不掉。」

唐馨崩潰的大叫:「不是的!假的,這肯定是假的,不是我策劃的!」

「第二個。」顧律之沒有理會唐馨,鎮定自若的命令着謝傑。

又一個視頻里,唐糖瘦弱的小身體背着顧律之,與其說背着不如說是拖着。

一步一步的從山腳下往遠處的村裡走去。

走三步歇五步。

快走到一個農舍面前,終於撐不住了,兩個人一起摔倒在地上,被農舍的主人救下。

等到唐馨和宋勛找來的時候,看到還在暈迷的唐糖和顧律之。

二人立刻吩咐人把唐糖抬走,讓唐馨假裝顧律之的救命恩人躺在那裡。

「不是的,是我救的你,不是唐糖!這個視頻是假的!是合成的,是後來拍攝的!」

唐馨不相信,為什麼荒郊野嶺,顧律之還能有視頻。

顧律之不屑的勾着唇,「唐馨,你不會以為我沒有人證吧。」

畫面中出現的正是那個農舍的主人,非常篤定地說當時暈倒的一男一女,那個女孩就是唐糖。

因為唐糖長相出眾,又實在是嬌小。

他還很驚奇,這個小姑娘是怎麼把一個大男人背了這麼遠。

「你還有什麼想說的?」顧律之質問着唐馨。

唐糖在一旁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她實在沒有心思去關心唐馨,她現在更害怕的是顧律之,為什麼他這麼反常?

她早知道妹妹的詭計,也早知道妹妹「代領」了這份恩情。

但她什麼都沒有說,從小就不被家人重視,能做到的只有聽話和服從,被爸爸教育要讓着妹妹的唐糖早就習慣了。

哪怕是自己愛的男人,她也願意收起自己的心思,拱手相讓,只為了所謂的家庭和睦。

「都是假的,這些視頻都是假的,你就是為了不和我訂婚,你就是為了讓我們唐家丟這個臉才這樣的!」

唐馨不服氣的奮力哭鬧着。

「不想和你訂婚是真的,但不代表我不想和唐家其他人訂婚!」

唐家其他人?這不就是說站在旁邊的唐糖嗎?

唐家除了唐馨和唐糖哪裡還有什麼其他人。

「唐馨,不承認沒關係,我還有更多精彩視頻,你是想自己看還是想大家觀賞一下。」

「我提醒你一下,蓋爾酒店,宋勛…」

顧律之漆黑的眼眸里射出精明的光,像看到獵物一樣。

「不要,不要,不要再放了!」唐馨崩潰的蹲下身子,把頭埋進膝蓋里,雙手捂住自己的耳朵。

怎麼會這樣,他怎麼會知道!是唐糖!

一定是她!不然還能有誰會這麼看不得她好。

顧律之收起眼中的殺意和嘲諷,走下台去,親自推着唐糖上了台。

唐糖既震驚又恐懼,這又是什麼羞辱自己的新手段嗎?

顧律之推着唐糖走到大屏幕的**。

「各位,請各位做個見證,今日我顧律之和唐家大小姐唐糖訂下婚約,日後唐糖就是我顧家人,是我顧律之的未婚妻。」

低頭寵溺的看着唐糖,彎下身子一把把唐糖摟進懷裡,在她額頭上落下一個虔誠的吻。

唐糖整個人還處于震驚之中,不敢相信月光落在了自己身上。

「別害怕,乖乖。」顧律之在耳邊輕聲說著,氣息縈繞在唐糖的耳旁,更緊張了。

唐糖望向顧律之。

這個男人,自己不知道愛了多少年了。

原本都已經打算收起自己的愛意,再也不追月亮了。

可是月亮為自己而來了。

哪怕他現在只是為了讓自己救場,自己也甘之如飴。

早就忘記了他曾經給她帶來的痛苦,所有的都被現在的甜蜜所覆蓋。

想着,唐糖沖顧律之露出來一個淡淡的笑,哪怕唐糖很小心。

顧律之也能一眼看出那笑里的心酸和愛意。

「怪不得叫唐糖,乖乖,你好甜啊。」顧律之被這個笑晃了一下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