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重生1983,開局我在看守所
重生1983,開局我在看守所 連載中

重生1983,開局我在看守所

來源:google 作者:粒大鯊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林楓 粒大鯊 都市小說

21世紀資深社畜林楓,在一次酒後意外重生到了1983年,成為了水溪村好吃懶做的的二流子「林楓」,頂着「流氓罪」的名頭在看守所待了三天,幸運出獄後原本不學無術的林楓突然轉了性,變得勤快又聰明,做生意當個體戶,依靠着先知先覺的優勢當上CEO,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巔峰……展開

《重生1983,開局我在看守所》章節試讀:

服侍林永志喝完葯,鄭慧蘭拿起一把鐮刀,對着林楓囑咐了兩句就急匆匆地出了門兒。

正是農忙時節,各家各戶都忙得不可開交。

先前因為林永志生病的緣故,他們家地里的麥子還有一大半沒有收割。

鄭慧蘭嘴上不說,其實心裏早就焦急得直冒煙兒了。

林楓將碗收拾好,出來時已不見了鄭慧蘭的蹤影。

想到鄭慧蘭那看起來不太好的臉色,一看就是勞累過度又營養不良,林楓的心情不免有些沉重。

遲疑片刻,他回到了裡屋,「爸,你在家好好休息,我去地里幫媽一起幹活兒。」

既然自己現在成了這個家的兒子,就該肩負起照顧父母的責任,不能再讓鄭慧蘭那麼辛苦了。

聽到林楓自告奮勇要去田裡幹活兒,林永志心中的疑惑更深了。

從小到大,林楓可是最討厭干農活兒了,這回居然主動要去幫忙。

難道真是看守所的幾天教育讓他轉了性?

沒等林永志想明白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林楓已經找到了一把鐮刀,雄赳赳氣昂昂地出了門。

走了大約十來分鐘,林楓來到了自家地里,遠遠便見着母親鄭慧蘭正弓着腰,手腳麻利地在割麥子。

「媽,我來啦!」林楓拿起鐮刀奔向了鄭慧蘭的方向。

鄭慧蘭直起腰,見着林楓小跑到了她的跟前,不由得皺了皺眉,「你來幹啥?不好好在家裡待着,到處瞎跑啥?」

林楓揚了揚手裡的鐮刀,「我來幫你幹活兒呀!人多力量大,早點割完早點回家。」

「幫我幹活兒?你……」

跟林永志的反應一樣,鄭慧蘭也不可置信地盯着林楓。

一向懶惰如豬的兒子林楓居然主動來幫她幹活兒了?

真是太陽打西邊兒出來了!

「好了,咱們趕緊割麥子吧!」林楓裝作看不懂鄭慧蘭眼底的狐疑,催促一句後,開始埋頭苦幹起來。

鄭慧蘭張了張嘴,似乎還想問什麼,但看着已然進入狀態的林楓,最終還是將那些話咽了下去。

林楓一邊故作認真地割麥子,眼角的餘光卻一直在鄭慧蘭那邊晃動。

見鄭慧蘭沒再繼續追問他,他心裏暗暗鬆了口氣。

初夏的早晨,陽光並不是很毒辣,空氣中偶爾吹來的風還帶給人一種舒爽的感覺。

林楓手握着鐮刀,努力想要干好這活兒,可因為自己兩世以來都沒有干過農活,實在是摸不清這其中的技巧和門道。

同樣的一把鐮刀,在鄭慧蘭手中就是「神器」,割麥子又快又准,到了自己手裡就變成了廢鐵,毫無用武之地。

不僅如此,林楓發現自己的體力也漸漸不支了。

不過幹了二十來分鐘,他就感覺腰也酸了背也痛了,腦子也有些發暈。

「哎,不行了不行了,我……我休息會兒。」

堅持不下去的林楓將手中的鐮刀一丟,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口喘着氣。

也真是奇了怪了,雖說自己確實是沒有干農活兒的經驗,但是這種程度的勞作也不至於累成這樣啊。

尤其前世的他可是很喜歡運動的,不可能這點兒程度就累成狗了啊。

唯一合理的解釋就是,是原主「林楓」的體質太虛了。

想想也對,像他那樣好吃懶做的人,能有個好身體才是怪了。

見林楓這麼快就癱坐在了地上,鄭慧蘭沒好氣地瞪向了他,「行了!沒事就回家去看着你爸,少在這兒給我添亂!」

先前她還在懷疑,兒子林楓難不成真的像他爸說的那樣,因為在看守所待了幾天懂事了,都知道來地里幫她幹活兒了。

這會兒一看他這不成器的樣子才知道,原來這都是裝的,他果然還是那個好吃懶做的德性。

感受到鄭慧蘭眼裡的失望,林楓其實很想站起來說一句「不!我能堅持!我要幫媽你一起幹活兒!」

可屁股剛離開地面,信誓旦旦的話沒能說出口,林楓又突然回想起了,剛剛那被農活兒支配的恐懼。

默默地咽了口唾沫,他權衡再三,最終還是理智戰勝了頭腦發熱,對着鄭慧蘭訕訕地笑道:「媽,那……那我就先回去了?你也休息會兒,別太累了啊!」

說完,沒敢看鄭慧蘭那犀利的眼神,拿起那把鐮刀就撒丫子跑了。

望着林楓那比兔子跑的還快的背影,鄭慧蘭無奈地搖了搖頭。

臨陣脫逃的林楓一路小跑,直到確定自己應該不在鄭慧蘭的視線範圍之內了,這才停下腳步鬆了一口氣。

得,本來想要好好表現一下,沒想到差點兒把自己累死。

看來不論是之前的「林楓」,還是現在的自己,都果然不是干農活兒的這塊料,還是不要勉強了。

再說就算他真的勤勤懇懇地幫着家裡收麥子,又能有多大的用處?

該窮還得窮,根本改變不了家裡的狀況。

林楓在心裏不停地自我催眠着,漸漸地也將剛剛地插曲擱置在了一邊,轉而開始在四周瞎晃悠起來。

不知不覺中,他來到了一條小溪邊。

水溪村之所以叫「水溪村」,其實就是因為這條小溪得來的名。

蜿蜒清澈的溪水流經村子,像一條絲帶環繞着這個小村莊,嘩嘩的流水聲也給安靜的四周平添了幾分活力。

林楓坐在岸邊,手上的鐮刀輕輕敲擊着岸邊的石頭。

平日里這溪邊會有不少婦女來洗衣服,不過這會兒大家應該都在地里忙農活,倒是沒有一個人的蹤影。

林楓的目光在四周一一掃過,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

突然,他的眼前一亮,直勾勾地看向了不遠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