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至尊丹魔
至尊丹魔 連載中

至尊丹魔

來源:google 作者:瘋狂的馬大鍋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葉冰柔 奇幻玄幻 聶雲帆

簡介:魔丹之術,上古傳承有劈山移石,翻覆乾坤之力;顛倒星辰,穿梭蒼穹之能一代丹魔聶雲帆浴火重生,攜魔丹之術強勢崛起手劈巔峰大能,腳踩蓋世奇才丹武之途,勢不可擋天若阻我,與天爭鬥;神若阻我,誅神殺佛展開

《至尊丹魔》章節試讀:

沈冷愣了一下,這傢伙丹士徽章已經到手,丹藥也煉製了。

他還有什麼不情之請,難道,是要拜自己為師?

一想到這個問題,她心頭驀地一動。

身為滄藍宗丹堂的導師,沈冷手底下的確沒一個像樣的徒弟,每一年的丹會,她的成績都比較靠後。

雖然范堯從沒有批評過她,但是她心中卻總想爭一口氣,教幾個像樣的徒弟出來。

如今聶雲帆這種,正好是她所需要的人才。

想到這裡,沈冷眸子里閃出一抹神采,急切問道:「你說吧,還有什麼要求。只要別太過分的,我都可以……」

正說著,聶雲帆指了指身後那紫龍盤魔爐,笑道:「沈大師你這丹爐我用的趁手,能不能,讓給我。」

「什麼……」

這話一出,沈冷臉色大變。

丹爐之於煉丹師,那就相當於寶劍之於劍客。若是一根筋的劍客,那便是劍在人在,劍碎人亡。

沈冷雖然不是一根筋,但是對這丹爐還有些感情。

將丹爐拱手送人,除非她哪天封爐,才有可能這麼做。

「聶雲帆,你應該知道連丹爐對於我們丹師,意味着什麼嗎?」她冰冷說道。雖然聶雲帆讓他極為吃驚,但是他依舊是個學徒,而她則是個導師。

學徒對導師不敬,她自然不會給聶雲帆好臉色看。

江溪雲也嚇的急忙拉了拉聶雲帆的袖子,正要說話,卻聽聶雲帆笑道:「沈大師別急,我不是問你討,我是和你換。我用剛才那極品喚元液的配方和你換,怎樣?」

這話一出,沈冷愣在原地,如遭雷擊。

配方,這可是比藥液貴重百倍的東西。

一瓶藥液賣一百下品元石,那這配方,分分鐘就能賣出幾萬以上。而且越是稀有的配方,價值就越高。

這極品喚元液五息就能生效,簡直是極品的不要再極品。這東西若拿去賣,只怕沒個天價根本下不來。

而這小子,竟然拿它來換一個區區玄階丹爐。

「你,你說的,可是真的?」沈冷睜大美眸,朝着聶雲帆走了幾步。身前的高聳,都快碰到聶雲帆的胸口了。

這種級別的丹方在手,她在丹堂的地位絕對會超過其他所有導師。

丹堂里范堯自然是地位尊崇,而范堯之下則有不少丹師級別的導師,大家明地里和睦,暗中卻相互較勁。

誰的實力強,誰收的徒弟就多,得到的宗門資源自然也多。

如今得到這神奇丹方,她立馬就能脫穎而出,成為導師翹楚。這一切簡直如同夢幻般,讓她難以相信。

「放心,自然是真的,不過也有條件。」聶雲帆笑了笑,雙眼放肆的在對方胸前掃了一眼,絲毫沒有迴避眼神。

沈冷心頭重重一跳,眉頭緊蹙道:「那你說,什麼條件。」

她知道事情沒那麼簡單,如此極品的東西也不可能輕易給自己。雖然如此,她還是想聽聽對方要什麼條件。

聶雲帆道:「第一,沈大師盡量不要把這配方外傳;第二,今天這裡發生的事情你知我知雲姐知,別處就不要去說了。我這人低調,不喜歡張揚。」

說完之後,笑嘻嘻看着沈冷。

沈冷完全愣神,雙眸緊盯着聶雲帆稜角分明的臉孔。

「就……就這麼簡單?」

她本以為對方會提什麼過分要求,沒想到,竟然是這麼簡單的兩個要求。

第一個要求不用說她也不會傻到把這麼貴重的配方公布,至於第二個,更加簡單。她本就不是那種喜歡說人是非的人,自然不會到處亂說。

「好,我答應你。」

「沈大師,痛快!」

聶雲帆笑了一聲,轉身拿起紙筆,大手一揮,寫下了幾行字跡。然後走進內堂,將這丹爐包好,放入包裹。

沈冷接過配方,雙眸再次睜大,「就……這麼簡單?」

這配方上用到的材料基本不變,只是將一些材料的用量稍稍作了調整。復原草從之前的二兩便成了二兩三錢,元靈花從之前的一兩便成了三兩。至於地魔藤,甚至絲毫沒做出任何改變。

「就是這麼簡單,不相信的話,沈大師可以試一下。」

沈冷也不管面子,直接打開丹爐開始煉丹。她刻意控制神元,沒多久,就煉製出了一汪清澈藥液。

導出藥液,一爐四瓶。

沈冷二話不說,直接拿起一瓶喝了下去。

一息,二息,三息……

直到第六息的時候,她身上一道紅芒閃過,喚元液開始生效。

「果然神奇!這是真的。」沈冷情不自禁讚歎道。雖然沒有五秒生效,但是第六秒開始生效,已經超越了整個滄藍宗里所有的喚元丹。

這配方沒什麼問題,只是沈冷的水平還遠遠沒有達到聶雲帆的地步。

聶雲帆淡淡一笑,這東西自然是真的。

人間的丹藥水平,和魔域那完全是兩個不同的級別。一萬年時間,聶雲帆改造了不知道多少丹藥。除了魔丹,他對普通丹藥的造詣一樣神乎其神。

有些丹藥稍微修改一下配方,就能提升巨量效果。

當然,在人間一些高級地區,這樣的配方並不算稀有。但是在滄藍宗里,這種特殊配方,卻是頂尖的存在。

「怎樣?若沒什麼問題,這丹爐我就拿走了。」聶雲帆說著,找了個布袋將那紫龍盤魔爐裝在了裏面。

沈冷並沒有露出惋惜的表情,反而有些奇怪的看着聶雲帆。

這個少年,如此神秘。

他的身上,究竟還有多少秘密。他的實力,到底能夠到什麼地步。

這時候,她忽然想起剛才,她以為聶雲帆要拜她為師,心中那一股莫名的期待和興奮。

她看着聶雲帆整理好一切,轉身朝着門口走去,終於忍不住開口道:「等一下。」

「還有什麼事?沈大師。」聶雲帆笑的雲淡風輕。

「那個……那個……」

沈冷忽然有些結巴起來,模樣有些靦腆。

那樣子,完全不像之前冰冷高傲的丹藥導師,倒像是一個羞怯少女。

「那個…你的師父,是不是滄藍宗的?若不是,你能不能在宗門裡,拜我為師?」沈冷有些尷尬,看着聶雲帆,支支吾吾說道。

江溪雲愣了一下,這年頭,拜師,還有反過來求的嗎?

《至尊丹魔》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