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只求浮生不相逢
只求浮生不相逢 連載中

只求浮生不相逢

來源:google 作者:桃寶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安然 王總

安然第一次見到陸城璟,他對她說,「多少錢一晚?」她錯愕,還沒來得及解釋,就被徹底的吃干抹凈……安然最後一次見到陸城璟,他對她說,「安然,我真的是瞎了眼才會愛上你!」因誤會而相遇,又因誤會而分開,前塵往事如過眼雲煙,只求浮生不相逢展開

《只求浮生不相逢》章節試讀:

  幾天後。

  從醫院出來,安然渾身疲憊,陸城璟給她的錢全部交給了醫院。每次來見弟弟,安然在外故作的剛強都會變得敏感脆弱。他就躺在那裡,不說話也不動,身上架着各種醫學儀器,氧氣瓶從來不敢斷。

  安然有時候會胡思亂想,不知道什麼時候再來醫院看弟弟,他就跟那些冰冷的儀器融為一體了。

  真可怕。

  等公交的時候,安然才發現自己身無分文了,只能捱着老遠的路走回去。

  回到出租屋,安然卻愣住了。

  她門口擺着的全是行李,衣服被子都扔了一地。

  安然這才想起來,她的租金拖了一個月了……

  弟弟住院,欠着醫院的錢好不容易才補上,房租卻是沒了着落。安然去敲房東的門,一個中年女人怒着臉瞪她,「東西都給你扔那兒了,自己撿去。」

  「……」安然求情的話還沒說出口呢,房東態度太過惡劣,讓她好不容易憋出來的好話又卡在了喉嚨里。

  「白天一大早就出門,晚上人人都睡了才回來,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去幹什麼偷雞摸狗的行當呢?長得那麼好看有什麼用?也沒見着勾搭上什麼有錢的男人。」

  房東在身後碎碎念。

  安然聽得怒氣騰騰,她蹲着身子把衣服塞到行李箱里,站了起來,回頭冷冷的看着房東。

  「長得好看或許勾搭不上男人,但是長成你這樣,一定沒有男人看得上。」

  房東是個大齡剩女,眼裡揉不得沙子,潑辣得很,登時就火了。安然拖着行李走在前面,房東在後面追着罵:「安然,你個小浪蹄子,有本事站住啊!整天整天的收拾打扮,這附近誰不知道你做的是伺候男人的生意,怎麼著,現在沒人要你房租也交不起了?」

  得,惹不起,她走!安然腳上速度更快,拉着倆行李箱,走得更快。

  眼見着就到了巷口……等等,剛剛過去的不是陸城璟的車么?

  安然一急,索性把行李箱一放,快步跑了出去,一邊打着陸城璟的電話,一邊揮手道:「陸城璟,停車!停車啊!」

  車上。

  陸城璟面無波瀾,車開得四平八穩。

  距離上次見到安然已經是幾天前了,這些天他忙於公事,倒也沒有想起來這個女人,只是今天恰好從這條路路過,看到了安然,當然,也聽到了謾罵聲。

  他沒聽見安然反擊,反倒意外,那麼個睚眥必報的女人,不說話則已,一說話能夠氣死人的女人,能夠這樣安安靜靜的被人罵?

  現在她在外頭喊着他的名字,陸城璟大可以裝作聽不到,但是車裡他的手機一直在響動,擾亂着他開車的節奏。

  後視鏡里,安然那女人似乎體力很好,追了小半條街,渾然不顧周圍人的眼光。

  陸城璟終於停下車來,安然雙手撐着膝蓋,累得氣喘吁吁,想要走上前,可車子往後倒車了,安然氣結,陸城璟這是在逗她玩?她沿着街道走回去,陸城璟已經停在了巷口。

  「陸……陸城璟。」安然跑到車前,一手搭在車窗上,叫着陸城璟。後者嫌棄的看着她的手,冷道:「光天化日,你這樣追着我的車,不怕明天上頭條么?」

  比起上頭條,她現在更怕跟着乞丐擠天橋。

  安然有事要求陸城璟,不得不拉下臉來,笑得比花兒還燦爛,一雙水眸瀲灧生輝,陽光下耀眼動人。陸城璟印象中的安然總是板着一張臉,再不就是一副被他強姦了生無可戀的表情,就連怯生生楚楚可憐的樣子都極為少見,現在這樣明媚動人的樣子就更別說了。

  「傻笑什麼?」反常必有妖,能讓安然這麼高興的能有什麼好事?

  陸城璟現在對於安然就是會移動的一千萬,是她跟弟弟暫時的救命稻草,她雙手支着下巴,甜甜道:「陸少~」

  他一身雞皮疙瘩,只覺得後背森森冷了起來,瞪她,「發什麼神經,不說我可走了。」

  「別別別,我說。」安然拉住陸城璟的手,笑起來牙齒細細的,溫柔的偏着頭,像只乖巧的貓咪。

  她頭髮在陽光下是溫暖的栗色,柔順的直發披在腦後,有些許髮絲調皮的粘在臉上,偏生她還不自知,臉上笑容不減,巴巴的望着他,「陸少,你說咱倆都這種關係了,是不是得促進促進感情吶?」

  陸城璟一副見了鬼的表情,「神經病。」

  有不少路人走來走去盯着兩人看,夕陽西下,只看着一個少女天真爛漫的搭在男人的車前,兩人好像是情侶。

  看戲的人還有安然的房東,見着她站在那豪車前,罵罵咧咧的聲音就停了下來。房東從沒有見過那麼出類拔萃的男人,長得清俊儒雅,渾身透着一股沉穩霸道的王者氣息,眉眼帶着冷意,隨意一個動作都不乏優雅矜貴。此刻他坐在車裡,疏冷的目光看着前方的夕陽,精緻的側顏鍍上了一層金黃的光,有如神仙。

  安然是真的勾搭上了好男人。

  被異樣的眼光看着,陸城璟十分不爽,罵了安然一句:「滾上車。」

  「得嘞!」安然笑嘻嘻的答應道,只差沒有像得了糖果的小孩在陸城璟的臉上親一口,她跑去拉行李,咻咻咻弄上了車。蹦蹦跳跳的樣子嘚瑟得像個孩子。

  半晌後,安然放好行李,跑到副駕駛上坐着,長吁一口氣:「好了。」

  但是旁邊的男人卻不買賬,對安然今天的行為只能判定為抽風,他冷道:「下車。」

  安然不樂意,往左邊蹭了蹭,索性抱住了陸城璟的胳膊,用腦袋蹭了蹭,「我不下。」

  語氣嬌憨,眉眼彎彎,陸城璟什麼時候見過這樣的安然了?

  外頭那個房東還站在那裡,遠遠看見了車上安然抱着陸城璟胳膊的樣子,嘴裏嘮叨道:「我說怎麼就走了呢,原來是傍上了大款啊!不要臉,哼,狐狸精!」

  陸城璟一記冷眼瞪過去,女人立即不吭聲,捂着嘴轉身走了。

  安然頭一次覺得陸城璟這貨有點用處,她抱着他的胳膊更不願意撒手了,竟然賴皮的撒嬌道:「陸少……」

  「撒手!」

  「不撒!」

  「滾下去!」

  「不滾!」

  陸城璟總不能打女人吧?氣得臉都黑了。安然今天是怎麼了?

  「要不……」安然在他臂彎里抬起頭來,憨憨笑道:「陸少,要不,我搬去跟你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