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至親利劍
至親利劍 連載中

至親利劍

來源:google 作者:周懷肆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小五 現代言情

「好傢夥,你偷東西是不是,弟弟的牛奶怎麼會在你書包里?」她像是找到了發泄的理由,把那瓶牛奶撿起來,然後狠狠砸向了我的臉「家裡有什麼對不起你的?緊着你吃緊着你穿,你不感恩就算了,還偷弟弟的東西?」展開

《至親利劍》章節試讀:

丫頭,你怎麼……是這樣死的?
我是被我爸媽活活打死的,因為我偷了弟弟的牛奶。
兩位大哥繞着我看了半天,然後面面相覷,不知道悄悄交流了什麼。
丫頭,你怨氣太大了,喝了孟婆湯也忘不了這輩子的事,我們七天後再來接你。
於是我又有了一次新生的機會,做七天的鬼,在那個還充滿着血腥味道的屋子裡。
尼瑪的,老子叫你動作輕點動作輕點!
我爸赤紅着眼,往我媽肚子上踢了一腳,把她踹到在地上。
老棺材鬼,你現在來罵我了?
還不是你周家的好基因,生出這麼個沒良心的東西!
我媽罵罵咧咧,倒是離我爸遠了些,去收拾散落一地的牛奶,她的寶貝兒子回來了還要喝。
沒有人理會躺在地上,身體逐漸冰冷、血液慢慢凝固的我。
就在半小時前,我背着書包從學校回來,我媽正在廚房做菜,鹽不夠了。
她叫罵著衝出廚房,把圍裙往桌上一丟,蓋住了我正在寫的作業。
我高中住校,一周才回來一趟,她見到我時嚇了一跳,腳被剁了?
走路不出聲音的?
從小她對我就是這種態度,後來弟弟出生,我爸失業,她開始變本加厲,指示我干這干那,甚至連高中學費都不給我交。
這時候反抗她是沒用的,甚至會得到一頓惡毒的謾罵甚至一頓打。
我沉默着收拾了作業,拿起書包,朝着我的小房間走去。
耳朵不長了是不是?
今天她脾氣格外暴躁,見我不理睬她,直接擰住我的耳朵,力道之大讓我不禁痛呼出聲,掛在手中的舊書包順勢滑落,書本和筆掉了一地。
哦,還有一瓶牛奶。
好傢夥,你偷東西是不是,弟弟的牛奶怎麼會在你書包里?
她像是找到了發泄的理由,把那瓶牛奶撿起來,然後狠狠砸向了我的臉。
家裡有什麼對不起你的?
緊着你吃緊着你穿,你不感恩就算了,還偷弟弟的東西?
牛奶重重地砸在我太陽穴上,火辣辣地疼。
我沒有偷,這是弟弟給我的。
我下意識地反駁,即使從小到大被冤枉了無數次,我還是試圖解釋,祈求有一次他們能聽進去。
可是沒有用,在這個家裡,唯一對我好的,只有比我小五歲的弟弟。

《至親利劍》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