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致命誘愛:美強慘大佬寵她入骨
致命誘愛:美強慘大佬寵她入骨 連載中

致命誘愛:美強慘大佬寵她入骨

來源:google 作者:鹿眠眠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夜北川 現代言情 阮棠棠

【雙向奔赴+救贖+暗戀+治癒+雙潔】【人格分裂千金小姐×陰鬱偏執霸道總裁】阮棠棠醒來的時候已經晚了,美強慘男二已經被她抓來關在地庫里好多天不僅如此,她還把人抽了夜北川跪在地上渾身都是鞭痕,阮棠棠眼一閉心一橫,就來了個三百六十度無死角滑跪表白公司夜家兄弟看不起夜北川出身,阮棠棠毫不猶豫罵了回去夜父五十大壽,三姑六婆辱罵夜北川,阮棠棠直接掀翻桌子她腳底抹油開溜不成功,一向清冷矜貴的夜北川將她困在牆角,聲聲哀求:「求求你,不要離開我,沒有你,我真的活不下去」我可以沉於黑夜,希望你永升黎明無論時過境遷,屢變星霜你都是我不敢褻瀆的神明展開

《致命誘愛:美強慘大佬寵她入骨》章節試讀:

至於自己最後的結局,阮棠棠不太記得了,作者只是略帶過了一句,畢竟是原書中用來襯托紅花的綠葉,幾經陷害女主角不得之後,好像是被夜北川這個護花使者發現給處理掉了。

一想到這裡,阮棠棠就覺得自己脊背發涼!

要是夜北川再喜歡上女主角,那她阮棠棠豈非就會按照小說劇情涼涼了嗎?

阮棠棠慌了,她還年輕,她不想死,她還有大把錢沒花呢!

不行!她得未雨綢繆,把一切萌芽扼殺在搖籃里!

心裏越來越亂,像是有一團火在燒灼着她的胸腔。

終究是躺不住了,坐在梳妝台前,看着鏡子里的自己,連日來的不安和擔憂,讓她掉了不少頭髮。

很好。

變禿了!

也變強了!

深吸一口氣之後,直接起身離開了房間。

凌晨三點半,這會正是祖宅最安靜的時候,彷彿外頭的蟲鳴鳥語都跟着這棟宅子一起陷入了安眠。

跟夜北川的卧室只有一牆之隔,阮棠棠躡手躡腳地跑到他卧室門口蹲下,耳朵貼在門上靜心聽着裏面的動靜。

大約是睡了吧,阮棠棠心想。

她心裏不安,想要出來找夜北川試探一下,忘記了現在是大半夜,怎麼可能還醒着呢?

「唉,算了,回去吧。」聽了半天沒聽到一點動靜的阮棠棠起身就想往回走,卻因為蹲太久腿腳麻木,身子一歪直接摔趴在了地上。

「我擦!」手肘撞擊地面讓阮棠棠疼得直接罵出了聲,下一秒又慌張地捂住嘴巴,警惕地看向了面前的卧室大門。

只見那大門上中式風格的門把手慢慢轉動起來。

阮棠棠面如死灰,頭皮發麻,該不會把人吵醒了吧?!!

心中大呼倒霉,低着頭不敢迎接現實的殘酷。

該來的還是會來的,男人冷峻的聲音響起:「你在幹嘛?」

阮棠棠猛地從地上坐起來,挺直了脊背說:「啊?我在擦地啊,你沒看見嗎?」

邊說,還一邊用自己的袖口摩擦着門前的那一塊打過蠟的木地板。

夜北川看着她亮晶晶的眼睛,眉頭直皺,下一秒稜角分明的薄唇微啟,吐出三個阮棠棠怎麼也想不到的字眼來。

「臟死了。」

阮棠棠頓時就覺得委屈極了,抬起頭看向夜北川正想分辨兩句,眼前卻忽然一黑,胳膊上一道巨大的力道徑直把她從地上拽了起來。

下一刻,阮棠棠撞進了一個微涼的胸膛,有一種大吉嶺茶的香味。

而且,夜北川的胸好大啊…

特別是她拿自己的腦袋和這胸膛一比較,更加凸顯了夜北川的肌肉健碩,但是她還沒來得及感嘆對方的胸肌有多大,就沒控制住力道鼻尖直接磕到了她剛才唏噓的大胸肌上。

「啊!好疼啊!」被疼到的阮棠棠抬手捂住了自己的鼻子,疼得想哭,禍不單行,胳膊也疼,鼻子也疼…

夜北川低頭的時候,就看見撅着嘴,淚花在眼眶打轉,聲音嬌嬌軟軟的,想讓人不心疼都難。

他抿了抿唇,避開阮棠棠的視線問道:「你沒事吧?」

可這句話像是踩着阮棠棠尾巴似的,也顧不上眼前的男人是誰,氣吼吼地道:「沒事你試試?」

夜北川只覺得她這奶凶奶凶地瞪人的樣子可愛極了,想伸手摸一下她炸毛的小腦袋,但聽見阮棠棠的話時,又忍不住視線往下移停頓在某個位置。

「倒也…不是不行。」

阮棠棠察覺到他語氣不對勁,順着他的視線向下看去,正好落在她俏然挺立的胸上。

粉紅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攀爬上阮棠棠的臉頰和脖子,還有向外擴散的趨勢。

她捂着胸口生氣地罵道:「你流氓!」

剛洗完澡睡衣裏面沒有穿內衣!

夜北川絲毫不心虛地說:「也不知道是誰半夜三更跑到我卧室門口擦地板,嗯?」

男人的尾音,在這個寂靜的深夜裡,帶着一絲絲魅惑。

阮棠棠差點被直接忽悠進去,她猛地甩了甩頭,心想她可不是來做這些事情的!

「進來吧。」夜北川不忍心她穿着這麼單薄在門口站太久,把人帶進了房間里。

阮棠棠滿臉怨念,絲毫不客氣地在書桌前唯一的椅子上坐下,一臉氣呼呼的樣子像極了一隻生氣的刺豚。

夜北川看着她的時候,眼光都柔和了幾分:「你這麼晚來找我有什麼事情?」

實話說,阮棠棠都沒想到夜北川這麼晚了竟然還沒睡覺,當視線掃到書桌上的文件時她就明白了,這還是在忙工作。

雖然氣歸氣,可是該說的話阮棠棠一句不會少:「你這麼晚沒睡在幹嘛呀?公司又不是只有你一個人,你工作到這麼晚把身體拖垮了怎麼辦?!」

夜北川一愣,沒想到她這麼晚了,還在關心自己,嘴角抑制不住上揚,他微微低頭遮掩,擋不住眸子里瀲灧的碎光。

他笑了。

一瞬間阮棠棠的腦子就成了一團漿糊,美男子就是美男子,什麼胳膊疼鼻子疼都給拋到了腦後。

夜北川也不打斷,就任由阮棠棠念叨自己,不僅不覺得煩,反而含着玩味的笑容一直看着她。

看到對方這個表情,阮棠棠瞬間回過神來。

她擺正了坐姿清了清嗓子道:「咳咳,說正經的!你現在還年輕,又是事業上升期我知道,不過你也要注意身體,勞逸結合,畢竟身體才是革命的本錢,有了這本錢你才能跟夜家的那些惡狗斗,你……」

她一邊說著一邊拍了拍桌子,想要顯示一下自己的嚴肅態度,卻沒想到這一拍把桌上的資料給弄亂了,她趕忙道歉低頭去整理,卻從紙片堆里掉出來一張帶照片的個人資料。

阮棠棠彎腰撿了起來,可是看到那資料上的個人信息時候,卻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白瑩瑩?你這裡怎麼會有她的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