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至暗凌晨
至暗凌晨 連載中

至暗凌晨

來源:google 作者:香菜採購員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樊易天 都市小說 香菜採購員

架空,文中所有內容皆非真實,單女主沒人記得,上一個對這個世界的真實性發出疑問的人到底是誰在地球上現存的人類眼裡,這世界的組成,不過是一片名為海洋的水淵,一片片名為大陸的厚土當那些生存在傳說中的生物,在愚人們驚恐的眼中,強行侵入他們熟悉又陌生的世界時,當異界生靈,將碧藍的天空染成黑色的深淵,降臨藍星的那一刻他們的觀念,被徹徹底底的打破那一刻,對於人類來說,最寶貴的東西不是錢權,也不是時間而是希望有人說泱泱華夏,從來不缺少希望在漫無邊際的黑夜裡也許,就是需要那樣的一束光光,不只會在表面上閃耀更會在這至暗的時刻,依舊自顧自的照亮着這就是華夏民族永遠能夠於至暗中,發覺凌晨!展開

《至暗凌晨》章節試讀:

「咱們班於澤浩,要跟三班楊遠干仗。」

宇文軒嘴角帶着笑:「然後楊遠找的校外的。」

「於澤浩找我了,然後讓我也告訴你一聲。」

樊易天聳聳肩:「要我去買點爆米花觀戰嗎?」

「你樊大少爺剛入學那會,不是挺愛呈江湖大道的嗎?」宇文軒輕笑一聲:「我還記得於澤浩為什麼管你叫天哥。」

樊易天有點小尷尬:「以前是以前,現在是現在,有句話不是說得好,今天的我不是昨天的我,明天的我不是今天的我,昨天的我已經過去,明天的我,仍未到來。」

「行行行行。」宇文軒揉了揉眉心:「不去就說不去唄,顯得你成哲學了。」

主要我一邊胳膊動都動不了,想打也打不了啊。

樊易天扁了扁嘴。

進了教室,依然是熟悉的棟樑。

李棟樑的身邊,低頭站着一個男生。

於澤浩。

「看來這架是約不成了,哈哈。」

樊易天有些幸災樂禍,李棟樑損學生,那可比相聲還像相聲。

一個字損。

兩個字招笑。

三個字哈哈哈。

「二位爺來了,人也差不多到齊了吧?」

李棟樑瞥了一眼樊易天和宇文軒,隨後將桌子上放着的信封拿了起來。

「都抬起頭來,今天早上我不收作業。」

「都來看看咱們班這個社會大哥,浩哥!對吧?」

李棟樑似笑非笑的斜眼看着一旁的於澤浩。

於澤浩低下頭去,一言不發。

「看着自己有能耐了哈?」

「真行啊?都學會給人下戰書了?」

「用不用我找個人……誒別的,您老人家寫的戰書,用不用我替你公開念一遍?」

於澤浩頭壓的更低了,輕輕搖了搖頭。

「你知道這個玩應是誰給我的嗎?」

於澤浩微微抬起頭,看向李棟樑。

李棟樑眯起眼睛,將手裡的戰書扔在桌子上,怒喝道:「這是三班楊遠,當著高主任!劉校長!還有三班班主任的面!遞到我手裡的!」

「你知道人家說什麼嗎?」

「人家當著校長的面,說他以前確實混過一段時間,但是現在馬上高考了!人家不想影響前途!還說你為了跟他打仗,找了不少人,說不要影響咱們班別的學生的前!途!」

李棟樑深吸一口氣,看着於澤浩,用信封的邊角戳了戳他的胸膛:「他讓我轉告你,不要因為一!個!女!人!影響你倆的關係,又影響了前途!」

「我一直覺得,跟別人打架這事,是那兩個能幹出來的事。」李棟樑伸出手指着後面坐着的樊易天和宇文軒。

樊易天的臉一黑,伸出手揉着眉心,順勢擋住臉。

宇文軒嘴角抽搐。

「說句不好聽的。」李棟樑皺着眉:「他倆勁上來敢跟校長動手,你敢嗎?」

「校長什麼修為?滅煞!他倆那時候才剛超凡!你呢,脫凡四階,楊遠脫凡三階,你去打他?你不掉份啊?」

「而且那都高一時候的事了!祖宗們誒!現在都高三了!高三該幹啥啊?現在學習都不是你們的事了吧?高考可是要有切磋項目的,說句不好聽的,你倆真打起來打上頭了,下手沒輕沒重受個重傷,誰的責任?」

李棟樑又伸出手指樊易天:「你瞅瞅他,你之前還天哥天哥叫着,跟他學,他現在學好了,就顧修鍊了,你呢?還混社會呢?」

「寫一份檢討書,字數我不要求,我就要求一點,你必須完完整整的給我寫出原因,為啥要跟楊遠打架!還有,你給我去找楊遠,道歉!這事拉到。」

於澤浩之前一直在聽着,一直到李棟樑說到要跟楊遠道歉時,他猛的抬起頭來。

「整那出沒用我告訴你,你要是跟咱班誰打架了,那這事就拉到都一個班的,要是只有我和三班班主任,那也算了,誰不護點犢子。」

「但是劉校長也在場,高主任劉校長倆人,都在場!校長問我說,李老師你能不能處理的了這個學生,我說:校長,我能。」

「這已經是最小的後果了,不背處分,丟點面子。」

李棟樑罵著,火氣消了一些,煩躁的揮揮手。

「走吧,我跟你去,然後你回來給我寫檢討。」

「其他人自習!」

李棟樑拎着於澤浩就出去了。

「楊遠這個比……有點不地道了吧?」

宇文軒皺了皺眉。

「跟咱們有什麼關係。」

樊易天聳聳肩。

見樊易天這樣,宇文軒也不再說話。

過了大概得有十多分鐘,於澤浩帶着風走進來了,一進屋就把信封摔在桌子上,把凳子往後一摔,重重的坐下,發出了巨大的聲響。

樊易天眉頭一皺。

「咋回事啊浩子?那楊遠咋還告密呢?」

於澤浩旁邊坐着的男生問他。

於澤浩理都不理,眯起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文具盒。

突然,他轉過頭來,看向樊易天。

樊易天正跟曲無默和宇文軒還有宋雪溪三人聊天。

一轉頭,就跟於澤浩正好對視。

於澤浩目光冰冷。

樊易天最討厭有人跟他直勾勾的對視,親朋好友除外。

顯然,於澤浩不在其中。

樊易天眯起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於澤浩看。

於澤浩咽了咽口水,轉過頭去了。

「你還有什麼不忿的是嗎?」

樊易天剛要說話,宇文軒先開口了。

不得不說,宇文軒的脾氣,也挺炸的。

班級里的氣氛陡然沉了下來,剛才還有的竊竊私語聲,此刻都停止了。

所有人都看着於澤浩和宇文軒。

樊易天也有些不理解,這逼哪來的理由跟他這麼來火呢。

「自己的事沒處理好,你跟自己班同學整這出幹啥呢?」

「你要麼,傾訴你的煩惱,我們自然聽,要麼,誰惹到你你找誰去,自己一屁股爛債沒捋清,你跟我們來啥火呢?我真他媽挺不理解你的。」

宇文軒嗤笑一聲。

於澤浩呼吸越來越急促,但最後,也只能趨於平靜。

他真的沒膽量跟宇文軒和樊易天起衝突。

且不說他倆修為遠遠高過他。

於澤浩剛進高中的時候,還是個精神小伙,浩劫降臨的時候,很幸運,他的父母都活了下來,護着他一直活到重建。

但高中剛開學的時候,樊易天剛剛結束了帶着妹妹顛沛流離的生活,在荒野中的求生**以及要養活妹妹的希望,以及對那些怪物的仇恨,早早地打磨了他。

那時候的樊易天,帶着一身的煞氣和戾氣進了高中的校園。

於澤浩,就是他第一個立威的對象。

值得一提的是,三班楊遠和於澤浩,當時是一起被樊易天收拾的。

「唉,又是修為沒有絲毫進步的一天。」

樊易天嘆了口氣。

放學了,今天樊凝雪不值日,兄妹倆還有宇文軒和宋雪溪四人並肩而行。

隔着一段距離,就看見校門口對面烏泱泱一群人。

「這是幹嘛?」宋雪溪皺了皺眉:「現在學校家長接孩子還整這麼大陣仗?」

「不是接孩子。」宇文軒皺了皺眉:「我聽見叫罵聲了。」

「於澤浩。」

樊易天揚起頭看了一眼,超強的視覺敏銳的捕捉到門口的場景:「於澤浩讓楊遠給堵了。」

「誒呦我,楊遠這小子還有兩幅面孔!」

宋雪溪瞪大了眼睛。

「估計是害怕於澤浩找我們兩個,所以告老師,營造一個不想打了的意思,這樣,於澤浩也就沒法找人了,如果沒出事,於澤浩挨身上一頓,如果有事,楊遠也可以說是於澤浩找他麻煩。」

宇文軒拍了拍手,嬉笑道:「妙啊妙啊,這當面一套背後一套,玩的高啊。」

「毛病。」樊易天搖了搖頭:「還有三個月綜合大比,綜合大比一個月之後就是高考,現在弄傷了,到時候誰負責?」

他其實特別瞧不起楊遠這樣的行徑。

要麼光明正大的打一架,要麼息事寧人的道個歉。

你這傢伙在這當面一套背後一刀,最後一群人打人家一個。

樊易天曆來秉持的觀念是,要麼就一對一,要麼就不打,把血性用在修鍊和國讎家恨上,別老尋思着江湖悠悠。

拿着武器上戰場,誰還能說你是個慫包?

就挺讓人無語的。

樊易天確實不想管這種事,走在路上看見那些個精神小伙,他從來理都不理。

男人的血性不是用在同胞和弱小身上的。

路過這一行叫罵的人群,二人和宇文軒二人告別,朝家走去。

中間在衝突,那些學生家長們都圍在外面,有的甚至在拿手機拍攝。

「現在這幫子小孩,唉……一個個年紀不大,世風日下啊……」

一個中年人嘆氣,搖了搖頭。

然後繼續拿着手機錄像。

樊易天止住腳步。

「你去幫幫忙吧,那個於什麼浩的,就一個人,對面那麼多人,要是上頭了,出事就不好了,都是同班同學。」

樊凝雪推了推樊易天,輕聲道。

樊易天撇了撇嘴,將書包放在樊凝雪懷裡:「給哥拿着。」

說完,樊易天轉身朝着人群而去。

「擦的,一群人打一個算什麼本事呢。」

而另一邊,宇文軒揉了揉後脖子,轉身就往回走。

「你要回去?」宋雪溪皺了皺眉:「你們兩個人,加上我才三個,對面都是校外的……」

「一個人?你當樊易天是死人?」

「他不想管,樊凝雪還活着呢。」

宇文軒撂下這句話,頭也不回的往回走。

「真服了。」宋雪溪翻了個白眼,抬腳往回走。

「於澤浩,你一個撿剩的東西,也敢給我下戰書?」

楊遠滿臉的輕蔑,頭微微揚起,指了指身後的人群:「就我身後這些人,修為都比你高,你在我面前,是個屁啊,一人一腳都踹死你。」

說完,又指了指自己身邊的高大男人:「見識見識,我哥,楊磊,超凡三階高手。」

「給我鞠一躬,外加一聲爺爺我錯了,今天這事算拉倒,我不動你。」

「而且,蘇穎那女人,給你,反正爺爺我也玩膩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楊遠以及他身後的眾人都哈哈大笑起來。

而在他們對面的於澤浩,額頭青筋暴起,牙咬的吱吱作響,拳頭握的爆出了青筋。

「超凡三階?大高手啊。」

這時,一個男聲傳來。

場面頓時安靜下來。

楊遠的臉色有點難看,他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宇文軒,你就一定要參活這事?」

宇文軒慢斯條理的從人群中走出來,滿臉玩味的看着楊遠:「又不只有我要參活,你看。」

宇文軒說著,指向另一邊。

楊遠轉頭望去。

樊易天正站在於澤浩旁邊,冷冷的盯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