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震驚!貼身輔助,竟是同居校花
震驚!貼身輔助,竟是同居校花 連載中

震驚!貼身輔助,竟是同居校花

來源:google 作者:烏茲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林雪瞳 洛塵 遊戲動漫

都市日常+職業電競無系統洛塵開局上演薇恩單人繞後開團,全網震驚!娃娃:「這是我見過最頂尖的操作盛宴!」米勒:「史無前例的打法革新!」管大校:「這個ad有成神之資!」葉真:「這個世界上,除了洛塵,沒有其他選手能得到我葉某人的承認」而就在洛塵下定決心踏入職業賽場的時候,戰隊卻沒有一個好的輔助人選看着一籌莫展的洛塵,林雪瞳面無表情的輕聲道:「我來輔助」洛塵:」???「展開

《震驚!貼身輔助,竟是同居校花》章節試讀:

「小塵回來啦,趕快進屋換身衣服,你看你衣服上都是雪,別跟小瞳一樣凍生病就不好了。」

羅素說著看了看窗外,

嘆道:「今年的雪較往年大了不少啊。」

洛塵說道:「我不礙事,放心吧羅姨。」

進到屋裡,

把書包放下。

朝羅素問道:「對了羅姨,你說小瞳凍生病了?怎麼樣,好點了嗎?」

「喝過葯已經好多了,這丫頭前幾晚大半夜起來玩電腦,結果給凍生病了,一點不知道照顧自己。」羅姨沒好氣的說道。

不是吧,

林雪瞳這種三好學生居然也有半夜起來玩電腦這種事,

是不是起來追韓劇呢。

洛塵心裏不禁惡趣味的吐槽道。

「羅姨,今晚我來燒飯,順便熬些薑湯給雪瞳喝。」

「好,那就多勞小塵費心了,我去叫你林叔等會下來吃飯。」

……

不一會兒,

菜已上桌。

一盤豆角炒肉,

一盤山藥炒木耳,

一盤紅燒肉,

一盤番茄炒雞蛋,

還有旁邊一大盆黑紅黑紅的薑湯。

林正華坐在桌首位。

正欲動筷,就被羅素『啪』的一下打掉筷子。

「急什麼,小瞳還沒下來呢,等人齊了再吃,還有,去洗手去,別當我沒注意,手這麼臟別想吃飯!」

「咳咳,我這就去,那個小塵,去看看小瞳怎麼還沒下來,再不來等會紅燒肉就沒了。」

林正華被打掉筷子也不惱,

撿起來朝着洛塵笑了笑,

然後起身去廚房洗手去了。

洛塵只好硬着頭皮來到三樓。

站在少女的房門口隔着門喊道。

「林雪瞳,你在屋裡嗎?都在等你呢,下來吃飯吧。」

頓了一會兒,

屋內無人應答。

洛塵有些尷尬,

上前敲了敲門,清了清嗓子。

「咳咳,屋裡有人嗎?」

還是沒有聲音,

洛塵不禁疑惑起來,

林雪瞳今天不舒服,

不會現在情況嚴重了吧,

不然怎麼會長時間沒反應?

想到此。

洛塵哪還顧得上其他,

後退幾步朝前猛的一個助跑,

直接把房門撞了開來。

屋內幽香冷清。

一股少女特有的氣息撲面而來。

洛塵走進房門環顧四周沒有見到人影,

而當他把視線投至床榻時,

不禁呆住了。

窈窕的身體前傾躺在床邊,

一隻手枕着腦袋,

另一隻手死死攥着被子,

被子下方露出一條雪白晃眼的長腿,

穿着棉白色的睡衣,

少女修長的身形將被子勾勒出一道柔軟的弧線。

窗外銀色的月光加上漫天白雪的映射,

傾撒在她白皙精緻的臉頰上,

更顯清冷。

拂動的微風吹起面頰兩畔調皮的髮絲,

搔弄着她的額頭。

略顯蒼白的嘴唇緊緊閉着,

顯示出此時的狀態並不是很好。

看着少女正在睡熟的身影,

洛塵只覺的自己心跳陡然加速,

臉色發紅,

腦袋都有些暈乎乎的。

尤其是少女卧室里飄散着清新的體香味,

撩撥着自己的心靈。

忍不住的深深吸上一口氣。

眼前這名少女正是林雪瞳。

當初也正是她媽媽租給了洛塵房子。

平日里清冷高傲,

一直以來,

很少能夠看到她這麼柔弱的時刻。

也不知道就這麼盯着看了多久。

一陣冷風拂過。

將她那黑色發梢調皮的吹到了鼻尖。

「阿嚏!」

少女嘟着嘴揉了揉鼻子。

眼睛微微睜開。

剛剛醒來還有些迷茫。

忽然。

她察覺了房間內的異樣。

視線緩緩抬起。

跟洛塵獃獃的眼神直勾勾的對上了。

兩人對視了一眼,

皆是一愣。

洛塵尷尬的撓了撓頭。

林雪瞳猛的抓起被子蓋住身體。

連連退後,

縮到牆角。

俏臉緋紅,羞怒的瞪着洛塵。

質問道:「你在我房間幹什麼,誰允許你進來的!」

洛塵又是擺手又是搖頭的。

「是林叔讓我來喊你下樓吃飯的,看你房間沒聲音我以為你……」

話未說完,

就被林雪瞳打斷。

「我在睡覺,當然沒聽見你喊話啊!還有,你進來了一直盯着我睡覺是想幹什麼?」

林雪瞳俏眉一皺。

看着洛塵的眼神就像是望着全世界最骯髒的蟑螂一般。

幾乎是一字一字的說道。

「偷窺別人睡覺,你個無恥變態色魔兩腳蛇!」

洛塵哪遇到如此這般尷尬的局面。

支支吾吾的道,「那啥,雪瞳,那我先下去了,你也趕緊來吃飯吧,叔叔阿姨都等着呢。」

說完就落荒而逃,

走時還不忘把少女閨房的門帶上。

剛剛那旖旎的一瞬。

刻在洛塵腦海中怎麼也揮之不去。

這讓以往一直接觸遊戲的他第一次感受到了少男少女間的悸動。

心裏像是有了什麼東西種下了一樣,

久久不能平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