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震驚,AI男友竟是真人總裁!
震驚,AI男友竟是真人總裁! 連載中

震驚,AI男友竟是真人總裁!

來源:google 作者:森洵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宋璇 徐晏清 現代言情

宋璇下載了一個虛擬男友app,但他一直斷線,偶爾冒泡,自從有了虛擬男友,許多困難迎刃而解想租一個便宜的房子,有!心情不好,虛擬男友來安慰!在劇組被刁難,立刻有人幫忙出頭!被對家爆無理黑料,熱搜馬上被撤,外加前輩澄清宋璇逐漸發現虛擬男友好像有自我意識,直到遇到上司的上司徐晏清,原來,自己以為的虛擬男友竟然是大總裁!徐晏清的手機無緣多了個「相親軟件」,本來要一鍵卸載,卻發現「相親對象」有些特別,而且她很不把自己當外人,直到真相水落石出,原來對方竟然以為自己是虛擬男友!跌跌撞撞的娛樂圈新人vs站在食物鏈頂端的大BOSS我倆本無緣,全靠網絡一線牽!展開

《震驚,AI男友竟是真人總裁!》章節試讀:

喝完咖啡,宋璇有些無所事事,她不知道在進組之前還能幹點什麼,畢竟,以前的兼職都沒有了,現在的自己就是無業游民一枚。

她把包里的筆記本和筆拿出來,準備給新城這個角色寫一個角色小傳,現在她還沒有看到完整的劇本,只是看到了在試鏡時的那一部分,對新城公主這個角色也有了一些了解,雖然不全面,但是還是有一定的幫助。

前期是天真無邪的,集萬千寵愛於一身的皇家小公主,不知民間疾苦的她在經歷了父親的死亡,天下人對皇家無限的指責,各路人馬的揭竿起義之後, 她已經不再是一個單純的公主了。

愛情對於十五歲的她來說,是值得嚮往的,她渴望有一個人來愛她,當遇見翩翩公子李世民的時候,這個男人毫無疑問的走進了她的心裏。

她不知道這份愛情中摻雜的算計和陰謀,她天真的甚至讓人有些不忍。

但是,亂世之中,誰又能依靠誰呢?昨日的戀人,今天的仇人。

天真的公主也並不是對當下的形勢一無所知,每個地方都有人叛亂,你永遠不知道今天站在你面前的人是不是明天就會變成殺死你的人。

小公主終究還是感受到了一天比一天嚴峻的形勢,她也知道,國家將亡,於是,她開始找尋自救的辦法,但是,她一個沒有任何權勢的公主能做什麼?

她連銀槍都拿不起來,騎馬也只是一個半吊子,她能做的只有和這個垂垂老矣的國家共同存亡。

曾經那個期待愛情的小姑娘,變成了等待着死亡到來卻又不甘心死亡的矛盾體。

與李世民的交鋒,更令她感到恥辱和絕望。

終究,小公主隕落於城牆之下。

宋璇知道,這個角色並不只是簡簡單單的為了推動情節的發展和推動李世民內心情感的變化,她有自己存在的意義。

新城公主在劇中和其他所有的女性角色都是不同的。

其他女性角色大多是女將軍,像尉遲恭的兩位妻子黑白夫人,羅成的妻子竇線娘等等都是英姿颯爽的女角色。

而新城和她們完全不同,她是另一個群體的代表。

……

宋璇寫了整整六頁紙,她不知道自己的感受是否正確,但是,她對新城的感覺就是這樣的。

一個獨一無二,不可或缺的角色。

在寫人物小傳的期間,她又續了兩杯咖啡。

寫完之後,已經到了下午五點多。

肚子餓的咕咕叫,她沒有想到自己有一天居然會對除了金融以外的事情做的這麼認真。

但是,干一行愛一行,這是自己對於職業的追求。

收拾了一下,宋璇決定去找個地方吃飯,金融街的飯菜實在是有些貴,她可不想還沒有收入呢,就開始奢侈。

到了公交站點,公交車還得十幾分鐘才過來,於是宋璇只能默默地等着。

徐晏清今天提前下班了,家裡奶奶催着讓他回家吃飯,也不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以前也沒見這麼著急叫他回去。

他沒有讓司機送他,打算自己開車過去老宅。

等紅綠燈的時候,他把車窗搖下來打算透透氣。

一轉眼,就看見了對面的宋璇。

確實,她太亮眼了,站在公交站台上,身穿白色長裙,腳上一雙白色的板鞋,頭髮梳成兩個鬆鬆垮垮的魚尾辮,黑的發亮,背着一個白色單肩包,眼睛清亮,但似乎又有些憂愁。

徐晏清也不知道自己怎麼能在這麼遠的地方看清她眼睛裏的憂愁,不過,那一雙杏眼確實好看。

她踮着腳張望着。

徐晏清想,大概是在等公交車吧。

他的嘴角有一絲自己都沒有察覺的笑意。

「嘟嘟嘟——」

突然,響起了鳴笛聲。

徐晏清這才反應過來原來紅燈已經過了。

他於是轉動方向盤開車離開。

從後視鏡里還可以看見她上了公交車,是開往理工大學方向的43路公交。

……

回到老宅,徐晏清才發現今天的家裡有些過於熱鬧。

弟弟徐清遠,他的妻子辛凱悅,他們的孩子徐一鳴,繼妹徐靜姝都在,就連後媽宋荷也在,還有一個不認識的女生。

他們看到徐晏清進來,瞬間安靜了下來。

徐清遠趕緊給徐晏清使了個眼色,徐晏清沒太看明白,但也知道是今天的這個陣仗是衝著他來的。

他走過去和他們打了個招呼,然後坐在了弟弟徐清遠旁邊的單人沙發上。

徐靜姝笑着說:「哥,你可終於來了,全家就等你了,今天這頓飯可是奶奶特意為了你準備的。」

徐晏清笑笑,沒說話。

忽然,手機響了,是徐清遠的短訊。

「老太太打算給你介紹女朋友呢!看見了沒,就你左側那個,從你進來眼睛就粘在你身上了,你自己小心為妙!」

徐晏清左側坐着一個穿着鵝黃色連衣裙的女孩,他一進門就看到了。

徐晏清沒有回徐清遠的信息,也沒有再看一眼他左側坐着的人。

諾大的客廳,坐着許多的人,而且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小心思。

徐晏清八方不動,徐清遠笑着等着看他哥的相親珍貴畫面,辛凱悅哄着孩子,其他人也都各自有各自的事干,整個活動的發起人徐家老太太卻還沒有下來。

等了好一會兒,樓上才傳來動靜。

老太太和老頭子攜手下了樓。

徐晏清和徐清遠連忙起來走上前去扶兩個老人。

老太太可不服老。

「幹什麼幹什麼?我還沒有老到需要你們攙扶的程度。」說著便自己和老頭走到沙發上坐了下來。

「坐下坐下,你們也都坐下,站着幹什麼呢,離吃飯還有一會兒呢!」

其他人趕忙都坐了下去。

「一、二、三。」眾人心裏數着數。

「晏清和清遠我不叫的話,你們是不是就不打算回來?八百年不來看我這個老太太,白養你們了!」果然,剛數完數,老太太就開始飆戲了。

徐清遠趕忙上前去握住老太太的手,說道:「哎呀,奶奶,我昨天才剛來看過您呢。」

「那你沒帶一鳴來看我。」

「這不是今天給您帶過來了嗎?一鳴,快過來,叫太奶奶。」徐清遠趕緊叫兒子來轉移老太太的注意力。

這個主意還是很有用的,老頭老太太開始逗曾孫玩,玩了一會兒,老太太又嘆了口氣。

徐清遠很有眼色,問:「奶奶,您嘆什麼氣?」

「哎,你看,你和凱悅孩子都這麼大了,也不知道趕緊辦婚禮,你們是要氣死我!」

果然,這是每次家庭聚餐的常規操作。

「奶奶,我們當初是說好了的啊。」

老太太被噎住了:「隨你們去,想辦就辦,不想辦就算了,我也不想管你們的事情了。」

轉過頭又對徐靜姝說:「靜姝交男朋友了嗎?」

徐靜姝笑着搖搖頭:「還沒呢,奶奶,我還小,不着急。」

「清遠比你們都小,人家孩子都會跑了。」老太太嘟囔道。

老頭是一句話也不說的,因為插不上話。

最終這件事的矛頭終將會指向一個人。

「晏清,你看,你身為大哥,要給弟弟妹妹做個榜樣,你不交女朋友,不結婚,弟弟妹妹就會有樣學樣。」

徐晏清已經習慣了每周一次的慣例吐槽和詢問。

「奶奶,我不着急。」

「不着急什麼你不着急,你不着急我着急,你看看我還能活幾天,我還能不能看到未來孫媳婦?」老太太開始抹眼淚了,正常順序。

徐晏清沉默着不說話,徐清遠負責哄人,徐老頭負責責問徐晏清。

「你就不能讓你奶奶開心一點嗎?交個女朋友怎麼了?你都三十了,還沒交過女朋友,你是不是有什麼苦衷,你說出來,大家一起解決。」

「沒有,爺爺,這不是這兩年公司事情多,沒時間么?」徐晏清面對這個場景已經能應付自如了。

「晏清吶,今天就聽奶奶的話,啊,和慧嫻認識一下。」老太太有些納悶,慧嫻這丫頭怎麼不在,她轉了一圈也沒有看見。

「媽,慧嫻在廚房幫忙呢。」宋荷連忙說。

「哎,怎麼能讓客人幫我們的忙呢,真是的。」老太太聽見這話就要起來去叫人。

還沒等老太太站起來,廚房就有人出來了。

「慧嫻,快過來,你剛回來,快來見見晏清,你們都四五年不見了。」看見丁慧嫻出來,老太太連忙招手。

「奶奶,我剛剛和晏清哥哥見過了,不過,晏清哥哥好像沒有認出我呢!」丁慧嫻剛走過去就被老太太拉住手坐到了自己旁邊。

「他啊,就只記得那些合作夥伴,沒事,你以後多過來陪陪我這個老太太,讓他多見幾次。」老太太笑眯眯的在丁慧嫻和徐晏清之間看來看去。

徐晏清也沒有透露出不耐煩的意思,但是眉頭皺了皺,幾乎微不可查。

「晏清哥哥,我是小慧嫻,你還記得我嗎?」丁慧嫻眨了眨眼,對徐晏清說。

「記得,丁叔的小女兒。」徐晏清回道。

「太好了,我還以為你把我忘了呢!」丁慧嫻看上去很高興。

其他人也沒有說什麼,徐清遠嘴角噙着笑,辛凱悅低頭看着徐一鳴吃東西,徐靜姝的手抓了抓沙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