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這個殺手不穩定
這個殺手不穩定 連載中

這個殺手不穩定

來源:google 作者:一根含羞草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丑三 軍事歷史 機機

重生第一次,寂寞小丑稱霸漫威世界!重生第二次,八零股神縱橫金融市場!重生第三次,……來到三國,當刺客!!!第一個任務,刺殺呂布!各位看官,欲知後事如何,請看正文分曉!展開

《這個殺手不穩定》章節試讀:

只見小黑胖子手裡攥着大餅,哈喇子直流,污染了潔白的大餅……看着噁心……

「把餅還我!」

丑三可不願意再呆在這個鬼地方,而且呂布死了,誰來殺董卓?如果董卓不死,曹操什麼的哪有出頭之日?

歷史軌跡被破壞,一切將變得混亂……想想覺得可怕……

蝴蝶效應很可怕的!

丑三見小黑胖子不動彈,直接上手去搶!

也不知大餅到底是不是大餅,任憑他用多大力氣,大餅就像生了根,怎麼都扯不斷,怎麼也拿不走。

「你這蠢貨,蛇精病,還老子大餅!」

小黑胖子收了笑容,張開黑漆漆的大嘴,一口就將大餅塞到嘴裏。

「恭喜你!選擇了第二個選項,作為獎勵,你將獲得一篇頂級功法。聽說修鍊到極致可以成神,但是目前為止,這個副本世界沒有人達到過!功法自動植入玩家大腦。」

紙條上出現這些後,就無風自燃起來。

「你………」

丑三氣急攻心,對着小黑胖子一頓拳打腳踢。他沒有信心能在三國時代活下去,這個任務絕對不可能完成。

小黑胖子感覺自己做錯了什麼……

「媽媽不哭,寶寶錯了!」

小黑胖子說完,雙手抱住丑三……可怕的是,丑三竟然無法掙脫一個小孩兒的懷抱。

「撒開!」

小黑胖子哭起來,「媽媽別走!」

「老子是純爺們!純的爺們,懂不懂?」

丑三所有的毛孔都想爆炸,怎麼就這麼倒霉,偏偏遇到個神經病!

「媽媽……」

小黑胖子越哭越急,手上抱得更緊……

丑三就不好過了,被抱得太緊,不光喘不過氣,而且渾身骨頭都感覺要斷了……

要是被這小孩兒給活活捏死……呸,太特么不值得。

「你還是叫哥哥吧!我倒是想生出你這麼個英俊瀟洒,嚇死人不償命的好東西。可我是男人,沒有這個功能啊,小弟弟!」

小黑胖子手上鬆了些,嘴上露出些笑容來。

「咯咯,哥哥!」

丑三實在不願意接受這麼個玩意兒,而且他也不願意再要個弟弟!

儘管他是獨生子女。

「弟弟……乖啊,先把哥哥放了,哥哥疼!哎喲!」

小黑胖子觸電一般,將丑三鬆開,然後背過身去,抽泣起來。

丑三看着他的背影,覺得的確有些可憐,可是一想到他斷了自己回去現實世界的路,心裏這口惡氣實在難平……

監獄早就滅了燈火,蟑螂老鼠開始活動起來。

小黑胖子還在哭……

丑三氣消了大半,也許這就是天意,現在責怪小黑胖子也於事無補。

人活着總不能讓鳥憋死,既然還有機會,又何必怪罪一個不相干的人,更何況還是弱勢群體。

「小胖砸,過來!」

「不是小胖砸,是機機!」

丑三哈哈大笑,取這名的人真霸氣。

「哈哈哈!」

機機跟着笑了起來。

丑三笑了一陣,氣總算消了!

「從今以後,你就是我弟弟,我就是你哥哥,只要我活着,你就死不了!只要有我吃的,就餓不着你!對了,你哥哥我叫,丑三!」

「嘿嘿,哥哥,哥哥!」

機機手舞足蹈,又蹦又跳!

丑三覺得自己有些衝動,不過就算換一千個副本,也改變不了自己的行事風格。

就算三國再亂,護一個小孩子,還是不難的。

「嘶……」

丑三覺得腦袋刺疼一下,記憶中多了一篇文言文,沒有標題,總共三百多字,看不懂,也寫不出來……

這應該是所謂頂級功法,可是它認識自己,自己卻不認識它……頂級功法有個屁用。

鬱悶了一晚上,終於熬到天亮。

「太師有令,馬前卒乙丑,謀害大將軍,午時開刀問斬。」

來傳令的是并州兵,服飾不同,看樣子還有些酒意。

「給老子把這王八蛋拖出來!」

丑三知道,沒走脫,躺槍了!

涼州兵雖然本不歸呂布統屬,可是以下犯上乃是大忌,就算與并州兵不對付,這個時候也不敢不下狠手!

丑三抱着頭,只要不死,非要玩兒死董卓不可。

「不許害我哥哥!」

機機一手一個將兩個涼州兵扔出去老遠。

丑三終於有了嘴炮的機會。

「你們真是愚蠢!是太師殺呂布大將軍,老子不過是替罪羊!想想看,大將軍武功蓋世,老子一個小兵能殺得了大將軍么?」

「放肆,不得誣陷太師!」

涼州兵竟然沒有一個人懷疑董卓,這一點讓丑三不得不佩服,但來傳令的并州兵,卻有了一些掙扎。

丑三敏銳的捕捉到什麼……

并州兵本來是丁原的人,後來呂布殺丁原,認董卓為父,當上了并州兵首領。

光靠認賊作父,呂布當不上大將軍,他靠得是并州軍。

如今呂布也被殺死,并州兵心裏沒有芥蒂,絕無可能。

派系鬥爭……

只是這點矛盾,還不能救自己。

「把他給我砍了!省着他妖言惑眾!」

涼州兵小頭目一聲令下,幾個兵丁鼓足勇氣,一擁而上。

「不許害我哥哥!」

機機狀若瘋狗,一腳蹬翻兵丁,搶了大刀,胡亂劈砍,毫無章法,如同街頭小孩打架。

但偏偏這些沙場老兵,節節敗退,機機竟然殺透地牢,把丑三帶了出來。

至於什麼精鐵柵欄,全銅玄關,對於機機而言,毫無意義,紙糊一般,一推就倒。

地牢眾囚犯也動了歪心思,有點能耐的全都跟着跑了出去,大獄門口數百死囚作鳥獸散……

丑三此時心情大好,撿到寶了,這麼牛掰一個跟班,天下哪裡去不得?就算自己想死,都沒那麼容易!

正當他得意的時候,半空一張大網,將兩人罩住。

「放開我們!」

機機雙眼赤紅,無論他使多大力氣, 只是越收越緊,沒能掙脫巨網半分……

緊接着機機眼前一黑,便人事不省。

丑三大罵,「那條老閹狗,真特么不講武德!」

只是罵完以後,便失去意識。

老子有雲,禍兮福所倚,司徒王允看着眼前這兩個人,又愛,又恨。

他揮揮手,下人背着二人快速消失在巷道中。

追捕的士兵來晚了一步,二人就像憑空消失,四處都找不到蹤跡。

他們那裡會想到,天天和太師一起喝酒做樂的司徒王允竟然敢包藏要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