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湛爺,夫人怎麼貪財又好色
湛爺,夫人怎麼貪財又好色 連載中

湛爺,夫人怎麼貪財又好色

來源:google 作者:陸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許千歌 陸湛

許千歌曾立志,不站上律政圈的巔峰,她絕不回家!可某一日,許千歌不僅回家了,還帶回了一個男人父母暴怒,找個什麼男人不好,找個你前未婚夫他哥?還是私生的!又窮又沒錢,嫁過去扶貧嗎!許千歌霸氣將準備攤牌的男人攬在身後:「爸媽,我給你們把律政圈巔峰帶回來了!有錢,有顏,還聽話」當不成巔峰,就當巔峰的女人!展開

《湛爺,夫人怎麼貪財又好色》章節試讀:

第3章吃着碗里的,瞧着鍋里的不敢、不敢……」張總臉色一變,剛才那股居高臨下毫無忌憚的氣勢,早就在對上陸湛那雙冰冷的眼睛時消失得一乾二淨,打了個哈哈。
陸總,你怎麼在這?」
他不甘心就這麼放過到嘴的肉,湊上去試圖拉關係,她和我鬧脾氣呢,您貴人事多……」他刻意說得曖昧,卻讓陸湛目光更冷了些許。
你的意思是。」
陸湛語氣淡淡,卻莫名帶着威勢,壓得他說不出話,我的女人,和你糾纏不清?」
說到最後,他扯了扯唇角,盯着張總的眼裡也帶上了幾分戾氣。
許千歌回頭一瞪,什麼叫他的女人?

但現在她也不能否認,只能擠出個笑容狗腿的站在了陸湛的身邊。
張總彷彿被雷劈了一般,看看陸湛,又看看許千歌,半晌,才憋出了一句:不是……誤會,誤會一場。」
陸湛的凶名幾乎是圈裡昭著的,權勢又遠在他之上,要搞他還不是一句話的事?
陸總,那我就不打擾你們了,家裡還有事……」張總越想,越是出了一身冷汗,打了個招呼,幾乎是落荒而逃,生怕再久留會真把這尊煞神得罪死了。
陸湛冷笑了一聲,倒也沒有留人的意思,只是暗暗記住了他的樣子,又皺着眉頭,轉頭看向許千歌,語氣中竟然帶上了幾分柔和:沒事吧?」
沒事。」
許千歌被他這天降英雄似的出場驚得一怔一怔的,才回過神來,張了張嘴,似乎想問什麼,又忍住了,有些彆扭,神色不大自然,謝了。」
就這麼謝?」
陸湛略一挑眉,故意問。
不然呢?
她還沒跟他算剛剛那句話的帳呢。
許千歌瞪了他一眼,哼了一聲:怎麼,陸par打算挾恩圖報?
不會又按分鐘記賬吧。」
那倒不至於。」
陸湛似乎笑了,但等她去看時,見到的卻依舊是那張冷冰冰慣了的臉,請我喝杯咖啡?」
不是吧,以你的身價,還需要我請客?」
許千歌抿了抿唇,此時也轉過神來,知道他是故意不讓方才的事情影響她,斂住眼底一瞬的觸動,笑得神采飛揚,打趣地開口,自己吃肉,連口湯都不留給我?」
留。」
陸湛咳了一聲,嘴角的弧度幾乎掩不住,看了她一眼,黑咖啡?
我知道這附近有一家做得很好。」
瑪奇朵。」
許千歌就愛喝甜的,聞言朝他翻了個白眼,忍不住糾正。
開個玩笑而已,不用了。」
她倒也沒準備跟他跑去喝咖啡,微微垂眸,語氣認真,有事就直說吧。」
湛藍跟她們所雖說不是南轅北轍,卻也沒有近到會下班之後晃悠過來的地步。
我這裡有個非訴訟案子,比較棘手,需要一個助手,你有興趣么?」
陸湛失笑,沒勉強她,眼中極快地閃過一些什麼,語氣正經了起來。
這是吹的什麼風?」
許千歌愣了楞,大為驚奇,挑眉瞟他,語氣裡帶着幾分試探,湛藍是沒人了嗎,你來找我這個對家裡平平無奇的小職員,圖什麼?」
我自認應該沒有那個價值,能出動您這麼一尊大佛來挖我。」
她聳了聳肩,無奈地搖頭。
我需要人,你又剛好適合。」
陸湛微微垂首,看着她的眼睛,認真的神色讓人不由得沉溺,與其他無關。」
許千歌抿了抿唇,不願意承認有一瞬間險些被他蠱惑,別過頭去,故作輕鬆:不用誇我,我不可能……」這個案子結束,欠款一筆勾銷。」
她話說到一半,就聽到陸湛慢條斯理又帶着篤定的聲音響起。
好。」
幾乎不用考慮,許千歌就答應了下來。
她確實是個俗人。
陸湛難得幽默了一次,聲音清冷,帶着幽幽的嘆息:看來我確實還是沒有錢惹人喜歡。」
那確實。」
許千歌抬起頭,朝他翻了個白眼,忍不住冷笑,陸par,陸大爺,你可別忘了我是怎麼負債的,人貴有自知之明。」
能讓你為我負債,是我的榮幸。」
陸湛半點沒有被罵了的自覺,微微挑眉,目光裡帶着幾分笑意。
……」許千歌被他的反應噎住了,白了他一眼,不再接話。
既然決定接手,她就立刻進入了工作狀態,打開隨身的筆記本,在一旁台階上坐下,正色問:委託人和案件相關情況?」
委託人是娛樂圈新晉小花,具體的信息,回去後我發到你郵箱里。」
陸湛收斂了逗弄她的表情,正經起來,說起案件來有條不紊,聲音冷靜,令人不由得信服,委託人自稱受到欠債人暴力威脅,對方是委託人前任男友,拖欠債務金額為兩千萬,拒不歸還。」
委託人要求盡量將此事影響降低,以免損傷對外形象。」
再具體的……現在有空么?」
許千歌原本正在文檔上記錄相關信息,驟然被一問,愣了一下,才點頭,問:怎麼?」
陸湛抬眼,語氣淡淡,聽不出情緒,委託人今晚和我有一個會面,一起?」
許千歌有些驚詫,卻也沒有猶豫,直接答應了下來。
能跟委託人面對面交流自然是最好的,很多信息經過第二手就會失去一部分有用的細節。
陸湛勾了勾唇角,朝她示意了一下,就去開車了。
無人注意的暗處,攝像鏡頭的燈光微微閃爍。
許千歌似有所覺,回頭看了一眼,卻什麼都沒發現。
直到第二天上班,她才知道二人昨天的會談不僅被人拍下來,還被傳到了公司的大群。
一個小職員為什麼會和湛藍的大boss在一起,還一副很融洽的樣子?
權色交易?
還是間諜風雲?
各種各樣的流言經過一夜的發酵,如草般滋長蔓延到了每個人的耳朵和嘴裏。
她不會是湛藍派過來的內鬼吧?」
我就說,好歹學歷也不錯,怎麼甘心在我們公司做個小職員。
原來是打定了主意玩美女間諜那套……」許千歌快步走過,將包一扔,砸到椅子上,發出一聲重響。
喲,湛藍的人,來我們所發什麼威風?」
偏就是有人不長眼色,陰陽怪氣地開口,嘲諷意味十足。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