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戰熄之鴻
戰熄之鴻 連載中

戰熄之鴻

來源:google 作者:凄鞍.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姜驚鴻 朴釋博 現代言情

【虛構軍事+長官+復仇+黑客】一次任務中遇見了他,知道了他的真實身份,再次遇見他是被自己抓獲,覺得他很特殊,卻不知被算計成了俘虜展開

《戰熄之鴻》章節試讀:

「此話當真!」金慕鴻開口確認道

「哈哈!當真!只要你做到幫我扳倒金敬衍我保證你可以獲得自由還能讓你不愁吃穿!」

「好!我幫你!但你一定要說到做到不然……不然我就告訴金……敬衍……」

「好啊!那我們開始吧!卓小姐~」金泰城打開門對着金慕鴻做了個請的姿勢

金慕鴻也不是傻子當然看得出來他的意思金慕鴻起身走了出去金泰城隨即也跟了上去,保鏢看倆人出來了便走上前詢問

「五爺……」話還沒開口便被打斷

「我們商量好了,也看好了,等會就可以做手術」金泰城扶了扶眼鏡打斷道

兩個黑衣人互相看了對方一眼隨即立馬恭敬的開口「是,五爺」

「好了,你們先休息一會我們在午休,等上班的時候我去讓人準備一下工具。」金泰城走進辦公室

「是!」黑衣人看着金泰城進了辦公室隨即對着金慕鴻道「小姐請坐着等一下」金慕鴻坐下看着手上的照片內心OS「你可真是好命能讓四爺念念不忘……我卻要成為你的替身……真是……讓人羨慕又可恨……」

過了一會金泰城從辦公室里出來手拿白大褂套在身上動了動手指示意他們過來保鏢立刻起身看着金慕鴻的開口道「小姐請……」金慕鴻起身走了過去隨即黑衣人也跟了上去

「可以開始手術了!走吧!你們在外面等着」

「是!」

金敬衍走向手術室金慕鴻慢悠悠的跟了進去手術室的門關了起來

「真的還可以恢復現在的容貌嘛?」金慕鴻小心翼翼的問道

金泰城笑了笑推了下眼鏡平靜開口道「卓小姐是在懷疑我的技術?!卓小姐放心好了這世界上就沒有我整不了的容~」說完金泰城拿起工具里的麻醉劑

「我……」

「放心,我金泰城說到做到,你現在沒的選擇只有相信我不是嗎?」

「……好吧……」金慕鴻無法反駁顫顫巍巍的走過去躺在手術台上有些顫抖

「放輕鬆沒有那麼可怕睡一覺就過去了~」

金泰城放輕聲安慰道金慕鴻閉上眼金泰城給金慕鴻注入了麻醉劑沒有幾分鐘麻醉劑便生效了金慕鴻睡了過去金泰城慢慢悠悠的一手拿着酒精消毒布一手拿着工具擦拭着工具眼神竟是讓人讓人捉摸不透的目光,轉頭看向手術台上因麻醉而熟睡的人,揚起了一種讓人感覺有些很陰森的笑容,

隨即拿起旁邊的口罩戴上,那種手術工具在金慕鴻的臉上比划了幾下冷聲開口道「準備手術!」

「是金醫生」

幾個護士將剩下的工具擺了上來,金泰城便開始了手術

門外的兩個黑衣人保鏢在打電話彙報着消息

「四爺,那個小姐已經進了手術室,五爺正在親自操刀」

電話那頭的金敬衍身着花襯衫黑西褲脖子上大金鏈子,着實像紈絝子弟,尤其那張妖孽卻又不失男子氣概的臉讓人無法移開目光金敬衍身邊坐着兩個身着暴露的兩個女子

金敬衍手拿酒杯冷聲開口「嗯,給我盯緊五爺和那個女人」

「是!」

電話掛斷金敬衍將手機甩在了桌子上對面的中年肥胖男人開了口「五爺?怎麼樣?這種條件就我們獨此一家只要五爺罩我我幫必將無限支持您做衍幫當家人」

金敬衍輕笑了笑用着玩味且嘲笑的語氣開口道「殷幫主你怕是沒打聽清楚,殷幫主我叫金敬衍,衍幫是我一手締造~殷幫主連四爺和五爺都分不清殷幫主還想將我推下台?我看殷幫主是不想活了!」

此話一出後面金敬衍的人立即拿槍對準了男人

男人瞬間感覺不對內心道「女馬的!有人坑我!曹」男人立刻舉起雙手以示投降顫顫巍巍的開口討好「衍幫主,實在對不起我不知道我也是被小人坑了,還請衍幫主大人有大量放過我吧!」

「哦?殷幫主現在都有心思推翻我,我怎麼可能放您出去呢?那也還得看我兄弟們願不願意~」金敬衍摟住旁邊女人的腰將女人往自己懷裡靠

一個人拿着槍指住了男人的腦袋男人立刻瞪大眼睛跪下求饒「衍幫主殷某有眼不識泰山您放過我我絕對出去不會在有什麼壞心思……我金盆洗手在不沾黑道之事!」

金敬衍無視跪下的男人沒有回答親了親旁邊的兩個女人隨即冷聲開口道「把帶下去辦了吧!」

男人一聽這話立即害怕的磕着頭求饒「衍幫主求求您,放過我我上有老下有小的家裡不能沒有我啊!求求您了!」

男人被幾個人拖了下去門被關上,他們將男人拖進一個黑房間里將他關在裏面

兩人在小黑屋外面蹲着竊竊私語感嘆道「泓克又有美食吃了,這個男人真是不長眼居然沒打聽清楚就敢過來和四爺談判膽子真是夠大」

「切說什麼夠大,純粹就是為了錢財我們四爺今天沒親自動手他就算幸運了!」

「我看四爺又在散發獸性了!那兩個女人慘了」

「我要是有四爺那持久力我也可以夜夜笙歌」

「那你怕是沒機會了,就你那持久力一個你都不行還是做白日夢去吧!」

此時小黑屋裡傳來慘叫「啊!!救救我!救救我!我不想死!你別過來!啊!救命……」

男人被白狼死死咬住胳膊身上的衣服已經被撕的零零散散男人想掙脫逃跑卻又再次被無情的拽進了黑暗,白狼一隻紅色和黑色的瞳孔讓人不寒而慄

門外的兩個保鏢搖了搖頭感嘆的開口道「唉!真慘!」

「他自找的!走吧走吧!」

兩個保鏢離開門口走了出去

房內一個女人摸着金敬衍的身體解開金敬衍的襯衫另一個女人和男人在熱情的激吻身上的衣物,盡數退去屋內的房間迅速升溫,房間傳出曖昧的聲音

L國軍隊訓練場一群軍人排列整齊的站在下面姜驚鴻一席軍裝站在台上嘟城也一席軍裝站在姜驚鴻旁邊陪着,姜驚鴻一臉嚴肅的大聲開口「給我集中精神!一個小時內你們誰要是打不中中心的位置超過100次就可以走人了!我們L國不養廢物!聽到沒有!」

「聽到了!」

「大聲點!!」

「聽到了!!」

「好!記住你們現在熱情自信的樣子!我期待你們的表現!」

「是!」

「開始訓練!!」

下面的軍人立馬排列整齊拿起槍對着靶子打了起來

姜驚鴻走進身後的軍房內嘟城緊跟其後姜驚鴻走到一個房間停下腳步打開房門走了倆人走了進去,房內的辦公椅上吳釋遜一身休閑裝坐在辦公的椅子上看着資料聽到房門被打開便抬眼看去見是姜驚鴻吳釋遜對着姜驚鴻笑了起來

「我的左膀右臂姜大都尉已經安排好訓練了?」

姜驚鴻坐在旁邊的沙發上挑了挑眉回答道「我們L國的主心骨竟有空來我這軍區訓練營?坐下吧!」

「是,都尉」嘟城走到沙發旁坐了下來

「姜大都尉是不是有些囂張了?連身邊的特助竟都不向我行禮了,唉~」吳釋遜搖了搖頭一臉愁容的嘆氣說道

聽到這話嘟言立即起身要行禮,姜驚鴻看着吳釋遜裝可憐伸手示意嘟言坐下不要管,隨即忍不住吐槽道「哥你坐的是我的位置,再說當初可是你說的軍區我最大,我的特助不行禮也很正常,在外面都給過你足夠的面子了你還想幹啥?」

「唉~打住打住,我就是隨便說說而已別認真」吳釋遜立即服軟道

嘟言在旁邊忍着笑吳釋遜看着嘟言的表情臉瞬間黑了一個度冷生盯着嘟言嘟言感覺到目光立即嚴肅起來尷尬的看了看周圍不敢直視吳釋遜

「那個視頻和資料你看了?」姜驚鴻喝了一口水對着吳釋遜開口道

「嗯,不過~我真是沒想到C國的大人物居然在我L國~」吳釋遜拿起桌上的糖撥開將糖放在了嘴裏

姜驚鴻起身走向辦公桌將桌子上的糖果一把拿了過來抱在懷裡拿起幾個糖果向嘟言扔去嘟言本能起身去接,糖果落在嘟言的手上姜驚鴻輕笑了笑道「反應力倒是一如既往的好」

「都尉哪裡的話,畢竟我是都尉一手貼身培養的人怎麼能差!」嘟言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回答道

「多少年了還是那麼放不開」吳釋遜開口道姜驚鴻一聽不樂意了

「就是你在他才那麼放不開你趕緊回去吧!」

「哎!我好不容易來一次那就趕我走啊!」吳釋遜有些不可置信的開口道

「軍區也不需要你,你來幹什麼?當~炮灰?」姜驚鴻挑釁般的開口道

「咳咳……別說了!我們還是討論一下朴釋博的下一步行蹤吧!他的實力怎麼樣?」吳釋遜有些尷尬的開口

「朴釋博就是我上次跟你說打成平手的那個人」姜驚鴻平淡的開口

「那我L國真的是岌岌可危了!C國到底在打什麼主意?」吳釋遜緊皺起眉頭

「怕什麼有我在怕還對付不了一個手下敗將C國?」姜驚鴻一臉無所謂的開口

吳釋遜寵溺的看着姜驚鴻笑了笑「對我相信我的左膀右臂的戰鬥力~」

姜驚鴻靠在辦公桌上手摸着下巴想是在思考着什麼「朴釋博C國~很有意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