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戰王逼我以死謝罪
戰王逼我以死謝罪 連載中

戰王逼我以死謝罪

來源:google 作者:君遷子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許婉婷 阮秀雲

雲卿猛地瞪大了眼睛,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這個禽、獸,竟然想讓她接客?!!這畜生怎麼不去死啊!「你做夢!!」許婉婷興奮.........展開

《戰王逼我以死謝罪》章節試讀:

小編最近看了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說《戰王逼我以死謝罪》,是君遷子所寫,書中的精彩故事:...此時吊在雲卿眼前的這些屍體,正是雲家的所有成年男子。
其中被做成、人棍的,是雲卿的父親。
而旁邊在尖叫哭泣的婦人和瑟瑟發抖的小男孩,則是雲卿的母親和弟弟。
雲母為了保住自己和小兒子的命,逼迫雲卿去給軒轅翊下毒,趁機爬上軒轅翊的床,希望能藉此苟延殘喘。
接收完這些記憶,雲卿簡直想罵娘了!
讓她穿越就算了!
竟然還給她一個地獄開局!
老天爺你是不是故意玩我啊?

......啪——!
突然,一個鞭子朝着雲卿狠狠抽過來。
雲卿正頭痛欲裂,猝不及防之下,鞭子落在身上,帶來一陣火辣辣的痛感。
她慘叫一聲,抬頭看去。
就見一個身穿紅衣,眉目張揚的少女,正揮舞着鞭子,朝她身上狠狠抽過來。
看到這個人,雲卿腦海中立刻閃過一個名字。
安王府郡主許婉婷!
「你這個不要臉的賤人、臭婊、子,竟然敢給翊哥哥下毒,你怎麼不去死啊!
!」
啪——!
又一個鞭子抽過來,直接抽碎了雲卿身上本就單薄的衣衫,在白、皙的肌膚上留下一道道觸目驚心的紅痕。
「雲卿,你也不照照鏡子,就你這不要臉的婊、子,也敢染指翊哥哥!」
尖銳刺耳的聲音中帶着絲瘋狂。
許婉柔目眥欲裂地看着被她抽的血淋淋,但是依舊美的不可方物的少女。
尤其是看到她倮露在外的肌膚上,青青紫紫的痕迹。
一看就是歡、愛過後留下來的,心中更是嫉妒的發狂。
手中的鞭子再次高高舉起,狠狠揮下。
但這一次,鞭子抽、打在身體上的聲音卻沒有傳來。
雲卿閃電般地出手,一把抓住了揮下來的長鞭。
鞭子上的倒刺落在她的手上,滲出股股鮮血。
但是雲卿好似感受不到疼痛,抓着鞭子猛然一扯,從許婉婷的手上奪走鞭子,隨即反手抽回到了許婉婷身上。
啪——!
許婉婷慘叫一聲,硬生生被抽倒在地上。
「賤人,你好大的膽子......」話音未落,許婉婷就對上了一雙冷冽深邃,讓她膽寒的眼睛。
許婉婷忍不住激靈靈打了個寒顫,生生給嚇得僵住了。
雲卿揚起鞭子就要抽下第二鞭。
就在這時,一個杯子朝着她飛射而來。
速度之快,讓雲卿避無可避,只能眼睜睜看着它砸中了她的手腕。
鑽心的痛楚從手腕直接蔓延到全身,讓雲卿再也拿不住手中的鞭子,掉落在地。
她咬緊牙關,生生把衝到唇邊的痛呼咽回去,冷眼朝杯子擲來的方向看去。
只見一個穿着玄色綉暗紋長袍的男子正朝她緩緩走來。
看到這男人的瞬間,雲卿只覺得自己的呼吸都停滯了一瞬。
戰王軒轅翊!
年僅二十五歲,卻已經是十國聞名,攻無不克戰無不勝的神將。
也是滄瀾國說一不二,鐵血無情的攝政王。
這個男人有着一張能讓天下女人都迷醉的俊美臉龐,卻也有着一顆最狠辣無情的心。
也是這個男人,給了她最恐怖的刑罰!
感受到身上傳來的隱隱疼痛,雲卿咬牙切齒,雙目幾乎噴出火來。
許婉婷看到這一幕,卻是雙目大亮:「翊哥哥,你快教訓這個賤人!

她竟然敢打我!
!」
軒轅翊沒有理會許婉婷,冰冷的目光掃過雲卿和她身邊的雲母阮秀雲和雲昊。
阮秀雲嚇得面無人色,死死抱緊了懷裡的雲昊,驚恐道:「王爺,王爺你要殺就殺雲卿,求求你饒了我和昊兒吧!
我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啊!」
雲卿冷冷瞥了阮秀雲一眼,在心底嗤笑。
從前雲家還沒有敗落的時候,阮秀雲就不怎麼喜歡雲卿這個女兒。
完全只把她當做聯姻的工具。
如今更是連表面的母女情都不裝了。
明明是她逼迫原身去爬軒轅翊的床的,現在卻推了個一乾二淨。
呵呵,真是好母親!
反倒是年紀小小的雲昊還不清楚發生了什麼,眨巴着一雙有些紅的眼睛,小聲道:「娘,為什麼要殺姐姐?
昊兒不要姐姐死!
娘,爹爹和哥哥呢?
昊兒想爹爹了!」
聽到這童真的話,阮秀雲刻薄又恐懼的臉上露出悲戚絕望的神色,哇的一聲哭出來。
她緊緊地抱着雲昊,只一遍遍道:「昊兒乖別說話,別說話!」
雲卿只覺得一顆心堵得難受。
她的記憶還有些模糊,記不起雲家曾和軒轅翊有過什麼仇恨。
以至於這位攝政王如今權勢滔天,萬萬人之上,卻還不肯放過雲家。
可無論曾有過怎樣的恩怨,用這樣殘忍的手段凌虐一群老弱婦孺,也太讓人不恥了!
反正橫也是死,豎也是死!
她倒不如死的有尊嚴一點!
雲卿揚起下巴,毫不退讓的對上了軒轅翊的視線,嘴角勾起一抹諷刺的笑。
「怎麼,鼎鼎大名的滄瀾國戰神,覺得自己被下毒丟了貞、操,所以帶着人想要問我討回公道嗎?」
少女一身血衣,頭髮凌亂,狼狽不堪。
可此時此刻卻美的無比炫目,令人窒息。
在場的眾人也不知道是被她的大膽話語嚇到了,還是被美貌震懾,宮殿里傳來此起彼伏的倒吸冷氣聲。
許婉婷柳眉倒豎,尖叫着撲過去,「賤人,你敢胡說,看我不撕爛你的嘴!」
雲卿敏捷的躲過許婉婷扇過來的巴掌,冷笑道:「難道我說錯了嗎?
你對着我喊打喊殺,不是為了替你的翊哥哥討回貞、操?」
「我承認我為了活下去給軒轅翊下毒爬床了,可是想活下去難道錯了嗎?」

《戰王逼我以死謝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