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戰魂終結者
戰魂終結者 連載中

戰魂終結者

來源:google 作者:楚柳公子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余蘭 奇幻玄幻 魏閔

愛一個人,除了愛她的肉身,更應該愛她的靈魂一名羸弱書生在向心儀女孩表白之時,不慎跌入「高維空間」,獲得五大「老道」真傳當他重返人間後,卻發現女孩已被選入皇宮,中原大地也被異族人與妖人合謀入侵,皇朝笈笈可危為結束百年亂世,少年憑着「蓋世武學和滿腹才華」,滅魂伐魄,除魔衛道,拯救眾生,開啟一個風起雲湧的新時代……展開

《戰魂終結者》章節試讀:

魏閔奮力從模糊的意識中清醒。

竟然看到了自己的身體,似乎正躺在下方的石床上。

身邊站着五具骷髏!

穿着五種不同顏色袍子的骷髏,正圍着自己的身體指指點點,就像在研究一具不朽的「上古殭屍」。

這些……難道是地獄裏的厲鬼!?

而自己此刻……竟漂浮在半空中。

一團自我意識,如雲朵一般的飄浮在空中,俯視着自己的肉身!

但自己的肉身,又似乎還有些知覺,嚴格來說此刻漂浮在空中的只是自己的一部分意識。

這是魂魄出竅?還是精神分裂!?

魏閔不寒而慄,感到自己僅僅是一團精神體,已然脫離軀體在飄浮上升!

似乎受到什麼牽引之力,向著一道光圈幽幽飄去,與自己肉身越來越遠……

恍愰之間,聽到有人念念有詞:「天靈靈,地靈靈,三魂七魄甚分明,世間天師渡此行,洗凈殘念再輪迴……」

自己伴隨着一團藍色的煙雲,幽幽飄進了一個瓶子里。

瓶子內有點擠。

周圍遊盪着無數藍色煙雲。

不,這不是煙雲,更像是一個個精神體,或者無數魂魄體擠壓在一起。

從這些魂魄虛化的模樣上看,有老人、婦人、小孩……甚至各個朝代的人,但都閉着眼睛處於寂滅狀態,毫無意識地在瓶內遊盪着。

而自己,還算是活着嗎?

突然,瓶子晃動間,可見透明瓶子的外面出現了一張驚奇的面孔。

一名身着道袍,面容枯瘦,留着三撇花白長須的老者,正目光炯炯打量着自己,驚詫道:「瓶中所收集的藍色殘魄乃是『欲魄』,怎麼會有彩光出現?」

魏閔這才注意到,自己精神體閃耀着七色彩光,與周邊其他藍色魂魄明顯不同。

「這彩色的魂魄……莫非是傳說中的『星魂』!」

老者眉頭緊鎖,繼續嘟囔道:「『星魂」上萬年都難得一見,卻在此次『魄降』中出現,恐怕天下將大變顏色矣!」

「罷了!這批『殘魄』先帶回天師府驗證,再去蜀山凈化!」

老者隨即將瓶子繫到腰間,那腰帶上還系著六個同樣的瓶子,只是瓶子閃耀的色彩各異,分別是赤橙黃綠青紫六色,加上這個藍色魄瓶,正好湊成七色。

魏閔透過瓶子,看到老者在一座高大殘破的門樓前停下。

門樓上方被燒焦的木牌匾上,結着一層冰霜,隱約可見「衡山鎮」字樣。

面前大片樓房殘檐斷瓦,都有被火燒烤過的痕迹,甚至屋樑上還冒着青煙,但那屋檐之上又掛滿了串串冰棱。

「哎!冰火大戰結束了,我來晚了!」

老者感慨了一句,雙腳一點,懸浮地面飄移,在這個殘破的古老城鎮內遊盪。

偶爾看到路邊有燒焦的屍骸和被冰凍的屍體。

種類繁多的商鋪、宅院表明這裡曾是一個繁華喧鬧的城鎮,已然在冰火大戰中摧毀。

老者走出城鎮,在覆蓋著冰雪的山嶺間飄移。

突然,平靜的雪面上湧起一堆冰霜,將老者的雙腳凍住。

老者腳下用力抽動幾下,冰霜非常堅硬,一時之間掙脫不開。

「天師府凈魂使者!這是打哪裡去啊?」空曠的雪地,忽然響起一個不緊不慢的男中音。

一個白色的人影在雪地盡頭走來。

此人每踏出一步,落腳之處的積雪便瞬間結成厚厚的堅冰。

「你是誰?怎會知道我的名諱?」老者疑惑道。

白影冷笑:「哼哼,傳聞天師府『凈魂使者』喜歡收集冤魂殘魄,每千年出現一次。」

老者微皺眉:「來者何人?」

「既然來都來了,那就索性向魂使借一點點東西。」

「嗯?莫非你想打劫!?」

「魂使只要將收集到的東西交出來,我不為難你。」話語間,白影已逐漸走近。

老者本能地摸下腰間的瓶子,道:「如此說來,閣下是想打這七色魄瓶的主意?你要這些殘損魂魄又有何用?」

「哼哼,這個就不勞你魂使費心了。只是向你借一些殘魄而已,只要魂使願意配合,我們可以做個交易……」

「哼!縱然是殘損的魂魄,也應得到凈化,豈可交易?」老者斷然拒絕。

白影又是冷笑,「既然魂使不從,那就休怪無禮了。」

「就憑你這點小伎倆,還奈何不了我!?」

老者雙腳一跺,纏在他腳面上的冰霜立即碎裂,聲音如雷貫耳。

魏閔在瓶中驚奇地看着這一切,心想這老者是什麼「凈魂使者」,不會是閻羅王的使者吧?

世人常說,人死之後要經過六道輪迴,自己會被他送去重新投胎么?

魂使瞟了一眼瓶中的魏閔精神體,淡然一笑。

遠處的那個白色人影已然逼近,可見是個矮胖猥瑣的中年人,那光溜溜的頭上沒有一絲毛髮,厚厚的嘴唇上兩撇長長的八字鬍格外顯眼。

「魂使認為,我真奈何不了你?」

白影緩緩托起雙手,雪地上的冰霜紛紛升起,在空中逐漸凝結形成手指般粗大的冰凌。

頓時,上百個冰凌懸浮空中,冰尖冒着寒氣對着魂使。

魂使皺眉道:「水系修行者!你到底是何人?」

白影咧嘴笑下,「告訴你也無妨,因為你很快就要死了。你可稱我為『龜相』!」

魂使輕笑,「果然是名如其人,長得與烏龜無異。莫非你是西海蛟人水族?」

「X,你的問題真多,我勸你到陰曹地府去問吧!」龜相話未說完,雙手一揮,無數冰凌射出。

「起!」

魂使掌心猛然推向地面,地上升起無數泥沙和石塊,將迎面射來的冰凌悉數擊碎。

「魂使果然是土系修者!

龜相微微一怔,隨即手指交叉划過,一陣寒風卷過。

大片的雪花捲向魂使,很快將魂使全身覆蓋成「雪人」。

由於氣溫急驟下降,雪花凝結成冰,甚至連空氣中的水汽也開始凝固。

瞬間,凝聚的冰雪將魂使凍結成了一團冰晶。

冰晶內,魂使猶如凍僵的乾屍,似乎沒有一絲生機。

龜相愜意地乾笑一聲,道:「怎麼,這麼快就屈服了?」

魂使迷離雙眼閃過一絲幽光,臉部肌肉逐漸僵硬成石頭狀,緊接着全身各處,連同玄黑披風都在逐漸石化……

碩大的冰晶越結越厚,堅如磐石。

而魂使已化成石像鑲嵌其中,猶如一片巨大透明的冰殼中包裹着一尊人形石雕。

「土系石化法!」龜相驚詫道。

「砰」

冰晶出現裂縫,石像似乎在膨脹。

「嘣」

冰晶炸裂,化成無數碎片。

魂使解除石像狀態,逐漸恢復肉身。

龜相怔下,拍手笑道:「好,好好!魂使能全身石化,定然已入化元境。許久未碰上這樣的高手,正好練練手。」

龜相從後背取出一對銀環,環上覆著一圈圈的冰刀,看上去尖銳無比,甚是鋒利。

「你可知我土系修者,專克你這冰水之法?!」魂使話畢,也擺開架勢,做好與龜相應戰的準備。

「克不克,不是由你說了算。」

龜相揮舞銀環旋轉,速度越轉越快,不一會便看不清他的身影,像是一個帶刺的銀色冰刀雪球,對魂使衝殺過去。

魂使立即縱身高高躍起,空中一記『順水推舟』,掌風帶着地面升騰起一排沙石射向龜相。

砰砰,磅!

成堆的石塊,猛烈地撞擊着銀環冰刀,火花夾雜着冰雪四濺。

二人戰鬥越來越快,黑、白兩道身影頻頻換位,一團團冰片和碎石,在空中激烈碰撞、炸開……

兩名高階修者的搏擊!

這讓瓶內當觀眾的魏閔大開眼界。

心想,世間怎會有這麼厲害的人物?

這樣功法,電影特效都做不出來,自己果真是魂穿到了玄幻小說里的武道世界。

「土克水!倒是讓你佔盡了屬性優勢的便宜。」

龜相苦笑一聲,兩撇鬍子也成了倒八字,隨之大喝道:「洪家木將洪青青,何在?」

「木將在此!」一個女高音響起,魂使身後突然閃現一名身穿青裳羅裙的女子。

洪青青嬌笑一聲,雙肩上生長出兩條粗大的藤蔓,並迅速向空中肆意生長、蔓延……頃刻間又催生出無數枝條和花苞。

漫天捲曲的綠藤中點綴着無數粉色的花苞……再配上那曼妙身材,猶如花仙子降臨,場面煞是好看。

然而,下一刻,藤條上的粉色花苞猛然張開,花瓣**卻生長着一圈尖尖的牙刺,像極了一張張血紅大嘴裏的獠牙。

花瓣內還隱約散發著幽綠色的氣體,似乎含有劇毒。

真是大煞風景!

這是美婦還是毒婦?

魏閔不忍直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