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張國賓小說
張國賓小說 連載中

張國賓小說

來源:外網 作者:萌俊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萌俊

「不要叫我大佬。」「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當張國賓講出這句話,江湖紅棍成為過往雲煙,香江才子只是小小點綴,商業巨子、金融巨鱷、亞洲教父、一個個光環圍繞在他頭頂。紅棍、坐館、話事人……一個江湖已遠,卻又有無數江湖。江湖不是打打殺殺,江湖是人情世故。我的名,張國賓!展開

《張國賓小說》章節試讀:

[]
油麻地通往粉嶺的鄉村土道,一輛平治虎頭車開路,兩輛豐田皇冠車緊隨其後。
張國賓坐在車裡,叼着支香煙,望着新界尚未開發的景象,心道:「這就是江湖。」
一夢四十載!
昨夜,張國賓還是21年粵省某辦公廳大秘,正在連夜加班補一份會議記錄,光榮的猝死在工作崗位,未想到,轉眼就來到一個平行世界中80年代的香江。
他能夠以普通家庭的出身,做到辦公廳大秘,靠的就是三個條件。
天賦!天賦!還是天賦!
做人,做事又都很謹慎,謹慎,還要謹慎。
他為什麼相信這是真實世界?因為張國賓繼承的記憶里,每一個畫面,每一份情緒無一不在表達世界的真實,當你接觸到這些情緒之後,無人會對世界的真實產生懷疑。
「浪奔~」
「浪流~」
「萬里濤濤江水永不休~」
記憶中。
張國賓斬完人,
回到家,
會用床邊的留音機會放一首《上海灘》。
收完數,
算完賬,
坐在沙發會翻一翻《明報》的《衛斯理》。
如今,tvb最紅的男演員叫周閏發,女花旦叫趙雅之,《上海灘》在tvb創下42%的收視率,成為與《射鵰英雄傳》並列的兩座大山。
倪匡發行衛理斯系列新作《頭髮》,回到科幻創作的道路。
程龍剛剛離開羅維影視公司,與嘉禾電影公司簽約,自編自導了動作片《師弟出馬》,首次放棄硬碰硬的老式武打風格,開創出幽默諧趣的打戲風格,其中猶以打完拳,甩甩手,面露疼痛之色為細節代表
《師弟出馬》上映後成功打破香港影史票房紀錄。
是香港首部破千萬票房的電影。
這個年代黑幫已經是夕陽產業,
最紅的是什麼?
是電影,
是地產,
是金融,是製造,唯獨不是混黑幫,賣白粉,收保護費,搞地下賭檔,做非法走私。
80年代香江,兩條路簡簡單單賺大錢。
第一條:拍電影。
第二條:搞建築。
香江政府剛剛頒佈《居者有其屋計劃》不到四年。
享譽亞洲的寶蓮禪寺天壇大佛,目前剛有構想……九條地鐵僅通了一條,西隧,中銀大廈,滙豐大廈都還未立項。
臭名昭著的公攤還未被提出。
九龍,新界大部份地區尚未開發。
李老闆可以憑藉房地產成為首富,他憑什麼不能?
80年到97年是香江房價一路飆漲的十八年。
不過目光僅局限於房地產太骯髒,不為人民做一點貢獻,算什麼資本家?做資本家也要做愛國資本家。
他為什麼要當一個社團大佬?
白的更有前途啊!
咱,
一步步退出江湖?
「不過,眼下這場扎職儀式是免不掉了,扎職只是一個結果,張國賓的聲望、地盤,江湖地位早已足夠。」
「今天不去扎職,明天就要被社團坐館斬死,路別走窄咯。」他現在想做個好人,確逼不得已,得暫時去裝大哥。
轎車駛抵三聖宮。
「賓哥。」
「你到了?」社團馬仔上前拉開車門,鞠躬討好道。
「嗯,阿公呢?」張國賓穿着西裝,邁步下車,昂首問道。
「賓哥,阿公跟幾位叔伯在內殿等你。」這時,坐館黑柴的頭馬阿樂迎上前來,抬手請道:「今天你是主角,大家都在等你呢。」阿樂的眼神里充滿羨慕,不知他何時才能像打下油麻地,幫社團做到油麻地接旺角清一色的太子賓一樣扎職做大佬。
張國賓掃向三聖宮門前的排場,心頭則是心驚肉跳:「不好!」
「社團太強盛,退出不容易啊!」
只見,三聖宮門前廣場,兩側共百名吹鼓手,吹着嗩吶,敲着邊鼓。
兩邊個立一面兩米直徑大鼓,四名頭綁紅巾赤膊上陣的擊鼓力士,伴隨曲調變化大力擊鼓。
廣場中間,四條青龍,十六對獅子,正不停翻滾,條約,做出撕咬,玩笑的喜慶動作。
三聖宮廣場沿着山道往下,兩百多張酒桌已經坐滿各個社團,堂口的小弟。
張國賓看向眼前盛大誇張的扎職慶典,
第一次直觀認識到和義海的實力強大。
他帶着大波豪,狀師昌,東莞苗,跟着阿樂走進內殿,阿公看見他的第一眼,當即便面露笑意,朝着身邊幾位坐館介紹道:「諸位,這就是我義海現在最紅的紅人,紅透半邊天的太子賓。」
勝義,和勝和等社團坐投來目光。
一個個面露欣賞。
張國賓里卻暗叫:「我可不想做紅人。」
一入江湖深似海,從此命運不由人,江湖就是如此,入江湖易,離江湖難,一隻腳在天堂,一隻腳在地獄。大佬們身居廟堂,笑看後輩搏命,又有幾個江湖後輩懂得此間道理?
紅棍則是整個江湖的紅棍,扎職必須有其他社團坐館作見證。
扎職儀式開始。
「刀是洪門刀,棍是龍鳳棍,入我木楊城,即是洪家人。」
「庚申年庚辰月庚戌日,洪門義海重開香堂,今有香主乾忠,壇主黑柴,女侍文君,為我義海弟子舉行升職典禮,請我洪門眾位先烈見證!」
「義海本是洪門中,五關過後授洪英,六十年來與天齊,打得天下一片紅(洪)!」
「吉時已到!請兄弟帶馬入城!」
太子賓,大波豪,東莞苗三人將清香橫舉過頭頂。
「愛兄弟姊妹愛黃金?」
「愛兄弟姊妹!」
「求高官厚祿求忠義!」
「求忠義!」
這回,坐館黑柴親自做儀式先生,穿着一身黑色長衫,轉身到神壇上取下一把洪門刀,將刀身舉過頭頂,以刀背拍擊張國賓,李成豪,苗義順三人後背,厲聲問道。
張國賓,李成豪,苗義順舉行完儀式,抱着代表狀元三及第的紅木棍,草底鞋,白紙扇走出內殿。
「洪門義海油麻地弟子張國賓,實授四二六紅棍之職,升!」
「洪門義海油麻地弟子李成豪,實授四一五白紙扇之職,升!「
「洪門義海油麻地弟子苗義順,實授四三二草鞋之職,升!」
扎職儀式結束。
狀元三及第一次扎職三人,雖有高地主次之分,但皆是社團大底,白紙扇,草鞋負責輔佐紅棍管理堂口。
本次,狀師昌並未扎職。

《張國賓小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