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早安,小甜妻
早安,小甜妻 連載中

早安,小甜妻

來源:google 作者:蘇淺淺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星野滕 蘇淺淺 霸道總裁

沒事喝了個酒,醉了,醒來後,被攔住了去路女人,你該負責這事女人比較吃虧吧好,那我對你負責幾個小時後,她就上了他家戶口本,成了人人羨慕的顧太太從此後,顧先生將顧太太寵的令人髮指,頂撞公婆,怒打小姑,在公司放火,他都一笑而過,拍手點贊:老婆,乾的...展開

《早安,小甜妻》章節試讀:

"真沒事? "蘇淺淺歪着腦袋看着他,一雙大眼睛閃啊閃,十分可愛。

"嗯,真沒事! "顧長笙柔聲回著,抿唇緩緩揚起一抹淺笑,伸手在她頭上揉了揉, "老婆,你這是在關心我嗎? "

"誰關心你呀?不要臉! "心思被看穿,蘇淺淺有些不好意思,忙坐直身子橫了他一眼。

"我就是不要臉,想要老婆你的關心,來,疼我一下,你說過的。 "

顧長笙忽然又開啟了不要臉模式。

一米八幾的他像只哈巴狗似的趴到蘇淺淺懷裡,磨磨蹭蹭求寵愛。

那樣子真的是要多滑稽,有多滑稽!

"噗嗤! "一個沒忍住,蘇淺淺再度破功,小手輕輕撫順被他蹭亂的頭髮,笑着道: "你這樣子要是讓公司里的高層看到了肯定跌破眼鏡! "

"他們敢看! "某隻化身為忠犬的男人眉毛一挑,霸氣十足地說著。

"你做都做了,人家還不能看。 "

他的發質很好,根根分明,乾淨利落,摸起來的手感也是很不錯,滑不溜手,令人越摸越想摸。

蘇淺淺發現自己的手完全停不下來,就那樣一直幫他理着發。

一雙眼也是溫柔含笑地看着他,竟一點也不嫌棄這大塊頭在懷裡賣萌。

甚至因他這孩子般的行為,開始母愛泛濫。

"我賣萌是給老婆你看的,誰敢看,我揍他! "

顧長笙含笑的眼底划過一抹狠戾,雙手在說話間抱住了她的小蠻腰,腦袋也趁勢移了個位置,抵在她最柔軟的那一處蹭啊蹭,玩的不亦樂乎!

沒幾下,蘇淺淺就被他蹭的臉紅心跳,忽然就意識到這男人是在趁機吃自己豆腐。

她眉頭一擰,拽着他的頭髮,咬牙道: "顧長笙,你個魂淡,往哪蹭? "

說著,便用力一把將他推了開去。

顧長笙正享受着她的溫香軟玉,那裡料到她會來這一招,咚地一聲,就跌坐在地。

"誰叫你那裡那麼柔,我蹭兩下怎麼了?小氣! "

在地上愣了兩秒,他便皺着眉頭不滿地站了起來。

"不要臉!無恥!下流! "蘇淺淺面紅耳赤地罵著,簡直要被他的不要臉給打敗。

"爺有證,就算對你耍流氓,那也是合法的! "

顧長笙啪地一聲,將早上才拿到的紅本本拍到了桌上,挑眉得意地笑道: "看到沒,這就是爺合法耍流氓的證明! "

"給我! "

蘇淺淺伸手就要去奪。

"不給! "顧長笙卻快她一步將紅本本給揣進了兜里。

"我又不要你的,把我那本還給我。 "蘇淺淺站起身繼續將手伸着。

早上,她才拿到本本,結果就被他搶了去。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因為,他沒有還給她。

"也不給! "

顧長笙繼續將他的無賴發揮到極致。

"你……怎麼這麼無賴! "

蘇淺淺氣的牙痒痒,卻因力量的懸殊,對他又無可奈何。

"好了,老婆別生氣,這個證件還是我替你收着比較好,你那麼迷糊,若弄丟了怎麼辦?到時還要補辦,多浪費資源啊!再說了,也污染環境不是,就算不污染環境,但也…… "

"閉嘴,我不要了! "

顧長笙像個唐曾似的在哪裡長篇大論,蘇淺淺有些受不了,冷着聲將他打斷。

"算你能耐! "蘇淺淺握着憤怒的小拳頭坐下來,狠狠剜了他一眼。

"謝謝老婆誇獎! "顧長笙很是不要臉地應承着。

"死豬不怕開水燙! "蘇淺淺嗤之以鼻的鄙視着。

"那你就是豬婆。 "顧長笙笑嘻嘻地說著,舔着臉蹭到蘇淺淺身邊,伸手在她漂亮的小臉蛋上捏了一下,拿腔拿調地道: "豬婆,你好! "

"滾! "

蘇淺淺簡直就對他無語,唯有此字能消弭一些她心中的憤慨。

抬起一腳,就想向他膝蓋彎踢去。

"哎呀老婆,沒想到你對我這麼的情意綿綿…… "不想,卻被男人的雙腿給夾住了。

"死開,誰對你情意綿綿了? "蘇淺淺怒目。

"打是情罵是愛,你打我,不就是對我情意綿綿,嘻嘻,老婆我好開心,來,親一個! "

顧長笙死皮賴臉地說著,捉住蘇淺淺的雙肩,低頭就吻了下去。

這一次,他直接就吻上了她的唇,一吻封緘,結束了這場蜜戰。

他的吻技很是了得,很快,像個刺蝟的蘇淺淺就丟盔棄甲,渾身發軟地靠在他懷裡。

服務生端着牛排進來的時候,看到他們兩人抱在一起很是尷尬。

"先生,小姐,這是你們點的餐! "女服務生低着頭,放下牛排就瞬間消失。

"哇,好香哦! "

蘇淺淺兩眼放光地看着桌上散發著陣陣肉香的牛排,拿起刀叉就毫不客氣地開動了。

這裡的牛排擺盤也十分好看,紅黃綠紫,色彩鮮亮,很能引發人的食慾。

再加上沒吃早飯的她,肚子確實很餓!

因此,那吃相就有點不敢恭維了。

醬汁粘到嘴角,她也沒顧得上去擦,一直吃吃吃!

直到將最後一塊裝盤的西蘭花給吐下肚,她這才笑眯眯地放下刀叉,大讚一聲: "味道真不錯! "

"吃飽沒? "男人的手忽然伸了過來,幫她抹去了嘴角的那抹醬汁。

旋即,將手收回含在嘴裏吸了一下,點頭贊同道: "嗯,味道是不錯! "

"你是乞丐么? "蘇淺淺橫他,這貨怎麼老是吃她嘴邊的殘汁剩湯。

"嗯? "顧長笙吸着手指有些不明所以。

"我嘴邊的殘汁剩湯就那麼好吃? "蘇淺淺沒好氣地問着,一雙眼卻直勾勾地盯着他未怎麼動的牛排。

"還不錯,起碼比這盤子里的食物好吃多了! "顧長笙扒拉着盤子里的食物一臉嫌棄地說道。

"不會呀,這牛排味道很不錯!你要不想吃,給我好了! "蘇淺淺有些垂涎地說道,牛排就那麼一小塊,她其實還沒吃飽。

"吃吧,小飯桶! "男人沒有一絲猶豫,說著就將盤子推到了她面前。

"嘿嘿…… "

蘇淺淺開心的笑着,拿起刀叉就開動,也不嫌棄這是男人吃過的。

顧長笙見她這樣,揚起唇角輕輕笑了。

蘇淺淺這個時候可沒有心思去欣賞他這傾國傾城的笑顏,抓着刀叉就在那裡大口朵頤。

風捲殘雲般,一會就將盤子里點綴用的蔬果和意麵都掃蕩乾淨。

然後,才開始切切切!

因為心急,她切的肉塊都很大。

可是,她的嘴巴卻很小,是那種櫻桃小嘴,很多時候,肉塊都塞不進去。

一半在嘴裏嚼,一半掛在外面晃啊晃,醬汁甩的滿臉都是。

顧長笙實在有些看不過去,拿起刀叉默默為她分切着。

"唔……謝謝哦! "蘇淺淺忙裡抽空,含糊不清地跟他道了聲謝,便笑着放下了手裡的切肉的小刀。

拿起叉子就叉了一塊他分切的小肉塊,很不客氣地就塞進了嘴裏,吃的那叫一個津津有味!

顧長笙見她那吃相,本來沒胃口的他,忽然也有些餓了。

忍不住吞了一下口水,眼巴巴地望着她說道: "老婆,我也餓了…… "

聞聲,吃的正帶勁的蘇淺淺,停下動作,愣愣地看了他幾秒,然後,又低頭看了看沒剩幾塊肉的盤子。

皺着眉頭糾結了半天,最後,才忍痛般叉了一塊肉送到他唇邊: "喏,賞給你的,再多就沒有了。 "

"謝謝老婆! "

顧長笙張嘴就笑納了。

細嚼慢咽地吃完後,還點點頭贊同地品評道: "味道真的很不錯! "

"我沒說錯吧! "有人贊同自己的意見,蘇淺淺很是得意,眉眼都笑彎了。

"老婆大人永遠是對的! "顧長笙很是狗腿地應承道。

"呵! "

被贊同,蘇淺淺臉上的笑容越發燦爛,拿着叉子又叉了一塊肉往嘴裏送去。

不想,這肉卻在中途轉了方向,進了身邊男人的嘴裏。

"你幹嘛? "到嘴的肉被搶,蘇淺淺很是惱火,橫眉豎眼的怒瞪着男人。

"吃牛排啊! "叼着肉塊的男人回的理所當然。

"可你說難吃,不要,給我了。 "

"呃,剛才是挺難吃,不過,經過老婆大人你的手那麼一叉之後,我忽然覺得又很美味了! "顧長笙笑的沒臉沒皮。

"…… "

蘇淺淺無語,很想用叉子劃花他那張禍害蒼生的帥臉。

默了一會,瞪着眼睛惡狠狠地警告道: "不準跟我搶,不然我劃花你的臉! "

"你捨得? "顧長笙笑着問道,順勢將俊臉湊了過來。

蘇淺淺以為他又想吻自己,下意識地將身子往後一躲。

男人卻趁她躲的那一會,抓着她拿着叉子的手又叉了一塊肉送進嘴裏。

"唔,老婆喂的食物果然美味! "邊吃還邊在那裡感嘆。

見狀,蘇淺淺的鼻子都氣歪了!

我去!

這貨居然在聲東擊西,太尼瑪的狡猾了!

"這是我的! "

蘇淺淺抓着盤子便轉過了身去,然後,神速將盤子里餘下的肉塊全掃進了嘴裏。

最後,又將空盤子挑釁般地一揚,扔到了桌上。

一雙眼得意洋洋地看着他,好像在說:我讓你搶,看你還怎麼搶?

"老婆,你這是在邀請我嗎?好,我成全你。 "

《早安,小甜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