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咱下面有人
咱下面有人 連載中

咱下面有人

來源:google 作者:暖陽浮萍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劉一鳴 張三 都市小說

地府的大佬,那是我家先祖,身為地府第一紈絝,想低調都不行,我也很無奈!地府的鬼龍,那是我的紋身,這些傢伙實在是有點皮,如果可以的話,請多來幾條!地府的鬼差,那是我的小弟,不但可以做司機,還能送快遞!……比人多?萬鬼破殺陣了解一哈!為禍人間?命魂燈人皮罩早已饑渴難耐!作惡多端?十八層地獄歡迎您!美人計?沒有十個能放倒我?驀然回首,斜倚龍角,凝視蒼穹,我只想問一聲:這天命,真的難違嗎?展開

《咱下面有人》章節試讀:

嘹亮的警笛聲引來了不少群眾圍觀,眼見劉一鳴人模狗樣,都在猜測這貨年紀輕輕到底是犯了什麼罪。

劉一鳴看着周圍議論紛紛的吃瓜群眾,眼中閃過一絲戲謔。

天天身邊連一個說話的人都沒有,如今見到這麼多人圍觀,劉一鳴莫名感到一陣親切。

人,畢竟還是群居動物。

遠離人群天天跟亡靈打交道,真不是什麼人都能忍受的。

不管她是不是爺爺說的那個人,陪她玩玩應該會很有趣吧!

戲精瞬間附體,劉一鳴大聲嚷嚷道:「大家快來看看啊!這個女人騙走了我的彩禮,馬上就翻臉不認人,現在還要抓我去坐牢,到底還有沒有王法了?」

得,被劉一鳴這麼一喊,吃瓜群眾頓時不淡定了。

卧槽,這瓜有點香啊!

當然,吃瓜群眾對於劉一鳴的話十有八九是不信的,但是這並不妨礙他們看遠處的群山啊!

他們立刻拿起手機,360度無死角拍攝小視頻。

別的不說,光是衝著那雄渾壯美的山脈,這視頻都得火。

這要是上了熱門,白花花的銀子可就到手了。說不定自己也可以找到兩座稍微矮那麼一點的山峰。

一個個醒目的標題新鮮出爐。

我愛珠穆朗瑪峰!

月亮之上,我也能看到的唐古拉山!

高原無限好,只是費腎寶!

……

劉一鳴可是一點都不怕把事情鬧大,只要身上的鬼力恢復一些,他隨時都可以使用五鬼搬山術傳送出去。

凡間的監獄,又如何困得住他?

張雨詩警官被他喊得青筋暴起,一口銀牙差點都咬碎了。

她長這麼大,就沒見過這麼囂張這麼無恥的雜碎。

行,你叫吧,回頭老娘要是不告得你坐大牢就算我輸。

劉一鳴可是越喊越開心,他整天跟鬼魂打交道,心中的鬱結之氣無從發泄,整個人都快抑鬱了。

如今這也算是一種情緒的宣洩吧,心情頓時好了不少。

張雨詩陰沉的秀臉,此時結了一層厚厚的寒霜,真恨不得把劉一鳴的破嘴給撕爛。

但是大庭廣眾之下,張雨詩又不敢真的動手,只能不停推搡劉一鳴。

到了最後她都快沒臉見人了,直接把劉一鳴塞進了警車。

坐上車,張雨詩和小李一左一右把劉一鳴夾在中間。

張雨詩拚命往劉一鳴身上擠,不能動手打人,那就直接把這個賤人擠死。

看着幾乎快頂到前排座椅的一對山巒,劉一鳴嘴角不由翹起。

他何德何能,在有生之年能遇到這樣的極品,都快趕上腦袋了吧。

這要是夾一下,嘶,劉一鳴趕緊擺脫了心中那充滿誘惑的想法。

他自認為自己是一個正派的男人,並且不接受任何反駁。

不過,是個男人都會有這種想法吧,除非他不是個男人。

嘿嘿!嘿嘿嘿嘿!

不理會張雨詩殺人的目光和黑成鍋底的臉色,劉一鳴傻笑起來!

瘋狂的力道再次傳來,打斷了劉一鳴的正派想法。

額,好軟。

能跟女神的身體如此緊密地貼在一起,怕不是每個男人的夢想吧!

劉一鳴輕輕吸着張雨詩秀髮上的馨香,臉上閃過一絲戲謔之色:「女神,我真的不是變態殺人狂,我冤枉啊!」

不出所料,回應他的是張雨詩的死亡凝視和更加用力的擠壓,最邊上的小李都快被擠出警車了。

看着張雨詩幾欲噴火的雙眸,劉一鳴果斷放棄了作死,主要是這貨現在身體太虛,已經感覺快被擠斷氣了。

大概七八分鐘的路程,劉一鳴被關押進了新城派出所的審訊室。

張雨詩審訊,小李記錄,看着張雨詩眼中的怒火,劉一鳴心中好笑。

恨我吧,現在有多恨我,以後就會有多愛我。

說不定你就是爺爺說的那個人,那個被我欺負一輩子的人。

當然了,僅限於我,別人不行。

看着張雨詩即將暴走的俏臉,劉一鳴慢慢收起了玩世不恭的笑容。

不知道為什麼,也許是偷看了張雨詩的命理,讓劉一鳴突然產生了一絲明悟。

心思莫名其妙便想到了別的地方。

劉一鳴好像有些明白爺爺為何會不辭而別了。

上天其實很公平,得到多少必然會失去多少。

鬼驛一脈自古以來一直被地府垂青,享有無上特權。

天道法則自然會對鬼驛一脈加以限制,更加嚴厲的天道反噬就是其中之一。

之前鬼驛都是爺爺一個人扛着,劉一鳴只是在旁邊偶爾幫幫忙,打打下手,倒也沒有覺得有多難。

可是如今整個鬼驛全都壓在了劉一鳴的肩頭,他才剛剛年滿十八歲,正是愛玩愛鬧的年紀,道心還遠未穩固。

也許爺爺是想用鬼驛來磨礪他的道心。

不接觸到人性最醜惡的一面,又如何能夠激發出,埋藏在心底最深處的心魔?

爺爺這是在告訴他,想要證道,先斬心魔。

對於修鍊鬼道的劉一鳴來說,道心的磨礪太過重要,也遠比常人更加艱難。

因為他凝鍊出來的是地獄最深處的鬼龍,道心不穩,反而會被鬼龍亂了神智。

想要證得大道,千古能有幾人?

爺爺這是為劉一鳴選擇了一條最為兇險,也最為廣闊的證道之路。

不知不覺,劉一鳴想了很多,一時之間竟然完全忘記了自己是在審訊室接受審訊。

他想到了爺爺平時做的那些倒灶事,他想到了爺爺一把年紀還玩得那麼嗨,他想到了爺爺經常會喝得酩酊大醉。

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在發泄吧?

張雨詩用力拍了幾下桌子,將劉一鳴的思緒拉回到了現實。

張雨詩快要氣瘋了,她就沒見過這麼囂張的嫌疑犯。

強壓着胸中的怒火,張雨詩問了幾個常規問題。

諸如姓名、年齡、家庭住址、工作單位之類的,得到的答案永遠都是,320貴驛劉一鳴。

張雨詩狠狠一拍桌子,厲聲問道:「劉一鳴,你偷偷跑進moonlight酒吧的女廁所幹什麼?說,你是不是準備晚上酒吧開門之後姦殺女生?」

劉一鳴:……

這是準備直接扣屎盆子了嗎?

劉一鳴嘴角含笑,又一次打量了一下張雨詩的面相,礙於天道法則不敢深看,但是這一次張雨詩的品性倒是看了個八九不離十。

張雨詩是一個充滿活力,正義感十足的女孩,不扭捏,不造作,最重要的是,很重!

如果一定要說缺點的話,那就是這女人性格暴躁了一些,不磨磨性子以後說不定會吃大虧。

劉一鳴望着張雨詩的眼睛,笑的很壞,尤其是眼睛深處那抹意味深長的笑意,看得張雨詩都想掀桌了。

張雨詩怒道:「說,你是不是準備在酒吧的女廁所作案?」

劉一鳴笑道:「女神,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小心我告你誹謗呦!

不過,我好心提醒你一下,去問問上面320貴驛是個什麼地方,對你有好處的。

聽我一句勸,不要整天毛毛躁躁的,可不是所有人都跟我一樣善良好說話。要是換個脾氣臭的,說不定直接就讓你回家抱娃了。」

張雨詩雙目冒火,被刺激得徹底爆發了。她猛然站起身,就要衝過去打死對面那個賤人。

旁邊的小李別看年紀很輕,倒是比張雨詩沉穩得多。那些被抓進派出所的小毛賊,哪個不是戰戰兢兢如履薄冰?

凡是囂張跋扈的傢伙,就沒有一個好惹的,一個個都是背景深厚,**在這些人眼裡可真沒有多少威懾力。

眼前這個傢伙小小年紀也太淡定了,無論怎麼看都不像是在虛張聲勢,可千萬別是什麼大人物的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