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葬仙棺
葬仙棺 連載中

葬仙棺

來源:google 作者:花邊一壺酒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葉知秋 奇幻玄幻 林青詩

[無系統+強者重生]世人皆言:仙路已斷,至聖為最強葉知秋,當世聖尊,諸天第一強者,因一副名為葬仙的詭異石棺,廢寢忘食,終成瘋魔,死於不詳三千年後,葉知秋自葬仙棺內重生鑄仙基,修無上法,破萬古之僵局,重開成仙之路!展開

《葬仙棺》章節試讀:

大周王朝。

此時葉知秋已經離開葉家五天有餘,也到達了赤炎山脈邊緣的第一個王朝。

官道上,一列馬車呼嘯而來,帶起大片煙塵。

葉知秋微微側身,眉頭一挑,因為一股熟悉的氣息撲面而來,令他不得不動容。

想到這兒,葉知秋直接走到官道**,將馬車攔了下來。

「臭小子,你不要命了?」

馬車上,一名壯漢怒目圓睜,呵斥道。

葉知秋盯着他腰間的那把金刀,陷入了沉默。

「臭小子,我跟你說話呢?你是聾了嗎?」那大漢見葉知秋一幅傻楞的樣子,氣打不出來一處。

葉知秋笑了笑,「你那把刀哪裡來的?」

大漢一愣,身為大周皇室的宮廷親衛,自然是御賜金刀,不過此時他並不想搭理葉知秋,當即道:「小子,退開,馬車裡這位是你衝撞不起的存在。」

「可我想要得知你那把刀的來歷。」葉知秋眼中毫無波瀾,半步未退。

見狀,大漢氣極反笑道:「好膽。」

鏘——

言罷,大漢抽出腰間大刀躍下馬車。

「夠了,這位公子並無惡意,退下吧,王遠。」

就在這時,馬車內傳來一道陰柔的聲音。

大漢冷哼一聲,收刀入鞘退到一旁不再言語。

緊接着,馬車內再度傳來聲音,「這位公子為何想得知金刀的來歷?」

葉知秋淡聲應道:「其上有我故人之物的氣息。」

「哦?公子此話怎講?」

就在這時,一隊身着黑衣的人馬突然闖入官道,不由分說直接就殺向馬車。

見狀,大漢臉色大變,抽出金刀振臂高呼道:「不好,保護殿下!」

嘩啦啦——

突然闖入場中的神秘黑衣人一時之間與馬車周邊的人馬打成了一片。

葉知秋平靜的看着這一幕,他的注意力一直都在那把金刀上。

與他一樣平靜的,還有馬車裡那位。

「你不怕嗎,你只是個凡人?」良久,葉知秋從金刀上收回目光,好奇道。

此時馬車周邊的官道已是血流洎洎,好幾個侍衛和黑衣人的屍體交疊躺在地上。

「見得多了,也就不怕了。」馬車內那人平靜道。

葉知秋微微點頭,沒有多說,繼續看向金刀。

半個時辰後,戰鬥結束,黑衣人被誅殺殆盡,手持金刀的大漢看了眼地面上已經沒有呼吸的幾名同伴,臉色略微呈現出痛苦之色。

下一秒,大漢持刀直接斬向葉知秋,震聲道:「雜碎,要不是因為你,老子會死這麼多弟兄?」

叮——

大漢的修為是築元期五層,可葉知秋卻只是伸出兩根手指一夾,整個刀身就被他夾住刀身動彈不得。

雖然葉知秋修為只是鍊氣期,但他的根基可是仙胎為丹田,練氣入極境,且他前世貴為聖尊,所掌握的戰鬥經驗技巧對付一個超過自己五個小境界的人簡直是綽綽有餘。

「你,落了這把刀的威名。」葉知秋微微搖頭。

大漢恨的咬牙切齒,不等他反應,葉知秋並指在他眉心一點,一段晦澀的經文傳入他的識海。

大漢渾身一顫,眼中滿是難以置信,這是什麼手段暫且不談,這段經文明顯是一段刀法,而且強度之高,遠超他之前所修一切武學!

「此刀有靈,好好待它。」說完,葉知秋轉身遠去。

見狀,周圍人都愣住了,等他們反應過來時,早已不見葉知秋的身影……

……

大周都城,聚緣酒樓。

葉知秋坐在一個閣樓二層靠窗的位置,略微夾幾片燒牛肉,漠然的注視着街道上的車水馬龍。

奇異的是,這些食物本應該對修行者而言是雜質,攝取多了是需要煉化的,可葉知秋並不需要,這些雜質進入體內後瞬間就被丹田吸收而走,化為了靈氣。

修鍊對於葉知秋這一世而言,需要穩紮穩打,一個修行者前期的根基太重要了,若是急於求成,他甚至可以直接煉化仙胎,恢復聖尊修為。

但他這一世,要踏上更高的層次,底蘊一定要足夠深厚!

不知不覺間,天色已晚,一片片金黃的雲朵掛在天邊。

葉知秋付了飯錢,來到酒樓內的雅間,盯着那片片雲朵眼神迷離。

「曉看天色,暮看雲……」

「這一世,我要萬古長青,歲月悠悠,直到迎回青詩為止……」

……

黑夜降臨。

嘈雜的夜市如期而至,葉知秋準備購置一些小物件,卻看到一個躲躲閃閃的身影。

葉知秋不經意間瞥了一眼,但沒有理會。

昏暗的小巷內,葉思琪一襲黑衣,用力拍着胸脯喘着粗氣,「還好,還好沒被發現。」

突然,一隻強有力的手臂牢牢捂住她的口鼻,葉思琪奮力掙扎,卻無濟於事,顯然那人修為高於她。

「小美人兒,大晚上的,你躲在這裡幹什麼呢,桀桀……」

聽到這聲,葉思琪心如死灰,她是偷偷溜出來的,根本沒有任何侍衛隨她出來。

一時間。葉思琪急的眼淚都掉下來幾滴。

那人見狀,更興奮了,邪笑道:「掙扎吧,你越掙扎,我越興奮,嘿嘿嘿~」

「嗚嗚嗚…..」

「刺啦!」

衣裙被撕裂一角,葉思琪萬念俱灰,心想:

完了。

就在這關鍵時刻,一道樹葉帶着破空聲穿入小巷,直直射入那色魔的頭顱。

下一秒,那人頭一歪,當場沒了呼吸,鮮血洎洎從他頭顱中流出,染的葉思琪一鞋都是。

從小在葉家養尊處優的她,雖然修行天賦奇佳,但哪裡見過這場面,當即忍不住哇的一聲吐了出來。

「你隨我來。」這時,出手之人也露出身形,正是面無表情的葉知秋。

葉思琪一見到葉知秋忍不住流下兩滴滾燙的熱淚,伸手就想抱住葉知秋,但後者玄妙一躲,葉思琪頓時撲了個空,這使得她更委屈了。

「師兄,你……」

「你走不走?你不走我走了。」葉知秋淡聲道。

聞言,葉思琪委屈巴巴的點了點頭,乖巧的跟在葉知秋身後向著街道走去。

至於那小巷裡死去的那個人,被一名小解的商販發現上報了官府……

這不奇怪,修真世界死傷是再正常不過的事。

這就是修真界,弱肉強食,規則都是強者制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