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在甄嬛傳當替身這些年
在甄嬛傳當替身這些年 連載中

在甄嬛傳當替身這些年

來源:google 作者:事了拂喵去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事了拂喵去 余菲 古代言情

余菲穿越了,而且是穿越到了自己最愛看的甄嬛傳里作為一名資深廢柴骨灰粉,她的人生從此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允禮:菲兒,已經將本旺拋之腦後了嗎?允祥:妙人,你可願與我隱於鄉野,遠離朝堂?胤禛:貴妃之位,朕可以許你,從此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一切皆因她而改變,她卻不改初心:「我要回家!」展開

《在甄嬛傳當替身這些年》章節試讀:

「別來無恙,余妹妹。」

余菲看着眼前蓓盼的做派,少了做宮女時的低調謙卑,言語間多了兩分氣焰。她的容貌本就是倚梅園中數一數二的好,如今一襲玫色宮裝,倒襯得更嬌俏可人了。

蓓盼位分不高,但比起余菲也算是半個小主了。

余菲實在不想得罪她,更是放低了姿態,只盼這個昔日姐妹不要找她麻煩。

「奴婢不過是倚梅園中的一個宮女,如何敢與小主姐妹相稱,真是折煞奴婢了。」

聽到這話蓓盼好像被人踩到了痛處。

「啪!」

余菲的臉上霎時火辣辣地疼。

「放肆,你是在提醒我,倚梅園出身,麻雀飛上了枝頭,是嗎?」

余菲根本沒這意思,她只想快點送走這個瘟神,沒想到馬屁拍到馬屁股上了。

蓓盼本就宮女出身,一朝承寵,後宮中人豈會瞧得上她,明裡暗裡受了不少擠兌,如今看到余菲,又想到自己為何得寵,這滿腔怒火就通通撒在了她身上。

余菲心裏一沉:「奴婢絕無此意,求蓓官女子明察。」

蓓盼的手在余菲臉上遊走,幾個月的養尊處優已經養出了一手好指甲。

「好妹妹,黃泉路上姐姐送你一程,別怪姐姐,你擋了我的路,只有死人才不會開口說話。」

說完在余菲臉上重重的一剮,划出了一道十厘米長的血印。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余菲反應過來,這個逼要搞死她。

偏這裡人煙稀少,就是求救也鮮有人能聽到。此刻可真是應了那句「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眼見着蓓盼後頭的奴才從袖中掏出一根細針。

「姑娘,這可是慎刑司里出來的把戲,驚奇嬤嬤的絕活,我也頭回用,姑娘可有福了。」

然後不由分說地找了塊粗布堵上了余菲的嘴,拉起她的右手,針尖順着指腹與指甲蓋的間隙刺了進去。

「唔唔唔……」

十指連心,痛徹心扉。

自打穿越過來余菲還沒吃過這種苦頭,血液順着細針的拔出滴落,隨後插入下一根手指。

一輪又一輪非人的折磨,余菲帶着恨意與不甘逐漸失去了意識。

恍惚間,她似乎被什麼人暴力地拖動,但她已經睜不開眼了。

不知過了多久,混沌中好像感覺自己睡在了席夢思上。

嗯?難道回去了。

等她睜眼,看到古色古香的房間頹然地嘆了口氣。

回去,談何容易!

她是喜歡看甄嬛傳沒錯,但她不想當甄嬛傳里的炮灰,早知道看甄嬛傳是這種結局,打死她都不看了。

余菲開始打量起眼前的房間,裝飾奢華,堪比席夢思的床,邊上擺着梳妝台和銅鏡,不遠處架着一個古琴,看起來價值不菲。

這是宮中哪個娘娘出手救了她嗎?這房間配置在甄嬛傳里也算得上高配了。

「吱呀」

門開了。

「姑娘醒了!」

余菲看到眼前的人愣住了,宮中皆統一服飾,而眼前這位約莫豆蔻之年的黃衣女子,未着宮裝已是稀奇,開口便稱她姑娘,這到底是哪兒?

沉吟了片刻後,余菲開口道:「姑娘救命之恩,菲無以為報,日後願追隨姑娘左右。」

黃衣女子連忙擺手,「姑娘快快免禮,不是奴婢救了姑娘,是我家王爺。不過姑娘被帶回來時奄奄一息,十個手指沒一處是好的,當真是嚇人,連大夫上了葯都說死生由天了,到底是姑娘福大命大。」

王爺?這是王府?

雍正登基該圈禁的圈禁,此時能稱得上王爺的,除了敦親王,就只有……果郡王。

余菲試探的開口:「王爺可是,果郡王?」

「正是呢,姑娘好生聰明,奴都未曾提及王爺名諱,姑娘就猜到了。」

兩三句下午,兩人逐漸熱絡起來,黃衣婢女彷彿打開了話匣子。

「姑娘是什麼人?姑娘可是遇到了什麼難事,難道是話本子里寫的那樣王爺英雄救美,救姑娘於水火,王爺可是京中多少貴女的夢中情人呢。王爺是否有意納姑娘為……。」

「咳咳咳。」

余菲聽她越說越不成體統,趕緊打斷了她接下去的話。

宮中做事就怕嘴上沒個把門,難道果郡王府的人都不知道禍從口出的道理?

劇中果郡王雖說是死在了甄嬛手裡,但總歸沒逃出雍正的籌謀。論計謀心機,果郡王還差的遠呢,單看這果郡王府的規矩可見一斑。

黃衣婢女也意識到自己的失言:「姑娘傷病未愈,還是在房中好生休息,奴婢在廚房煮了酸梅湯,酸酸甜甜的最是爽口了,馬上去給姑娘端來。」

待她退至門口時撞上了另一名婢女,隨即被呵斥道:「茯苓,冒冒失失的成何體統,王府的規矩都忘了不成,平日里王爺同你們玩笑兩句,給了三分顏面,就敢背後就置喙這些,罰你半個月月例。」

余菲拉長了耳朵聽了個仔細,看來這位婢女是在門口偷聽了許久。

在宮中呆了段時間,余菲也聽出了她弦外之音。無非她是果郡王帶回來的,但別有什麼攀龍附鳳的心思,安分守己些。

天可憐見,她對果郡王絕沒有那方面的意思,自從穿越過來她就是安分守己的代言人好不好,安分守己到快被害死了。

「姑娘莫怪,府中婢子不懂事,若是有什麼不順心的只管告訴我,定將姑娘安排的妥妥帖帖的。」

「你不會叫,采蘋吧。」

對面的人倒是一愣,「姑娘如何得知,采蘋是奴婢的妹妹,但不過髫年。」

「呵呵,呵呵呵。」

余菲真想抽自己一嘴巴,說話不經腦子,沒事多嘴什麼,現在圓都不知道怎麼圓。

好在對方也不深究。

「明日巳時王爺傳召,奴會準時來接姑娘,還請姑娘莫要到處走動。」

說完就退下了,也沒給余菲拒絕的空間。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嘛。

余菲百無聊賴地躺回床上,感情好啊一個兩個的都不讓她出去,明天她倒要看看果郡王葫蘆里到底賣的什麼葯。

劇里閑雲野鶴,逍遙王爺當的好不快活,怎麼這裡她總覺得不太一樣,難道也有奪位的心思?

雖說先舒妃受寵,果郡王倒也不是全無機會,只不過排行十七,名份上他就越不過這些異母的哥哥們,況且如今他四哥登基,天下太平…

算了,不想了,想這些勞什子作甚。

「姑娘,茯苓給您端來了酸梅湯,如今天熱,喝了再睡吧。」

黃衣婢女去而復返,手裡還端着一碗她口中的酸梅湯。

「茯苓,你叫茯苓?」

剛剛門口訓話時,前半段沒聽的真切。沒記錯的話茯苓可是沈眉庄假孕失寵這局的關鍵一環,正是眼前這碗酸梅湯讓沈眉庄以為自己懷孕,繼而劉畚與她裡應外合,讓華妃這局贏的大獲全勝。

若是此茯苓真是彼茯苓,那果郡王恐怕就不是劇里那麼簡單了。

「是啊,茯苓這個名字還是進府時王爺給取的。姑娘,奴婢的酸梅湯可是一絕,若非是這手藝還進不來王府呢,快嘗嘗。」

此刻,余菲努力穩住心神,然端着碗的手仍不住地顫抖。

宮斗她不行,政變她更不行啊!

《在甄嬛傳當替身這些年》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