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崽崽驚呆重生媽咪壓着爹地要親親
崽崽驚呆重生媽咪壓着爹地要親親 連載中

崽崽驚呆重生媽咪壓着爹地要親親

來源:外網 作者:舒顏傅亦深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舒顏傅亦深 都市言情

你幹什麼?你又想打我嗎?陽寶強撐着自己的小胸脯,大眼睛裏面的閃爍的緊張,卻泄露了他此時恐懼的心情。 陽寶,讓媽咪看看你,.........展開

《崽崽驚呆重生媽咪壓着爹地要親親》章節試讀:

《崽崽驚呆重生媽咪壓着爹地要親親》內跌宕起伏的故事,就看小說《崽崽驚呆重生媽咪壓着爹地要親親》,這裡有小說全文免費閱讀!我的懵懂青春,主角為舒顏傅亦深小說精選:... 不要 一聲慘叫,舒顏猛地睜開雙眼,心如擂鼓。 她大口的喘息,一雙秋水般清凌凌的眸子里,此時盛滿了恐慌和絕望。 迷濛的雙眼漸漸清晰,映入眼帘的便是被水打濕貼在身上的襯衫,襯衫底下令人血脈噴張的腹肌若隱若現。 抬起頭,她對上一雙如同深淵的眼眸,狹長的瑞鳳眼中此時全是冷冽,黑曜石似的瞳孔閃爍着些偏執與病態。 男人此時正鉗着她的下巴,滿身戾氣,彷彿下一秒就要將人生吞活剝。 傅亦深?! 舒顏想揉揉自己的眼睛,一隻手卻被傅亦深鉗制的不能動彈。 他明明當時身受重傷,又陪着自己葬身火海。 那令人絕望的大火如今仍歷歷在目,舒顏死死的盯着傅亦深,一時之間不能確定,這到底是現實還是虛幻。 直到一聲悶響。 舒顏被扔在大床上,脊椎重重的撞在床頭柜上,尖銳的痛感讓她整個人意識回籠。 一道陰沉而繾綣的嗓音在耳邊響起,舒舒,你就那麼想要離開我? 真實的痛楚讓她的眼淚在一瞬間奪眶而出。 她還活着,真的還活着她重生了,回到了三年前,一切還沒有發生的時候。 環視這個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房間,這本該是她與傅亦深的婚房,卻被她裝飾的像是靈堂。一水兒的白色,只為了噁心傅亦深。 上輩子,她被傅亦深圈禁在身邊,心裏卻只想着衣冠楚楚的方擇栩,為了那個男人,她頻頻與傅亦深作對。 在這一天,舒顏對方擇栩思念成疾,趁着傅亦深不在家偷偷跑出去,想要跟心上人相見,誰知道,卻在逃跑途中不小心溺水。 傅亦深在外收到她逃跑的消息暴怒,冒雨將她帶回家中,生生折磨了她三天三夜。 想到上輩子那死去活來的三天,舒顏後背一陣發涼。 對上舒顏的眼淚,那明晃晃的抗拒刺的他心口發痛,傅亦深只覺得暴戾的情緒已經快要將自己吞噬殆盡了。 修長白皙的手指沿着舒顏纖細的脖頸下滑,只需要稍稍用力,他就能捏斷這個女人的脖子,這樣她就永遠都不會離開了。 這樣想着,他蒼白的臉上掛起一抹古怪的笑意,襯着他肩頭妖冶的鮮血,如同鬼魅。 舒舒,說呀。他的手掌在用力,說話的聲音卻輕的像是幽靈:說,你到底想要什麼? 剛勁有力的大手猛然收緊,他近乎咆哮,舒顏,是不是非逼我殺了那個男人,你才會愛我? 看着男人猩紅的雙眸,傷口處血混着雨水已經打濕了他大半個身子,他的眼眸中,不僅有癲狂,還有磅礴的如同大海一般深沉的愛意。 上輩子,是她太蠢,看不清真情假意,連累了三個孩子,更害的傅亦深家破人亡。 空氣中的血腥味,一如上輩子他帶着一身槍傷踉蹌着趕到火場,將自己護在身下,舒顏沒忍住哭出聲來。 我要你!傅亦深我只要你!舒顏因為缺氧眼角潮紅,用盡所有力氣,急急地吐出這句話。 聽到這話的男人陡然一愣,手一松舒舒說,她要他。 傅亦深的瘋魔似乎被瞬間定格,舒顏脫力癱軟在床上,大口的呼吸着新鮮空氣。 你說什麼?傅亦深身子微探,銳利的眸光落在舒顏身上,歪頭打量,似乎在判別舒顏所言是真是假。 舒顏支起身子,眼角的潮紅還沒有褪盡,她強撐着膽子,湊上前去,將自己整個兒送到傅亦深懷裡。 她毛茸茸的小腦袋不停地在他的腰腹蹭來蹭去,說話帶着委屈的哭腔,有小小的上揚的尾音,亦深,你別凶我,我好害怕! 傅亦深下意識的就將人攬進懷裡,輕撫她的後背,等舒顏穩住身子,他卻倉促的想撤開手。 舒顏,別以為裝可憐,我就會放過你。他俊美的側顏,此刻都是極致的隱忍。你就算死都只能死在我身邊! 一個能帶槍去財團逼父親退位的男人,一個能掃平帝國黑白兩道的男人,傳聞中茹毛飲血無情若閻王的男人,他的偏執,讓人心口發寒。 當初的她覺得傅亦深強取豪奪,不擇手段,聽到這樣的威脅只有無盡的恐懼,但從始至終,他都不曾傷害過自己,反而為救自己,搭上了煊赫的傅氏財團,屈辱的死在那場大火中。 不裝,不走。舒顏的聲音還有些乾澀,她拉住傅亦深,藉著力氣上一撲,死死地抱住男人,靠上他堅實的胸膛。 亦深,我以後,再也不跑了,我會一直在你身邊。 強有力的心跳聲迴響在耳畔,昭示着磅礴的生命力,舒顏的鼻子發酸,真好。 既然知曉了他的深情,這輩子,他們一定不會重蹈覆轍。 看着小貓兒似的舒顏窩在自己懷裡,傅亦深只覺得自己節節潰敗。 不能信她!不能信她! 這一定是這女人麻痹自己的伎倆!她又有了什麼新的招數,想要從自己的手裡逃走! 傅亦深拚命的告誡自己,胸口沉積萬年的冰冷,卻在隨着女人的輕聲細語,土崩瓦解。 漫長的寂靜後,是傅亦深近乎咬牙切齒的警告,舒顏,別再騙我。 我不敢的,真的不敢了。 小女人帶着哭腔的細語,纖細的脖子上,被禁錮的紅印兒更加明顯,她杏核似的眸子里泛着瑩瑩的水光,可憐巴巴的望着渾身寒氣的男人。 莫名其妙的,就熄滅了他翻騰的怒火。 看着男人赤紅的雙眸變得正常,舒顏才暗暗鬆了口氣,眼神掃過他的肩膀,卻發現鮮血已經將他半個膀子染紅了。 猛然想起,前世的傅亦深,在回家的路上受到了伏擊,肩膀中槍,又為了救翻牆落水的她,帶傷下河。 回家後,兩個人爆發了激烈的衝突,傅亦深更加暴戾失控,拒絕就醫。 耽擱多日,傅亦深的右臂便留下了舊傷,再也不能持槍。 前世傅亦深趕到火場時,已經渾身是傷。 如果不是手臂的傷病,就算以一敵多,傅亦深也不至於這麼狼狽。 亦深,你的肩膀怎麼樣,我去叫醫生來看看好不好?舒顏急了,這一世,她不想要傅亦深再為自己受一點傷害了。

《崽崽驚呆重生媽咪壓着爹地要親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