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在下五級鉗工
在下五級鉗工 連載中

在下五級鉗工

來源:google 作者:白八爺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華西北 白八爺 都市小說

手指殘疾的鉗工華西北,無意中獲得集超級計算和未來科技的金手指,成為擁有新基因體質的超強生物體!看我如何玩轉科技、金融、軍工……成為跨界巨擘!敬我者,我亦敬之;辱我者,十倍辱之;恩我者,百倍恩之;欺我親人者,雖千萬人必誅之!展開

《在下五級鉗工》章節試讀:

劉豹是模具公司的銷售部經理,平日里不大獃在公司,不知怎麼這次恰好在,並且在監控里看到了劉三挨打的一幕。立刻在喇叭里喊了出來。

他這一喊,工人立刻集體打了個寒顫。

劉家哥仨,一個比一個能打,一個賽一個兇惡,一個劉三就讓車間工人噤若寒蟬。平日里敢怒不敢言,再來一個劉二,更加沒人敢惹!

於是,只見工人們紛紛啟動機器開始幹活。

王良用哭腔問華西北:「西北,你沒事吧?這是怎麼回事?今天怎麼了?劉二要來了!」

華西北踢了一腳昏倒在地像只死狗的劉三,拍了拍王良的肩膀,安慰他說:「沒事,不用擔心,我來處理」。

王良看了看不敢再圍觀的工友,顫聲問華西北:「那,這邊該怎麼處理?」

華西北目光瞥向車間門口的位置:「劉二不是要過來嗎?正好把他們哥倆一鍋燴!」

汪良戰戰兢兢地說:「劉二可比劉三還能打,你,你行嗎?」

華西北指了指地上的劉三說到:「螻蟻而已,就是他們哥仨一起上又能怎麼樣?不夠打!」

說話間,劉二已經來到眼前。

這次不僅是他自己,還帶了十多個凶神惡煞般的幫手。

這劉二是銷售部經理,平日里仗着自己拉來的客戶多,對公司貢獻大,一直居功自傲,手下更是豢養了一批鐵杆兄弟,在公司是一股強大的力量。

劉二看見地上躺着的劉三,立刻俯下身去查看劉三的傷情。發現劉三的雙臂、雙腿被捏成了粉碎性骨折。倒下去之後,又被壓在身下,現在傷情更加嚴重。

誰讓他長這麼胖呢?活該。

嘶——劉二發出一聲不易察覺的聲音,吸了一口涼氣。

這小子一個車間工人,竟然這麼狠?上來就把我兄弟干殘了?

這是什麼存在?

劉二心底湧起一股涼意。

但是,畢竟兄弟被人弄殘了,心底的憤怒立刻戰勝了恐懼。

「是你乾的嗎?」

確認劉三隻是因為骨折導致的疼痛昏迷過去,並無其他大礙之後。劉二慢慢站起身來,帶着滔天的仇恨問華西北。

華西北背手而立,臉上帶着一抹睥睨的微笑:「你不是都在監控里看見了嗎?」

「草擬嗎,你叫什麼名字?」

「你爹。」

「卧槽你嗎!我劉家跟你何仇何怨?竟敢對我兄弟下此毒手?」劉二開始活動身體,準備開打。

「仇怨?你們不配」。華西北負手而立,一臉桀驁,同時把王良往角落裡推了一下,示意他躲到裏面去。

此刻,新仇舊恨湧上華西北心頭,劉三這條狗,當誅!劉家三兄弟,皆當誅!

還沒等劉二動手,他的十幾名手下手持鐵棒將華西北圍了起來。

「豹哥,跟他廢什麼話,今天兄弟們開開葷,廢了這小子,為三哥報仇!」說完,十幾條鐵棒帶着風聲朝華西北砸了下來!

這夥人平日里別看都是打着所謂「業務員」的幌子在銷售部任職,其實相當一部分是劉二的門徒和打手,個個心狠手辣,戰力不俗。

此刻見劉三被弄殘,正好藉機在劉二面前表現一番。

是以,這些人手下毫不留情,鐵棒鉚足了勁砸了過來!

如果對手是普通人,沾之即死。

在他們的眼裡,已經看到華西北的豆花被砸出來的情景!

王良被這陣仗嚇壞了,小聲喃喃:「西北,快跑吧……快跑啊……」

對劉二這幫門徒,王良深知他們的殘暴,是以連大聲喊叫都不敢!

這時,不知是華西北嚇傻了還是怎麼,竟然站在原地絲毫未動。

瞬間,十幾條鐵棒砸到了他的頭上。

當——

現場很奇怪地傳來金屬碰撞的聲音。

十幾個打手頓時愣了,這是什麼聲音?什麼質感?不對頭,大大地不對頭!

按照以往的經驗,鐵棒砸到人頭上,會發出噗的一聲悶響,然後就是豆花迸濺。

但這次,怎麼不一樣?

就在他們發愣的時候,鐵棒遠端傳來一陣強烈的衝擊波,然後通過鐵棒傳到手臂,甚至傳到整個身體。

那衝擊之強烈,是一種從未體驗過的感覺,像是撞到了高速行駛的火車頭!

瞬時,鐵棒被華西北的頭彈了起來,並帶着衝擊向遠處飛去。

更恐怖的是,十三個人,二十六條胳膊,全部被衝擊波撕裂斷掉,和鐵棒一起四處飛散!

全都……飛了。

劉二手下這些人,號稱十三太保,在全廠都是橫行的主兒!

這次,半個回合皆被斷了雙臂!

兩秒鐘之後,十三太保才驚恐地發現——

肩膀頭子這塊,怎麼成東北大呲花了?

等明白了怎麼回事,十三個人一齊暈了過去!

呃,其實也不完全是「一齊」,有一個稍微強點的沒暈。不過他的戰鬥經驗告訴他,此時不暈,後果更嚴重。

所以,他當即與兄弟們齊刷刷地躺了下去。

戰鬥經驗很重要啊同學們!

卜.

劉二一看戰況,立馬傻眼了。

啥玩意兒,還沒打呢,全躺下了?玩木頭人兒nia?

再一看滿地斷臂,頓時頭皮發麻——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金鐘罩?

今天碰茬子了?

如果說打劉三還讓王良以為華西北吃錯了葯,這一手鐵頭斷臂,讓王良對華西北的戰力徹底有了信心。

王良往前走了幾步,站到華西北身邊,壯了壯膽子操起一根撬杠說道:「西北,算我一個!」

華西北扭頭看了看王良,給了他一個讚許的微笑,接着,拍了拍王良的肩膀說:「好兄弟。」

說完,身體一側,給王良讓出了位置。

王良立馬傻眼了:卧槽這是什麼操作,我也就謙讓一下你還當真啊?

別鬧,就我這小體格,不夠劉二塞牙縫的!

王良其實不算太弱,一米七五的個頭,體重160斤,在普通人裏面算是中等的體格。

但是,劉家哥仨,個個都是一米八五以上的身高,體重230斤往上,再加上習武養成的兇悍氣質,一般人看一眼都是心頭一震。

雖然剛才看華西北打得挺爽,但真要讓王良與劉二打,無異於羊入虎口!

華西北看着王良戰戰兢兢的苦逼樣子,搖頭苦笑,再一次拍拍王良肩膀:「好兄弟,我看好你,剛才十幾個我都擺平了,就剩這一個劉二,你沒問題的……」

王良用顫抖的哭音說道:「西北,我我我怎麼一直在抖,停不下來啊?還有,誰特么尿我一褲兜子?」

劉豹從腰間掏出一隻匕首,憤怒地向王良刺過來,嘴裏還罵道:「你倆跟我這兒說相聲呢?草!」

王良大叫一聲:「啊!刀!」喊完,竟然閉上了眼睛,連躲閃動作都做不出來了。

也難怪,劉家兄弟的惡名實在是太盛了,他一個小工人,打個招呼都陪着笑臉,哪敢跟人家真刀真槍地對干?

何況,明晃晃、尖扎扎的匕首朝着自己胸膛攮過來,換誰都害怕!

就在王良以為必死無疑的時候,

當——

依舊是一聲金屬碰撞的聲音。

劉二刺到王良胸前的匕首,被華西北用手捏住,竟然發出金屬的響聲。

劉二頓時感覺匕首刺到了一塊鐵板上,再也難以前進半毫!

「草!」

劉二卯足了勁兒,兩手把住匕首用力向前刺殺,他知道華西北不好搞,今天先拿軟柿子捏,捅了王良再說!

但是,就在他用力的時候,一股超出自己刺殺力量十倍的力量反彈了過來,瞬間將劉二放倒在地,匕首也被折斷。

華西北兩指握着半截斷掉的匕首,慢慢地向躺倒在地的劉二走了過去:「滿嘴髒話,沒禮貌。」

說完,手中的斷刀激射而出。

噗!

劉二嘴裏的牙,至少被飛刀撞掉了十幾顆,伴隨着滿口紅水噴了出來!

呃,像是,火龍果拌玉米粒……

這還多虧華西北手下留情,如果將刀刃向內……

劉二剛才被華西北的力道震得胸悶氣短,直欲昏迷。現在又磕掉了十幾顆牙,躺在地上完全沒了剛才的神氣!

這事,真是……沒齒難忘啊。

正在這時——

「住手!」

一個威嚴的聲音喝住了劉豹。

兩名花甲老者,站在離華西北和劉二不遠的地方。

「怎麼回事?竟然在車間打人,膽子也太大了!」

兩名老者皆是70多歲年紀。其中一名頭髮灰白,西裝革履,是模具公司的董事長宋明。另外一名頭髮花白,穿一身休閑裝,不知是什麼身份。

剛才一聲怒喝,是宋明發出的。作為公司董事長,看到如此一幕,他真是有點氣急攻心了。

「劉豹,怎麼回事?」

宋明看清是劉豹之後,再次怒聲斥問。等他看清倒在地上雙臂流血的劉彪之後,馬上招呼身後的跟班:「快送醫院!」

幾個人七手八腳把劉三抬到了一台電瓶車上,一邊聯繫醫院,一邊載着劉三往外開。

但是,急救是很專業的工作,不懂的話就很危險。

現在劉三就是,斷裂骨頭茬子在搬動的過程中像一根根尖銳的刀子,從肌肉裏面插了出來。

有的,甚至刺破了大血管,一路走一路撒下東北大呲花。

此刻劉三如果情形,估計應該感激涕零地謝謝這幾個人的八輩祖宗。

卜..

劉二躺在地上,用吃人的眼神望着華西北,卻對宋明說道:「捅,捅四場,返劉家公套!」

他其實想說「董事長,還劉家公道」,但無奈牙齒漏風,說話根本發音不清。

但其實說什麼已經不重要了。

宋明憤怒地走到華西北面前,問:「你叫什麼名字,那個崗位的,為什麼打人?」

華西北簡約地回答:「華西北。鉗工組。他們該打。」

「我弄死你!」劉二見董事長過來,身上似乎又充滿了電,操起一根鐵棒一招猛虎下山向華西北撲了過來。

華西北也不躲閃,硬着劉二一腳踹了過去。

在華西北的眼裡,劉二的動作太慢了!

沒等他近前,華西北的腳就踹到了劉二的胸膛。

噗地一聲悶響,劉二像斷線風箏一樣飛了出去!

後背撞到一根大柱子,再次受到重擊!

沿着柱子滑下之後,幾口紅水噴出,地面頓時盛開幾朵絢爛的紅花!

劉二這呲花的本事,比劉三更高明!

此刻,宋明和興大年均已被華西北的舉動驚呆。

車間的工人本來懾於劉二的惡名,不敢向這邊觀望。但華西北一腳就把戰力不俗的劉二踢成了花灑,眾人心裏均是震驚無比!

這是什麼戰力?

這還是平日里和和氣氣老實巴交的華西北嗎?

此時,大家又停下來向這邊觀望。華西北這次真的替大家解了氣!

不過,宋明可氣壞了——

作為公司董事長,他是這家企業的所有者,最高決策者,一般工人見了他甚至嚇得不敢言語。他一向習慣了言出令隨,什麼時候見過華西北這種當著董事長的面一腳把人踹昏死的場面?

反天了!

當下,宋明指着華西北的鼻子,氣的手一直在抖:「你,你,太暴力了,快報官!」

華西北剛才踹劉豹一腳,兩手仍背在身後。見宋明發問,他慢慢把右手伸了出來,向宋明展示,用平靜的語氣說道:「你就是董事長宋明吧?還記得三年前一個工人傷了手指嗎?我就是那個倒霉蛋。」

宋明眯眼回憶了一下,點頭說道:「好像有這麼回事……你就是那個傷者吧?那次事故不是有結論了?是違章操作?」

「好一個『違章操作』!」華西北舊事重提,心裏的憤怒被勾了出來。

「那不過是劉三怕公司扣他績效工資,影響他的前程而杜撰出來的罷了!你堂堂董事長,竟然不聞不問任憑劉家三兄弟在公司胡作非為,可真是——老糊塗!」

「你……」宋明被華西北懟臉輸出,氣得臉都綠了。

一旁的另一位老者一直在觀望,此刻對宋明說道:「老宋,先別生氣,一切都得等到調查清楚了再說。不過,你公司這管理水平……那個項目可能要暫停了。」

「別呀興教授,這都是小事兒,我能處理好。」看樣子,宋明很在乎興教授口中的項目。

「先放一放吧。」白髮老者再次向宋明表明意見。

宋明捂住心臟,指着華西北顫悠悠地說:「你乾的好事……」

華西北伸出殘指,向宋明再次展示,慢慢說道:「打人的事情,我會承擔責任。至於這家公司,被劉家三兄弟勾連把持,欺壓工人,廢人手指,你作為董事長不但不能明察,反而縱虎作惡……」

「我早就待不下去了……」華西北放下右手,桀驁地仰面朝天,不再理會宋明。

「董事長,劉家哥仨太欺負人,我也不幹了!」王良這次,竟然也難得地雄起了一次。

這時,車間工人紛紛聚攏過來——

「我們也不幹了!」

「不幹了!」

「徹查劉虎劉豹劉彪,給大家一個交待!」

……

車間里的工人,此時竟然無比齊心協力,一起向宋明施壓。事情發展到這裡,他們都明白,這是一個絕好的扳倒劉家三兄弟的好機會!

這個機會,是華西北打出來的,必須在宋明這裡替華西北出面,否則等劉家三兄弟緩過來,大家都別想有好日子過!

所以此刻,車間工人變得無比的團結!

宋明看着眼前的一幕驚呆了,作為一名管理者,他知道這意味着什麼。

劉家三兄弟,的確不得人心!

這時,一直在一旁沒說話的教授突然再次開口,激動地對着華西北說:「小夥子,我能看看你的手嗎?」

他的胸口起起伏伏,看得出在努力壓制心中的情緒!

《在下五級鉗工》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