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在文野當超級英雄的日常
在文野當超級英雄的日常 連載中

在文野當超級英雄的日常

來源:google 作者:枝下詩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枝下詩 瀧川輝 遊戲動漫

【主文野柯南】身為鈴木家的一員,瀧川輝的未來幾乎是一眼就能看到的富貴平安但是覺醒最初不起眼,但是實際上超級強大的輔助系異能的瀧川輝因為能力越大,責任越大這句話毅然決然離開了平穩安全的家庭,去往了異能大戰導致的混亂之地,選擇成為一個能拯救他人的人展開

《在文野當超級英雄的日常》章節試讀:

「小心,女士,請儘快和你的夥伴會合吧,現在一個人很危險。」一位身穿黑色制服的少年對着剛剛被他從一群流亡的民眾中救出的辻村深月說道。

辻村深月看着眼前的少年,他看上去年紀不大,至少比她的女兒大不了多少,但是稚嫩的臉龐上卻透出一種連許多成年人也比不上的信念。

現在正處於異能大戰的末期,日本政-府苦於沒有超越者,在大戰中的局勢已經岌岌可危。

所以她被日本異能特務科派來這位少年身邊,在目前日本所有的異能者中只有瀧川輝是最有可能成為超越者的。

她之前很早就聽說世界舞台上出現了一位新的強大的異能力者,正在最混亂的地帶救助無辜被牽連的普通人,根據各國調查瀧川輝來自日本,是鈴木家的人。

性格善良親和力量強大,不知道多少人在覬覦他的力量。

而她的任務是跟在少年的身邊,打聽出他的異能力的具體作用和限制,並儘可能的拉攏少年。

日本強大的異能者還是太少了,高層次力量更是幾乎沒有,被稱為日本最強的異能力者夏目漱石先生戰鬥力基本為0,可以說是被日本政-府強行立起來當門面的,雖然智慧絕對不遜色於任何人,但是他的實力究竟有沒有政-府宣揚的超越者級別,那就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了。

目前國內已經啟動了「荒霸吐」計劃,打算效仿法國製作人形異能力體,將日本傳說中實力不俗的神明—荒霸吐,製作成可利用的異能武器。

但目前為止這項試驗的前景仍不明確,所以國內高層將主意打到了這名在異能大戰期間橫空出世的,沒有政治背景的強大異能者身上。

「可是我已經沒有可以信任的夥伴了」辻村深月憧憬的看着眼前的少年,忽然她像是想到了什麼一樣,眼前一亮「先生,我可以跟在你身邊么?」

這是異能特務課為她量身制定的計策,利用弱勢的女子身份和瀧川輝善良的性格跟隨到他身邊,潛移默化的改變他的立場。

「哎,這個不行的,跟着我很危險的,我經常要和一些危險的異能力者打交道,有些時候遇到一些過分計較的異能力者可能會報復我身邊的人。」瀧川輝有些為難的對着眼前的辻村深月說道。

「這樣吧,我可以把你送到這附近最安全的聚集地去,你在那裡一定可以重新開始的。」

「不,先生,我很有用的,我會一些醫學知識,可以幫你救治一些受傷的人。」辻村深月激動的拉住瀧川輝的手臂

「我只想跟在您的身邊,拜託了。」

「不行的,我來到這裡的目的就是拯救那些無辜的人,如果你因我而死,那我做的一切就沒有意義了。」瀧川輝溫和卻堅定的拒絕了辻村深月的追隨。

「不是的,我不只是因為安全才想跟隨你的,我也有異能力,我的異能力時間停止的校舍可以暫停時間3秒鐘,我也希望拯救他人,我就是因此理想才特意從日本來到這裡追隨你的。」辻村深月見第一個方案行不通,立刻改變原本打算的說辭,實行異能特務科為他制定的第二個方案。

她的異能力是很特殊的時間系,按理說不應該來執行這種間諜任務的,但是她可以暫停的時間太少了,對於一些強者來說根本沒有意義,這隻能欺負一下普通人,也沒有可以提升的潛力。

一直呆在日本根本,根本沒有前途可言,所以在異能特務課下達這個任務後她第一時間響應來到了這裡。

「這樣么」瀧川輝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一般都是一些普通人想要跟隨他,他說出跟着自己很危險且強硬的拒絕他們後,他們就不再要求跟着自己了,現在他也不知道該怎麼樣勸說一個千里迢迢追隨自己的人,才能讓她放棄。

瀧川輝想了想還是打算讓她跟隨自己一段時間,當感受到理想和現實的落差後或許她就會放棄了。

於是他對着辻村深月說「我現在沒什麼固定的居所,跟着我你之後可能會吃很多的苦,你真的決定了么?」

「是的,沒錯,我決定了,只要能跟在您身邊,什麼苦我都能吃」辻村深月知道這樣說就是瀧川輝同意她的跟隨了。

「對了,先生,我叫中野映子,您呢?」辻村深月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一般,向眼前的少年詢問。

作為一個聽到瀧川輝事迹的普通異能力者,從而特意來到這裡追隨他的人,她是不應該知道瀧川輝的真實姓名的。

「啊,你叫我白鴿就好了」瀧川輝有些愧疚的對辻村深月說「我的真實姓名不方便告訴別人,抱歉了。」

瀧川輝再怎麼天真也是在這種混亂地帶待了好多年了,雖然一個真實姓名對他並不算什麼,但是他畢竟要對自己還在世的親人負責。

心中是這麼想的,但到底他還是有些愧疚。

「沒事,是我的要求太失禮了才對。」辻村深月敏銳的察覺到瀧川輝的情緒連忙說道。

沒想到眼前的少年在這種地方待了這麼多年竟然還是如此天真,竟然會為了不能告訴一個不知底細的女人自己的名字而感到愧疚。

不過沒有這種宛若赤子的心,他也不可能不為利益前程為了只為了生命而奮鬥,這讓她確實的感受到了,為什麼白鴿在世界上擁有如此之多擁護者的原因。

白鴿,這個代號還是瀧川輝剛來這裡第一年的時候人們為他取的呢,起初這只是人們對他的嘲諷,一隻純白脆弱的和平鴿。

沒有人相信他能堅持下去,誰能想到現在的他已經讓白鴿這個稱號變成了真正的榮譽,在戰場上翻飛的和平鴿成為了他在人們心中的形象,他的力量讓世界為之側目,但最珍貴的還是他的信念和理想。

他的靈魂在這片晦暗的天空下閃閃發光,是這裡的人們絕望之中的信標與支柱。

《在文野當超級英雄的日常》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