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災厄都市
災厄都市 連載中

災厄都市

來源:google 作者:果凍劍客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果凍劍客 江沉

探索者的潛艇繼續深入馬里亞納海溝,這裡的黑暗帶有着窒息的感覺,寂靜更像是死神到來的前兆「隆隆隆~」海水晃動的聲音微微響起,潛艇中的探索者沒有絲毫的察覺殊不知,那正是一個龐然巨物睜開眼皮引發的海水晃動,潛艇,就像是一粒塵埃懸浮於猩紅的瞳孔之前展開

《災厄都市》章節試讀:

原本江沉家中儲備的糧食和水是夠江沉一人支撐接下來等待救援的生活的,但是還沒過幾天卻要面臨糧食短缺的問題了。

「抱歉啊,兄弟,多了個我,吃的和水下去的確實是快……」

鄭遠摸着下巴上面的鬍子,一臉不好意思地看着江沉。

江沉也沒有過多的抱怨,總不能將人家趕出去吧,外面還時不時地有着災厄在閑逛。

「不應該啊,這都過去好幾天了,怎麼還有這麼多災厄?咱們城市裡不是也有一大支軍隊嗎?怎麼不見人啊,而且,都這些天了,一支救援隊都沒有嗎?」

江沉來到窗戶前,看見小區外面的大街上還有着一隻全身暗紅色,人形的災厄正在閑逛。

「該不會其他城市都沒有收到咱們被災厄攻擊的消息吧。」

坐在沙發上抿了一口礦泉水的鄭遠說道。

「就算其他城市沒有收到,咱們自己的城市也有軍隊啊,現在大部分的災厄僅僅都是第一係數的災厄,軍隊對付這些不是很輕鬆嗎?但是到現在為止,我們還沒有看見過任何軍隊出現的跡象。而且,從災厄爆發開始的第二天,我們地區就已經不在服務區了,網絡沒有任何的信號。」

丁婉清拿着自己的手機展現在眾人的眼前,手機顯示着不在服務區。

「要是這樣的話,就說明城市之中的高層設施已經被破壞,一般這些地方都是有着強大軍隊駐守的,能夠將這些地方破壞掉,那麼就說明……」

鄭遠沒有將嘴中的話完全說出來,只是默默的將手中喝了半天的一杯水放在桌子上,剩下的半杯水隨着鄭遠的放手在杯子中搖晃了一下。

「啊,那麼我們的城市不就徹底沒有救了嗎!」

丁婉清驚呼起來。

「不一定,判斷一個城市是否存在拯救希望的標準是:是否出現第三係數災厄。一般出現第三係數災厄的城市之中,第一係數的災厄活動是有一定規律的,而不是散亂的樣子。雖然我們處於城市邊緣地區,但周圍的災厄還是有一定的可考察性。」

「嗯嗯,這確實是。」

鄭遠很贊同江沉的說法。

「我們的城市還有希望,也可能其他城市派遣的軍隊已經在趕來的路上了,只要沒有出現第三係數的災厄,我們就要堅持下去,等待救援。」

江沉端起一個杯子,將裏面的水一飲而盡,接著說:

「我們先把食物的問題解決吧。」

丁婉清與鄭遠都表示同意。

「我們這邊是比較偏遠的地方,在這裡超市之中的食物和水早就被別人搶光了,現在我們只能將希望寄託於靠近市中心的幾家超市了,開車去一個來回都需要很長時間,所以,風險很大!」

丁婉清和鄭遠都從江沉的話中聽出來了,現在食物和水是比較短缺的,比較落後的幾家超市是沒有資格去外地進貨購買食物和水,他們能夠依靠的只有靠近市中心的幾家超市。

江沉現在是有汽車可以保證路途上存在一定的安全,但也僅僅是一定。

因為,大量的第一係數災厄一旦聚集到一起便很容易產生第二係數的災厄。

第二係數的災厄已經不是普通人能夠應對的了,第二係數的災厄一旦產生,它們的身體會自然生成一種與自己相適應的能力,它們所產生的能力大大的提高了災厄的作戰能力。

所以,江沉三人如果是僅靠着一輛汽車便去市中心附近的超市找食物,無疑是比較危險的。

但是眼下,就算是虎穴也得闖一闖了。

原本江沉還想讓丁婉清留在家裡等待江沉和鄭遠的,這樣一來江沉與鄭遠遇到了危險之後江沉也可以啥也不顧撒丫子開溜,但是奈何丁婉清卻執意要跟着江沉與鄭遠,還編出一堆理由……

要是遇到什麼狀況,在丁婉清面前江沉還得表現出大義凜然的樣子……

鄭遠一臉鬍子,雙眼清澈,看樣子像是一個綠林好漢,但給江沉的感覺心機可不簡單。

「也是,將這妹子一個人呆在家裡,萬一出些什麼狀況,我們也應付不過來,帶上妹子也好搭把手。」

江沉撇了鄭遠一眼,眼神也僅僅是一瞬,丁婉清與鄭遠都沒有注意到。

「呵呵,你是怕我遇到事情先跑為敬吧……挺賊啊。」

江沉心中想着。

鄭遠是什麼樣的人江沉不清楚,但是丁婉清是什麼樣的人江沉很是了解。

表面上丁婉清是一個嬌弱的女人,但有時候遇到一些個事情,江沉都感到無比敬佩,換句話說,不折不扣的老好人。

江沉自己是什麼樣子,江沉心裏更清楚。

膽小、一無是處,沒有什麼真才實學還總愛逞能,縱觀全身,江沉幾乎沒有什麼優點。

江沉決定了,現在是生死存亡的時刻,自己的生命是最重要的,實在是沒辦法,就算是丁婉清,江沉也會毫不猶豫地拋棄。

末世之中的憐憫與仁慈,就是對自己生命的不負責。

更何況,丁婉清是有男朋友的,雖然不知道是誰,現在還活沒活着,江沉根本就不在乎。暗戀丁婉清只是過去的事情,現在的江沉要活下去。

不知道從什麼開始,江沉這種想要活下去的**越來越強烈。

明明……明明自己現在沒有任何的危險,明明自己還可以被營救,明明自己的城市……還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