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欲執君手,君卻逃走
欲執君手,君卻逃走 連載中

欲執君手,君卻逃走

來源:google 作者:趙馳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謝湘寧 趙馳

趙錦姝穿越成庶女後,本想着一家安安穩穩度日,平平安安生活,只是天不如人願,總有人想着挑事既然如此,錦姝也不客氣,招爾互攻,相損相從展開

《欲執君手,君卻逃走》章節試讀:

看着眼前這孩子睜大着眼期待的望向自己,在想到以後她的一生疾病相隨,康廷終是心生不忍。

”丫頭,等你身體好些了,我讓你父親帶你去我家坐坐。往後你要是哪不舒服,就讓伺候的奴僕帶着這塊玉牌去府里找我。 ”康廷取下了腰間的玉牌,遞給了錦姝。

錦姝接過打量,竟是一沁色玉牌,玉之上部有一帶狀綠色,隱而不彰,藏而不露,雕着的古字雖不認識,但鋒發韻流、線條流暢,一看就知價格不菲。

”康叔,這玉牌典當得了多少錢? ”錦姝只是玩笑之言,也不客氣的收下了這 ”定情信物 ”。

康廷手裡茶杯抖了抖,心裏想到自家的玉牌多少權貴的眼饞之物,這姑娘……

”也就幾個銅板。 ”康廷隨意說著,有些害怕這玉牌真的進了當鋪。

他的顫抖,錦姝看得清楚,別看這人一臉人畜無害,一本正經胡說八道的本事是真的牛。

”胡鬧,還不把這玉牌還給你康叔叔。平日里不知天高地厚就罷了,如今居然這般不識禮數。 ”

還沒等錦姝繼續糾纏康廷,趙馳就殺了出來,話語嚴厲斥責錦姝。

見眼前之人不過二十七、八,玉面華服,橫眉怒目瞧向自己,又直接在外賓面前開訓,錦姝推斷這人多半是原主的親人,卻不知具體是誰,不敢妄自稱呼,只得埋下頭,宛如一個做錯事的孩子。

康廷連忙解圍道: ”趙兄不必教訓錦姝,贈玉牌於她,只是防個萬一。 ”

趙馳連忙擺手: ”康家玉牌何其尊貴,怎能這般就給一個小娃娃。 ”

康家醫術技壓群芳,無論主家還是家族分支皆憑着本事名滿於世,天下之人上至皇宮貴族,下至販夫走卒,誰沒個頭痛腦熱,但凡得了重病,又有幾人不會想起康家。

再說康家之人妙手仁心,多年救人不計其數,施恩不求報又是康家家訓,那些欠着康家人情的達官顯貴,一心就想藉著還恩的機會與康家結交,就是苦着沒有門道。

這玉牌是康家的信物,見玉如見人。先不論那好玉難求,光是這其中的寓意已是不凡了。

見趙馳神色如此不安,康廷為打消他的顧慮,道: ”要是鳴卿健在,我與她的孩兒也就比錦姝小個幾歲。昨日見着錦姝,我覺得與她有緣,不忍她年紀輕輕斷了以後的生路。 ”

錦姝立着耳朵偷聽,正為他是個鰥夫而竊喜,哪知康廷的後半句是: ”她這身體需要一直調理,以後她大了,見面也沒有那麼方便,不如認她為義女,以便日後為她診病。 ”

錦姝聽着這話,該輪着她顫一顫了,這算是出師未捷身先死嗎?

與錦姝截然不同,趙馳內里欣喜若狂,面上卻鎮定自若,道: ”賢弟如此厚愛,小女何德何能? ”

是了,這人是身體原主的父親。

”今日回去,我便將這事告知父母,還望趙兄將錦姝的生辰八字交予我,我讓勒林帶着去凌雲觀算個日子,正式拜個乾親。 ”康廷想着有了康家的名聲庇佑,錦姝日後總能過得好些。

見康廷都將話說到這份上了,天下掉下來的餡餅再不接就暴殄天物了,趙馳沒了剛才的淡定,生怕康廷會反悔,立即朝着錦姝說道: ”還不跪下,端着茶敬你的義父。 ”

錦姝心中雖不願,也不會傻到當場忤逆,只能有些木納的按着趙馳的話做。

拿起剛才康廷放在旁邊的茶盞,將熱水添至七層,慢慢的跪在康廷面前,柔聲說了一句: ”義父,請喝茶。 ”

錦姝就搞不明白了,自己剛還打趣的想着陪他拜天地,怎就對着他拜起了高堂。還真是–緣,妙不可言。

康廷見着錦姝乖巧可人,心裏甚是安慰,連忙接過她手裡的茶,爽快的喝下一口以表心意。

扶起錦姝,康廷拿過錦姝手中的玉牌為她系在腰間,道: ”錦姝,願你以後蕙質蘭心、平安健康。 ”

錦姝看着彎着腰,眉開眼笑為自己系玉牌的康廷,心似乎都被他融化了,這樣一個溫暖的人,真的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趙馳見着康廷如此重視錦姝,心知有了錦姝這層關係,以後兩家的關係必然緊了,這般好事竟會來得如此簡單。

兩人又是一陣客套寒暄,錦姝安靜的立在一旁不言不語,直到娉月端着兩碗酸梅湯走了進來。

娉月沒想到趙馳此刻突然來了,不過見他興高采烈並無半分不愉之色,猜着錦姝應未在他面前說姨娘小話,提着的心也就放了下來。

”娉月不知老爺來了,按着姑娘吩咐,只端了兩碗酸梅湯。你們先喝着,我再去盛碗。 ”娉月將酸梅湯放在桌子上,又拿着食盒走了出去。

不等趙馳說話,錦姝主動拿起一碗酸梅湯雙手呈給了康廷,又將另一碗呈給了趙馳,軟糯糯的說了聲: ”爹爹、義父,你們先喝。 ”

士別一日當刮目相看,趙馳這才注意到自己的閨女與往日那囂張跋扈的樣子有些不同,現在似乎恬靜許多。再想到今日托她的福和康家關係更進一步,這樣看着,這閨女比往日順眼了許多。

”這次大難不死,倒改了那些往日刁鑽古怪的壞脾氣。 ”雖是心裏高興,但始終還是端着嚴父的架子,說出來的話自帶三分嘲諷。

錦姝覺着着趙馳的一言一行真的像極了紅樓夢裡的賈政,別看只有二十七、八,但是整個人的酸腐味重得厲害。從進來到現在,一直未給過自己好臉色,見女兒好不容易撿回了命,也一副冷漠。

”爹爹教訓的是,女兒打今起一定痛改前非,安分守己。 ”錦姝並不知道這身體以前的主人到底做了些什麼,只能說得籠統,混了過去。

趙馳點頭不再對她多說,然後又一臉諂媚的與康廷交談着。

錦姝心裏盤算着怎麼快一點摸清現在的處境,若是意外還好,萬一真的是有人刻意要害這身體的原主又該如何應對。

而康廷看着和自己夸夸其談卻對錦姝毫不關心的趙馳,又撇了一眼站在一旁發獃的錦姝,心裏覺得今日的決定是對的。於自己而言,不過舉手之勞。但對錦姝來說,這可能是救了她的後半生。

《欲執君手,君卻逃走》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