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域外天魔搞事日記
域外天魔搞事日記 連載中

域外天魔搞事日記

來源:google 作者:帷間客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克蘇魯 武俠修真 秦淵

「你渴望力量嗎?」「no,thanks,我渴望搞事」萬千世界中,混亂之極致名為混亂魔域,異界生靈在此迎來第一次死亡後,會得到無盡的力量,進入永劫之輪迴,成為萬世之災禍現世少年秦淵因為裝逼慘遭強行穿越,成為了混亂魔域的一員,又在失敗的召喚中穿入一個層層修鍊、等級森嚴的殘酷玄幻世界作為一個沒有等級的魔,他壓力很大;作為魔中萌新,他壓力更大但是,沒有關係,因為,深淵本身,無所畏懼展開

《域外天魔搞事日記》章節試讀:

空間戒指?可以,這很玄幻。

秦淵接過離裳給的衣服跑到小樹林里換上,出來的時候不禁始終都低着頭觀察他的衣裝,不得不說,不中不西,但是很二次元,而且還有點網遊的意思。

所以說,在下是穿越到以網遊為藍本的世界了么?秦淵腹謗。

「嘛,看上去還不錯,不那麼奇怪了,而且還有點小帥。」離裳叉手笑盈盈地評價,「這是我預備女扮男裝的時候用的,按我的身材做的,你能穿得上,看來還蠻瘦的嘛。」

「嗯,我也覺得。」秦淵違心地說。

「說起來,你現在是何階等啊?感覺你挺厲害的,那個原石巨獸也是世間少見的怪物了,我倒霉遇上它以後幾乎是以死馬當活馬的心態召喚魔物只求脫險的,沒想到它居然看了看你直接跑了。」

「你確定它不是忽然意識到我們兩個不好吃所以才走的么……嘛,階等什麼的我也不清楚,我不知道如何和你們世界的力量體系換算。」秦淵裝出一副也有等級的樣子說。

接着兩人便一同穿越重重林障往集合點走去,走了有一個多小時他們才遠遠地看到火光與煙,忙加快速度返回,隨後在一個小湖旁看到了一處宿營地。

宿營地里有五個人,兩位少年三位少女,都容貌姣好,體態勻稱,且皆為東方面孔,秦淵疑惑地皺起眉來,心說你們異界人類真是奇怪,三男三女一共六個人跑到那麼危險的森林裏來,還真不怕死啊,不說凶獸之類的,假如碰上一群經驗豐富的悍匪,要上演的可就是里番劇情了。

「衣學姐!顧學姐!左大哥,史老闆,還有小龍人!我回來啦!好險好險,我遇到怪物了,差點回不來!」繞過小樹林,離裳一溜煙往宿營地跑了去,熱情無比,秦淵默默地在後面慢慢跟着,他已經打算當一個安靜的失憶症患者了。

「怪物?什麼怪物?」正在火堆上烤兩隻野雞外加一隻羊的壯實少年轉過頭來警覺地看着離裳。

「唉唉唉!史老闆,說來你可能不信,我遇到了原石巨獸!天啊,我也沒想到它本尊居然長得那麼大,而且魔力渾厚,全身都是堅硬的石頭,別說打敗它,它只要隨便打個滾都能把我碾死!好在它忽然離開了,大約是受了什麼驚動吧。」離裳把法杖插在地上,說得眉飛色舞,手舞足蹈,秦淵靜靜地看着,心想這個小姑娘還真可愛。

話說回來,這個位面顏值水平真高啊,眼前的三位少女,假如放在地球都是稱得上一班之花的存在。秦淵想着看了看在湖邊說話的兩位少女,其中那位長發瀑懸,柔順及腰的白衣少女卻是鬼使神差地也看向了秦淵。

緊接着,秦淵便聽她開口問:「離裳,那個人是?」

「他啊,他是我在森林裏撿來的,好像失憶了,迷迷糊糊地什麼都不知道,只記得叫秦淵,還帶着一把古怪的刀。我看他可憐,所以帶着他和我們一起走。」

「原來如此。」

「秦淵,你過來,我給你介紹。」說著離裳拉着秦淵的袖口把他拽到了宿營地外,指向方才問話的白衣女子,「她叫衣信羽,是我的學姐。」然後她又指向了白衣少女身邊的梳着高高馬尾辮的黑衣少女,「她叫顧盼夏,也是我的學姐。」接着她指了指蹲在火堆邊燒烤的少年,「這位是史旭澤史老闆。」再後來,她指向在營帳里叼着草用小斧頭劈柴的纖細少年,「他是龍小仁,人稱小龍人。」最後,她點向了正對着一口小鼎不知道幹嘛的蹲伏着的高大少年,「他是左明堂,我的學長。」

「這位是秦淵,我撿來的,以後跟着我混了。」離裳拍了拍秦淵的肩膀,結束了她的發言。

在暈乎乎地接受了一大摞介紹之後,秦淵習慣性地向他們鞠了個躬,眾人或眯眼或皺眉或是面面相覷,然後皆站正了向他作揖。

卧槽,原來他們現在慣用的禮節是作揖嘛!大意了!看他們一副學院風滿滿的樣子,還以為禮儀會比較偏向現代呢。

「失憶的人啊……還帶着刀……」龍小仁手起斧落再度劈開一塊柴,然後神往地仰着腦袋說,「聽上去好帥。話說秦兄,你還記得你是何階等嗎?」

等等,你們世界的人是不是有毛病啊,上來就問階等!

「不記得了。」好吧,我承認這很重要,秦淵腹謗。

「那你記得如何戰鬥嗎?」

「還記得一點。」

「失憶、帶刀、記得戰鬥……好有話本里的人物的感覺!」龍小仁望着天說,然後猛地壓下腦袋,看向左明堂,「左大哥,以你的修為,看得出他是何階等么?」

「……看上去……不到靈者。」左明堂微微皺眉,刀削斧劈般堅毅的臉顯得分外嚴肅。

「沒關係,等出了森林,找個地方測試一下便是。」顧盼夏說,聲音清冷,在三位女子中,她大概是最引人注目的一個了,因為衣服分外緊,身材也特別好,要什麼有什麼,而且從言行判斷,她的性格也理所應當地是清高的類型。

「嘿嘿,其實想要談談他的底細還有別的辦法啊~哈哈,你們應該知道的吧?」說完,離裳轉過身,對秦淵挑眉一笑。

秦淵頓時心想,糟糕!

「你是想和他比試比試?」顧盼夏問。

「對啊,用真刀真槍的決鬥測試一個人的實力不是最直截了當的辦法嗎,而且……說不定戰鬥能幫他想起點什麼,也不一定哦?」說到這,離裳緩步後退,慢慢拉開距離,同時,另外五人也放下了在做的事,圍上來觀看。

「如何,秦淵,我的挑戰,你是接受還是不接受啊?」離裳壞壞地笑了笑,問。

林間,湖畔,草地上,嚴肅的氣氛逐漸擴展開來,浸透了在場的所有人。

「好吧。」秦淵點了點頭。

初到異界,適應環境,了解一下異界人類的戰鬥方式還是有必要的。畢竟,越早摸透這裡,他才能越快得到行動的主動權。

來吧,準備開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