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雲端▪之上
雲端▪之上 連載中

雲端▪之上

來源:google 作者:桔桔桔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姜潤姝 林舟眠 現代言情

娛樂圈的浮華你我皆知,看似站在高處的雲端,背後卻是如履薄冰,小心翼翼姜潤姝,一個小有名氣的三人女團成員,是團里的隊長,什麼都會點但並不突出因為一些巧合同成員們起了嫌隙,這時候便遇到了他,那個伸出手,將你從水深火熱中救出來的男人林舟眠,豪門林家的獨子,算是姜潤姝的半個金主?年少時有喜歡的女生,卻不想之後喜歡的女孩同別人訂了婚某次出門洽談合作偶然遇見同喜歡女生有相似面容的姜潤姝展開

《雲端▪之上》章節試讀:

鏡頭前。

蒜香四溢的蒜蓉粉絲扇貝,冒着熱氣的清蒸大蝦,濃油赤醬的紅燒肉以及香噴噴甜滋滋的炸帶魚,除此之外還有清脆可口的炒蔬菜和營養豐富的玉米排骨湯。

當然,最重要最具營養的雜糧飯我也沒忘記蒸。

做完這些美味的食物,我整理廚房,米婭邊開玩笑邊將菜一一端了出去,梁品提着電飯煲放到餐桌上,張越沅則在旁邊數筷子,順便拿了碗。

一切完畢後,大家開開心心坐下開始吃飯,米婭和張越沅吃了幾口菜和飯倏然停下,我挑挑眉,莫名地看向他們,難道是菜不合胃口嗎?

「今天沒事吧?要不是因為小姝姐姐你,我們今天都吃不到這麼好吃的東西。」米婭小聲地開口,隨後親昵地拉住我的手,眼神裡帶着關心。

我感激地朝她和張越沅笑了笑,招招手朝張越沅和米婭噓了一聲,悄聲感謝道:「我沒事了,大家都不要擔心,謝謝你們,我真的很開心。」

張越沅搖搖頭表示沒什麼關心朋友是很正常的表現,米婭也拍拍我的手贊同了張越沅,之後還夾了一塊炸帶魚給我。

梁品見我們在竊竊私語,鼓鼓臉神色不滿地放下筷子,湊上來道:「怎麼就你們在說,也不帶我一個,我也要聽。」

「就是在誇你好福氣,這個時候居然和小姜組隊了,她做菜多好吃,你真是佔了大便宜了,下次我也想和小姜組隊,你不介意吧?」張越沅主動的轉移了話題,他們今天所有人都聽說了,光天化日之下姜潤姝惹了小混混,最後打電話給梁品和副導,都沒接,只能報警處理了。

為了節目和梁品的名聲,大家都不能提這件事,副導演來和姜潤姝道歉了好幾次,這些菜也是聊表歉意的,全部都由節目組買單。

幸虧也是姜潤姝不出名,看上去性格也沒吳悠說的這麼惡劣,聽了道歉就接受了。

張越沅和米婭也是的,一開始聽說過姜潤姝的一些不好的傳聞,本來是打算同她保持距離的,沒想到相處下來,這個妹妹真的很不錯,也就主動的解圍了。

沒想到米婭聽完撅了撅嘴,可憐巴巴地望着張越沅道:「越遠哥,你怎麼這麼愛移情別戀呢,我和你相處的難道不夠嗎?」

「不是不是,我就是想誇一下小姜的廚藝!」張越沅聽完連忙擺擺手,露出一副抱歉的神色。

梁品扶着米婭的肩膀,看熱鬧不嫌事大,戲謔地笑着挑唆道:「米婭你看看,果然抓住一個男人的心就是要先抓住他的胃嘛,我倆可憐死了,這才沒多久就被他們拋棄了嗚嗚嗚……」

「梁品,你怎麼帶壞小孩子呀!」張越沅趕忙拉過米婭,隨後眼疾手快地將看戲的我推向梁品。

我還沒反應過來,頭直接磕進梁品堅硬又帶着軟的胸口上,倒是不疼。

梁品想要接住我,可感受到胸口的柔軟,手倏然停在半空,臉也忍不住的染上紅暈。

我蹙着眉從他懷裡退出來,梁品依舊站在原地呆愣愣的,張越沅覺得不妥,立刻拍了拍他的肩,梁品這才如夢初醒。

「快吃飯吧……嘿嘿……」米婭望着我們捂着嘴偷偷笑了一會兒。

我若有所思地坐下,真的希望這段別播,要是林舟眠看見了多不合適啊。

一頓飯熱熱鬧鬧地吃完了,米婭和梁品出去拍廣告了,張越沅猜拳輸了正在洗碗,清閑的我正抱着doremi,讓doremi做模特,我在用iPad畫畫。

「畫一畫可愛的doremi,有麥穗一樣的金黃色毛髮,胸口白白的,有漂亮的大眼睛。」我自顧自地說著。

張越沅聽到聲音,將被水浸濕的手在圍裙上擦了擦,偷偷摸摸地走出來看向doremi,驕傲的小狗真昂着腦袋一臉得意的望着女生。

真的很像小時候的妹妹呀,張越沅忍不住笑起來,一副兄長心態。

張越沅有兩個妹妹,父母從小離婚,所以一個是同母異父,一個是同父異母。

兩個妹妹都很可愛很漂亮,小的時候就愛粘着他,可他那個時候只是覺得她們吵鬧,和自己格格不入。

直到長大後,兩個妹妹逐漸疏遠他,他才知道自己當時有多幸福。

因為小妹妹最近要考試,於是把doremi拜託給他照顧,他表面上一邊嫌麻煩一邊又帶着doremi到處參加節目,試圖讓妹妹看見doremi讓她放心。

現在姜潤姝逗狗的樣子就很像自己的妹妹,一邊寫作業一邊逗狗,這麼年輕的孩子就出來拋頭露面,一定很有苦衷吧。

「小姜,你們喝奶茶嗎?你點我給你付錢,順便把米婭和梁品的一起點了吧。」張越沅想起自己的妹妹們都喜歡喝奶茶,要不給米婭和她都點一些吧。

「嗯?」我眨眨眼不解地望向他,張越沅歪歪頭一副正大光明的樣子,彷彿沒覺得不妥。

張哥可能只是想要請米婭和奶茶才帶上了我和梁品吧……我反正是這麼想的,於是點點頭說了聲OK然後點開外賣軟件。

今天吃的太多了,我們就喝點清淡苦澀的咖啡就好,米婭小女孩喝不了多少苦,給她點了加奶和代糖的抹茶冰拿鐵,我就喝黑咖啡好了,至於梁品和張越沅,男明星也給我捲起來,和我一起喝黑咖啡就好。

大不了到時候給他們加點奶和糖什麼的就好了,也不用張越沅付錢啦,林舟眠給我的零花錢我還沒用呢,就用這個買就好。

我偷偷下了單,剛剛收好手機門鈴就響了,我不可思議地眨眨眼,這家店送這麼快的嗎?

我帶着疑惑穿上拖鞋,輕輕放下doremi我去開了門,一個高高大大的外賣員站在門口,我抬頭一看,遮住的眉眼有些熟悉。

「小姜女士是吧,L先生給你送的花。」他故意壓低聲音。

我看向他懷裡一小把包裝精緻的一簇一簇的小白花,以為是林舟眠來着,畢竟是L先生,林的開頭不就是L嘛。

我掛起一個嬌羞的笑來,四周看了看,花園裡沒鏡頭,就在我正打算投懷送抱之時,那人摘下了帽子,居然是笑意盈盈的梁品。

我不知道為什麼,本能般地退了幾步,面上是僵硬的笑。

梁品滿心歡喜地將蕎麥花遞了過來,以為我是驚喜,米婭也拿來一個小禮炮,一拉小片的彩紙開始到處亂飛,落在潔白的花上。

「Surprise!」他倆齊聲叫道。

「哈哈,謝謝……」我整理好表情,啪的一下將蕎麥花抽走,儘力隱藏自己的失落和尷尬。

是我過度想像了,梁品的首字母也是L啊,我怎麼忘記了這個事呢。

大家各懷心事的回到了房子里,梁品去換了衣服,我和米婭回房間打算休息一下。

米婭趴在床上杵着腦袋看着我,我隨便拿了個瓶子,將梁品給我的花一股腦的塞了進去。

米婭見我如此沒耐心,開口道:「梁品哥哥買這個蕎麥花可是費了好多心思呢,他找了很多花店都沒找到,而且聽他講這個是潤姝姐姐你最喜歡的花哦,他平時對別的女生沒有那麼多花樣的,這是我第一次見。」

「這樣啊,我會感謝他的。」我側過頭,將花推到我看不見的角落,「來這裡的話我會敬業的,但我還有我的生活呢,並不會真的沉浸很久,這樣會出大事的。」

「是嗎?」米婭意味深長地看着我,輕飄飄吐出個疑問。

我堅定地點點頭,而後掛起笑容轉移話題道:「對了!我買了咖啡,等會兒要喝嗎?」

「好吧,買蛋糕了嗎?」米婭也收回剛剛嚴肅的表情,天真可愛的望着我。

我搖搖頭,我們女藝人可得保持身材呢,今天吃的太多了,再吃我覺得明天尚冰秋來了必會揪着我一頓數落。

咖啡到了後,大家一起坐在客廳看電視,邊吃小點心邊喝。

劇情正演到女主困在密不透風的別墅里因為吸入有害氣體而迷迷糊糊,男主卻不知道,只以為女主正乖乖待在家裡等自己回去。

張越沅一副兄長威嚴,埋怨了我不讓他給錢什麼的,在我表示出抱歉後他又說著沒什麼,滿臉操心地丟過來一張紙,示意我臉上粘上了奶油。

剛要替我擦拭的梁品悻悻收手,米婭也眯着眼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驚險刺激的一下午就這樣過去,第二天醒來時我望着天花板,一時間不知道自己是身處在哪裡……

洗漱完後我換了今天尚冰秋為我準備的運動服,裝作元氣地下了樓。

大家已經在吃早餐了,米婭好像也剛剛醒穿着睡裙坐在椅子上,頭髮蓬鬆凌亂,小巧可愛的臉上還戴着一副金邊眼鏡,正一邊看自己的課本一邊啃麵包喝牛奶。

「來了呀小姜,快點過來吃吧,再不吃就要被梁品給霍霍完了。」張越沅端着留給我的食物放到桌上,招呼我趕緊過去。

梁品急急忙忙從廚房裡跑出來,背着手心虛地掛着笑,還帶着一臉期許的看着我。

他身上是和我一樣顏色的灰色運動服,唯一不同的就是他身上還有條藍色格子的圍裙。

我帶着疑惑坐下,米婭笑眯眯地和我打了招呼,看向我的那份早餐時,她扶了扶眼鏡,詭異的勾起了唇角。

熱乎乎的牛奶和煎蛋,盤子里還有個夾了培根的三明治,一切都很正常,直到我放進嘴裏……

牛奶似乎是被加了鹽,一股子鹹味蔓延在我嘴裏,我不確定着是不是在整蠱我或者是什麼任務,強裝微笑的放下牛奶。

張越沅和米婭見我這樣的反應,感到奇怪的眨眨眼,梁品倒是表現的愈發開心。

我用叉子叉起煎蛋,放進嘴裏嘗了嘗味道,就在我覺得還不錯時,喀喇一聲,我瞬間將嘴裏的蛋吐到紙上,裏面怎麼會有蛋殼?

梁品滿臉的疑惑,我朝他們笑了笑豎起大拇指來,表示還不錯只是現在要留着胃吃三明治了。

米婭實在看不下去,悄悄張口道:「小姜姐姐,實在吃不下去就算了,這個是梁品哥給你做的愛心早餐,我知道他廚藝巨差,要是你不想吃你給我使個暗號,我幫你把這個給打翻。」

「算了吧我沒事的,為了他的心意我再嘗嘗這個三明治好了。」我看着梁品希翼的神色實在不好意思拒絕,何況這個畢竟是食物,浪費掉了多可惜。

米婭帶着同情的目光望向我,我咬了口三明治,嚼了一下宛如嚼沙,隨後苦味蔓延開來,我實在忍不住了,抽出好幾張紙將嘴裏的東西吐了出來。

米婭着急地將水喂到我嘴邊,隨後輕輕地幫我拍背,梁品也趕忙湊過來查看我的情況然後道歉。

氣息緩過來後,我搖搖頭說沒事,張越沅本來打算給我再做一份的,可PD們已經在催了,在大家都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將我們拽上車。

車子一路行駛,我盡量打起精神來和梁品他們聊天,才沒一會兒就到了場地。

我們下了車,咔擦咔擦的拍照聲和嘰里呱啦的喊叫不絕於耳,我現在也不是什麼特別出名的大明星,只是走在邊上,離相機格外的近。

幸虧是陽光明媚的晴天,要是晚上的話我的眼睛可能會被閃光燈閃瞎。

一個特別長的鏡頭從人群里倏地擋在我面前,我腳步一頓,差點撞到上面。

「Hi!」一個穿着華麗繁瑣的女孩朝我招招手,面容看上去嫵媚明艷,身上掛了兩個包,黑色的相機包還有個皮質的墨綠色小包。

我望着她無措地眨眨眼,她看都沒看我就低下頭翻找着什麼,左手穩穩的拿着相機,隨後將右手她精緻的小皮包里,掏出來一盒食物和果汁,快速遞給我。

「謝謝你呀,小姐姐你留着自己吃吧,我不餓的。」我雖然心裏很感動,可是還是被霓娜那個事情搞出陰影來了,不敢再拿。

我打算離開,她依舊拿着那些東西,懶洋洋地開口道:「林舟眠讓我送來給你的,他是我表兄。」

周圍的歡呼聲依舊很大,可是我的就是敏銳的捕捉到「林舟眠」這個名字,這下我可以放心,朝她感謝一笑後接過食物。

顧慈歪歪頭不置可否,她抬起相機先拍了拍梁品、張越沅和米婭,最後才拍了我。

隨後她望着相機里心情愉悅的我,從鼻腔里輕輕地哼出一聲笑來,緩緩道:「確實和盛艾長得挺像,不過呢我親愛的表哥,玩玩就好了,可千萬別動真情吶。」

說罷,顧慈將相機仔細地放回包里,伸了個懶腰便離開了。

回到拍攝現場。

媒體和粉絲只能在外面拍照,進到比賽場地之後便不再是雜亂的聲音,場地空曠,說話都有回聲,為了拍攝測試不出岔子,大家都輕聲細語或者默不作聲。

此刻拍攝人員正一邊幫我們裝麥克風,一邊檢查,還有一堆人正抱着板子再次確認,安排着我們的順序。

我看見吳悠正笑嘻嘻地和他身邊稍微年長的那位中年男演員聊天,他好像是我們的驚喜嘉賓來着,叫什麼晉西,據說和幾個大作家是好朋友,演的也是學識淵博的男人。

除此之外她身邊還站着個年輕的紫頭髮男孩,叫做喬傑,臉上掛着乖巧的營業笑容,好像是個新人愛豆,有一批小粉絲了,這次據說和我一樣,也是來增加知名度。

有着異域風情的女歌手辛妍爾和一個演過許多知名古裝劇的男演員胡楊互相打氣,氛圍很好的樣子,據說那個男演員還和袁可忍是很好的朋友。

至於袁可人嘛,現在還在化妝呢,她的搭檔就是她未公開的男友陸寧之,正在等着她呢。

陸寧之和我是同一個公司的,是個非常非常好的哥哥,從小在公司看着我長大,和公司里的人都非常親近。

「好了好了,大家注意哈,我們開始拍攝了!」導演確認了一切後起身開始指揮我們。

我和梁品是倒數第二個出場的,第一是米婭和張越沅,第二是辛妍爾和胡楊,接着是吳悠和喬傑,再後面就不用講了。

晉西理了理西裝,拿着話筒春風得意地先我們一步走進演播廳。

他朝鏡頭激動地打招呼,然後很快進入主題,介紹起我們來,大家一對對的進去,這時袁可人和陸寧之才拉着手匆匆趕來。

陸寧之笑嘻嘻地拍拍我的肩,開口道:「姜姜,好久不見了,你最近好嗎?有沒有地方住?我最近拍完戲回到公司都聽說了,巧巧和霓娜的媽媽把你趕出來了,當時怎麼不找哥哥我幫忙呢,我房子這麼多,隨便拿一套給你……」

「寧之哥!」我被他一如既往的熱情弄得有些無奈,打斷了他的話而後感謝道,「我已經有地方住了,當時你在拍戲我不好意思打擾你,不用擔心我了,我現在很好!你看看我現在都可以和你,梁品還有可人姐一起拍綜藝了,怎麼會不好呢,嘿嘿。」

「好吧,沒事就好,有事就和哥哥講好嗎?別自己一個人扛着,我好歹是看着你長大的人,你和我不親嗎?嗚嗚!」陸寧之慈愛地望着我,嘴上卻是誇張的話。

這個眼神有點熟悉,我好像在張越沅的身上見過,難不成他們都知道了什麼嗎?

袁可人見陸寧之對我這樣好,鼓鼓臉有些吃醋。

她不着痕迹地放開了陸寧之的手,蹙了蹙眉,語氣嗔怪道:「你們公司是不是所有女後輩都是你的妹妹啊,總是那麼親昵,合著我就什麼都不是唄。」

「哎!」陸寧之和梁品異口同聲的喊了出來,像是在說不是不是,誤會了。

我也趕緊搖搖頭解釋道:「沒有沒有,我就是喜歡梁品也不會喜歡寧之哥的,主要是……」

我頓了頓,湊到袁可人耳邊小聲道:「寧之哥年少時期最嚇人了,整天穿得花里胡哨,見到人打招呼的方式也很奇怪,我們公司的人都知道,小的時候有人見到他,都被嚇哭了。但是他心好是真的,他是前輩對我們這些後輩都不錯,大家也喜歡和他玩,千萬不要誤會!不信姐姐你問梁品,梁品在我們公司待過,他知道的。」

袁可人點點頭,有些不好意思道:「這些我都是知道的,我就是想看看我在陸寧之心裏的位置。」

「那就好那就好……」我拍拍胸脯放下心來。

袁可人拉着我的手勾唇笑笑,帶着奇怪的目光望了一眼陸寧之和梁品,偷偷朝我道:「話說陸寧之的消息也太土了,我倒是聽說你認識林家那個繼承人?」

我望着她有些嬌羞的笑了笑,沒否認也沒確認。

袁可人望着我的樣子,心下已經瞭然,她意味不明的抿抿唇,想說什麼最後也沒說。

已經沒什麼事了,梁品笑嘻嘻地將我拉過去,正巧工作人員向我們走來。

「小姜小梁,輪到你們了。」安排位置的工作人員提醒道。

我和梁品點點頭,梁品牽起我的手腕,我們整理好表情一起走了出去。

晉西拿着話筒介紹起梁品來,順暢得不用看手卡,我心說確實厲害,他介紹起我就開始卡殼。

「嗯……在梁品身邊的搭檔是姜潤……潤……」他慌張地抬頭看向攝像機那邊,那頭導演也無措地蹙蹙眉,晉西的經紀人已經安排着別人寫我的名字的讀音,讓他不要輕易亂動。

晉西四周看了看,吳悠和辛妍爾竊竊私語起來,他似乎覺得有些丟臉,拿着話筒自作聰明地開口道:「在梁品身邊的搭檔是小姜,SFY的隊長,姜潤妹小姐。」

我眨眨眼不知道怎麼說才好,我的名字確實很多人念錯,小的時候一些調皮的男孩經常叫我姜潤豬或者姜潤妹什麼的,我那個時候真的很討厭這個名字。

不過現在不討厭了,即便有人拿這個這個字叫我姜豬什麼的我也不討厭啦,畢竟這是父母給我的美好祝願,何況自從知道「姝」這個字的意思之後我就更喜歡了。

「晉老師,我的這個曾經的小師妹呀,叫姜潤姝呢。」梁品挑挑眉,開口提示道。

晉西見他咖位大,擺出一副看錯了的樣子,不好意思道:「哎呦哎呦,我老眼昏花了,是叫姝,唉!最近都在看英文版的書,對中文都有點生疏了,這樣好聽的名字被我念錯真的很抱歉。」

我捏了捏梁品,他轉過頭望向我,我朝他使了個眼色,隨後大方地擺擺手道:「沒事的晉老師,嘿嘿嘿。」

鬧劇就這樣結束,我們開始遊戲,就是那種兩人三足,我趁着間隙把顧慈給我的早餐吃完。

梁品走過來點了點我的腦袋,不滿地嗔了我一句:「還敢吃別人給你的東西啊,教訓還不夠嗎?」

我用叉子叉起一口香甜可口的巧克力布朗尼放進嘴裏,眯着眼幽怨地盯着他,梁品撓撓頭迴避起我的視線,從包里掏出來一塊包裝精緻的餅乾塞給我。

「吃這個吧。」梁品說完這句話就急匆匆地跑去拿道具了。

我呆愣了一會兒,將手裡的餅乾揣進兜里,接着吃蛋糕喝果汁,並沒發現這些都是林舟眠喜歡的食物。

另一邊。

「喂,你的小姝應該吃了,我聽我在節目組的朋友講了。」顧慈坐在車上邊整理照片邊朝電話里道。

林舟眠望着眼前的食物,有些無奈地嘆了口氣,心情不悅地開口道:「顧慈,你拿錯我倆的袋子了。」

「哎呀——」顧慈忍不住笑了笑,隨後裝模作樣地委屈道:「我不知道的呀,你怎麼不早說?你個大老總的,不會因為這個就不吃飯了吧表哥。」

「故意惹我生氣要和我爸裝可憐是吧?」林舟眠一下子便發現這些意圖,「說吧,你又想要什麼了?」

「嗯……我昨天去逛商場看到一個包,特別特別的好看,我也不敢威脅表哥,要是表哥想給我買的話,我也不拒絕啦,一定守口如瓶。」顧慈計劃得逞,再次賣乖道,「放心,我把姜潤姝的圖發出去的時候一定選她最好看的樣子,你要不要我給你看幾張?」

「……不用了,她本來就好看。」林舟眠吞吞吐吐地回答,而後直起身子,用座機將祝賀叫了進來吩咐他和顧慈一同去買包。

顧慈點點頭,意味深長地「嗯」了一聲,隨後便同林舟眠說有事就掛了。

林舟眠本來覺得沒什麼了,卻沒想到顧慈還是將姜潤姝的照片發了過來。

他垂下眸子裝作不在意,可沒過一會兒還是將手機翻了過來,一張張仔細看起來。

也不知道顧慈是不是故意的,每張都挑和盛艾極為相似的樣子,林舟眠心中不由得生出一股哀傷惆悵。

林舟眠望着手機沉思了很久,過了好一會兒直到其他人進來報告工作,他這才慌亂地收起手機,打起精神恢復冷臉的常態。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雲端▪之上》章節目錄: